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
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四百零一章新姑爺

夢想島中文    帝霸

  當千鯉河的諸老都有了決定之后,命令門下弟子把李七夜迎接進來。樂文值得您收藏。lwxs520。

  那個蝦妖一接到上邊傳下來的命令,在心里面都不由打了一個哆嗦,竟然真的是有這么一回事,竟然真的是公主的未婚夫,這個蝦妖心里面不由暗暗慶幸,慶幸并沒有得怠慢李七夜。

  “兩位貴客,請隨在下來。”蝦妖來迎接李七夜的時候,就是變得十分客氣了,不敢有絲毫的怠慢。

  李七夜與陸白秋乘著蝦妖的小舟進入了千鯉湖之內,千鯉湖浩瀚,當進入千鯉湖之內的時候,就感覺是進入了汪洋大海。

  最終,蝦妖把李七夜兩人送上了湖內的一個島嶼,這是一個迎接貴賓的島嶼。而在島嶼上迎接李七夜兩人的人可以算得是老熟人了,這個人正是上次來見李七夜的蕭護法。

  “李公子親臨我千鯉河,有失遠迎,有失遠迎。”蕭護法還算是笑臉上迎。

  蕭護法如此笑臉相迎,那已經是很不容易的事情了,事實上,蕭護法心里面對李七夜還是十分不爽的,畢竟李七夜太囂張了,不招蕭護法喜歡,更何況,李七夜作為藍韻竹未婚夫這身份,在千鯉河來說,只怕沒有幾個人會對李七夜抱有好感的,這明顯來挖墻角嘛,誰會樂意。

  不過,千鯉河的掌門寶龜道人有令,把李七夜當作貴兵來招待,這才讓蕭護法不得不聽掌門的命令。

  蕭護法把李七夜兩個引上了島嶼,在島嶼最高處,乃是專門招待貴賓獨院,蕭護法把李七夜與陸白秋安頓在了獨院住下。

  “若是李公子有什么需要。可以吩付這些的下人。”安頓好李七夜之后,蕭護法對李七夜說道:“李公子乃是我們千鯉河的貴客,在這里,除了幾個特別的地方之外,李公子也可以去瀏覽瀏覽。”

  蕭護法盡管在心里面對李七夜不爽,但是還是忍下了自己的脾氣,作為帝統仙門的弟子。作為護法,他也的確是有一定的胸襟。

  “那就多謝貴門的招待了。”李七夜笑了一下,然后問道:“不知道婚約的事情,你們宗門是決定得怎么樣了?”

  蕭護法最不愿意談起這件事情。這件事情在千鯉河內部高層也發生了分歧。當然,多數的長老是反對這一樁婚約,只有少數的長老抱于觀望態度。

  至于千鯉河的掌門對于這一樁婚約也是抱于觀望的態度,正是因為如此,使得這一件事沒辦法立即決斷下來。

  當然,蕭護法是反對這一樁婚約了,藍韻竹是千鯉河的傳人。千鯉河當然不希望她外嫁了,更何況,李七夜這樣的一個無名小輩又怎么能配得上他們千鯉河的傳人呢?

  對于李七夜這樣的話,蕭護法是不答反問,說道:“那李公子又決定得怎么樣呢?若是李公子能退掉這一樁婚約。那對于雙方來說,都是皆大歡喜的事情。”

  “這個嘛。”李七夜笑吟吟地說道:“這個決定權不在于我。而是在于你們,正確地說,在于你們的那個丫頭。要想我作個決定,讓她本人來見我吧。”

  “你——”蕭護法對于李七夜這樣的態度是十分不爽,很少人敢在他們千鯉河之內如此的囂張,但是,偏偏眼前這個小輩就是不把他們千鯉河放在眼中,囂張無比,若不是掌門有令,他都想教訓教訓這個不知道天高地厚的小輩。

  “就那丫頭本人來見我吧,這種兒女之事,你們一群老頭子摻和什么,至于要怎么樣解決,是我們兩個人的事情,你們操啥心呢。”李七夜輕輕擺手說道。

  蕭護法不悅,冷哼一聲,揮袖而去,他心里面是對這個小鬼特別特別的不爽,他實在是很想教訓教訓這個小鬼,但是,他也不敢忤逆掌門的命令,只好把一肚子氣忍下來了。

  當蕭護法走了之后,陸白秋都不由低聲地說道:“公子,這里可是千鯉河之內呀,你這樣不給他們情面,萬一他們翻臉了怎么辦?”

  不知覺之間,陸白秋對于李七夜的稱呼都變了,現在連靜溪國主、蕭護法都稱李七夜為“公子”,陸白秋的稱呼也跟著改變。

  “翻臉?”李七夜瞇了瞇眼睛,笑盈盈地說道:“我怕的不是他們翻臉,反而我是怕他們不翻臉。如果他們翻臉了,我正好理直氣壯地帶走一些東西,他們不翻臉的話,看在千鯉仙帝的情面上,我還真不好意思強搶硬奪。”

  聽到李七夜這樣的話,陸白秋頓時無語,她知道李七夜是強橫霸道,但是,沒有想到是囂張到這樣的地步,竟然還要看在千鯉仙帝情面上,這樣的說法也太離譜了吧。

  千鯉仙帝呀,這可是不可一世的無敵存在,現在這樣的一個存在在李七夜口中說出來竟然是風輕云淡,好像他們是有交情一樣。

  當然,在陸白秋看來,那是不可能的事情,李七夜這樣的年紀,怎么可以與千鯉仙帝有關情呢。

  “難道公了不是為這一樁婚約而來?”陸白秋都不由問道,她還以為李七夜為了與藍韻竹這一樁婚約而來的。

  “為婚約而來?”李七夜笑著說道:“也可以是吧,婚約這樣的事情,只是順手而為,只是一樁婚約,又何需我親自來跑一趟。”

  陸白秋在心里面不由為之苦笑了一下,藍韻竹可是南遙云赫赫有名的天之驕女,天賦無雙,美貌傾國,不知道有多少人高攀都攀不上,連帝統仙站的傳人親自上門求親都被拒之于門外,現在到了李七夜口中,似乎藍韻竹是要求著退她一樣。

  這樣的事情讓陸白秋在心里面是哭笑不得,她都不知道說是他囂張好,還是狂妄好,但是,陸白秋又覺得李七夜不像是狂妄,似乎這樣的事情對于他來說,那只不過是一件風輕云淡的事情而己。

  “公子,這可是千鯉河,你,你,你想帶走一些東西,這,這只怕不妥當吧。”陸白秋都不由特地地壓低聲音,她都怕被別人聽到這話。

  從千鯉河祖地宗土之內搶走東西,這樣的事情還沒有發生過,而且從李七夜口氣聽來,他要搶走的東西那可不是什么普通的東西。想到這樣的事情,陸白秋都不由為之擔心起來,這只怕是可以捅破天的事情。

  “有什么不妥,有些東西,本不屬于他們。”李七夜風輕云淡地笑著說道。

  正確地說,千鯉河的有些東西是屬于他李七夜的,這一次他也正好趁機來看看,如果千鯉河不值得擁有這樣的東西的話,那么他就把當年的東西帶走,那可是絕世無雙的仙物。

  陸白秋在心里面輕輕地嘆息一聲,什么都不再說,她清楚自己還沒有勸說李七夜的份量,現在她只希望李七夜把事情鬧得不可收拾。

  李七夜與陸白秋在千鯉湖住了下來,住下來的第二天,李七夜就帶著陸白秋到處逛逛,雖然有千鯉河的弟子欲為李七夜做導游,但是,卻被李七夜所拒絕了。

  說實在話,對于千鯉湖,千鯉河的弟子都沒有李七夜這樣熟悉,打造這片天地的時候,李七夜可是用了不少的心血,這片天地的秘密,他遠比千鯉河的弟子乃至是長老要知道得更多。

  在這千鯉湖內之內藏有什么樣東西,藏有什么樣的秘密,李七夜都一清二楚。

  千鯉湖有島嶼無數,有島嶼是連成一片,相通往來,也有不少島嶼是于湖面,盡管是如此,不少島嶼被一條條神橋連接起來,這條條的神橋橫架在空中,云里來霧里去的,實在是壯觀無比。

  走在湖內的島嶼之上,沉浸在這水氣撲面而來的天地精氣之中,李七夜不由深深地呼吸了一口氣,熟悉的氣息,熟悉的天地,讓他心里面不由輕輕地嘆息一聲,千鯉湖呀,這里曾經留下了他不可磨滅的足跡。

  曾幾何時,千鯉湖只不過是普通的湖泊而己,在遙遠的時代,又有誰會在意這一個湖泊呢,直到后來,他花費了不少的心血,挖崛了這片天地的秘密,埋下了萬古奇跡,后來千鯉河帝在這里開宗立派,成就了帝統仙門。

  相比起李七夜來,陸白秋才是真正的第一次來千鯉湖,她跟隨著李七夜走在千鯉湖的島嶼之上,被千鯉湖內的許多奇跡景觀所震撼了,這里簡直就是一片圣地仙土,讓人向往神馳,這樣的地方對于修士來說,絕對是一片練修樂土。

  當李七夜與陸白秋行走在千鯉湖的島嶼之上的時候,途中遇到了不少千鯉河的弟子,見到李七夜他們兩個人,不少千鯉河的不少弟子不由低聲議論,指指點點,甚至不少弟子對于李七夜抱著濃濃的敵意。

  世間沒有什么不透風的墻,李七夜作為藍韻竹,這件事在千鯉河已經是悄悄地傳開了,當聽到這樣的消息之后,在千鯉河掀起了不小的風浪。

嗯,昨天

夢想島中文    帝霸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