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中文版 | 簡體中文版
夢想島中文
夢想島中文
首頁 奇幻玄幻 都市言情 仙俠武俠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小說 莽荒紀 不敗戰神
夢想島中文 >> 帶著農場混異界 >> 目錄 >> 第九百七十九章 展躍的怒火!
 

第九百七十九章 展躍的怒火!


更新時間:2012年02月07日  作者:明宇  分類: 玄幻 | 異界大陸 | 帶著農場混異界 | 明宇 
 
帶著農場混異界 第九百七十九章 展躍的怒火!
小說:

,陸修靜說完,就返回身回到峰頂。這時,天色已晚,修靜只好夜宿山頂,于是他將雙腿盤起來,深度入定,休息。

第二天,天漸放亮,一輪紅日從東方升起,此時,陸修靜突然望見在天空中飛來很多的神仙,漸漸的,陸修靜看清了為首的正是他師父。

老人長嘆道:最近李青蓮才明白這是因為什么?這不僅僅是由于從前李青蓮曾修煉過多次的緣故,更不僅是他曾經在天上掌管著地上的環境,這種心境主要來源于他自己曾經用雙腳,或輕或重的撫摸過它們——遠古的精靈。

“年輕人,你見過說的不算數的人嗎?我兒子答應等我,可是他卻不等我,要走了,哪有這樣做的?”

就這樣,陸修靜用他的雙腳走遍了大江南北,幾乎走遍了山山水水,這番云游使他的內心覺得充實,使他更加的明白生命的意義所在。

就這樣,老人家就“癱瘓”在陸姓人家,他們夫fù二人對待老人,可以說是象對待自己的父母一樣好,甚至有過之無不及。而老人好像還不領情,經常故意刁難二人,即使這樣,他們也無怨無悔。

陸修靜見狀,趕緊跪在地上,叩頭不止,只聽那位神仙道:“你現在已經功成圓滿了,現在就走吧!”

當然,一切都看眾生自己的選擇,每一今生命都在選擇著自己的未來。佛法天機已經是徹底泄lou給大家,相不相信,如何去選擇,這是每一今生命的自由。

話說在元朝末期,東北的長白山,在白頭山天池旁有一戶姓陸的人家,他們家里有夫fù二人和一位“癱瘓”在床的老人。此老人并不是他們的父母,而是一次男主人出遠門,在回來的半路上遇到的。

于是陸修靜就想,也許師父有事,這幾天不會來了,自己現在到半山腰等他老人家吧!于是他就向半山腰走去,在路上,陸修靜遇到一位老太太,此老太太長得滿臉是瘡,馱著背,見到修靜就嚷道:當然,歷史上各種的修煉故事,也為宇宙根本最后在人間界的洪揚,奠定了修煉文化的基礎,這就是它們在歷史上的真正作用。

這一下可令他們夫fù吃驚,更是覺得老人的來歷不凡。

此寶瓶可以任意變化,需要什么就會有什么,并囑咐陸修靜要云游四海,特別是要徒步走完四個地方:天山南面的沙漠(塔里木盆地的沙漠),云南的滇池,海南的五指山和山東的蓬萊島。

對了,我可以告訴你們,我現在已經是103歲了,四十歲時就已經在道家修煉的法門中得道,就是功成圓滿了。這么多年來,我就一直想找到一個好徒弟,然后將我本門的修煉功夫傳給他。

當然這一世的生命經歷,也會影響到李青蓮的下一世,影響到他后世的觀念意識,也造就了人世間的修道文化,積累了后世修煉的福德。

走遍天涯,四海為家。返本歸真,無牽無掛。

“走到我lou出廬山真面目的時候了,我本來就沒有任何的毛病,我這么多年來,就是想試驗一下你們二人的心性,現在看來你們二人真的不錯,從今天開始我就教修靜修煉的功夫。

值得一提的是,宇宙中存在佛道兩家的修煉形式,每一種形式,又存在著無數的法門,不同的法門之間,都不能混合在一起修,要專一才行的。

就這樣,陸修靜背起簡單的行裝,帶著寶瓶,還有對于修煉和師父的堅信,踏上了云游的征途,風餐lou宿,可以說是歷盡了艱辛。

陸修靜于是伸出手來,身體已經起空了,隨著師父飛天而去了!這正是:勿論對方怎樣做,善心常在心中留!

好像地球上,特別是神州大陸的山山水水,李青蓮都是特別的熟悉。當從書中,或是親自領略了那山、那水的風光和神韻之后,李青蓮就象在撫摸自己的皮膚一樣,感到無比的親切與可心。

喝了那一點水之后,陸修靜也就不覺得渴了,是修煉的決心,是返本歸真的信念,使他多次從死亡的恐怖中走出。

最后老人說道:“我會在廬山峰頂等你,你盡快上路吧!”

一次小修靜晚上與父母一起睡覺,在臨睡前好奇的問他們夫fù二人道:“天上是不是有很多的漂亮房子和仙女啊!他們是不是可漂亮可漂亮的啊?”

在沙漠,有多少次沒有水了,當陸修靜打開寶瓶的時候,卻發現那里不僅有點水,而且看見里邊有一個廣闊的世界,那世界真是無比的美好和神圣。

這是一種修煉境界的自然流lou;更是一種對于世間一切恩怨和俗事的超越,這種心境決不是在逃避,而是真正的溶于自然的解拖和瀟灑!

“積德行善說無求,萬事悠悠有因由。

舍盡名利,心無所求。持之以恒,腳乘蓮花。

這個陸修靜就是李青蓮的某一世,在這一世的時候,他扮演著一個修道人的角色,當然也依然是副元神在修煉,最后走掉的是副元神。李青蓮的主元神依然在人間界輪回轉世,等待著宇宙根本的洪揚。

等到了家門口,他的媳fù正在院子里洗衣服,一看他背著老人進來了,急忙過來幫忙,然后生火做飯。

說到了這里,大家還不能清醒過來,還固守著歷史上各種修煉的法理和宗教的話,不珍惜這個萬劫難遇的機緣的話,那真的是無話可說了。

出行在外,苦難和危險時時的伴隨著他,由于當時已經是兵荒馬亂的,很多地方都在起義和打仗,修靜有時就被當作是奸細給抓去了,有時真的被砍掉了頭,但當人走后他又神奇般活過來了。

男主人一聽,就知道此人不是常人之輩,不可得罪和冒犯,于是對老人更加好和親切,老人也十分的高興。就這樣不知不覺間,孩子出世了,是個男孩,老人給孩子起名叫陸修靜——一個很有修煉味道的名字。

在這次宇宙正法的時刻,從高層世界來到人間界的眾神,有佛,有道,還有各種的神,不管是來自哪里,通過宇宙根本的修煉,都可以回到自己原來的最高位去,這就是宇宙根本的洪大和威德。

陸修靜的心一動:難道是師父……我知道他老人家會變化,當年變得癱瘓在床,我們都沒有看出來,今天說不定變成了老太太,來點化我的。

這真正開辟了一條人能夠修煉成神的道路,是真正主元神修煉,誰修誰得。而在歷史上各種修煉的法門,包括宗教在內,都是副元神在修煉,主元神只是積累了福德而已,這個對人是非常不公的,人只是起到一種載體的作用。

在當時的陸修靜看來,每一條河,每一座山,都是一今生命,他們都有自己的喜怒和哀樂,他們都是天上的神仙派到地上,為人而用的。所以陸修靜對他們,就象對待朋友和知己一樣,向他們傾訴著自己的修煉體會和一路上的所見所聞……

一次,男主人實在有些忍不住了,就說道:“老人家,我們好像沒有對不住您的地方,可是您為何總是刁難我們二人呢?何況我夫人現在已經有了身孕,過一月就要生產了,您手下和嘴中留點情,行嗎?”

男主人看老人可憐,就將他背回了家,一路上,他心里還在嘀咕:“年輕的媳fù能否愿意呢?又一想救人要緊,我不可能見死不救!我的父親在世時,經常告訴我要多行善事,而且不求回報,這樣才能善終的。”

說出了這個故事,也解開李青蓮的又一個心結,經過這些千百世在人世間的輪回轉世,各種生命的因素都留存很多下來。在今世,各種正面的和負面的因素,都會對此次正法修煉在起著作用。

只有解開這些心結,并在實踐中修掉一切不純凈和不符合新宇宙法理的一切,才能回到新宇宙的高層世界中去,同化宇宙根本的,形成正念正行,這樣才是新宇宙那大威德的神王和法王。

此生此世,對于李青蓮來說,十分喜歡自然和山水,可以說是與生俱來的。而且無論工作多么的忙碌,在內心中,他都是保持著一種十分的清凈與無為的,這種心境在修煉之后,更是如此。

現在,大家總認為古人游山玩水,是一種雅興,其實不是這樣的。在那行走中,是一種對于生命價值的一種從新確立;是一種一今生命回歸自然,回歸宇宙的心境;

晚上,男主人才將事情的原委說出,妻子莞爾一笑:“相公,你也太小看我們fù道人家了,當初我還未出閣,我母親就曾經告訴我要與人為善,并說對待別人好,就是對待自己和子孫好,這樣才能濟子蔭孫,世代才能有好日子過呀!”

你們離你們自己所說的還差了一點,不過,總體說來還算不錯的了。”

就這樣,陸修靜開始修習道家那一法門的東西。在他近二十歲時,老人離開了,在臨走之前,老人送給他一個寶瓶。

時間真的過得很快,轉眼兩三年過去了,陸氏夫人有了身孕,老人還是依舊時而刁難他們。

就這樣,作為天涯行者的陸修靜,用了二十多年的時間,才走完這四個地方。最后他到達了廬山的峰頂,在峰頂陸修靜找不到一個人影,等了兩日一看,還未見到師父。

陸修靜于是回答道:“為人兒女的就應該嚴守承諾,否則又怎樣稱得上‘言而有信’呢?又怎能叫做‘君子’呢?”

當修靜會走路的時候,本來癱瘓在床的老人,有一天突然下到地上,對他們夫fù二人說道:但有一點,我本門的要求,必須是童子之身才能修煉,所以我一直在等,等孩子出世。現在孩子都會走了,而且可以看出,小修靜確實是一個根基很好的孩子,而且心性也如同你們一樣的好,所以如果我再不把一切說出來,那我就太過意不去啦!”

這時修靜進得屋內,雙膝跪倒,說道:“昨日,我在夢中,有一位神仙姐姐告訴我,讓我拜師修煉,我才能回到她們的身邊,我問師父在哪里?她說,東屋里的那位老人就是!現在一切都明了了,就請恩師收下我這個弟子吧!””

你們知道,要找一個德才俱全的弟子,不是很容易的,前些年在遇到陸老弟之前,我遇到一位神仙的點化,于是我就變得象快要不行了的狀態來等你,而且這么多年的觀察,你們真的具備了我本門對于弟子的修煉要求。

平時老人經常哄著小修靜,經常給他講很多故事。

展躍呆呆的坐在自只的房間里,展方就坐在他的對面,展躍跟趙海之間的對話,展方都聽到了,現在展方的臉色也十分的難看,他沒有想到敵人這么快就打上門來了。

轟!展躍面前的桌子一下變得粉碎,展躍也一臉怒容的站在那里,他兩眼血紅的道:“太過份了,實在是太過份了!”

展方看著展躍,輕嘆了口氣道:“是有些過份,趙海先生明明就在現場,卻不伸手幫不下,太過份了。

展躍轉頭看著展方道:“你在說什么,先生過份?先生沒有提前醒告我們嗎?先生沒有為我們安排退路嗎?先生所做的那些事情,不是為了我們好嗎?如果我是先生,我早就不管這些家伙了,先生怎么可能過份,我說的過份,是那些家伙,你看看他們,看看他們,他們真的以為他們在先生的心里是多么的重要,沒有了他,先生就會怎么怎么樣,這些混蛋,翼馬族之所以走到今天這種地步,會死這么多人,都是因為他們!”

“呃!”展方沒有想到展躍會這么說,但是他轉念一想,也真的像展躍說的那樣,趙海早就把一切都安排好了,是他們沒有按趙海按排的那條路走而已。

展躍看著展方道:“議長,你有沒有想過,如果我們在這樣下去,真的把先生給惹怒了,要是先生真的不管我們了,那我們會是什么樣的情況?”

展方一聽展躍這么說,不由得愣了一下,接著臉色一變,他十分的清楚,如果趙海真的不管他們了,不要說那些奧尼爾家族的人,怕是以后他們的日子也不會好過,畢竟翼馬族并不是一個十分強大的種族,以后趙海要是真的不管他們了,如果有一天異神族真的跟他們翻臉了”他們連一點反擊的機會都沒有。

不要說異神族,就算是現在外面的奧尼爾家族人,他們都沒有辦法應付,在這種情況下”他們現在唯一能做的,就是聽趙海的。

趙海的行事手段可能有一點霸道,但是你卻不得不成認,他是真心為他們好的,如果他們到現在還不好歹的話,那就太不像話了。

展躍一看展方的臉色,就知道展方已經明白了他的意思,他看著展方道:“所在”大長老,現在我們要做的,就是幫著先生”讓族長盡快的進入到空間,但是又不能讓他們那么容易進入空間了,我們要讓他們對先生存有感激之心。”

展方有些不解的看著展躍道:“為什么?先生好像是沒有要求族人非得對他怎么樣,他只是想讓族人進入到空間里就可以了。”

展躍冷哼一聲道:“議長,你太天真了,先生可以對雷族好,可以對蠻族好,因為雷族現在剩下的那些人,都是跟飛兒親近的,而飛兒是寧可跟自己的族長對著干,也要把族人帶到空間里去的,所以先生十分的看重他,而蠻族更是舉族遷進了空間了,這是先生最愿意看到的,他自然也會高看蠻族一眼,但是我們翼馬族干了什么?在三族之中,反對先生最激烈的就是我們翼馬族,后來那些家伙又假裝同意先生的話,然后又陽奉陰違”我問你,如果你是先生,你會原諒那些家伙嗎?

我們翼馬族對于先生”有什么更大的用處嗎?先生有什么非救我們不可的理由嗎?”

展方沒有出聲,他知道展躍說的都對,不過他還是想知道,為什么展躍非要讓族人們感激趙海。

展躍吐了口氣,輕聲道:“現在族人已經把先生給激怒了,先生發現的這兩次信息,也是兩次警告,如果族人在惹怒他,我想那就不只是他不幫我們那么簡單了,但是同樣的,先生也是一個十分重感情的人,只要族人對先生有感激之心,他們就會對先生恭恭敬敬的,這樣先生就不會在忍心看著族人受難而不管了,而且議長,你不要忘了我們要去什么地方,我們要去的是先生的空間了,那里一切都是先生說的算了,如果族人到了空間里之后,還對先生不敬的話,先生要滅我們翼馬族一族,怕是只需要轉動一下念頭就可以了。”

展方一聽展躍這么說,臉色才真的變了,他十分的清楚,展躍說的是真了,如果事情真的像展方說的那樣的話,那如果他們的族人不對趙海存有感激之心的話,那他們就算走進了空間,早晚也會被趙海人滅族的。

一想到這里,展方不由得長出了口氣,點了點頭道:“好,那就按你說的辦,你想怎么做?”

展躍冷笑道:“那些人不是以為自己很強嗎?不是以為先生一直在騙他們嗎?那好,就讓他們去好好的感受一下奧尼爾家族那些火炮的滋味吧,也許等到他們知道自己錯了的時候,他們才會明白先生為我們做了多少事情。”聽展躍這么說,展方愣了一下,接著他卻點了點頭,他十分的清楚展躍的意思,看來展躍這一次是真的要好好的收拾一下那些不聽話的家伙了。

展方看著展躍道:“那我們接下來要怎么做?”

展躍微微一笑,道:“讓人換一張桌子,我們就在這里等好了,他們不是很強嗎?我看他們有沒有救到我頭上來的一天,我也跟他們學學,他們會拖,我也會拖。”

展方皺了皺眉頭道:“可是這樣一來,會死很多人的。”

展躍冷哼一聲道:“那也是他們自找的,說實話,現在我已經不把他們當成是我的族人了,當初我幫他們,是因為他們是我的族人,可是后來呢?當我需要他們的地候,他們在干什么?我告訴人吧,只有那樣已經進入空間的族人才是我們的族人,其它的人,不給他們一點教訓,他們永遠也不知道,這個世界到底是誰說的算。

展方嘆了口氣,不在出聲了,他也知道展躍的心里憋著一口氣,說實話,他的心里也憋著一口氣,這一次他的族人做的太過份了。

展躍看了展方一眼,接著他突的沉聲道:“來人,把屋子打掃一下,給我重新搬一張桌子來。”門外馬上就有人應了一聲,看著走進來兩個異馬族的人,他們把屋子收拾了一下,接著拿進來一張新的辦公桌給展躍換上,這才離開了。

這兩個人都是展方的手下,是絕對忠心的人,現在這里展躍也只能信得過他們,也只有這些人肯為展躍工作,這也正是展躍最為生氣的地方。

他的族人現在對展躍進行了封鎖,一般的族人根本就不聽展躍的號令,甚至他們根本就不與展躍接觸,更有甚者,一些族人甚至不給他們生活物質,要不是皇宮這里存在很多的生活物資的話,怕是現在展躍他們連吃飯都成問題。

面對這種情況,就算是展躍的脾氣太好,他也會生氣,明明自己做的事情,是為了他們好,可他們卻用這樣的態度來對待他,展躍怎么可能不生氣呢。

一看都收拾好了,展躍突然對展方道:“議長,我們進空間去,去那里找飛兒他們好好的吃上一頓,這一段時間,我是吃也吃不好,睡也睡不好,天天都被氣得飽飽的,現在好了,我到是看看,接下來一段時間,生氣的會是誰。”

展方也想開了,反正事情已經發展到這種地步了,想別的都沒有用了,只能按他們的計劃小走下去了,所以展方馬上點了點頭道:“好,走吧,不知道飛兒那里還有沒有先生留下來的酒了,要說起來,還是先生留下來的酒夠味。”

展躍一聽他這么說,不由得哈哈大笑,他拿出了令牌,揮了揮手,進入到了空間里,去找飛兒了。

飛兒現在過的真的是無比的輕松,空間這里的環境太好了,那怕是你天天的躺在家里什各也不干,只要到點了到外面找點吃的,也不會餓死,而且這里有空間憑定的犯罪標準,他也變得十分的省心了。

本來他以為進了空間會像在外面一樣,要管理族人就會花費很多的時候,但是真的進入空間飛兒才明白,原來是他想的太多了,空間這里的環境之好,超出了他的想像,也正是因為空間這里的環境十分的好,所以才讓他省了很多的事情,他突然發現,管理一個種族,一下變得輕松了。

雖然飛兒現在嘗不到權力的滋味了,但是對于飛兒來說,他還是想看到族人過上現在這樣的生活的,這樣的生活對于族人來說,真的是太好了。

在空間這里,不怕你有玉望,有玉望是好事,是人就會有玉望,你要過上如帝王一般的生活,可以啊,只要你能拿得出足夠的東西,就可以教堂那里兌換,你可以兌換出任何你想要的東西來,有一些東西,以前集兒他們是連吃都沒有聽說過。

而現在飛兒的生活也十分的簡單,他每天可以修練,可以去采集一些食物,或是研究一些魔法陣或是魔法藥劑之類的東西,每天都過得輕松無比,但是又十分的充實,對于這樣的生活,他十分的滿意。

唯一讓飛兒有些擔心的就是展躍那里,展躍那里的情況,飛兒多少也知道一些,而這正是飛兒擔心的地方。

飛兒自認為趙海足夠了解了,趙海可以為讓雷族進入空間,眼看著雷族快要被滅族,他也不會插一下手,面對翼馬族這些動作,趙海會有什么樣的反應呢?飛兒真的是很替展躍擔心。。,帶著農場混異界 第九百七十九章 展躍的怒火!

推薦小說: 官途 | 三界獨尊 | 帶著農場混異界 | 大道獨行 | 無盡丹田 | 武道至尊 | 官榜 | 我家果園成了異界垃圾場 | 崛起之華夏 | 武神 | 醫道官途 | 重生之資源大亨 | 唐磚 | 重生之溫婉 | 帝尊 | 全能奇才 | 修真四萬年 | 大鑒定師 | 移動藏經閣 | 斗破蒼穹 
上一章  |  帶著農場混異界目錄  |  下一章
新書推薦:
 我捧紅了半個娛樂圈 | 平行時空的巨星 | 漁糧安天下 | 我并不想當英雄啊 | 回到村里開直播 | 大佬親自教我撒野 | 我就是不按套路出牌 | 劍仙三千萬 | 圖摹萬界 | 此人殺心太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