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
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五百零三章開啟第一兇墳

夢想島中文    帝霸

  “要開第一兇墳了——”當看到李七夜往第一兇墳巨碑而去的時候,有修士打了一個激靈,清醒過來,立即通知自己宗門長輩。

  第一兇墳的鑰匙在李七夜手中,這是所有人都知道的事情,現在李七夜前往第一兇墳的巨碑,許多修士心里激動,這是要打開第一兇墳了。

  “快,快拔營,立即準備好進入第一兇墳。”一時之間可以說是兵荒馬亂,在第一兇墳之外的萬里山河頓時熱鬧騰騰,就像煮開了的沸水一樣,千軍萬馬炸開了鍋。

  一時之間,無數大教疆國都拔營離開,他們忙跟在李七夜與千鯉河的身后,去第一兇墳的巨碑。

  這場面可以說壯觀無比,在李七夜他們身后,那是人山人海,像是一層層巨浪跟在他們身后一樣。

  “終于要開了,第一兇墳呀,多少世才能開一次。”許多修士不由得激動起來,甚至有人摩拳擦掌,恨不得能大干一場。

  此時,就算是萬骨皇座、萬世古國等等的大教疆國都全部跟上來了,來這里的人都是沖著第一兇墳而來,現在李七夜要來開啟第一兇墳,不論是誰,都不會錯過這萬載難逢的好機會。

  “阿彌陀佛——”一聲佛號響起,大智和尚從后面冒了出來,快步追上李七夜。他笑嘻嘻地說道:“李施主,不,李兄弟,現在要開第一兇墳了,有什么好事招待一下不?嘿,有沒有大造化送我一個?”

  “好事招待?”李七夜還沒有說話,而在李七夜身邊的藍韻竹已經兇巴巴地瞪著大智和尚了。說道:“劍玄。聽說你在我們村裝神弄鬼。妖言惑眾,騙吃騙喝!欺到我們千鯉河頭上來了,你還想我們有好事招待?”

  “不,不,不,藍仙子,妳誤會了,誤會了。”大智和尚嚇了一大跳。他忙是手說道:“藍仙子,小僧我乃是降妖除魔的僧人,心懷慈悲,絕對不拿信男善女的一分一文。和尚我心懷著普渡眾生、救濟天下的慈悲之心入世修練……”

  “你普渡眾生包括做酒肉和尚嗎?”藍韻竹盯著他,說道:“別說你在我家沒有騙吃騙喝,沒大碗酒大碗肉!”

  “這個……”大智和尚干笑一聲,然后忙說道:“阿彌陀佛,藍仙子,俗話說得好,人是鐵飯是鋼。就算是高僧,在降妖除魔的時候總會有餓肚子的時候。妳說是不?嘿,嘿,再說,貧僧我也沒吃多,要說大碗酒大碗肉,藍仙子那是錯怪人了。這個人肯定不是我,那是李兄弟。嘿,李七夜在妳家作客,那是受到很好的招待,伯父伯母都是以美酒好菜招待,至于原因嘛,藍仙子妳懂的。”

  說到這里,這和尚十分地笑了笑,對著李七夜與藍韻竹擠眉弄眼。

  對于大智和尚的誣陷,李七夜懶洋洋地看了他一眼,說道:“假和尚,別搬弄是非,小心我把你的行蹤告訴你未婚妻,到時候看你往哪里逃。”

  在眾目睽睽之下,大智和尚總不能說自己怕老婆吧。他不由得挺了一下胸膛,拍了拍胸膛說道:“李兄弟,你這也太小瞧和尚我了,和尚我什么時候怕過女人了?”

  “什么時候這么有志氣了?”就在這個時候,后面突然冒出一個紅衣女子冷冷地說道。

  這不就是大智和尚的師姐嗎?也就是他的未婚妻!

  一看到紅衣女子,劍玄頓時臉色一變,轉身就想逃,但是,李七夜突然出手,大智和尚沒有防備,一下子被李七夜封住了。

  “喂,喂,喂,兄弟,你,你,你這是要干什么。”大智和尚嚇得了一大跳,急忙說道。此時就算他想逃也逃不了,被李七夜封住,他根本就動彈不得。

  “沒什么,像你這樣天天逃婚也不是個辦法,好好面對吧。”李七夜笑著,把他扔給紅衣女子。

  “李兄弟,你不能這樣對我呀,我們可是兄弟,哪里有出賣兄弟的……”大智和尚在后面嚎叫,但是,李七夜根本就不理他,帶著人眨眼之間翻過好幾座山。

  最后,在身后遠遠聽到大智和尚不甘心的嚎叫,藍韻竹都不由得笑著搖了搖頭,說道:“這家伙是活該,好好的冥渡澤傳人不做,卻偏偏要逃出來做和尚,這一次被逮回去,有他好受的。”

  大智和尚也是個活寶,冥渡澤那可是帝統仙門,能成為這樣道統傳承的掌門人,這不知道是多少人夢寐以求的事情。

  可惜這家伙一點都不在乎,偷偷從冥渡澤逃走,讓冥渡澤的諸老氣得雞飛狗跳。

  第一兇墳的巨碑屹立于山巒之中,它屹立于巨大的山脈之前,直入云霄的巨碑就像是一扇門戶一樣守著身后的巨大山脈。

  而這條巨大山脈之后乃是茫茫一片,沒有人知道里面究竟是什么,或者是一座墳墓,又或者是其他的東西。

  第一兇墳,只有打開巨大的石碑才能進去,能打開第一兇墳石碑的唯有出土于酆都城的鑰匙。

  而且,這把鑰匙當第一兇墳關閉之后誰都沒辦法留下它,它會消失,就算是逆天無敵的仙帝也一樣留不住它。

  以后要想再打開第一兇墳,又必須再次在酆都城內找到這把鑰匙。

  第一兇墳的巨碑就像一座巨峰一樣屹立在山巒之巔,它守護著后面的山脈。不論是誰站在這巨碑之前,都感受到一股磅礴無上的氣勢,似乎在這里埋葬著一位萬古無上的存在,事實上,沒有人知道第一兇墳是不是真的埋有一位萬古無上的存在。

  巨大的墓碑沒有字,它似乎就像一塊巨石雕成的一樣,但是,仔細看又不像是雕鑿而成,似乎這巨碑本身就是一塊巨石,渾然天成。

  當李七夜站在巨大石碑之前的時候,身后的人山人海一下子停了下來,所有人不由得屏住呼吸看著李七夜,大家都等待著李七夜打開第一兇墳。

  此時,沒有人愿意出手搶李七夜手中的鑰匙。千鯉河諸老盡在此,在此時出手,必將是與千鯉河為敵,莫說是其大的大教疆國,就算是帝統仙門,也不見得愿意與千鯉河開戰,更何況反正大家都能進去,何必為了一只鑰匙與千鯉河撕破臉皮,殺得頭破血流呢?

  在所有人都屏住呼吸的時候,李七夜拿出第一兇墳的鑰匙,與其說鑰匙,不如說是一卷詔旨更恰當一些。

  當李七夜雙手展開這卷詔旨之時,整卷詔旨亮了起來,道紋浮現,吞吐的光芒宛如湖水一樣蕩漾,眨眼之間,蕩漾著的光芒籠罩住整個巨大的石碑。

  見光芒籠罩著巨大的石碑,屏住呼吸的人不止興奮起來,而且也緊張起來,第一兇墳已經很久沒有開啟過,能經歷第一兇墳的開啟,有機緣進入第一兇墳,對于他們中的任何人來說都是今生的一大幸事。

  “鏘——鏘——鏘——”在這個時候,李七夜手中的詔旨突然間一個個斗大的字烙印在巨大石碑之上,這一個個斗大的字烙印在石碑上時,宛如烙印在神金之上,那聲音清脆有力。

  烙印在石碑上的字古老無比,看起來像樹枝,又像是蝌蚪,這些字就算是萬骨皇座被封塵起來的古老大人物都不識,這種字古老到無法追溯,就算活了再久的人都不知道這是什么。

  當石碑烙印滿一個個古老的字之后,整個石碑亮了起來,接著“轟、轟、轟”一陣轟鳴之聲響起,巨大的石碑竟然慢慢沉入地下。

  看著巨大石碑沉入地下,這一刻,不知道有多少人緊張起來,所有人都盯著眼前這片天地,所有人都不愿意錯過任何細節。

  “軋——軋——軋——”當巨大石碑沉入地下之后,橫于前面的巨大山脈竟然慢慢打開,最終,這條橫斷天地的山脈出現一個巨大的山口,這山口宛如一頭洪荒古獸張開血盆大嘴一樣,似乎隨時都可以吞噬進去的人。

  “打開了——”看到這個橫斷天地的山脈打開一個巨大的山口,不知道是誰尖叫一聲,興奮地大叫說道。

  “我們進去吧。”李七夜看著那巨大的山口,雙目一凝,對藍韻竹他們說道,然后帶著眾人沖入山口。

  “我們也進去——”后面所有的修士都興奮起來,一時之間,人群如巨浪一樣,洶涌無比,全部向前面的山口擠去。

  一時之間,場面熱鬧萬分,無數的修士拚命擠入山口,不論是哪一個修士都不愿意落后一步,大家都怕錯過這萬截難逢的時機,大家都怕錯過傳說中的大造化。

  當所有人沖入山口的時候都嘎然止步,因為前面是斷崖,放眼望去茫茫一片,似乎前面沒有任何盡頭一樣。

  而且,在大家的腳下乃是看不到底的無盡虛空,似乎一腳踏出去就會跌落到最深處一樣。

  所有人都站在斷崖之前,看著眼前茫茫無盡的虛空,這與所有人想像中的第一兇墳并不一樣。

  很多人認為第一兇墳肯定是一個墳墓,進去之后說不定是一個巨大無比的石洞,又或者是建于地下的一個巨大墓城。(

夢想島中文    帝霸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