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
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四百六十七章參悟

夢想島中文    帝霸

  “走吧。”李七夜笑了一下,帶著秋容晚雪繼續前行。

  雖然李七夜走走停停,但他并不像在參悟功法,而似乎是在尋找什么,秋容晚雪就問道:“公子在找什么呢?”李七夜指了指天穹之上的國度,說道:“我們要進入上天國度,但首先必須找到一個真正有生命的地方,才能夠上去。”

  “不能飛上去嗎?”秋容晚雪心中一動,抬頭望著天穹,十分好奇那里究竟有什么東西存在。

  “那妳飛看看。”李七夜笑了起來。

  秋容晚雪對他信任無比,二話不說就縱身而起,然而飛到一定高度時,“砰”的一聲,好像九天之上有一只大手拍下一樣,一下子把她鎮壓了下來,重重摔在地上,摔得頭昏眼花。

  “妳沒事吧?”李七夜走過去,笑著說道。

  秋容晚雪爬起來,氣憤地看著他,說道:“你是存心坑我,明知九天之上有鎮壓,還要我飛上去!”

  “這不是鎮壓。”李七夜笑著搖了搖頭,說道:“這兩個地方不同一界,妳永遠不知道這是什么地方,所以就無從了解。”

  見李七夜還嘻皮笑臉,秋容晚雪不由氣惱地瞪了他一眼。

  兩人繼續前行,爬過山嶺,淌過江河,走了很長的路程,還是沒有找到李七夜要找的地方。

  他們不知道走了多久,最終來到了一個地方,這里與其他的地方不同,沒有大道法則所成的山巒江河。也沒有草木蟲魚。唯有一片黯淡無光的焦土。毫無生機。

  雖然這片大地根本就沒有生機,但看起來畢竟是鷹飛魚翔、花開花落,可是眼前的這個地方,卻什么都沒有,一片死寂。

  “這個地方——”李七夜卻立刻被吸引住了,抬腳快步走進這片焦土,沒走多遠,就蹲下身子仔細查看起來。好似有什么無比吸引人的東西把他的注意力全部拉走。

  秋容晚雪跟著一看,然而地上除了螞蟻之外,并沒有其他東西,她都分不清這些螞蟻是真的,還是由道法衍化而成。

  秋容晚雪仔細數了一下,一共是十只螞蟻,正在繞著一個很大的圈子,就這樣一直不斷地繞下去。

  不對,她看了一會兒,發現突然間少了一只螞蟻。只剩九只螞蟻,但她再次去數的時候。剛才不見的螞蟻又不知道從哪里冒了出來,變回十只螞蟻。

  又不對,當秋容晚雪以為自己眼花的時候,卻發現只剩下一只螞蟻,而且她完全沒看見其他九只螞蟻是怎么消失的。

  “怎么可能——”秋容晚雪呆了一下,又變成九只螞蟻,然后又冒出一只螞蟻來,又是十只螞蟻在繞圈。

  秋容晚雪被搞得有些發懵,不知道是自己眼花還是自己幻覺,忍不住聚精會神,想再看看到底有幾只螞蟻,卻頓時一陣天旋地轉,眼前竟然有千百萬只螞蟻在繞圈,一下子讓她眼前發黑。

  就在秋容晚雪快要陷入昏迷之際,一股冰涼的氣息如醍醐灌頂一般注入了她的體內,讓她打了一個激靈,瞬間清醒過來,原來是李七夜把她從昏迷中拉了回來。

  “不要看,妳的道心還沒有磨礪到那種程度,這東西妳看不得。”李七夜鄭重地說道。

  事實上,世間只怕沒有幾個人能看得了這幾只螞蟻,除非是仙帝,又或者是李七夜這種經過無數磨礪的人,否則道心必會被撼動!

  “這、這是什么?”秋容晚雪驚異無比,根本搞不清楚到底有幾只螞蟻。

  李七夜說道:“這不是妳能接觸的東西。”他看出了秋容晚雪心中的疑惑,笑著說道:“幾只螞蟻不重要,重要的是起源與終滅。一為始,九為極,十圓滿!”

  秋容晚雪似懂非懂,聽得云里霧里,但李七夜也不意外,對她說道:“妳去其他地方走走,看有沒有什么可領悟的,或者看能不能找到我要找的那個地方。若有任何危險,立即心通于我。”

  說完就蹲下了身子,認真看著地上的幾只螞蟻,完全被吸引住了,全神貫注地參悟起來。

  秋容晚雪見狀也不再打擾他,轉向其他地方走去。

  李七夜完全遺忘了一切,眼中只有這幾只繞圈的螞蟻。在其他人眼中,那只是幾只不停繞圈的螞蟻而已,但是在李七夜眼中卻不同,它涉及到了起源、終滅……

  也不知道他看了多久,終于看出了一些端倪,神情震動地喃喃說道:“了不得,難怪他會落到這樣的下場,原來他的確是參悟了一些東西,難怪為賊老天所不容。了不得呀!只可惜這還不完整,若是他參透了,那還真是萬古第一人!”

  對于看不懂的人來說,這只是幾只螞蟻在一直不停地繞圈,沒有什么驚奇之處,但是對于看得懂的人來說,這幾只螞蟻所演化的東西,那就實在是不得了,絕對會讓人無比的震撼。其中演化著天地真道的奧秘,雖然只是區區幾只螞蟻,卻涉及了起源、終滅,涉及了生死,涉及了陰陽……甚至涉及了天地萬物、世間一切生靈。

  就算是仙帝看到這樣的演化,也一樣會感到震撼,只可惜,其中所演化的東西還不完整,甚至可以說只是一個雛形。

  即使只是一個雛形,但也已經是向天地真道的終極奧義演化而去了——創造生命!

  往大的說,是創世。不過,眼前幾只螞蟻的演化,僅僅只是開端而已,不過隨著李七夜的不斷推算,他可以十分肯定,此一演化的方向是正確的。

  這就意味著當年的那個存在,的確在這一條路上走了很遠很遠,經過無數的推算、經過無數的嘗試之后,終于捕捉到了天地真道的奧妙。他對于天地真道有了另外一種悟解,有了另外一種演化,所以開辟了一條大道。

  可惜他所開創的東西,只不過是一個開端,一個輪廓而已,遠遠還未完成。在當時因為種種緣故,他這種逆天之舉為蒼天所不容,甚至把他自己逼入了絕境。

  李七夜沉迷于這種演化、這種推算之中,識海深處浮現了無數的道法符文,這些都是曾經被抹去的記憶,關于他以前所作過的推算,他以前所作過的嘗試,在此時終于找回來了。

  從前的陰鴉李七夜,與那些封印中的老不死不同,那些躲在時血石的老不死是把自己封存起來,雖然他們沒有死,但卻也未能活出一個漫長的歲月。

  而他這個陰鴉不同,他一直都活在世間,活躍于九天十地之中,擁有無與倫比的見識,積累了無人能及的見解。

  在漫長無比的歲月之中,身為陰鴉的他活得無比精采,做過無數的事情,但終究還是圍繞著三個關鍵:無敵、永生、創世!

  在漫長的歲月之中,陰鴉培養出一個又一個無敵的存在,這是他本身的實踐,一種積累,一種對于無敵的探索。

  后來慢慢涉及了永生、不死不滅,此事對于萬古的所有人來說,都是一個充滿了誘惑的話題。

  不論是莽荒時代的無上存在,還是諸帝時代的仙帝,都曾在這條道路上作過探索,不論是誰,都想永生不死。

  雖說處于很特別的情況下,身為陰鴉的他乃是永生不死,但李七夜卻知道,自己的永生不死是依托在仙魔洞的某一件東西上,只要他的肉身保留在那里,他就會是永生不死。

  但是這種永生不死,終究握在他人的手中,所以在漫長的歲月里,在無敵這一條道路上積累了足夠多的見識之后,李七夜也曾經試著探索過永生不死。

  事實上,李七夜在這一條道路上走得很遠,但差不多是走不通,畢竟萬古以來,從未聽說某一個人能夠永生不死。除非依托于某一件舉世無雙的東西,比如傳說中九大天寶之一的某一件東西。

  因為永生不死這條路走不通,因此后來李七夜曾經換一個角度嘗試,既然不能永生不死,那么像天地真道一樣創造生命呢?甚至是創世呢?

  李七夜也曾在創造生命這一條道路上作過很多嘗試,從無到有,乃是蒼天才有的手段,然而事實上,萬古以來也有不少仙帝作過嘗試,但是卻從來沒有人成功過。

  在這一條道路上,李七夜同樣走了很遠,結果還是沒有成功,正如他所說的那樣,無人能窺天地真道的全貌!

  而今見到這幾只螞蟻所演化的大道,李七夜震撼不已,在這方面作過無數嘗試的他,經過了一次又一次的演化與推算之后,完全可以肯定當年的那個人找對了方向,可惜他只是起了一個開端而已,時不待他。

  李七夜沉迷于這幾只不起眼的螞蟻之中,求索著這一條道路的演化,若是這一條道路真的能完整無缺,那就太嚇人了,屆時仙帝又如何,蒼天又如何!

  沉醉在這種演化之中的李七夜,整個人宛如石化了一般,然而他拚命進行的推算,卻讓他本人陷入了危機。

  李七夜自身渾然不覺,但這種拚命的推算,卻是十分損耗他的血氣,甚至是生命之力。

夢想島中文    帝霸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