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
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四百五十五章夜海的秘密

夢想島中文    帝霸

  見李七夜沉默不語,黃腳夫不由著急了,他忙是搓了搓手,說道:“大人,只要你替小的說說情,不管成不成功,小的都會報答大人。小的知道酆都城的一個神藏,那里有著傳說中的神物,只要大人給小的說說情,小的愿意把神藏的位置告訴大人。”

  聽到這樣的話,秋容晚雪為之動容,一直傳說酆都城有神藏,有傳說中的神物,但是,從來沒有聽說過有誰得到這樣的神藏,得到這樣的傳說中神物,現在從黃腳夫口中說出來,那絕對是不會有錯。

  “黃腳夫呀,黃腳夫,你也太小看我了。”李七夜搖了搖頭,說道:“如果我真的要挖酆都城的寶物,不要說是神藏,就算是山寶我也能把它弄到手,只要我愿意,在這里沒有什么東西我弄不到的!你知道為什么當年我會把那個人弄出酆都城嗎?不是為別的,那是因為我愛才!”

  “小的糊涂,小的糊涂。”黃腳夫尷尬,忙是打自己耳光,說道:“小的不應該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

  “好了,黃腳夫,別跟我演戲,你有多少斤量我還不清楚嗎?”李七夜擺手說道。

  “小的知道大人乃是九天真仙,不與小的計較。”黃腳夫知道自己找對人了,他大拍李七夜的馬屁,說道:“小的對大人景爺乃是如滔滔江水,綿綿不絕,宛如是……”

  見黃腳夫如此大拍馬屁,秋容晚雪都覺得有些哭笑不得,不過,她公子爺真的是出手相助,黃腳夫如此大拍馬屁也是不足為奇。

  李七夜擺手,打斷了黃腳夫的拍馬屁。說道:“好了,不要在這里拍馬屁。”

  黃腳夫干笑了一聲,搓了搓手。小心翼翼地看著李七夜,他等著李七夜的回復。

  而李七夜不由沉默起來。他明白,這事是破壞了酆都城的一些規紀,雖然說黃腳夫與當年的冥渡仙帝又不同,但是,這樣的事情,對于酆都城來,終究不是一件好事情。

  看著黃腳夫那雙充滿生機的眼睛,李七夜在心里面又不由輕輕地嘆息一聲。黃腳夫的確是一個人才,不管他是人是鬼,他的確是很有潛力的苗子,的確是一個很有毅力的人,一個契而不舍的鬼!

  “我會跟祖流的主人說說這件事,但,不是現在,等我一些事處理完之后,我會給你說說情的。”李七夜最終還是答應下來了。當年他幫助了冥渡仙帝,今天。他也是助黃腳夫一臂之力。

  “多謝大人,不管成功與否,大人的大恩大德。大人的再造之恩,小的都是永銘之心,永世不忘。”黃腳夫伏首而拜,激動無比。

  李七夜輕輕地擺手,說道:“算了,這也是一個緣吧。我把手頭上的事處理了,我去給你說說情,成與不成,就看你自己的命了。”

  “大人說情。小的就已經心滿意思了,永不敢忘。”黃腳夫忙是說道:“不知道大人要去哪里?若是在酆都城之內。小的愿為大人效犬馬之勞!”

  “夜海,你要去嗎?”李七夜笑盈盈地看了黃腳夫一眼。悠閑自在地說道。

  “夜海——”黃腳夫被嚇了一大跳,干笑說道:“夜海嘛,這個,這個小的只怕不能去。”

  李七夜不由笑了起來,捉狹地說道:“我還以為你是要為我效犬馬之勞,那怕是赴湯蹈火都在所不辭。”

  “大人,不是小的不愿意。”黃腳夫不由苦著臉說道:“只是,夜海那地方,真的不是我們能去的。”

  “為什么你們鬼使不能去夜海呢,有什么原因呢?”一直站在李七夜身邊不說話的秋容晚雪此時也不由好奇,忍不住問道。

  黃腳夫苦笑,說道:“對于我們鬼使來說,夜海就是禁地,那地方我們去不得,一去了就是死路一條。”

  “為什么其他地方就不會?”秋容晚雪不由好奇地說道。

  黃腳夫搖頭說道:“夜海有克我們的東西,我們去不得,一旦去了,不止是鎮壓那么簡單,甚至是從此灰飛煙滅!”

  “那擺渡使呢?”秋容晚雪充滿了好奇,說道:“擺渡使為什么又不會被克住?”

  “擺渡使跟我們鬼使是不同一路的,雖然都是在酆都城,但是,擺渡使與我們完全不一樣。”黃腳夫說道。

  “什么是不同一路?難道你們還分陣營不成?”秋容晚雪聽到這樣的消息,不由是充滿了好奇,她一直以為擺渡使跟鬼使一樣,都是酆都城的本地居民。

  “這個我不能說。”黃腳夫搖了搖頭,說道:“這事小的雖然知道一點點,但是,我不能告訴夫人你,還請夫人見諒。”

  聽到“夫人”這樣的稱謂之時,秋容晚雪頓時粉臉通紅,不由火辣辣的,她不由偷偷地瞄了身邊的公子爺一眼,而李七夜則是老神在在。

  “這個問題就不要為難他了,黃腳夫的確知道不少東西。”李七夜笑著搖頭說道:“有些事他若是敢說出來,肯定會被祖流滅掉。”

  “大人說得是,大人說得是,并不是小的不愿意說,只是酆都城有酆都城的規紀。”黃腳夫忙是附和,然后搔了搔頭,說道:“雖然小的是想為大人效犬馬之勞,但,但是,夜海小的真的沒辦法陪公子爺去。”

  “好了,我也只是逗逗你。”李七夜擺手說道:“我要去的地方,你也幫不了我。你就等我消息吧,有好消息我會告訴你的。”

  黃腳夫感激地對李七夜拜了又拜,然后才離開。

  黃腳夫離開之后,秋容晚雪輕輕地問道:“公子,我們去夜海干什么呢?”

  “看看。”李七夜笑了一下,說到這里,他望著遠處,不由沉默起來。

  秋容晚雪感受到李七夜有心事,具體是什么心事,她就無從得知了,不管如何,她默默地跟著他。

  “走吧,去夜海,看看也好。”李七夜最后感慨地說了一聲,他已經拿到了第一兇墳鑰匙了,現在他隨時都可以進第一兇墳,但是,他還是要去看看。祖流主人有不方便的地方,對于一些事情,一些東西,作為祖流的主人,酆都城的守護者,他是有所忌憚,一些事情做得太過了,必會招來那種鬼物。

  祖流主人是不方便去,也不方便出手,但是,他方便!這也是替他做一些事情!

  秋容晚雪跟著李七夜趕往夜海,不過,李七夜明顯不著急立即趕到夜海,他緩步而行,甚至是有點心不在焉,秋容晚雪明白公子爺有心事。

  在李七夜帶著秋容晚雪趕往夜海的時候,發現有很多外來的修士也急匆匆地趕往夜海,事實上,在這個時候酆都城已經來了很多的年輕修士了,甚至比平時多出十倍。

  而且,不少年輕修士來去匆匆,似乎是發生什么大事一樣,但,秋容晚雪一想,夜海變清了,這的確是發生大事了。

  “遙云、水蒼、澤地,各疆各域的大教疆國都有人來了。”秋容晚雪留意這些急急匆匆的修士,認出了一些年輕修士的來歷,她也不由驚訝地說道。

  “這不足為奇,發生天大的事情了,快要捅破天了。看著吧,等第一兇墳打開的時候,不要說各疆各荒的大教疆國,就算是祖界的那群老東西只怕也是坐不住!”李七夜淡淡地說道。

  聽到這樣的話,秋容晚雪不由被嚇了一跳,抽了一口冷氣,說道:“祖界的眾神也要下界嗎?”

  “眾神?”李七夜不由笑了起來,搖頭說道:“他們也夠資格稱神?不否認,有些老怪物的確是有實力建國封神,但,他們不是神!是鬼物!”

  秋容晚雪不由被嚇了一跳,輕輕地柔聲地說道:“公子,這話可不能亂說呀,在祖界在整個人幽圣界是擁有著無可倫比的地位,這,這話若是傳出去,只怕會與幽圣界的所有鬼族為敵。”

  “放心吧,一群魅魑魍魎我還不放在心上,嘿,我還等著那個埋了很久的鬼東西爬出來呢。”李七夜風輕云淡,說道。

  秋容晚雪在心里面輕輕地嘆息一聲,也不再勸,但,她還是好奇,說道:“祖界應該不會下來吧,傳聞上次打開祖界到現在還沒多久,祖界在這幾十年之內不可能再打開吧。”

  “他們總會有機會的。”李七夜說道:“相信我,到時候會有人坐不住的,看著吧,有人要發狂的!”

  秋容晚雪不由暗暗地抽了一口冷氣,祖界的眾神下界,這究竟會有怎么樣的景象!有傳言說,當年收禪陽為傳人的時候,祖界只下來一樣人,在那個時候,無數鬼族相迎,帝統仙門都不例外,聽說,連萬骨皇座都曾派有人去迎接!

  眾神下界,想到這一點,秋容晚雪心里面一凜,或者這正如她公子爺所說的一樣,難道這真的是要捅破天了!

  秋容晚雪不知道這將要發生什么事情,但是,她明白,要變天了,有她所不在道的大事要發生了!

  事實上,在李七夜與秋容晚雪進入祖流的時候消息就已經傳開了。(

夢想島中文    帝霸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