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
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四百六十章對峙

夢想島中文    帝霸

  很明顯,現在擺渡使跟夜陽魚在這里準備一場驚天大戰,擺渡使當然不可能渡修士過去了。

  也曾經有人嘗試繞過這里,但是,根本就行不通,在這片汪洋之中似乎是沒有邊際,根本走不到盡頭,現在對于所有人來說,只有一個選擇,橫穿這片海洋,直接抵達黑色海洋另一邊的彼岸。

  曾經有一個了不得的年輕修士以家傳寶物推算過,在黑色海洋的對面絕對是有彼岸。

  但是,現在兩軍對峙在這里,又沒有擺渡使愿意渡他們過去,誰都過不了。

  現在大家只能是等,等兩軍戰爭結束之后,或者有機會用擺渡舟渡過去!

  “那是什么”當遠遠看到這對峙著的一幕之時,秋容晚雪也不由駭然失色,嘴巴張得大大的,她都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這一幕實在是太震撼了。

  當秋容晚雪看向天穹上的無上仙章的時候,李七夜立即捂住了她的眼睛,搖了搖頭,說道:“不要去看,那東西看不得,那是天地最深奧的玄妙,一眼則己,第二眼,以你的道行必死!”

  聽李七夜這樣的話,秋容晚雪不敢再去看,她深深地呼吸了一口氣,看著前面遠處對岸的兩軍,她都被震撼了,她忍不住說道:“這,這究竟發生什么事了。”

  “控制權的爭奪戰。”李七夜遠遠看著吞天的魚王和巨大無比的黑影說道。

  看到眼前的這一幕,秋容晚雪有點明白。為什么以前在夜海的時候,只有擺渡使的擺渡舟才能在夜海中游行。現在看來。擺渡使與夜陽魚是仇敵!

  難怪夜海一夜變清之后擺渡使全部消失了。原來全部都是聚集在了這里。

  “以前是擺渡使掌握了夜海的控制權嗎?”秋容晚雪遠遠地看著對峙著的兩軍,不由問道。

  李七夜輕輕地點了點頭,說道:“可以這樣說吧,不過,對方也有機會反擊,只不過一直等時機而己。現在不一樣了,小鬼這個家伙攪亂了格局,使得雙方不得不大打出手!”

  “這究竟是什么?”秋容晚雪都不由好奇地問道:“夜陽魚與擺渡使這究竟是代表著什么。他們在酆都城究竟是怎么樣的地位呢?”

  最近發生的事情遠遠超出她的想象了,她在以前見識過的所有事物都遠遠不及這段日子所看到的事物。

  酆都城的鬼使,夜海的擺渡使,還有夜陽魚,在以前的話,任何人都覺得沒什么問題,但是,現在看來又不一樣了,似乎三者不同一個陣營。

  現在看起來,好像鬼使才是本地居民。而夜陽魚和擺渡使有著不一般的地位!

  對于這樣的問題,李七夜沒有回答。他帶著秋容晚雪走在海面上。事實上,當他們兩個走在這海面上的時候,一點都不突出。

  現在這個地方快成了一個熱鬧無比的集市了,很多年輕修士都停在了這里,因為大家都停留得太久了,已經有很多人取出自己的樓宇古殿,在這里扎營起來了,大家都有作持久的打算,等到這一戰結束為止。

  此時,在海面上停擺著最多的還是寶船,大的寶船差不多像一個城鎮大小了,而小的寶船則是一葉輕舟,在停擺著許多寶船的海面,也時不時能看得到一座座的樓宇古殿座落在海面而。

  大家都在這里扎起營來,甚至是結成了陣營,三五成群,把這里當作了一片疆土。

  雖然說停留在這里的年輕修士在這里扎營起來,但是,依然是遠離戰場,所有人都不敢靠近雙軍對峙的海域,吞天魚王與巨大黑影的戰爭太可怕了,一出手就是崩天裂地,所以,所有人都不敢靠近!

  因為在這里停留得太久了,有一些修士索性在這海面上擺起了攤位,叫賣起自己的貨物來。

  可以說,此時這片海域是熱鬧萬分,除了三五成群的修士在談天論地之外,還有一些修士劃海為疆,擺起攤位,像是在城鎮中一樣叫賣自己的貨物。

  事實上,難得各地的修士聚集在一起,這也的確是一次做買賣的好時機,不少攤位都是十分的熱鬧。

  當然,也有一些年輕的修士是等膩了,有修士不由抱怨地說道:“兩大巨頭已經足足十天沒有出手了,這樣一直對峙下去,這一場戰爭要等到什么時候!”

  “天知道,但是,為了山寶,只有等下去了。千百萬年以來,酆都城只怕都被人翻遍了,都沒有見過山寶,現在唯一有可能出現山寶的地方也就是彼岸了。”不少修士也是耐心十足,打算是耗下去了。

  “怕什么,嘿,等戰爭結束之后,跟在夜陽魚的后面,偷襲夜陽魚,說不定我們能撈到幾十萬尾的夜陽魚,到時候,我們就是發大財了。有了這么多的夜陽魚,在酆都城內想換什么就換什么。我在中城可是看中了一塊天陰地石,可惜,那個鬼使一口咬定要三百尾的夜陽魚,我等著這個機會發大財呢。”也有修士是抱著發橫財的心態停留在這里。

  也有一些修士是等得不耐煩了,索性離開這里,到上面去尋找傳說中的第一兇墳鑰匙。

  當然,沒有人會明白,就算他們把酆都城挖地三尺,都不可能得到第一兇墳的鑰匙,現在第一兇墳的鑰匙已經在李七夜手中。

  走在這片海域上,看著這里停著一艘艘的寶船,秋容晚雪依然關注遠處的兩軍對峙,她不由低聲地說道:“為什么祖流的主人不來這里呢?”

  如果鬼使來不了,但是,祖流的主人卻是活人呀,而且,祖流似乎是一直控制著酆都城,現在這里發生了如此的驚天大戰,祖流的主人卻毫無動靜,這讓秋容晚雪不由覺得奇怪。

  “這只是小戰爭,改變不了什么,這里被小鬼攪破了格局,夜陽魚與擺渡使又不得不一戰。”李七夜笑了笑說道。

  “這只是小戰爭?”秋容晚雪不由抽了一口冷氣,誰都看得出來,吞天魚王與巨大黑影都是深不可測,都是屬于那種捉星拿月的存在,他們的戰爭都是毀天滅天,就算是強大的年輕天才,在他們的面前那也只不過蟻螻一樣的存在而己。

  這樣的戰爭都還只是小戰爭,這就讓秋容晚雪不由問道:“大戰爭會是怎么樣的?”

  “大戰爭?”李七夜瞇著眼睛,然后看著遠處對峙著的兩軍,說道:“大戰爭,那必是捅破天!在大戰爭爆發之戰,魚王也好,鬼影也罷,那只不過是打前鋒的小角色而己!”

  秋容晚雪都不由嚇了一跳,在她看來,眼前的魚王與黑影已經是無敵了,的確是如此,就算是圣尊圣皇在魚王、黑影的面前,那也只是死路一條,然而,這樣無敵的存在,那只不過是小角色。

  “這,這都是小角色,那,那什么樣的存在才能掌執一場大戰。”秋容晚雪動容地說道。

  李七夜風輕云淡地說道:“等著吧,你會看到這一戰的那么一天,到時候,幽圣界的萬族都自尋多福吧,這會是一場很殘酷的戰爭!”

  秋容晚雪心里面一寒,李七夜這樣的話讓她心里面有一股不祥的感覺。

  在李七夜帶著秋容晚雪行走在這片海域之上的時候,他們沒走多遠,有一個年輕人迎面而來。

  這個年輕人看起來像是一個書生,儀態風流,但是,他一點都不羸弱,他身后竟然是浮現一尊尊的神影,宛如是一尊尊的神祇在為他護道一樣,當他身上的神光躍動的時候,響起了諸神的神音,似乎諸神為他講道一樣。

  這個青年一見到李七夜,拱手說道:“這位一定是赫赫有名的李七夜道友吧。”

  李七夜看了一眼這位青年,沒太多的表態,而秋容晚雪輕輕地拉了一下他的衣袖,低聲地對李七夜說道:“是百家諸子!”

  百家諸子,是諸神國的皇子,也是水蒼赫赫有名的天才。

  當附近的不少年輕修士看到他們兩個人的時候,也有不少年輕修士為之動容,有人低聲說道:“百家諸子在拉攏人加入他們的陣營了。”

  “那個是新一代的兇人李七夜,他是一口氣殺了夜利刀和夜殺的兇人,難怪會百家諸子會親自來拉攏。”

  “有什么事呢?”李七夜看了百家諸子一眼之后,說道。

  百家諸子十分客氣,開門見山,笑著說道:“我想李道友也是想到彼岸去,現在這樣的局勢李道友也是看到了,想獨自一個人過去,那只怕是不可能的事情,不如大家聯手,一同過去。”

  “是嗎?”李七夜懶洋洋地說道,對于這種結盟的事情,他是興趣缺缺,他要過去,他有很多方法。

  “李道友或者還不知道,我們已經有上百的年輕俊杰結盟了,而且都是當今赫赫有名的強者。而且,我們還有巨闕圣子親自領隊,只要我們同心協定,一定是能達到彼岸的。”百家諸子游說李七夜。

夢想島中文    帝霸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