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
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四百二十六章夜海

夢想島中文    帝霸

  彭壯的話還沒有說完,坐在前面的秋容晚雪已經回過頭來了,彭壯立即閉上了嘴巴,不敢再亂說。

  唯有李七夜笑了笑,迎上了秋容晚雪的目光,而秋容晚雪凝視了李七夜一會兒,最終什么話都沒有說。

  擺渡舟緩緩地駛入了夜海,當進入夜海之后,曾經來過夜海的秋容晚雪倒是沒有什么,而彭壯眾小都不由毛骨悚然。

  雖然說夜海沒有什么特別讓人驚悚的東西,但是,當進入夜海之后,大家明明能遠眺海面,可以看得到很遠的地方,卻不知道為什么,當坐著擺渡舟進入夜海之后所有人都會覺得自己像是進入了黑暗一樣,茫茫不知所向。墨黑的海水似乎可以吞噬一切,讓人不由為之毛骨悚然。

  事實上也是如此,夜海一直都是一個兇險無比的地方,不論是誰,圣皇也好,大賢也罷,若是沒有擺渡舟強行進入夜海的話,必會慘死在夜海,夜海就像萬古兇獸一樣,能把進去的人全部吞噬,不留任何尸骨。甚至就是建國封神的大賢強行進入夜海,都一樣無法擺脫這樣的命運。

  曾經有傳說,唯有仙帝才能強行進入夜海,這個傳說未能得到驗證,無人能知道是否如此。

  坐著擺渡舟進入了夜海,彭壯都不由為之毛骨悚然,感覺自己就像是進入了一頭萬古兇獸的巨嘴一樣,此時就算不用秋容晚雪吩咐,彭壯他們六小也不敢踏出擺渡舟一步,若是離開擺渡舟只有死路一條。

  李七夜看著這如同是黑暗世界一樣的夜海,他不由輕輕地嘆息一聲,喃喃地說道:“夜海——”

  李七夜知道,夜海就如同酆都城一樣,藏著太多的秘密了,這里面有著不為人知的秘密,而且關系重大。

  當擺渡舟駛入了夜海之后。擺渡使給每一個人發了一張網,這漁網很特別,不知道是什么做的,看起來像流光織成的一樣。拿在手中感受不到一點的重量。

  這是專門捕捉夜陽魚的漁網,只有擺渡使所給的漁網才能捕捉到夜陽魚。不過,奇怪的是,擺渡使是從來不捉夜陽魚,沒有人知道這是為什么。

  李七夜他們坐在擺渡舟上,進入夜海捕魚,然而,李七夜他們連捕了兩天,一條夜陽魚都沒有捕到,秋容晚雪一次又一次地改變航行的方向。不停地換捕魚的地方,但是,依然沒有收獲,依然沒有捕到一條夜陽魚。

  “連一條夜陽魚都沒有,不會是海里的魚被捕光了吧。”連捕了三天之后。一無所獲,彭壯六小都不由為之泄氣,性子比較急的彭壯都氣得想跳海了。

  比起六小了,秋容晚雪很能覺得住氣,她搖頭說道:“捕捉夜陽魚哪里有這么容易的事情,夜陽魚乃是酆都城通用的貨幣,如果隨便都能捕捉到。那么你在酆都城就能換很多東西了。很多人是捕捉了幾個月才有收獲,若是沒有那份耐心,在酆都城是難有收獲的!”

  秋容晚雪也是有心磨礪彭壯他們,所以她并不著急,就算是沒有捕到夜陽魚,她也一樣能沉得住氣。

  又再捕了三天。依然是沒有收獲,不過,沒有收獲的也沒止是李七夜他們,事實上,在這三天中他們曾經遇到不少的人。這些都是來自于天下各地的年輕人,都是乘著擺渡舟出海捕夜陽魚的。

  偶爾間,秋容晚雪他們也能遇到相熟的門派或鬼族年輕人,不免打一聲招呼,在攀談之下,得知有些人甚至來了一個月了,都只是捕到了三五尾的夜陽魚而己。

  聽到其他人的收獲也是很小,這讓煩躁的彭壯他們六小才好過一些,人家來了一個月了,才捕到三五尾的夜陽魚,他們才來幾天沒有捕到夜陽魚也是不出奇。

  第八天的時候,李七夜他們遇到了強大的門派,對方租了一條十分巨大的擺渡舟,船上坐滿了青年,個個都是血氣沖天,特別是他們身上的神焰,讓人不敢靠近,這群青年宛如是神族之子一樣,氣勢駭人。

  特別是坐在船頭的那個青年,那更是了不得,這個青年身上跳動的神焰在他身后化作一道道的神環,宛如諸神庇護一樣,似乎他是神子!

  “神燃國也來了,竟然還是神燃皇子親臨。”看到這艘船上的青年,秋容晚雪不由為之動容,秋容晚雪遠遠見到這艘擺渡舟,就讓擺渡使遠遠避之。

  “為什么躲他們呢?”見人就躲,這不是李七夜的風格,他笑著問道。

  這讓坐在李七夜旁邊的彭壯不由好奇地看著李七夜,說道:“李兄,你來自于千鯉河,難道你不知道神燃國嗎?”

  “神燃國又怎么了?”李七夜笑了笑,漫不經心地說道。

  彭壯不由拍了一下頭額,說道:“李兄,你這也未免神經太大條了吧,神燃國可是你們南遙云最強大的傳承之一,雖然他們不是帝統仙門,但是,聽說他們乃是一流大教,傳聞他們只比帝統仙門差一點而己。”

  “是呀,有傳言說,神燃國乃是神族,他們自稱是真神后人。”另一個弟子接口說道。

  “這樣呀。”李七夜沒有什么波動,只是笑了笑。事實上帝統仙門他都閑等視之,至于神燃國這樣的大教,對于他來說留不留心都是一樣。

  “不止是這樣。”六小中的唯一女弟子說道:“傳說神燃國的公主,也是你們南遙云赫赫有名的大美女神燃鳳女是許配給了帝座大人!”

  “帝座大人是誰?”李七夜看了他們,笑著說道。這也不是李七夜故意問的,他的確是不知道帝座是什么人。

  彭壯六小一副昏倒的模樣,像看怪物一樣看著李七夜,彭壯一拍額頭,痛苦地說道:“李兄,不是吧,你連帝座大人都不知道是誰?這是我們幽圣界赫赫有名的三杰!”

  “三杰?什么三杰?”這并非是李七夜裝出來的,他的確不知道什么三杰。

  “禪陽,帝座,天輪回,是我們幽圣界最強大的三個天才,傳說我們幽圣界這一世最有機會承載天命的人就是他們三個了。而且帝座大人出身最為恐怖,他是萬骨皇座的唯一傳人。”彭壯忙是說道。

  “哦,萬骨皇座,這個我倒聽說過,不就是那個一門三帝的傳承嗎?”李七夜明白了,笑著說道。

  “不就是那個一門三帝的傳承嗎?”這樣的話頓時讓彭壯六小要昏倒,他們都覺得李七夜太遲鈍了,彭壯都忍不住大聲說道:“兄弟,這可是一門三帝呀,你知道帝座大人有多強大嗎?傳說連老一輩的圣尊對他都是尊敬得很呀。”

  “這樣呀。”李七夜很平淡地說道,這也不是李七夜托大,一門三帝對于他來說也的確是很平常的事情。

  “神燃國的公主神燃鳳女就是帝座大人的未婚妻,聽說,神燃鳳女許配給帝座大人之后,神燃國的聲望也是水漲船高。”六小中唯一的女弟子說道。

  “剛才坐于船頭的便是神然鳳女的弟弟神燃皇子。”坐在前面的秋容晚雪開口說道:“神燃國乃是巨擘大教,這樣的存在,我們還是避之為好。”

  這也不怪秋容晚雪謹慎,雖然說雪影鬼族是鬼族,但是,他們是屬于小族,跟神燃國這樣的大教完全沒得比,甚至可以說神燃國一根手指頭都能滅掉他們,對于這樣的龐然大物,秋容晚雪當然是遠遠避之。

  “原來是如此呀。”李七夜一副明白的模樣,然后點頭笑了笑。

  “連南遙云都有人來,看來最近這一段時間酆都城是很熱鬧,我們還是小心一點,不要去若是生非。”秋容晚雪叮囑六小說道。

  秋容晚雪謹慎也是有道理的,雪影鬼族在幽疆只不過是微不足道的小族,在大教疆國之間生存,對于他們來說必須是小心翼翼。

  李七夜他們出海十天,到了第十天之后,終于有了收獲了,當一網下去的時候,李七夜也好,秋容晚雪也罷,都沒有收獲,到最后收網的一個弟子也沒有抱什么希望,但是,他把網收上來的時候,竟然一陣奪目的陽光映來,此時,大家一看,在網中竟然網到了一尾手指大小卻全身散發出陽光的小魚,這小魚宛如是火玉雕刻的一樣,全身跳躍著火陷。

  “夜陽魚!”一見到這么小魚,秋容晚雪也不由露出了笑容,她這個艷若桃李的容顏露出歡笑之時,宛如是盛開的牡丹,頗有國色天香的韻味。

  “夜陽魚!”彭壯六小也不由為之興奮,特別是這個弟子,更是興奮得不得了,他是第一個捕獲夜陽魚的人,這怎么不讓他高興呢。

  “終于有收獲了。”彭壯六小都忍不住高興地跳了起來。

  捕到了第一尾的夜陽魚,這鼓舞著彭壯他們,他們都以為接下來應該是大豐收的時候了,但是,接下二天來他們都依然沒有捕捉到夜陽魚。

  秋容晚雪能沉得住氣,而彭壯六小倒不免有些急躁。

夢想島中文    帝霸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