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
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三百九十章望號角

夢想島中文    帝霸

  這樣的成就,在一個疆國之中,對于一個出身比較平凡的弟子來說,是十分了不得的成就。

  李七夜來到千群島堂口外的時候,詢問陸白秋在不在,而堂口衛兵說道:“陸堂主帶著堂內高手出海參戰了。”

  “參戰?”李七夜不由皺了一下眉頭,千群島乃是面臨著茫茫的大海,雖然海外也有一些妖族或海妖,但是,他們都是深居于汪洋大海,基本上不會對內陸發動戰爭。

  “最近有蝸蟹族發動戰爭。”堂口的衛兵也認識李七夜,就說道:“蝸蟹族最近出現在了千群島外的海域,搶奪我們千群島的海田,最近二三個月我們千群島被他們搶走了大量的海晶石!”

  千群島堂口在千群島包括在這一片海域擁有大量的產業,其中在海底下海田所盛產的海晶石就是千群島堂口的一大業產。

  海晶石是類精璧,雖然不能完全取代精璧,但是,在靜溪國來說,他們很多地方都能用海晶石來代替精璧,海晶石所蘊藏的海洋靈氣也是屬于天地精氣的一個分支。

“陸堂主帶堂內高手已經擊退了好幾次蝸蟹族了,但是,昨天又出現了,陸堂主準備把他們一網打盡。”這位士衛說道  就在這個時候,陸白秋卻回來了,而且帶著不少傷員回來了,不少千群島的高手被抬了回來。

  “陸堂主?”一見到陸白秋都帶傷,守衛堂口的士衛不由大驚,急忙是迎了上去。

  “我沒什么事。先救傷者。”陸白秋干脆利索。吩咐諸多士衛把傷者扶入堂內救助。李七夜看了看他們的傷者,也跟了進去。

  陸白秋一回來,就重新布守防御,派譴弟子救治傷者,做事干脆利索,堅決果斷,有大將之風。

  當陸白秋處理了一切事務之后,才發現李七夜靜靜地坐在大廳之內。她就說道:“李道兄為何而來呢?”

  “沒什么。”李七夜笑了笑。說道:“我打算出海一趟,準備向陸堂主告辭。”

  “出海?”陸白秋不由皺了一下眉頭,陸白秋在李七夜認識的女孩子中,她不算美麗,只能說是中上之姿,但是,一頭短發的她,英姿颯爽,給人清爽的感覺,也是讓人眼前一亮。

  陸白秋輕搖頭說道:“李道兄。現在海外只怕是不平,最近蝸蟹族頻頻騷動。甚至出現在我千群島海域掠奪。李道兄不如待風平浪靜了再走也不遲。”

  事實上,李七夜與陸白秋沒有什么交情,但是,陸白秋念在李七夜同為人族,依然對他還是照顧一二。

  “蝸蟹族?”李七夜說道:“我所知,蝸蟹族在海妖中并不是好戰的一族,而且他們領域意識很強,他們一般不愿意離開自己的祖地,更別說是上岸掠奪他人的東西了。”

  “這就是奇怪的地方。”陸白秋苦笑了一下,搖了搖頭說道:“這一次更古怪,我們本是打算在望號角狙擊他們,不知道為什么,他們突然出現在了我們的背后,他們反而是伏擊了我們。”

  “望號角之內,乃是我們千群島的海域,在這一片海域布下了防御,如果蝸蟹族通過道門把戰士傳送過來的話,我們會立即發現。這一次卻毫無聲息,他們突然之間出現在了我們的背后,反而是伏擊了我們!”陸白秋不由苦笑地說道:“這一次只怕是要向都城匯報,這件事是有些蹊蹺。”

  “望號角?”李七夜不由瞇了一下眼睛,然后笑了起來,說道:“現在蝸蟹族呢?”

  “我們被他們伏擊了,他們掠奪了海田的海晶石就撤退了。”陸白秋說道:“如果李道兄若是沒有其他事,我就暫且告退了。”

  李七夜笑著說道:“我倒有一法子助你擊退蝸蟹族,至于蝸蟹族為什么會突然出現在望號角之內,到時你就明白了。”

  “李道兄有法子?”陸白秋不由看了看李七夜,在她的印象之中,李七夜是很平凡很普通,她并沒有說看不起李七夜的意思,在她看來,李七夜應該是某個門派的普通弟子,這樣的一個外出采藥弟子,一般道行也是有限。

  現在李七夜突然說給自己提出擊退蝸蟹族的法子,這讓陸白秋都不由為之猶豫了一下。

  “蝸蟹族能出現在望號角之內,原因很簡單,你們望號角之內有一條古道。”李七夜笑著說道。

  ”古道,什么古道?”陸白秋不由為之一怔,說道。

  李七夜笑著說道:“在你們望號角的左翼百丈海底之下,有一條海溝,海溝盛生海草,你把海草拉開,就會發現地下有一條古道,雖然古道只有百丈長,卻能通往海外千里之處。如果我沒有猜錯的話,他們一定是從這個地方進來的。你們要擊退他們也不難,伏兵于海溝便可以了。”

  “百丈古道,能通千里海外?”聽到李七夜這樣的話,陸白秋都不由半信半疑,這樣的事情她竟然是一無所知,要知道,這片海域可是他們千群島的地盤。

  “你去看了便知道了。”李七夜見陸白秋不相信,笑了一下,說道。

  陸白秋看著李七夜,忍不住說道:“李兄又是怎么知道這一條古道的?”

  “這個是一個秘密。”李七夜笑吟吟地說道:“如果你不相信,可以帶人去看看。”這樣的古道他又怎么不知道,這樣古道當年就是他開辟的,當年他是欲入海底找另外一個島嶼,所以,在這片海域開辟了不少的古道。

  后來因為沒有找到,有不少古道被毀,也有一些荒廢被留了下來。

  陸白秋依然是將信將疑地看著李七夜,并不是說她不相信李七夜,但是,這樣的事情來得太突然了,換作另外一個人只怕早就懷疑李七夜是敵人派來的間諜了。

  “也罷,我就在你們堂口小住幾天,等你們有了收獲了再來告訴我。”李七夜又怎么看不出陸白秋所想呢,笑了起來說道。

  “既然李兄這樣說,那我們就去試一試。”陸白秋點頭說道:“李兄愿意在我們堂口作客,我們歡迎萬分。”說完,立即安排李七夜的住處。

  陸白秋也沒有為難李七夜,她把李七夜留在堂口,以貴賓的規格招待李七夜。

  而李七夜倒一點都不放在心上,悠閑地在堂口里住了下來,悠閑自在,同時,他也一時半刻不急著出海。

  三天之后,陸白秋興沖沖地回來了,一見到李七夜,她就不由露出笑容,說道:“李兄果真是神通,竟然料事如神,蝸蟹族果真是從那個古道過來的,我們埋伏在海溝之中,一網把他們打盡,這一戰,蝸蟹族如一敗如山倒,只怕他們在短時間之內難于恢復元氣,他們只怕是不敢再來搶奪了。”

  對于這樣的事情,那是在李七夜的意料之中,他只是笑了一下,說道:“恭喜陸堂主,陸堂主此戰必為靜溪國立了大功,說不定能晉升為護法,以陸堂主的前程而言,說不定未來能執掌靜溪國。”

  “李兄過獎了。”陸白秋笑了笑,清爽動人,她笑著搖了搖頭,說道:“我們靜溪國乃是人才輩出,掌執疆國,還輪不到我。”

  靜溪國的大權不是以父傳子,而是能者居子,一直以來,靜溪國的皇位大權都是傳給功勞大、道行高的弟子。

  “既然陸堂主擊退了敵人,我也該告辭了。”李七夜笑著對陸白秋說道。

  李七夜愿助陸白秋一臂之力,無非是報答陸白秋這段日子來的照顧。

  “李兄去海外……”陸白秋不由沉吟了一下,說道:“我們這一戰在海外有點小發現,李兄乃是見識廣博之人,能否去看上一眼,說不定能為我們解惑。”

  “小發現?”李七夜頗為意外,說道。

  陸白秋忙是說道:“我們是活捉了一部分蝸蟹族的強者,從他們口中得知,他們在海外發現了一個古跡,他們掠奪海晶石便是為這個古跡。我是去看了一遍,但是,看不明白其中的玄機。”

  “古跡?”李七夜不由瞇了一眼,摸了一下下巴,笑吟吟地說道:“既然是如此,那去看看又有何妨。”

  陸白秋聽到李七夜這樣的話,頓時不由為之精神一振,立即交待了堂內的事務,然后與李七夜出海。

  陸白秋駕御著飛船橫跨虛空,往海外而去。事實上,蝸蟹族所發現的古跡離千群島的海域并不遠,只有千里之遙而己。

  陸白秋他們御飛船而去,用不了多少時間便趕到了。

  蝸蟹族發現的古跡乃是在海底下,在海底下的一條深海溝之中竟然是有一座如古廟一樣的建筑。

  這座古廟出現在海底,也不知道是有多少年代了,它在海底依然不朽。

  它曾經被無數的海草所淹沒,現在這些包裹著這座古廟的海草已經被清理干凈。

  “這個地方――”看到這座古廟的時候,李七夜不由摸了摸下巴,因為這個地方他來過,在很久以前他就來過這里。

夢想島中文    帝霸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