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
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四百五十一章祖流

夢想島中文    帝霸

  “祖流”秋容晚雪聽到李七夜這話,說道:“不可能,祖流從來不讓外人進去,聽說連鬼使都不能進去,祖流不向外人開放。”

  李七夜笑著說道:“的確,祖流是不讓外人進去,但,這要看是誰,若是正確的人,一定是能進去的。”

  秋容晚雪看了看李七夜,最后什么都沒有說,跟著李七夜去祖流。

  祖流,是酆都城最強大的傳承,有一種傳說認為祖流是酆都城的統治者,這只是一種傳說,因為很少人見過祖流的鬼使,至于祖流的主人,更是沒有人見過。

  有傳言說,不要說是外來的修士,就是酆都城本地的鬼使都沒有見過祖流的主人,祖流的主人十分神秘,他從來沒有露過臉。

  在酆都城,不論是怎么樣的傳承,不論是怎么樣的門派,他們都是占據了某個地方,而且,他們會把自己占據的地方向外來的修士開放,只要你出得起夜陽魚,這些門派傳承的任何地方都可以去。

  但是,祖流不一樣,祖流的地方不向任何人開放,不要說是外來的修士,就算是酆都城的本地鬼使都不能進祖流!

  曾有傳言說,祖流是占據了酆都城最好的地方,甚至有傳言認為,祖流所占據的地方乃是酆都城傳說的寶藏所在之地,甚至有人認為流祖所占據的地方藏著酆都城最了不得的寶物山寶。

  正是因為有了這樣的傳說,曾經有許多的外來修士都想進入祖流,諸多修士是想方設法混入祖流。但是。都從來沒有人成功過。

  曾經有年輕一輩的天才又或者將要老死的強大修士。他們曾想憑著自己無敵的實力強行闖入祖流,他們最終的后果可想而知,他們都死得很慘,被掛在祖流山門之外,以警示大眾世人。

  當秋容晚雪跟著李七夜來到祖流的山門之外的時候,就見到了山門外的那棵老樹之上掛著一具又一具的尸體,這些尸體有的已經成了白骨,有的被風干。也有的還保持完好……

  不少尸體身上的衣物依然還可以辯認,當秋容晚雪一看這些尸體,辯認出了一些衣裳,認出了一些尸體的出身。

  “陰陽門、冥渡澤、巨闕圣地、千鯉河、蟲皇帝統、萬世古國、愚山老仙國、萬骨皇座……”秋容晚雪能從這些尸體身上的衣物辯認出這些人生前的來歷,當辯認出這些尸體生前的出身之時,她都不由心驚肉跳。

  這全部是幽圣界最強大的帝統仙門,這些帝統仙門可以說是左右著整個幽圣界的大局,但是,這些帝統仙門的強者,全部都死在了這里。

  陰陽門、冥渡澤這樣的帝統仙門都已經夠驚人了。像萬世古國,愚山老仙國這樣的帝統仙門。那絕對是讓人心驚肉跳的存在,一門雙帝,對于秋容晚雪來說,對于雪影鬼族來說,這種帝統仙門,那絕對是龐然大物,他們雪影鬼族這樣的小族只能是永遠仰望。

  如果說一門雙帝這樣的傳承是大象的話,那么,他們雪影鬼族只不過是蟻螻而己。

  更讓人震撼的是像萬骨皇座這樣的帝統仙門,一門三帝,這足夠是無敵了,站在幽圣界最巔峰的存在,在幽圣界敢與萬骨皇座為敵的存在少之又少。

  然而,現在就算是萬骨皇座的強者都慘死在了這里,而且,尸體被掛在這里,以警示世人。

  這樣的作風,的確是夠強橫的,把萬骨皇座強者的尸體懸吊起來以作警示,這是何等的霸氣,這簡直就是在羞辱萬骨皇座,這樣的事情,只怕幽圣界沒有什么傳承敢去做。

  但是,祖流根本就不怕得罪任何帝統仙門,不管入侵者是什么來歷,只要敢強行踏入祖流半步,都會落入被懸尸警示的下場。

  當李七夜站在山門之時,一個鬼使攔住了李七夜兩個的去路,這鬼使看起來飄渺如霧,看起來不是那么的真實。

  “祖流不向任何人開放,來者止步。”鬼使攔住李七夜和秋容晚雪的去路,毫無表情地說道。

  比起祖流的鬼使來,酆都城其他地方的鬼使就是友善多了,而且神態也豐富多了,其他地方的鬼使看起來更像是人,或者說更像是活人,而祖流的鬼使看起來更像是鬼。

  李七夜從容不迫地說道:“通報一聲,我要見你們的主人,或者,讓他起來見我也行!”

  祖流鬼使依然攔住李七夜兩人的去路,毫無表情,說道:“我們主人從來不見外客,請回吧。”

  李七夜取出了一張紙,以極為復雜的手法折成了一頂十分古怪的帽子,然后把這頂帽子戴在了鬼使頭上,說道:“帶著這頂帽子去見你們的主人,就說我來了!”

  祖流鬼使那雙毫無生機的眼睛看著李七夜,好像是看著死人一樣,最后轉身就走,消失在山門之內。

  時間過了好一會兒,祖流鬼使依然沒有回來,這讓秋容晚雪不由擔憂起來,說道:“祖流主人會同意嗎?”

  相比起秋容晚雪的擔憂來,李七夜倒是老神在在,他閑定地笑了一下,說道:“放心吧,他會見我們的。”

  果然,正如李七夜所說的一樣,過了很久之后,進去通話的鬼使終于回來了,只不過,戴在他頭上的那頂帽子已經不見了。

  “我主人有請。”鬼使依然毫無表情,一點生氣都沒有,他看起來更像是死人,或者說更像是鬼。酆都城其他地方的鬼使是表情太豐富了,這里的鬼使則是完全不同。

  鬼使在前面帶路,李七夜悠閑地跟在了他身后,與李七夜的悠閑相比,秋容晚雪就是明顯小心謹慎很多。

  當踏入了祖流之時,秋容晚雪都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她都不敢相信自己的是處身在酆都城內。

  眼前是一片壯麗的山河,眼前這片山河竟然是天地精氣濃郁,眼前這片天地就像是帝統仙門的祖地宗土一樣,有藥王灼灼,有芝草成叢,有寶樹搖曳,有圣泉汩汩,一派圣地神土的景象,讓人觀之都不由為之驚嘆,就算是帝統仙門的祖地宗土也不過是如此。

  看著眼前的景象,秋容晚雪不止是驚嘆,她做夢都沒有想到,在酆都城內竟然有這樣的地方,這樣的地方對于修士來說,簡直就是修練的圣地,任何修士都會喜歡在這樣的地方修練。

  與秋容晚雪的驚嘆所不同,李七夜倒是閑定自在,看著眼前的景象,只是露出了淡淡的笑容。

  鬼使帶著李七夜他們兩個人前行,不過,說來也怪,雖然眼前這片山河是一片圣地,但是,他們走了很長的路程,都沒有見到第二個人,或者說沒有見到第二個鬼。

  這片山河十分寧靜,看不到人煙,這片山河是然迷人,但是,走在這里,看不到一點人煙,這讓人有些毛骨悚然。

  在此時,對于秋容晚雪來說,她寧愿是見到第二個鬼,也不希望呆在這各寧靜的地方,整個天地乃是寧靜得萬籟無聲,想想都讓人覺得害怕。

  “怎么沒有第二個人?”秋容晚雪不由低聲在李七夜耳邊說道。

  “他們都在沉睡。”李七夜看了一眼熟透的人兒,說道:“除非是發生很大的事情了,否則,他們不會輕易爬起來的。”

  秋容晚雪不由為之一怔,酆都城到處都是鬼使,事實上,這些鬼使除了不像活人一樣有血有肉之外,他們與修士差不了多少,他們不需要沉睡,然而,祖流的鬼使竟然是需要沉睡,而且全部人都是沉睡,這樣的事情也實在是太詭異了。

  當然,整個祖流一片寧靜的時候,這多多少少讓秋容晚雪找回了酆都城的那種感覺,至少讓人還知道他們依然還在酆都城中。若是沒有這份寧靜,她都不敢相信自己還在酆都城中,更像是在一個帝統仙門的祖地之內。

  最終,這個鬼使帶著李七夜兩個人走進了一座古殿,這座古殿極為宏偉大氣,一看之下,讓人還以為是一尊神祇所居住的地方。

  把李七夜兩人帶入古殿之后,鬼使便是無聲無息地退下了。

  古殿空曠無比,秋容晚雪不由環顧四周,在這古殿之中沒有一個人,或者說連一個鬼都沒有。

  最后,秋容晚雪的目光落在了殿內的上首位置,那里擺著一張很大的石椅,石椅之上坐著一尊石人,這尊石人不知道以何石所雕刻,它與石椅渾然一體。

  坐在石椅上的石人乃是頭戴著一只神冠,神冠上的垂旒擋住了它的面目,看不清它的面目是怎么樣的,也看不清是男是女。

  這個石人身穿著神袍,寬大的神袍似乎可以籠罩著整個乾坤一樣,它的身體隱在神袍之中,更讓它看起來神秘無比。

  吸引秋容晚雪目光的是,李七夜所折的那頂帽子此時在這個石人的手上。

  “你還是一點都沒有變。”李七夜看著坐在石椅上的石人,不由露出了笑容,風輕云淡。

夢想島中文    帝霸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