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
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四百六十四章渡江

夢想島中文    帝霸

  “你既然會問彼岸的造化,一定知道一些事情吧。夜海也好,黑海也罷,若是沒有擺渡舟,那就絕對過不去。如果我沒有猜錯,你身上就帶著你們祖師留下來的那艘寶船!”李七夜慢條斯理地說道。

  如此輕描淡寫的幾句話,卻把大智禪師嚇得不輕,他們祖師的確留下了那樣的一艘寶船,它不是什么仙帝寶器,因此一直鎖在冥渡澤的寶庫之中,就算是冥渡澤的弟子都很少有人見過。而今李七夜一個外人,卻如數家珍地說出來,怎能不讓大智禪師嚇一大跳。

  “這個、這個……”大智禪師搓了搓手,神情十分尷尬,不知道該怎么說才好。

  李七夜直接打斷他,淡淡地說道:“好了,你不用緊張,我不是跟你借寶船,這點小問題還難不住我,我想過去,根本是輕而易舉的事情。我知道你身上帶了幾件東西,不過我警告你,別去打那個造化的主意,就算你能得到這個造化,不出半年,你冥渡澤也必滅!冥渡澤雖然強大,但有些東西不是你們惹得起的,別讓你們祖師的一番心血白費,讓一代帝統傳承葬送在你們的手中!”

  “真的那么可怕?”大智禪師忍不住問道。

  李七夜冷冷地瞥了他一眼,說道:“嘿,和尚,不要說你,就算你們祖師冥渡仙帝還在世,也都會考慮考慮一下。有些東西,遠遠超出你的想像!”

  大智禪師聞言心中一凜,不由想到祖師在秘密手札中的警告,連祖師都要特地留下警告,究竟是什么可怕的東西呢?

  “嘻,李施主放心,貧僧知進退、知輕重。”大智禪師笑嘻嘻地說道:“若無他事,貧僧先告退了?”

  “怎么,不跟我們過去?”李七夜乜了他一眼。

  大智禪師干笑了一聲,笑嘻嘻地說道:“這個嘛,我、我有點事,先走走,先走走。”

  見到他那尷尬的神態,李七夜不由笑了起來,問道:“躲你老婆?”

  大智禪師老臉有些發紅,干笑著說道:“嘿,這個,我得要換個行頭才行,不然,被逮住了可不好辦,不好辦。”

  “不喜歡你老婆?”李七夜笑著看了他一眼。

  “沒、沒,絕對沒這種事。”大智禪師明顯嚇了一跳,在李七夜揶揄的目光之下,也只能無奈地說道:“其實、其實沒那么一回事,我跟我師姐是青梅竹馬,我們的感情其實很好。只是……只是好一些日子之前,宗門內諸老希望我接班,呵,他們希望我跟師姐先結成一對,讓她助我管理宗門。”

  “哦,我明白。”李七夜點了點頭,說道:“婚前恐懼癥。不過嘛,身為一個男人,卻臨陣逃脫,這就太娘了,你還是男人嗎?”

  大智禪師尷尬無比,干笑一聲,說道:“李施主,貧僧去也。”話音落下,身影一閃,瞬間消失得無影無蹤。

  “冥渡澤——”李七夜笑了笑,最后什么都沒說。

  冥渡澤給李七夜留下的觀感一直不錯,雖然在那個時代,他遵守諾言,并沒有培養冥渡仙帝,也沒有指點冥渡仙帝,但冥渡仙帝卻敬他如師長。正是因為還是陰鴉的他出面斡旋,冥渡仙帝才能離開酆都城,之所以得到了不得的造化,李七夜也出了很大的力量。

  這為離開酆都城的冥渡仙帝打下了扎實無比的基礎,奠定了他在后來登臨巔峰、問鼎天命的基石。

  不知不覺間,李七夜帶著秋容晚雪走到了黃金海洋的邊沿,距離夜陽魚群已經相當近了,甚至連千萬條夜陽魚濺起的水花都能濺到他們的身上。

  他們的舉動引起了不少人的注意,許多人都紛紛望向兩人。

  “他們要干什么?”不過大多數人都只是遠遠駐足觀望,像這樣的戰場,沒有多少年輕修士愿意靠近,更別說是無限靠近,這根本是自尋死路,一旦吞天魚王與巨大黑影開戰,再強的修士也必會被對峙的余波掃得灰飛煙滅。

  “難道他們想過去?”有人忍不住猜測。

  “那是自尋死路!”神燃皇子冷笑一聲,遠遠看著李七夜二人。

  此時就連青金子、鬼僧等諸多年輕一輩的天才,也都在遠處觀望著他們。很多人都想渡過前面的黑海,也曾經有不少人嘗試過,但卻沒有任何一個人成功。

  “飛冥鬼族的傳人飛蒼穹號稱是速度最快的人了,他曾言可以飛渡世界的一切地方,前不久他不也是想飛渡過去,結果如何?最終還不是淹死在黑海之中。”有人潑冷水道:“區區一個人族螻蟻也想飛渡過去,簡直就是癡人說夢。”

  事實上在此之前,有不少人嘗試過各種方法,有人想飛過去,也有人想借寶物沖過去,但是都一樣不行,只要一踏入黑海的領域,不論是誰,不論擁有怎樣的寶物,都會落入其中被淹死。

  好幾個鬼族天才失敗之后,再也沒有誰敢嘗試強渡黑海,都想著尋找其他的辦法。

  李七夜遠遠看著黑海上那個巨大的黑影,而后又瞇了瞇眼睛,盯著黑影身后成千上萬的擺渡使與擺渡舟。

  透過李七夜的神態,秋容晚雪猜出他想做什么,不由擔憂地說道:“我們能渡得過去嗎?”

  “放心吧,小菜一碟。”李七夜笑了笑,他已經選中了目標,隨即吩咐道:“抱緊了,我要過去了。”

  秋容晚雪粉臉一紅,還是依言舒開手臂,緊緊摟著李七夜的虎腰。

  李七夜深深呼吸一口氣,一下子把秋容晚雪移到自己面前,緊緊環住了她的柳腰,兩人面對面地緊緊抱在了一起。

  如此親密的姿態,緊緊地靠著公子爺的胸膛,讓秋容晚雪禁不住全身發燙。

  不過,此時李七夜沒有那個心思去享受艷福,沉喝一聲,血氣翻滾,施展出“千手逆九界”,千手萬臂在身后浮現,宛如托起了三千世界。

  其中的一雙手挽起了九語真弓,一枝法則神箭架在上面,弓弦被緩緩拉滿。

  這枝真言之箭乃是九大真言中的最后一個——“行”字真言,此時化作了秩序法則,化作了無上的神箭,蓄足了無窮的真言之力。

  “他們真的要過去了!”遠遠看到這一幕,眾多年輕修士頓時嘩然。

  “他們能成功嗎?”不少人心里暗暗企盼李七夜能夠成功,之前那么多人嘗試失敗,都已經快讓眾人絕望了,如果他能成功渡過黑海,至少說明并非全無可能。

  “哼,不知死活的東西,等著死無葬身之地吧!”當然也有人希望李七夜失敗,神燃皇子就是其中一個。

  “噗!”李七夜終于射出“行”字一箭,真言神箭瞬間破空,跨越了亙古。

  這一箭射出的瞬間,李七夜消失了,秋容晚雪也一樣消失了,他們兩人就如同憑空消失、人間蒸發了一般。

  這一箭,似乎從現在跨越到了遠古,似乎是從這個時空射到了另外一個時空,似乎已經射出了這個世間,消失得無影無蹤。

  “他們哪里去了?”遠處觀望的許多年輕修士見狀一驚,紛紛四下張望,尋找他們兩人的蹤影。

  一切發生太快了,就在石火電光之間,一箭穿透,竟然射穿了一位擺渡使的頭顱,他連反應的機會都沒有,就這么一頭栽進了黑海,沉入海中消失不見。

  而不可思議的是,李七夜與秋容晚雪出現在了那艘擺渡舟上,他們的姿勢完全沒有變化,依然緊緊地抱在一起。

  “不可能!”眾人大吃一驚,甚至有人不敢相信地跳了起來。

  事實上,搶擺渡舟這樣的想法,不是只有李七夜才會想到,在此之前早就有人考慮過了,但這根本行不通。就算以強大的寶物轟殺過去,他們的寶物也根本殺不到擺渡使,一旦進入黑海的領域,寶物就完全不聽使喚。

  李七夜的九語真弓當然不是他們的寶物所能相比,只要射出行字一箭,就能瞬間帶著李七夜離開,不論是怎么樣的封印之地,再怎么樣逆天的封鎖,都難以攔下這一箭。

  因此李七夜把目標鎖定在擺渡使身上,行字一箭射出,不但瞬間刺穿了這位擺渡使的頭顱,也在瞬間把李七夜和秋容晚雪帶到這艘擺渡舟上。

  可惜他不能鎖住彼岸,否則以行字一箭的逆天,說不準能一箭把兩人帶到彼岸去。

  李七夜成功奪下了一艘擺渡舟,讓所有人震撼不已,這簡直就是不可能的事情,他卻偏偏成功了。

  “與擺渡使為敵,不知死活!”神燃皇子又驚又怒,卻隨即冷笑著說道。

  所有人都知道,一旦攻擊擺渡使,就會招來殺身之禍,在酆都城與鬼使、擺渡使為敵,都絕對不會有好下場。

  事實上也的確是如此,就在李七夜成功奪船之后,巨大的黑影瞬間爆發出可怕的氣息,成千上萬的擺渡使也立即盯上了李七夜。

  “完了,這小子會被所有的擺渡使生吞活剝了!”有人不由驚呼出聲。

夢想島中文    帝霸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