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中文版 | 簡體中文版
夢想島中文
夢想島中文
首頁 奇幻玄幻 都市言情 仙俠武俠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小說 莽荒紀 不敗戰神
夢想島中文 >> 帶著農場混異界 >> 目錄 >> 第六百五十二章 浮屠帝國
 

第六百五十二章 浮屠帝國


更新時間:2011年11月02日  作者:明宇  分類: 玄幻 | 異界大陸 | 帶著農場混異界 | 明宇 
 
帶著農場混異界 第六百五十二章 浮屠帝國
第六百五十二章浮屠帝國

女王愣愣的看著趙海,她十分的清楚這消息魚的變化是代表著什么,那不只是一條魚變異那么簡單,那就等一進整個消息魚都進化了,變得更加的高級了,更加的好了。

而消息魚是一種體形不大,不起眼的魔獸的,但是這卻是一種有著特殘能力的魔獸,這種魔獸的想要讓他進化,比普通魔獸不知道要難上多少。

而海族人說白了,他們雖然也被稱之為人,但是他們的身體與人卻是有很多的不同,美人魚族之所以這么認真的研究海洋中的魔獸和種族,為的就是能找到一種方法,讓美人魚族或海里的種族變得更加的完美。

這個看起來好像是十分簡單的事情,但走到了做的時候,卻發現那是多么的難,每一種魔獸都有自己的獨特之處,而海族人中第一個種族也都有自己的獨特的之處,想要把這些優點起來,談何容易。

不只是讓這些優點起來不容易,就算是把每種魔獸本身的優點進行提升都不是容易的事情,就像是那些魔獸一樣,有的時候他們認為找到一種可以讓魔獸快速提升的方法,最后的結果卻是以失敗而告終,就算是成功了,也會有各種備樣的問題,可以說都是不成功的。

美人魚族那里知道,想要對一個物種進行改良,這里面會涉及到基因學和其它的更加高深的學科,他們只想用這種方法就讓一個物種得到進化,那幾乎是不可能的。

而空間卻是把這些物種都數據化了,所以提升起來也十分的容易,就像是玩游戲一樣,你可以得到一個秘籍之后,幾分鐘就學會里面的武功,但是現實中那卻是不可能的。

當在了,女王并不知道空間的這個特點,但是當趙海拿出消息魚的時候,她卻是真的震驚了。

比利和獸王他們對于海族并不了解,他們以為這消息魚在海族里就是這個樣子的,所以他們雖然感到奇怪,但是卻卻沒有像女王這樣的震驚。

而女王卻從這條消息魚中想到了很多的事情,他想到了趙海那些與眾不同的不死生物,雖然趙海已經讓不死生物的實力降低了很多,但是看在女王他們的眼中,還是感到十分的新奇,這樣大規模的召喚不死生物,還有這樣的戰斗力,這讓她本身就對趙海充滿了好奇。

而趙海在一拿出這條消息魚,女王就更加的吃驚了,在加上她對大陸上的事情還是有一些了解的,她知道趙海手里有很多的好東西,好像是所有普通的東西到了他的手里之后都變會得不在普通的,在一看到這各消息魚,女王相信,趙海一定是找到了一種可以改良生物的方法。

趙海有些不解的看著女王,他不明白女王為什么這么吃驚的看著他,難道只是因為一條消息魚嗎?在大陸上各種各樣的變異魔獸不是有很多嗎?這有什么好吃驚的?

趙海看著女王道:“陛下,有什么問題嗎?”

女王深深的看了趙海一眼,沒有在說什么,只是把消息魚遞給了一旁的洛萊手里,轉頭對趙海道:“沒有問題了,先生什么時候行動,通知我就行了。”

趙海點了點頭道:“如此趙海就謝謝陛下了,我先告辭了,明天我就準備回到大陸上去進行這件事情,請陛下等我的消息。”

女王點了點頭道:“好的,請先生放心,這是關系到我們所有種族的大事,我們海族一定會金力配合的。

趙海站了起來,對女王行了一禮,轉身離開了,趙海一走,洛萊馬上對女王道:“陛下,我們不是一直在找一種方法讓我們美人魚族更強嗎?趙海先生可以讓消息魚變得這么厲害,說不定可以幫到我們,剛剛陛下為什么不跟趙海先生說這件事情呢?”

女王嘆了口氣道:“現在還不是說的時候,這一段時間趙海先生一直在為海族的事情忙碌,而我們卻沒有幫到先生一點的忙,雖然我們硯在是盟友,共同對付神族,但是我敢肯定,這種方法一定是先生最大的秘密,如果這個時候我們跟先生說了這件事情,好像就是要拿這件事情來威脅先生一樣,這樣的事情我們不能做,等到以后有機會在說吧。”

洛萊點了點頭,女王嘆了口氣道:“我們美人魚族可是以說大陸上比較完美的種族了,我們可以在海里生活,也可以在陸地上生活,只要時不時的泡泡水就可以了,我們生下來就可以控水,使用各種水系魔法,我們的近戰能力也很難,不比一般的戰士差,但是誰又能知道,與其它的各族相比,我們美人魚族進入神界的人卻是最少的,這也許正是對我們美人魚族的處罰吧。”

洛萊也嘆了口氣,她也不知道要說什么好,美人魚一族確實是得天獨厚,生命悠長,實力強悍,只是族里那么多人,一般也就走到九級就到頭了,想成為神級高手幾乎是不可能的,歷代的美人魚族長,都在為這件事情而苦惱,同時了在尋找著解決辦法,但是卻一直沒有威功。

而趙海拿出了那條進化后的消息魚,確實是讓女王看到了希望,但是也正如女王所說的,他們一直沒有幫到趙海什么,要是跟趙海說這件事情,可能會讓趙海誤會她們拿這件事情來壓他,那就不好了。

趙海這時正在空間里聽著女王和洛萊的話,他還真的沒有想到,他拿出一條消息魚竟在就讓女王和洛萊想到了這么多,怪不得剛剛女王用那樣的眼神看著他。

不過讓美人魚族的人成為神級強者也并不是什么難事,現在空間已經升到六十五級了,農場里可以種出所有讓人成為神級強者的草藥,只要時機成熟,趙海就會拿出這些藥來的,畢章他們要面對的敵人是神族人,只有自己手里的神級強者多了,他們才能真正的與神族的魔族對抗。

趙海深吸了口氣,把屏幕轉到了浮屠帝國的皇宮,他想看看浮屠帝國那里有什么樣的反應。

浮屠帝國的國王也不是傻瓜,他們十分的清楚,光明教會控制了碧波王朝,龍族控制里昂帝國,他們將會面臨什么樣的局面,也許他們可以成為對付這光明教會和龍族的關鍵。

前幾天趙海就注意著浮屏帝國的反應,浮屏帝國當然不是笨蛋,他們的反應也在趙海的意料之中,他們派出使節團去羅森帝國,要與羅森帝國建立同盟關系,這樣就算是圣龍王朝想對付他們,也得好好的想想了。

浮屠帝國這樣的擔心是完全有道理的,浮屏帝國以前是陸軍比碧波王朝強,海軍卻不如碧波王朝,而他們與里昂帝國之間,又隔著阿克拉亞山,里昂帝國不可能派出大軍穿過阿克拉亞山來攻擊他們,所以浮屠帝國一直十分的安全。

但是現在情況變了,龍族控制了里昂帝國,成立了圣龍王朝,而阿克拉亞山里的魔獸幾乎都是龍族的手下,自然是不可能攻擊他們,到時候龍族要是派出大軍來對付浮屠帝國,完全可以從阿克拉亞山穿過來,到時候浮屠帝國可就真的是防不勝防了。

正是因為發現了這一點,所以浮屠帝國才會在第一時間就派出使節要與羅森帝國結盟,羅森帝國是大陸第一強國,他們應該不怕龍族,所以他們想與羅森帝國結盟,讓龍族投鼠忌器,不敢亂來。

在往羅森帝國派了使節的同時,浮屏帝國也進入到了戰備狀態,而趙海那里源源不斷的運來的魔獸,也給了浮屠帝國一戰的勇氣。

但是勇氣是一回事,信心卻是另一回事,龍族無敵的名聲在那里擺著昵,這給浮屠帝國帶來了很大的壓力,這些天浮屠帝國的國王和那些大貴族部十分的忙,都在想辦法怎么應對眼睛的局面,但是商量來商量卻,卻依然沒有什么太好的辦法。

颶風家族自然也知道這件事情,朱諾也馬上就與比利聯系了,他也想知道趙海要怎么處理這件事情,趙海也沒有瞞他,馬他要滅掉龍族的事情跟朱諾說了,同時也給朱諾送去了一各消息魚。

可以說現在趙海在等的就是精靈族那里的消息,不管精靈族想不想參與這件事情,只要他那里有了消息,趙海就馬上可以絕定下一步的行動了,如果精靈族同意與他們一起對付神族,那趙海馬上就去精靈森林那里,把他們的神器修復,然后在商量一下結盟的事情,同時也要讓他們在獸皮卷上簽字。

如果精靈族不同意對付神族,那趙海自然也就不在用管精靈族那里的反應了,先把龍族收拾了在說,如果以后精靈族想要倒像神族的話,那趙海是不會跟他們客氣的。

看了一眼浮屠帝國那里的情況,浮屠帝國那里到是沒有什么特別的反應,跟前幾天一樣,他們還在想辦法要怎么面對這種情況。

浮屠帝國是不可能倒像光明教會的,碧波王朝和里昂帝國的下場在那擺著呢,在這個時候,他們怎么可能倒像光明教會呢,光明教會可是一只吃人不吐骨頭的魔獸,要是倒向了他們,早晚得被他們連皮帶骨的給香了,所以浮屠帝國現在能做的就是保護好自己,絕對不能像光明教會和龍族做出任何的讓步。

第六百五十三章前往精靈族

只要精靈族那里有消息,趙海就會馬上動手,他是不會把這件事情告訴羅森帝國的國王,也就是他的岳父的,沒有辦法,一個國王要是想保住什么秘密真的是太難了,以前光明教會那么風光,誰知道他們是不是在羅森帝國的王宮里安排了什么暗間,要是他們真的安排了暗間的話,那趙海把他行動的記計告訴國王,光明教會就會馬上知道,到那時趙海的所有計劃就金都暴露了。

趙海雖然不急不緩的往大陸上走著,但是卻還走進刻的注意著大陸上的情況,能過他空間,通過卡爾奇家族,克魯克家族的情報渠道,趙海對于大陸上的情況還是十分了解的。

羅森帝國的反應在趙海的意料之中,雖然羅森帝國威認了圣龍王朝的地位,但是同樣的,他們也已經進入到了戰備裝備,隨時對付龍族。

而阿克蘇帝國的反應到是在趙海的意料之外,在趙海想來,阿克蘇帝國以前雖然因為光明教會與獸人族的事情被連累了,但是現在有龍族加入到了光明教會之中,光明教會的實力大增,在這個時候,阿克蘇帝國應該利用以前的關系,像光明教會靠攏才對,但是讓趙海意外的是,他們并沒有,不但沒有,他們甚至在第一時間就與羅森帝國結威了同盟。

這有些出乎了趙海的意料,趙海甚至懷疑他們可能是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不過觀察了阿克蘇帝國幾天,趙海卻發現自己錯了,阿克蘇帝國這一次是真心要對付光明教會的。

上一次光明教會做的事情,已經引起了阿克蘇帝國的反感,就算是現在光明教會把其它四國都征服了,阿克蘇帝國也不會在與光明教會合作了,這不只是阿克功帝國國王博里奇的意思,也是阿克蘇帝國所有貴族,所以平民的意思。

這樣的結果雖然出乎趙海的意料,卻也讓趙海十分的高興,阿克蘇帝國這樣的反應,對于趙海來說絕對是好事,敵人的敵人就是朋友,阿克蘇帝國雖然以前做的事情不太地道,但是只要他們對付光明教會,對付龍族,那對于趙海來說,他們就是朋友。

就在趙海從人魚島那里出來后的第二天,比利那里終于有消息了,消息只有一個,精靈女王要見趙海。

趙海對于這樣的答復,其實并不是很滿意,精靈族女王只說要見他,但走到底是不是結盟卻沒有說,不過趙海還不得不去見精靈女王,這也是一個機會,一個把精靈族拉攏過來的機會。

趙海直接通過空間出現在了矮人族的山洞里,外面的那些矮人對于趙海的突然出現已經是見怪不怪了,馬上就有人跑去通知比利。

比利也知道趙海一定會馬上過來,一看趙海來了,馬上請趙海坐下后對趙海道:“我把光明教會的行動跟精靈族說了,精靈族那里終于有答復了,請你去見見精靈女王,看來她們還是有些猶豫。”

趙海冷哼道:“我就不明白了,他們還在猶豫什么,現在神族的槍已經快要頂到我們的鼻子尖了,她們還在猶豫,我真的是奇了怪了,這樣的一個種族,怎么可能生存到現在?”

比利對趙海的報怨也是理解的,說實話,他對精靈族這樣的做法了十分的不理解,不過比利并沒有報怨,而是勸趙海道:“算了,精靈族太平太多年了,已經沒有了血性,不過他們的血然魔法確實是有獨道的地方,而且精靈族的箭術和劍術,都是十分出乎的,特別是在叢林中做戰,幾乎沒有種族可以在叢林里戰勝精靈族。

趙海點了點頭,他到是相信這一點,要是精靈族沒有一些手段的話,怕是早就被人族給抓過來當成奴隸了,要知道精靈奴隸在人族中可是最受歡迎的奴隸,只不過這些年來,已經沒有人在能抓到精靈族的奴隸了。

比利看著趙海道:“精靈族之所以不愿意見你,可能也是因為你是黑魔法師的原因,精靈族不喜歡黑魔法師,這是大陸上都知道的,而你偏偏又是以黑魔法出名的,所以他們不喜歡見你,也是可以理解的。“

趙海無耐的苦笑了一下,精靈族崇尚自然,尊重生命,而黑魔法師的亡靈召喚,在精靈族看來,就是對生命最大的褻瀆,他們能喜歡趙海才能怪事。

而且精靈族還走出了名的固執,她們的固執比矮人族還要出名,矮人族的固執有的時候也是可以變通的,不然的話矮人族也不會與人族做生意,比利更是與朱諾是好朋友。

精靈族卻完完全全就是一根筋,他們就是認準了一條道跑道黑的主,而且不管是對自己還是對別人,都十份的嚴苛,也正是因為這樣的性格,所以她們那里出產的東西,幾乎件件都是藝術品,所哼哼暇疵的東西,他們都已經消毀了。

正是因為這樣,所以趙海才會苦笑,面對這樣的一個種族,趙海真的是不知道要說什么好了,這種種族的人好像都是偏執狂,跟他們說不通的。

比利看了趙海一眼,嘆了口氣道:“不管怎么說,現在精靈族終于是要見你了,你也不要想太多了,在這里先休息一下,明天我陪你去精靈族,精靈族雖然不喜歡黑魔法師,但是在這個時候,我想她們也不會太過份。”趙海冷哼一聲道:“如果他們不同意跟我們結盟,那我也不會在管他們了,以后就算是神族把他們滅了族,跟我們也沒有關系,只要他們不跟光明教會合作,我應當會動他們。”

比利知道趙海走動了真怒,說實話,比利也很生氣,現在都已經是什么時候了,光明教會的龍族不會突然之間有這么大的動靜的,他們一下弄出這么大的動靜,一定是因為神族那里有了什么指示,也可能就是他們認為時機成熟了,在這個時候每個點時間都是十分寶貴的,精靈族還在那里磨磨足曾蹭,溫溫吞香的,這種情況下,趙海還征求他們的意見已經是很給他們面子了。

比利也沒有在說什么,給趙海安排了一個房間,讓趙海好好的休息,趙海一進了房間馬上就回到了空間里,靜靜的坐在客廳的沙發上。

勞拉她們一看趙海的樣子就知道趙海的心情不好,說實話,她們的心情也不好,勞拉給趙海煮了一杯可亞,放到了趙海面前的茶幾上,這才輕聲對趙海道:“海哥,別生氣了,明天看著精靈族的那些人怎么說。”

趙海慢慢的睜開了眼睛,他嘆了口氣道:

“我真的懷疑,精靈族的那些人腦袋里在想什么,如此簡單的一件事情,她們竟然拖了這么長時間,如果不是龍族手光明教會突然有了行動,他們可能還會拖,他們到底在想什么?“

勞拉苦笑道:“精靈族算起來比獸人族和矮人族還要封閉,跟海族差不多,海族還知道在大陸上建立一個商隊,了解大陸上的情況而,而精靈族幾乎跟大陸上的人沒有任何的接觸,她們只是有時從矮人族這里換一些東西過去,跟其它的種族完全的沒有接觸,這樣的種族,整個大陸上也只此一份了。”

莉姬嘆了口氣道:“也怪不得精靈族會這樣,精靈族跟美人魚族不一樣,美人魚族還可以變成人的樣子,在大陸上偷偷的做生意,而精靈族卻不能,在加上精靈族不管是男是女,只要出現在大陸上,幾乎就沒有好的,全都被人抓去當了奴隸,在這種情況下,精靈族要是在與人族有接觸那就怪了。”

趙海也是心情沉重的嘆了口氣,他也知道這件事情怪不得精靈族,任何~個種族要遇到這種事情的時候,可能都會做出跟精靈族一樣的反應,歸根結底,還是因為人的貪心惹的禍。

在空間里休息了一會兒,比利就找趙海去吃飯,趙海不得不從空間里出來,這一段時間趙海真的感覺很累,不只是身體累,心更累。

這一夜在矮人族那里趙海休息的到是十分的好,第二天一早,比利就帶著趙海和十名矮人族戰士往精靈森林出發了。

從矮人族到精靈族的跑程并不算近,而且中間還橫著一個阿克拉亞山,不過矮人族也有自己的辦法,他們經過無數看看帳努力,終于讓矮人做山里的地下河與阿克拉亞山里的一條地下河相通了,他們可以通過這條河,直接的穿過阿克拉亞山,到達精靈森林的外圍。

這可是一個十分浩大的工程,雖然他們利用了地下河,但是地下河并不是萬能的,他不可能直接把你送到精靈森林的外圍,矮人族也是用了兩百多年的時候,打通了與精靈族之間的這條地下通道。

為了與精靈族的聯系更加的方便,這條通道里面前是由地下暗河組成,所以要去精靈族得坐船去,就算是坐船十分的快,也需要大概五天的時間才能到精靈森林的外圍。

而矮人族為了方便,還在河道的邊上建立了幾個休息點,那幾個休息點其實就是幾個山洞,在山洞里矮人族還留了一些糧食和酒,就是為了方便與精靈族聯系用的。

第六百五十四章清音鳥

矮人族的船都不大,趙海又是跟比利坐在一起的,自然也就沒有機會在進空間,所以天天只能在船上坐上,跟著比利閑聊。

一連五天,說實話,真的是拒無聊的,還好這船雖然不大,但是也可以讓人躺下了,趙海也在這五天的時間里好好的睡了個飽。

五天很快就過去了,小船終于停在了一個碼頭,比利領著趙海從碼頭上下來,往外走去,外面是一個很大的山洞,趙海他們從山洞里出來,卻發現他們已經是在一看森林里了,而剛剛的那個山洞就是在森林里的一座小山腳下。

趙海從山洞里了出來,就被山洞外面的景色給迷住了,太漂亮了,這山洞的外面真的是太漂亮了。

這是一片雨林,到處都可以看到郁郁蔥蔥的大樹,大村的下面長著灌木,還有各種各樣趙海叫不上來名字的他植物,最主要的是,這里保始的十分的原始,幾乎沒有人為破壞過的痕跡,一到這里,你就好像走到了一個植物王國,太漂亮了。

正在這時,突然村林里傳來了一陣響動,趙海一愣,轉頭一眼,卻是一只小魔獸從樹林里跑了出來,這只小魔獸的樣子看起上去像是一只小猴子,但是個頭實在是小的很,不過那樣子卻真是的很可愛,一直白色的絨毛,兩只圓圓的耳朵,長長的尾尾,一雙晶亮的眼睛,看得就感覺那好像不是真的,而是一個特意做出來的絨毛玩具一樣。

那只小猴子也在好奇的打量著趙海他們,一點害怕是樣子都沒有,趙海看著那只小猴子是越看越愛,隱不住一翻手拿出了一個蘋果,像那個小猴子丟去。

那個小猴子一驚,嗖的一下跳到了旁邊的村上,沖著趙海呲了呲牙,不過趙海沒有動,只是笑呵呵的看著那只小猴子,那個小猴子露出了不解的樣子,不過看到地上那個紅紅的蘋果,卻是有些好奇,一看趙海他們還是沒有動,就慢慢的從樹上跳了下來,跑到了那個蘋果旁邊,抱起了那個蘋果聞了聞,接著臉上興奮的叫了一起,接著一。咬了下去,幾口就把一個蘋果吃下了肚子。

接著這只小猴子轉頭看了趙海一眼,吱吱的叫了兩聲,看那樣子好像是還想要,趙海微微一笑,又毛了一個蘋果過去,那個小猴子又幾下就把那個蘋果吃下去了,不過他好像也吃飯了,沖著趙海扮了個鬼臉,一轉身就爬上到了旁邊的村上,趴在一個較大的樹枝上,看起來好像是要睡覺。

趙海一看那小猴子的樣子,不由得哈哈大笑,這小東西太可愛了,比利他們一直站在趙海的身邊,他們也一臉笑容的看著那只小猴子,一看到最后那小猴子竟然跑到樹上去不理趙海了,比利他們也轟笑了起來,正在這時,突然樹林里黑影一閃,趙海一愣,馬上就戒備了起來,趙海剛一戒備,一條綠色的身影一下就出現在了趙海的面前。

趙海一愣,不過卻沒有動手,因為他發現,這條綠色的身影是一個人,一個穿著一身綠色的袍服,一頭金發的人。

這人長的十分的英俊,那張臉俊俏的讓女人看了都會妒忌,一頭金色的長發,隨意的披在身后,用一根綠色的草繩隨意的扎著,他的手里卻拿著一張豎琴,最讓趙海注意的是他的耳朵,他的耳朵比人的耳朵在大上一些,而且看起來尖尖的,但是卻并不防礙他的俊俏。

不過這人現在正一臉嚴肅的看著趙海他們,趙海知道這是一個精靈族,不過他并沒有說話,他知道這個時候應該讓比利出面。

比利也明白這個道理,所以他馬上上前一步,對那個精靈族人一躬身道:“尊敬的豎琴射手你好,我們矮人族族長比利,特意來拜訪精靈女王的。

那個精靈族人對比利一躬身道:“見過比利族長,族長請,女王正在等您。”說完他轉頭看著趙海。

趙海也沒有在意,對那個精靈族人一躬身道:“尊敬的豎琴射手你好,我是布達家族的家主,來拜見女王陛下的。”

趙海知道,這豎琴射手是精靈族中一個特有的職業,他們的武器就是手里的豎琴,那豎琴可并不只是擺著好看的,這豎琴的弦也不知道精靈族是用什么東西制威的,十分的堅韌,彈性十足,不但可以彈奏出美妙的音樂,還可以射出奪命的箭矢。

最主要的是,精靈族可以通過一種特別的魔法陣,把自己身上的魔法力,加持到箭矢上,讓他們的箭矢更有殺傷力,所以精靈射手在大陸上十分的出名。

而在精靈族中,并不是所有的射手都可以使用豎琴來當武器的,所以使用豎琴來做為武器的精靈射手,都是精靈族中最強大的戰士。

豎琴射手的豎琴也不只是為了美觀和彈奏音樂,他們手里的豎琴還有別一個功能,那就是連珠射。

連珠射是精靈族中一種十分特別的射擊方式,這種射擊方式射出去的并不是普通的箭矢,而是一顆顆的圓形石珠,這些石珠上都匯有魔法陣,保要注入魔力,就可以發生暴炸或是產生其它的一些魔法較果,殺傷力十分的巨大。聽說這種連殊射的方式十分的奇特,精靈族可以把豎琴固定在地上,然后雙手的手指縫里夾著石珠,如同彈琴一樣的在豎琴上扶過,接著一顆顆的石珠就像是雨點一樣的從豎琴上被射出去,而這些石珠的殺傷力也是十分的巨大。

以前精靈族與人族大戰的時候,這種豎琴射手就是人族的惡夢,要是十個豎琴射手聚在一起,同時使用連珠射的話,可以在瞬間擊殺一只干人隊。

而趙海一聽到連珠射手的事情,就馬上想到了一樣東西,那就是機槍,還是使用爆炸彈頭的機槍。

那個豎琴射手看著趙海,也對趙海一躬身道:“歡迎趙海家主的到來,陛下正在等你,請。”說完轉身引著趙海他們往樹林里走去。

趙海現在到是相信沒有人可以在樹林里戰勝精靈族這句話了,他們真的是太可怕了,就算是村林里的那些動物,在村林里活動的時候也會有聲音的,而精靈族在樹林里活動的時候卻是一點的聲音都沒有,感覺他們好像是已經溶入到了樹林里,這太可怕了。

幾人隨著精靈族人在樹林里走了一段跑,那個精靈族人突然停了下來,接著用手輕輕的彈了彈豎琴,豎琴馬上就發出了悠揚的琴聲,隨著他的琴聲,從村頂上傳來了一聲歡快的叫聲,就在趙海了們發愣的時候,幾個黑影從樹上落了下來。

趙海他們定睛一看,卻是幾只大鳥,這幾只大鳥看起來好像是鶴,但是又他們的爪子看上去卻又像是鷹的爪子,是一種趙海沒有見過的魔獸,不過每個只的身形都十分的高大,一個人坐在上在絕對沒有問題。

那個豎琴射后轉頭看著趙海他們道:“比利族長,趙海家主,請上清音鳥,我們這里離生命村城還有很遠。”

說完他當先的跨坐到清音島的背上,趙海她們一看他都上去了,自然也沒有在客氣,也都跨坐到了清音鳥的背上,接著豎琴射手輕彈了幾下豎琴,清音鳥馬上就歡叫了一聲,拍打了幾下翅膀,往天上飛去。

趙海有過騎血鷹的經歷,所以并沒有感覺到什么,反到是比利他們,他們可沒有在天上飛的感覺,所以一個個都有些臉色發白。

那個豎琴射手指揮著清音鳥往樹林里飛去,而趙海卻坐在清音鳥的背上研究著這種清音鳥,這種鳥的嘴很尖,比一般鳥的嘴要長,但是沒有鶴嘴那么長,爪子看起來像是鷹爪,第一只都有近兩米高,翅膀每個只都有近五米長,而且他們背上馱著一個人,好像是沒有什么感覺一聲,看來這種鳥的力氣很大。

最主要的是這種鳥的叫聲,這種鳥的叫聲十分的清脆,而且好像還帶著音節一樣,十分的動聽,清音鳥的名字可能就是這么來了。

不過讓趙海感到奇怪的是,他以前從來沒有聽說過清音鳥的名字,就連大陸上歷史上都沒有記載過,這是什么回事?

要說以前精靈族跟人族還進行過幾次的大戰,如果那個時候精靈族有精音鳥出現的話,人族的歷史上應該會有記載才對啊,就算是光明教會改動了歷史,不會連這個也改了吧?難道這種清音鳥是精靈族最近才發現并且馴服的?

還真的讓趙海給猜對了,這種清音鳥還真的是精靈族最近發近才馴服的,這種清音島以前十分的稀少,而且他們的警惕性十分的高,精靈族就算是對動的有一種親和力,這種鳥也不會與精靈族接觸,而且那時的清音鳥也沒有現在這么大。

不過就在三百多年前,有一次一只清音鳥落到了精靈族的神村生命之樹上,在村上結了一個窩,生了一窩蛋,孵出了一窩小鳥,這窩小鳥很大就長大了,而且他們長的還不是一般的大,第一只都有兩米多高,比普通的清音鳥高上不少,最主要的是,這一窩清音鳥不在怕精靈族,他們還十分的喜歡與精靈族接觸,慢慢的,這種鳥就成了精靈族的坐騎了。

第六百五十五章精靈女王

研究了一會清音鳥,發現研究不出來什么,趙海也就放棄了,而是轉看著精靈森林的景色。

漂亮,太漂亮了,如果在村林里看,你會感覺那是一個神奇的世界,但是在森林上面看,你就會感覺到震撼,太震撼了。

放眼望去,一片的綠色,這綠色與草原上的綠色不一樣,草原上的綠色,你一眼望上去,感覺就是平的,好像是鋪在地上的地毯,而這里的綠色,給你自勺感覺好像走到了一個綠色的世界,這里有各種各樣的村,什么形狀都有,村葉也是什么形狀都有,如果說草原上的綠色像是平靜的大海的話,那這里的綠色就像是正在發怒的大海,激起各種各樣綠色的浪花。

雖然這浪花是靜止的,但是這種美卻是讓人震撼的,一點也不比面對海浪的時候差,趙海很快就被眼前的景色給迷住了。

比利他們在最一開始的不適過去后,也被眼前的景色給吸引了,一個人張著嘴,不時的發出驚嘆之聲。

突然一棵巨在的樹出現在了直海的視線里,這棵樹是趙海見過的最大的村,雖然在猿頭島那里趙海也見一棵巨在的面包村,但是與這棵樹相比,那棵村就是一棵小村苗。

趙海見地的唯一能與這棵樹相比的植物就只有彩兒了,彩兒在花城那里的場面才能跟這棵樹相比,太震撼了。

趙海他們都呆呆的看著這棵村,突然一排黑點從這顆樹林飛了出來,這排黑點很快就出現在了趙海他們的面前,正是一群騎著清音島的精靈族人。

這些精靈族人都穿著綠色的長袍,這種長袍十分的漂亮,看起來十分的飄逸,也不知道是用什么材料制成的。

而領頭的卻是一個精靈族女人,跟在這個女人身后的那些精靈族人,他們手里拿著的也是豎琴,看樣子他們都是豎琴射后,而那個女人手里拿著的卻是一村魔法杖,看樣子她是一個魔法師。

領著趙海他們的那個豎琴射手,在清音鳥上對那個精靈族女人一躬身道:“大人,比利族長和趙海先生到了。“

那個精靈女人點了點頭,轉頭看了比利和趙海一眼,對兩人微微一躬身道:“蓋拉德莉爾見過比利族長,見過趙海家主。”

趙海和比利連忙還禮,他們可不敢對他們這些精靈族有什么高傲的表現,精靈族人高傲走出了名的,要是趙海他們表現的太過于失禮的話,那精靈族人可能會當場就翻臉的,在這個時候,沒有必要得罪精靈族人。

趙海也知道,雖然精靈族的人的腦袋有點一根筋,但是她們的戰斗力還是不容乎視的,能得到這個一個盟友,對于他們以后的計劃絕對是好事。

蓋拉對兩人點了點頭道:“兩位請,陛下正在著你們。”說完一轉坐騎,往那顆樹飛去。

說實話,從趙海見到精靈族開始,這些精靈族人對趙海的態度還是有些出乎趙海的意料的,精靈族的人已經知道他是一個黑魔法師了,還能對他表現的這么禮貌,這已經出乎趙海的意料了。

很快的趙海他們就進入到了那顆樹林,那真是一棵樹,一棵奇大無比的樹,趙海可以看到,很多的精靈族人正在村上忙碌著,不過跟這棵樹比起來,那些精靈族人就像是一只只的小螞蟻一樣的不起眼。

很快的在精靈族人的指揮之下,那些清音鳥部落到了樹上一根樹枝上,這根樹枝的直徑足有幾十米粗,但是這絕對不是這棵樹最精的一根樹枝。

趙海他們從清音鳥的背上下來之后,蓋拉走到他們的身邊,對他們道:“幾位請跟我來。”說完用手虛引,趙海他們連忙跟著她的身后,沿著村枝走了過去。

一邊往前走趙海一邊四下的打量著,這棵村真的是太大了,也不知道有多高,趙海只知道,在清音鳥的背上,都沒有看到這棵村的村頂,這棵樹的村頂好像已經桶破了天一樣。

而顆樹的村桿也多粗,趙海也沒有辦法計算了,反正趙海是看出來了,這顆村的樹干絕對不會比黃金島小上多少,整個精靈族的人幾乎都生活在這棵村上。

蓋拉領著趙海他們進了樹干,這個樹干里面看起來好像是矮人族的山洞一樣,里面秘秘麻麻的都是樹洞,每一個村洞里面部住著一戶精靈族人。村干的中間是空的,從上到下一直都是空間的,往下看不到有多深,往上也看不到頂,那是一個十分巨在的空間,趙海還看到有一些精靈族人騎著清音鳥在那個空間里飛來飛去。

蓋拉帶著趙海他們進了一個村洞,一進這個村洞里面就是一個很在的客氣,足有五十多平米,在這個客廳的四周,還有兩排樹洞,蓋拉對比利和趙海道:“比利族長,趙海家主,兩位請在這里稍坐休息,我去回稟女王。”

趙海和比利同時對蓋拉一禮道:“有勞了。”蓋拉還禮后,這才離開了。

等蓋拉一出去,趙海和比利這才打量著這個客廳,客廳里所的椅子和茶幾這些應用的東西,都是用藤條編成的,每一個的做工都十分的精細,就像是藝術器一樣,看來精靈族對于藝術的追求已經溶入到了他們的生活中了。

比利看了一眼,也不管那此,一屁股坐到椅子上,長出了口氣道:“這是我這輩子第一次在天上飛,你還別說,感覺挺不錯的。”

趙海笑著道:“我以前就騎著鷹,到是沒有什么感覺,只是感覺這種清音鳥的叫聲非常的好聽。”

比利笑著道:“我到是把這件事情給忘了,你手里可是有一種可以馱人飛行的幻獸的,怎么樣?什么時候送我們一些?”

趙海笑著道:“這當然不成問題,你想要多少都有,不過騎這幻獸也是要經過訓練的,不然的話就只能送個信,根本就不能用來戰斗。”

比利笑著道:“那就不錯了,回去給我弄點你說的幻獸來吧,這樣子們矮人族的聯系就更加的方便了。”

趙海點了點頭,看著比利道:“族長,你說精靈女王會用什么樣的態度來對我?我現在還真的有些擔心。”

比利愣了一下,接著安慰趙海道:“別擔心,沒事的,我們這一次辦的事情可是關系到整個大陸的,我想精靈女王還是分得出輕重的。”

趙海嘆了口氣道:“但愿吧,如果精靈族跟我們結盟,那我們不管是面對神族還是面對麾獸就都不用怕了,那就等于是大陸上所有的種族都聯合起來了,到時候我就可以拿著獸皮卷去找浮屠國王,去找我岳父,去找博里奇,只要他們也同意對付神族,那我們就有什么好怕的了。“

比利沉聲道:“放心吧,我們一定可以戰勝所有的敵人,不管是神族還是魔族,任何想要奴隸我們的種族,我們都會將他們消滅。”

趙海沉聲道:“我也相信我們可以戰勝他們,我只是希望精靈族也可以跟我們站在一起,不然要是神族的大軍真的來了,我們不能結成聯盟同進同退的話,那精靈族就危險了。”

比利點了點頭,轉頭對趙海道:“這一次不管是不是成功,我們回去都得去對付龍族了,龍族太威險了,而且他們所在的位置也太過于奇怪了,把大陸幾乎是一分兩半了,在這種情況下,要是神族的大軍突然的來了,對我們來說,太不利了。”

趙海點了點頭道:“這一次我也知道,所以我才會想第一個消滅龍族,回去之后,馬上就對龍族動手,不能在等了,遲則生變。”

兩人正說著,幾個精靈族的女人從外面走了進來,她們手里拿著水果和木制的水壺,幾個精靈族的女人把水果擺到了小幾上,把水壺也放到了小幾上,其中一個對比利和趙海道:

“請兩位嘗嘗,這是我們精靈族里特產的水果和果酒。”

趙海和比利自然是不會客氣,道了聲謝后,都嘗了嘗那水果和果酒,還別說,精靈族出產的這些水果味道還真的是很不錯,而那果酒的味道也很好,帶著多種果的香味,喝起來十分的香醇。

兩人一人喝了一杯酒,蓋拉就從外面進來了,一進來蓋拉就對兩人行了一禮道:“比利族長,趙海家主,陛下有請。”兩人連忙站了起來跟著蓋拉往外走去。

在這棵巨樹里繞來繞去,也不知道走了多長時間,他們這才從一個村洞里出來,到了外面一看,他們已經是在一根比較粗的樹枝上了,這根樹枝十分的粗大,在加上一些小枝,組成了一個不下萬平米的平臺,而在這個平臺上,卻被人有樹枝建起了一座宮殿。

這個宮殿并不是很大,通體都是由樹枝建成,而建宮殿的那些樹枝還是活的,上面還帶著綠油油的葉子。

這個宮殿這里根本就沒有什么護衛,宮殿的大門開前,可以看到里面有一些精靈在進進出出,蓋拉帶著兩人進了宮殿的大門,趙海不由得往地下看了一眼,這個宮殿的地下金是由村葉組成的,而且看得出來,經過了十分細心的修剪,那些樹葉組成了各種各樣的圖案,十分的漂亮。

兩人跟著蓋拉到了里面的一間大殿,在殿的上面寫著“女神殿”三個字,這個大殿看來是用精靈族的神靈,生命女神來命名的。

三人進了大殿,趙海和比利就是一愣,這個大殿里并不是只有精靈女王一個人,在大殿里放著很多把椅子,每個椅子上都坐著一個精靈,整個大殿看起來滿滿的,人數不下于百人。

在大殿的最里面放著三把椅子,最中間的一把椅子比兩邊的椅子要高上一些,上面坐著一個精靈族女人,這個女人看起來年紀并不大,一身的貴氣,手里拿著一根法杖,身著綠袍,頭上帶著一個像藤蔓編威的皇冠,看來她就是精靈族女王了,在她在左手邊坐著一個身穿綠袍的精靈族女人,這個女人的年幻看起來不小了,臉上已經有了皺紋,但是兩眼精光閃閃,一臉的嚴肅,一看就是一個不太好相處的人。

在女王的右手邊坐著一個精靈族男人,這個男人長的十分英俊,就算是在俊田遍地的精靈族,他也算得上是其中的佼佼者了,他的身材聽長,十分的勻稱,上唇留著整齊的小胡子,這不但沒有讓他看起來輕浮,反到時更顯示出他男性的魅力,這個男人的左手邊放著一把刻,右手邊放著一張豎琴,竟是一個琴刻雙絕的精靈族大武士。

精靈族的人一般都是學魔法,學劍,或是學琴三樣中選一樣來學,幾乎沒有魔武雙修的人,但是卻有一些劍琴雙又修的人,但是這樣的人也并不多,因為如果你學兩樣的話,可能是因此分心,遠沒有學一樣威力大,但是在精靈族中,也有一些從小就被認定為天材的人,他們都是要琴刻雙學的,這些人一但學威,就會被稱之為大武士!在精靈族中,大武士的人數是十分少的。

蓋拉帶著趙海兩人走到了女前面前五米左右的地方停了下來,接著她對女王一躬身道:

“報陛下,大長老,親王殿下,比利族長,趙海家主到!”

這也是精靈族的一個特點,他們并不是女王一個人說的算,他們還有長老會與親王殿,這個長老會就是一些精靈族中的長老組成的,其中大部分都是女人,而女王手下也有自己的一批臣子,這其中就有男有女了,而親王殿一般都是由女王的丈夫繞領,不過親王殿里面的人多是以男人為主,他們也有一定的權力,精靈族里平常的事情,都是由女人來處理,長老會和親王殿都歸女王統領,但是一但有什么關系到整個精靈族的大事發生,那就得長老會,女王,親王殿三家投票進行絕定了。

趙海和比利連忙上前一步,對女王,大長老和親王一躬身道:”趙海(比利),見過女王陛下,見過大長老,見過親王殿下。”女王點了點頭道:“歡迎比利族長和趙海先生來到我們精靈族,我代表精靈一族歡迎兩位的到來,兩位請坐。”女王的聲音十分的好聽,好像點有一絲磁性,雖然聲不大,但是每一字,每個句卻讓人聽得清給楚楚。

兩人道過謝后,坐到了給他們專門準備的椅子上。()

第六百五十六章怒

趙海坐下后,就感覺背后有無數的目光射來,其中還有一些有很大的敵意,甚至還有一些是帶著厭惡的。

趙海十分的清楚這些人為什么會用這樣的眼神看著他,因為他是一個人族,還是一個黑魔法師,這兩個身份不管是那一個,都足以讓這些精靈族的人用這樣的眼神看他了。

人族不用說了,精靈族恨人族可能還在神族之上,畢竟神族與精靈族的仇恨,已經過去太長時了,就算是精靈族的生命比人族要長,也不可能有人活過萬年,更不可能記得發生在幾萬年前的事情。

而與人族的仇恨卻剛剛過去不久,甚至千年之內的事情,而精靈族有一些壽的人,是完會可以活到一千歲的,所以他們對于人族的仇恨一直是記在心里的。

在加上趙海還是一個黑魔法師,黑魔法師絕對是精靈族最為討厭的一個職業,精靈族的人尊重生命,熱愛和平,雖然說他們在藝術的追求上顯得十分的偏執,但是他們對于生命的熱情,對于和平的追求,就跟他們在藝術上的追求差不多,都已經快要成為一種病態的偏執了。

而黑魔法師所使用的亡靈召喚魔法,在精靈族的眼中,正是對生命最大的不尊重,人都死了,你還要擺弄他們的尸體,那就就是對生命最大的不尊重的,正是因為這樣,所以那些精靈族的人,會用那樣的眼神看著趙海,也就完全在趙海的意料之中。

兩人坐下后,女王看著比利和趙海道:

“比利族長,趙海家主,我想知道的是,比利族長說的事情是不是真的?趙海家族,有用什么來證明你說的是真的?”

趙海無耐的看著女王,他沒有想到,到現在為止精靈族的人竟然還是不相信他,不過他也早就有所準備,手一伸,拿出了那張有矮人族,獸人族,海族簽名的獸皮卷,接著站了起來,對精靈女王道:“陛下請看看這個就知道了。”

精靈女王點了點頭,擺了擺手,馬上就有一個精靈走了過來,接過了趙海手里的獸皮卷,然后拿給了女王。

女王打開了獸皮卷,仔細的看著上面的內容,最后他注意到了比利他們的簽名,精靈女王的臉上不由得露出了一絲驚容。

矮人族,獸人族和海族,這是大陸上另幾大異族,之前他們與精靈族也是有過接觸的,但是自從光明教會開始挑撥人族與異族的關系開始,精靈族與這幾個種族的接觸就越來越少了,一直到矮人族挖通過地道,精靈族才與矮人族有了接觸。

雖然有很長時間沒有接觸了,但是關于這幾個種族的獨持標記精靈女王還是認識的,這些標記其它的根本就假冒不了,在加上比利就坐在那里,很明顯這些標記是真的。

女王看完了獸皮卷上的內容,把獸皮卷遞給了大長老,這才轉頭看著趙海道:“看來先生說的是真的,那先生之前說,龍族和光明教會已經動手了,他們還占領了里昂帝國和碧波王朝也是真的了?,

趙海點了點頭,他沒有多說廢話,他實在不明白,為什么女王會不相信他,他已經足艮比利表現的如此有誠意了,可是女王還是在懷疑他,這讓趙海很無耐。

大長老這時也看完了獸皮卷上的內容,她又讓人把獸皮卷給親王送了過去,而女王這時卻看著趙海道:“那先生有什么計劃嗎?”

趙海點了點頭道:“是的,這一次龍族突然行動,我認為并不是一個偶然,這很有可能是神族要來進攻的一個信號,所以我等從精靈森林離開,我馬上就要去對付龍族,必須把龍族從大陸上除去,不然的等到神族真的來了,那我們就更加的危險了。”

精靈女王看著趙海,她的眼中光芒人煉,這讓本就漂亮非凡,貴氣十足的精靈女王更顯得美艷動人了,她沉聲對趙海道:“先生有把握對付龍族?”

趙海看著精靈女王的樣子就知道她在想什么,龍族在大陸上一直是無敵的代名詞,現在趙海突然說要對付龍族,也難怪精靈女王會是這樣的表情。

趙海并沒有客氣,而是直接點了點頭道:

“哼,龍族現在控制了里昂帝國,里昂帝國處在大陸的最中間,他把整個大陸一分為二,如果我們不能對付龍族的話,只要神族的人來了,他們就可以以里昂帝國為基地,先與碧波王朝前后夾擊,一舉滅了浮屠帝國,然后在揮軍北上,直接對付羅森帝國和阿克蘇帝國,那情況就更加的不妙了,最主要的是,里昂帝國還把矮人族跟獸人族還有精靈族分隔開了,在這種情況下,我們一定要消滅龍族,讓人族控制的地區與矮人族,精靈族,獸人族都連在一起,這樣我們才能與神族一戰。”

精靈女王點了點頭,這時親王也看完了獸皮鄭,他把獸皮卷交給了一個精靈,讓那些精靈把獸皮卷還給趙海了。

親王看著趙海道:“那不知道先生要我們精靈族做什么?”

趙海搖了搖頭道:“不必做什么,現在神族還沒有來,我只是想讓精靈族知道這件事情,如果神族一但來了,我希望精靈族能與我們一起并肩做戰,對抗神族。“

大長老突然道:“那你拿什么來保證我們精靈族的安全?我們怎么才能放心的與你們并肩做戰,而不被你們抓去當奴隸?,

趙海早就想過這個問題,他沉聲道:“我只要精靈族與我們結盟,我趙海絕對可以保證精靈族的安全?我也有這個實力。”

大長老冷哼一聲道“難道你就想憑著一句話就讓我們精靈族與你們威為盟友?你太天真了吧?”

趙海怒了,自從他讓比利與精靈族溝通開始,精靈族就一是地拖拖拉拉,現在終于肯見他了,他也拿出了足夠的誠意,可是對方竟然還是如此的不信任他,這讓趙海十分的生氣,他看了精靈女王,親王和大長老一眼,冷聲道:“我來這里是希望與精靈族結盟的,我希望精靈族能夠知道,如果神族真的攻來了,那并不只是我們人族和矮人族,獸人族和海族的事情,這同樣也關系到精靈族,我是來與你們結盟的,并不是想要求你們施舍的,如果你們不與我們結盟,那對精靈族有什么好處?合則力強,分則力弱,我并沒要要精靈族做什么事情,只要在神族來的時候,你們與我們共同做戰就可以了,如果神族真的攻來了,還會有人族來抓精靈族做奴隸嗎一他們還會有這樣的心情嗎?”

比利也有些生氣了,精靈族不知道,但是比利卻是十分的清楚,這些天趙海都做了什么,為了聯合各各種族,趙海不停的在各各種族之間來回的奔波,不說別的,就當是這一份辛苦,就是值得尊敬的,而精靈族現在對趙海這種完全不信任的態度,卻已經徹底的激努了這位愛憎分明的矮人族長。

比利乎的一下站了起來,他怒視精靈女王,和大長老道:“你們是什么意思?不信任趙海嗎?我之前跟你們說過了,趙海除了是人族之外,他還是我們矮人一族的外籍長老,獸人族的外籍親王,而且還幫了海族一個大忙,這樣的身份難道還不值得你們精靈族信任嗎?

你們在看不起我們嗎?”

矮人族的脾氣直,他們的眼中揉不得半天沙子,趙海現在已經被比利視為是矮人族了,在這種情況下,比利怎么可能容忍精靈族如此的不信任趙海,這簡單就跟精靈族人不信任他們矮人族一樣。

精靈女王皺了皺眉頭,她也認為大長老的話有些不妥,事實上精靈族與于矮人族送來的那些事情早就進行了多次的研究,女王早就想與趙海他們結盟了,但是沒有辦法,大長老一直十分激烈的反對這件事情,所以才會拖到現在。

剛剛大長老的話,已經激怒了趙海和比利,這一點精靈女王也看出來了,他到是相信趙海和比利的話,就算是她對人族有懷疑,也不可能對矮人族有懷疑,精靈族與矮人族接觸的時候最長,他們十分的清楚矮人族是什么樣的脾氣,矮人族是不會幫著人族來對付異族的,這一點她可以肯定。

這時大長老卻又在一次的冷哼道:“我憑什么信任一個人族?就算他是矮人族的外籍長老,獸人族的外籍親王又怎么樣,他還是一個人族,在說了,這些年要不是我們精靈族與人們矮人族交易,你們矮人族能過上現在的生活,可笑!”

一聽到大長老這話,比利的臉一下就黑了,他看著大長老,冷聲道:“原來在精靈族竟然成了我們矮人族的救世主,哈哈哈,這是我聽說過的最可笑的笑話,我們矮人族與你們精靈族做交易的時候,交易是什么東西?不過就是你們做出來的藝術品而已,那些東西能幫到我們矮人族什么?我們矮人族的鐵器金大陸都出名,光靠著鐵器,我們矮人族也可以不愁吃穿,而你們精靈族卻是靠著那些藝術品,從我們矮人族那里換來了你們需要的生活物資,我到是要請問大長老,在沒有與我們矮人族交易之前,你們精靈族過的是什么樣的日子?與我們矮人族交易之后,你們精靈族過的又是什么樣的日子?“()

第六百五十八章叛徒

大長老一聽趙海這么說卻是一愣,她們雖然有自己的族內史,但是他們的族內史上只記錄了人族是如何打壓他們的,并沒有記錄入族為什么打壓他們,所以對于人族為什么會打壓他們,還把精靈抓去當奴隸,精靈族一直把這歸咎于人族的貪婪,現在一聽趙海這么說”人才發現,事情并不是像他們想像的那么簡單。

大長老看著趙海道:“難道你知道是誰做的?”

趙海點了點頭道:“不錯,我知道,人族不像精靈族,矮人族,你們族內十分的和平,所以經過這么多年,你們依然有完整的歷史保存一下來,人族有野心家,人族的內部并不團結,甚至經過了多次的大戰,歷史也沒有完整的保存下來,是經過了多次修訂的,而最近修訂歷史的組織只有一個,就是光明教會。”

趙海這話一出口,不只是那些精靈族,就連比利也吃了一驚,他們都盯盯的看著趙海,想讓趙海接下說下去。

趙海看了眾人一眼,接著道:“光明教會早就存在,只不過之前他們一直十分的低調,只有最近幾百年才慢慢的強大起來,之前光明教會一直是以求人為已任,在多次的戰爭中,光明教會的牧師都會出現在戰場上,求助受傷的士兵,求助平民,這讓光明教會在大陸上有口皆碑,后來慢慢的,那些戰勝國也把修訂大陸歷史的重任交給了光明教會,而正是從光明教會開始修訂大陸歷史開始,人族才開始打壓異族,這一切的跟源,都是因為光明教會串改了人族的歷史,他們把異族描寫成了下等的民族,所以人族才不在愿意與異族接觸了。”

所有人都吃驚的看著趙海,他們沒有想到這里面竟然還有這么多的事情,而這一且竟然全都是因為光明教會。

趙海接著道:“在光明教會修訂的史書中,矮人族,獸人族,海族,都是一些下等民等,他們身上金都是毛病,就沒有一點好的地方,好像是任何人與他們接觸,也都會變成下等人一樣,這樣一來人族自然不在喜歡與他們接觸了,而光明教會在史書中卻把精靈族描寫的十分美,只是美,他們只定精靈族是如何如何的美,卻不寫其它的東西,而且在史書中還常有某個人族,抓了一個精靈族做奴隸,最后卻通過這種方法,得到了精靈一樣的壽命,在這種情況下,人族自然開始大量的抓捕精靈做為奴隸,而大長老你,竟然相信光明教會的話,也不愿意相信我的話,哈哈哈,這真是世界上最可笑的笑話。

一聽趙海這么說,那些精靈看著大長老的眼神都變了,大長老更是臉色鐵青的道:“這只是你的一面之辭,誰知道你說的是不是真的。”

趙海冷冷的看著大長老道:“那不知道大長老要怎么才能相信我?對了,我剛剛到是忘了問了,我想比利族長在給你們的信中已經跟你們說了,我幫他們修了的族里的神器,我也可以幫你們修好族里的神器,而矮人族神器的器靈大人,已經把他們為什么要與神族做戰的事情說了,這不只是因為神族要奴隸你們,而是因為你們精靈一族的神,在神界與光明教會所信仰的神是對立的,他們是敵人,光明教會就是想用這種族法來統治方丹陸,讓方丹大陸上所有的種族只能信仰光明神,不在信仰你們本族的神,讓你們本族的神失去力量,失去后援,最后只能被他們滅殺,而我的大長老大人,你竟然要投靠光明教會信仰的神,背叛自己的神靈,我不知道大長老你是何居心。”

大長老一聽趙海這么說,臉已經完全的黑了,她在也坐不住了,乎的一下站了起來,看著趙海道:“胡說,你胡說,任什么你說你能修好神器就能修好神器?你胡說!“

趙海看著大長老,冷哼一聲道:“能不能修好神器,我根本就騙不了人,只要你們把精靈族的神器交給我,自然就知道我是不是要吧修好了。”

大長老尖叫道:“我們憑什么把神器交給你,誰知道你會不會把我族的神器給偷走。”

趙海看著大長老的樣子,更加的肯定大長老一定是光明教會派來的臥底了,不然的話她不會是這樣的反應,他已經把話說到這種份上了,如果他不是光明教會的臥底,那她是不會還如此堅持的。

趙海不由得冷笑著道:“大長老,說句不好聽的,我要是真的來搶你們精靈族的神器,你們也攔不住我,我犯不著用這樣的方法。“

正在這時果,半天沒有說話的親王卻冷哼一聲道:“一派胡言,敢說要搶我精靈族的神器,你去死吧?”說完一刻往趙海刺去。

沒有人想到蓋伊會突然動手,女王一看蓋伊動手,馬上道:“蓋伊,住手!“但是已經晚了,蓋伊這一刻已經刺向了趙海。

要知道蓋可是琴劍雙絕的大武士,他們的實力十分的強悍,而蓋伊又是一個天才,雖然年紀不大,但是已經是八級頂峰的實力了,在加上精靈族的劍法就是以快為主,而蓋伊這一劍,幾乎偷襲也沒有什么區別,他離趙海又不遠,幾手是話音州落,他的刻就已經到了趙海的咽喉處。

比利臉色狂變,他雖然離趙海很近,但是因為沒有武器,現在已經沒有辦法阻止蓋伊了,就算是這樣,比利還是怒吼了一聲,一拳往蓋伊的頭上打去,想讓蓋伊因為躲他的拳頭,能放棄對趙海的這一刻。

但是顯然比利還是低估了蓋伊的實力,蓋伊的刻真的很快,他并沒有在意比利的拳頭,因為他有把握在比利打到他之前,殺了趙海,在躲過比利的拳頭。

不過蓋伊也同樣的低估了趙海,他們刻已經刺到了趙海的咽喉,趙海卻沒有躲,而是一臉輕蔑的看著蓋伊,蓋伊一看趙海的限神就覺得不好,但是他的刻式已經用老,現在想變招也不可能了,蓋伊索性心一橫,這刻加速往趙海刺去。

趙海根本就沒有動,蓋伊這刻一下就刺到了他的咽喉上,蓋伊的臉上一喜,他以為趙海死定了,但是他卻沒有感覺到刻刺進咽喉的那種感覺,卻聽到了叮的一聲,他的刻竟然被擋住了。

蓋伊一愣,他卻發現趙海的咽喉那里已經變成了水晶一樣的顏色,就在他發愣的時候,趙海的手已經抓在了蓋伊的刻上,他的手也同樣的變成了水晶一樣,之水晶一樣的手一抓到蓋伊的刻,就用力的一擰,。上咔幾聲傳來,蓋伊手里的刻已經變成麻花了。

蓋伊大驚,馬上松開了手里的刻,腳尖一點地,身形往后急退,躲過了比利的拳頭,又回到了他的椅子旁邊,一伸手就抓起了他的豎琴。

但是就在這時,趙海的身形一動,已經出現在了蓋伊的旁邊,一把抓住了蓋伊的脖子,單手把蓋伊提了起來,他冷冷的看著蓋伊道:

“你想殺我?就因為我說了實話你就想殺我?“

蓋伊咽喉被趙海掐住,呼吸困難,臉已經被憋得通紅了,他卻一臉恐懼的看著趙海,他真的沒有想到,趙海的實力竟然這么強,而且他只知道趙海是一個魔法師,卻不知道趙海還是一個武士,而且還是如此強大的武士。

這時大長老和女王也反應了過來,大長老一聲怒喝,手里的法杖一揮就要對趙海動手,趙海卻是冷哼一聲,身上突的冒出強大的氣勢,雖然趙海并沒有動用自己神級的實力,他把自己的實力控制在了九級,但是就算是如此,大長老也有些吃不消,她這才發現,趙海竟然是一個九級強者。

趙海冷冷的看了大長老一眼道:“大長老,怕不是光明教會派人來與你接觸過那么簡單吧,你根本就是光明教會的人。”

大長老雖然臉若死灰,卻還是掙扎著道:

“你胡說,不要以為你是九級強者,你就可以胡說八道,不要以為我們精靈族沒有,我們精靈族也是有九級強者的。”

趙海卻是微微一笑道:“精靈族的朋友,你已經注意這里這么長時間了,為何不出來一見。”

趙海的話音剛落,一聲蒼老的嘆息聲傳來道:“我精靈族不幸,竟讓先生看笑話了,不瞞先生說,我也是最近才發現她竟然是光明教會的人,先生請放心,她給光明教會傳出去的信,都已經被我扣下了,我只是想知道她們到底還有什么樣的行動,沒有想到,她竟然真的連自己的種族都背叛了,唉,我精靈族之大不幸啊。”

隨著這個聲音,一今年老的精靈族從大殿外面走了進來,這個精靈族一出現,大殿里所有的精靈族人都站了起來,對這位老精靈一躬身道:“見過太上長老。,小

老人點了點頭,沖著趙海一躬身道:“請先生放了他們吧,我們會給先生一個滿意的答復。”

趙海松開了蓋伊,轉頭對老人一躬身道:

“太上長老客氣了,精靈族內部的事情在下不會插手,這人是精靈族的人,自然是要交給精靈族處理,今天精靈族有大事,結盟的事情,我們明天在說,不知可好?”

那老人對趙海一躬身道:“如此謝過先生了,先生請。”趙海跟比利對老人一躬身,轉身走了。

第六百五十九章太上長老

看著趙海和比利離開了大殿,老人這才轉頭看著大長老和蓋伊,輕嘆了口氣道:“自從第一次收到比利族長關于神族的信后,我就一直注意著生命樹城,我不希望這件事情被光明教會知道,好對于對付神族十分的不利,所以那一段時間,所以進入城信件我都會截下來進行檢查。”

一聽到太上長老這么說,大長老的臉色不由得更加的蒼白了,蓋伊的臉色也十分的難看,他們當然知道這是為什么,因為他們在那一段時間,給光明教會送過信。

太上長老看著大長老和蓋伊道:“雖然我自己一直認為這么做實在是沒有什么意義,但是因為族內史上對于神族的記載太可怕了,我還是這么做了,但是我萬萬沒有想到,我竟然在那些信里發現了一封給光明教會的暗信,雖在那信里用了暗語,但我還是看出來了,我真的沒有想到,我們精靈族內部竟然出現了叛徒。”

說到這里太上長老,冷冷的看著大長老,沉聲道:“是什么讓你們背叛整個種族,背叛自己的信仰?說說吧。”

大長老看著太上長老的樣子,眼中閃動著恐懼的光芒,不過很快這種光芒被瘋狂所代替,她狂喝道:“神的意志無所不在,你們這些人都應該臣服在神的光芒之下,能在神的繞治之下生存,是你們的榮幸,神是無所不能的,神是無比強大的,神會帶領著我們走像光明。”

太上長老看著大長老的樣子,臉色一沉,手一揮,一道光芒從太上長老的手上射進了大長老的體內,大長老慘叫了一聲,萎頓在地。

太上長老又轉頭看蓋伊,手一揮,蓋伊也慘叫了一聲,萎頓在地,太上長老這才轉頭對女王道:“把他們兩個關起來,我已經廢了他們兩個的修為。女王應了一聲,馬上讓人把大長老和蓋伊給拖了下去。

這時大廳里的人卻都有些緊張的看著太上長老,太上長老看著眾人沉聲道:“我們精靈族的族內史是有兩部分的,一部分就是大家都可以看到的那部分族內史,還有一部分是只有九級強者可以看到的,那部族內史里記載了當初大陸上各大種族與神族大戰的情況,我們精靈族當時就是主力,獸人族與矮人族也是主力,海族的王族美人魚族也參戰了,人族的九級強者也參站了,不過其中有很多人族的九級強者成為了神族的手下,而且龍族也是神族一伙的,當時的一場大戰十分的慘烈,最后憑著我們精靈族,獸人族和矮人族的神器,才把神族的強者擊傷,讓他不得不返回了神界,而在那一戰中,我們三族的神器也都受了重傷,其中獸人族的獸神槍受傷最重,矮人族的神器也傷的不輕,只有我精靈族的精靈弓受傷最輕,不過也只能在矮時間內顯現出器靈來,器靈大人把神界的事情告訴我精靈族的祖先后,就陷入到了沉睡中。”

大廳里的精靈都靜靜的聽著太上長老的話,他們這些人還真的不知道,族內竟然還有另一部族內史。

太上長老看了眾人一眼道:“就像趙海先生說的那樣,在神界里光明教會所信仰的神,與我們異族的神是敵對的關系,他們派人下來對付我們,就是要控制整個方舟大陸,奴隸大陸上的所有種族,把我們都圈養起來,等到我們的實力夠了,他們就會把我們弄到神界去,然加入他們的隊伍,去與他們的敵人撕殺,簡單的說,神族就是想把方丹大陸這里變成他們的一個戰奴訓練營,正是因為這樣,所以我們大陸上的所有種族才會起來反抗神族,趙海先生做的沒有錯,我們精靈族一定要跟他結盟,共同對付神族。”

在大殿里的精靈在也沒有人敢反對,都齊齊的應了一聲,太上長老這才轉頭看著精靈女王道:“這些年你做的很好,明天跟趙海先生結盟的事情,就由你來談吧,先生以九級強者的身份,來跟你談結盟的事情,是看得起我們,不要在有什么事情發生了,還有,今天晚上把精靈弓給先生送過去,如果先生真的可以修復神器的話,那對我們來說絕對是好事,我懷疑我們內部還有人投靠了光明教會,只要神器修復好,我們就可以找出那些人。。”一邊說太上長老一邊看著大殿里的人,好像是要在這些人中找到叛徒一樣。

大殿里的那些精靈都感到后背發涼,就算是他們沒有背叛精靈族,但是被太上長老這么看著,也不好受。

精靈女王卻馬上應了一聲,太上長老這才點了點頭,轉身離開了,等太上長老一離開,女王看了下面的那么精靈一眼道:“好了,大家都回去了,管好自己的手下,現在是非常時期,在神器沒有修好之前,任何人不得離開生命樹城,有發現敢離開者,一律以叛族罪論處。”眾精靈都應了一聲,轉身離開了。

女王一看從人離開了,她馬上有些虛弱的坐到了自己的椅子上,她的心里并不好受,不管怎么說,今天抓起來的兩個人,一個是她的丈夫,另一個是她的婆婆。

這時蓋拉德莉爾走了進來,看著女王道:

“媽媽,這到底是怎么回事?為什么奶奶和爸爸被抓起來了?”

女王看著自己的女兒,嘆了口氣,把今天發生的事情告訴了蓋拉,蓋拉一聽女王說完,一臉不敢相信的看著女王道:“媽媽,你說的是真的?這怎么可能?為什么爸爸要背叛精靈族?為什么奶奶要投靠光明教會小”

女王搖了搖頭道:“我也不知道,我跟你的父親生活了這么多年,都不知道他竟然是光明教會的人,你的奶奶在精靈族中生活了一輩子也沒有人知道,是光明教會的人,這一次要不是趙海先生告訴了我們關于神族的事情,可能我們永遠也不會知道。”

蓋拉一臉茫然的看著女王,卻不知道要說什么好了,這件事情確實是沒有辦法解釋,大長老在精靈族中生活了一輩子,甚至坐上了大長老的位置,她以前一直為精靈族辦事,盡心盡力,而且她還十分的討厭人族,正是因為這樣,所以她才能坐上大長老的位置,可是誰又給想得到,她竟然會是精靈族的叛徒,是光明教會的人。

女王看了蓋拉一眼,嘆了口氣,今天發生的事情,她都有些接受不了,更不要說蓋拉了,不過這件事情還是需要處理的,女王轉頭對蓋拉道:“蓋拉,你去安排一下,一定要把趙海先生他們安排好,不能出任何的差錯,今天我去給先生送精靈弓的時候,順便的問一下先生,看看先生知不知道為什么大長老和蓋伊會背叛我們,我看先生的樣子,好像是知道些什么的樣子。”

蓋拉一聽女王這么說,馬上點了點頭,下去安排了,在精靈族中,孩子一般都跟自己的媽媽親,因為精靈族中,一直都是以女性為主導,族中大部分重要職務都是女性在做,只有少數的男性,正在因為這樣,所以蓋拉跟蓋伊的關系并不是特別的親,但是不管怎么說,蓋伊也是她的父親,突然發生這樣的事情,蓋拉還是十分的傷心,她不明白她的父親為什么要這么做。

趙海和比利回到了精靈族給他們安排的那個屋間里,比利馬上對趙海道:“小海,那個大長老和蓋伊是不是就是光明教會派下來的?“

趙海點了點頭道:“大長老可能是,蓋伊不見得是,蓋伊是大長老的孩子,可能大長老從小就告訴他光明教會怎么怎么好,所以蓋伊才會有那樣的表現,大長老是被當明教會洗腦的,而蓋伊則是被大長老洗腦的。”

比利皺了皺眉頭道:“真是瘋狂,她竟然對自己的孩子做這樣的事情,這太瘋狂了。”

趙海嘆了口氣道:“這正在光明教會的目地,所以被他們派出來的這些人,都是光明教會的狂信徒,為了光明教會,他們可以舍棄一切。”

比利皺了皺眉頭道:“你說那個九級強者明明看到蓋伊攻擊你,他為什么不出手阻止,那時你可沒有露出你是九級強者的實力?”

趙海笑著道:“我沒有顯露出九級強者的實力,你們是感覺不出來,但是對于另外的一個九級強看來說,他們卻是可以輕易的感覺出來的,所以他才沒有出手,我只是沒有想到精靈族人做事竟然如此的精細,他們竟在早就發現了大長老,而且還把大長老的信給劫了下來,不然的話我們還真的麻煩了。”

比利皺著眉頭道:“是啊,這一次我們太不小心了,還好精靈族做事仔細,不然的話我們的計劃就全都讓光明教會知道了,那就太可怕了。”

趙海點了點頭,嘆了口氣道:“我也沒有想到,精靈族一直是與世隔絕,我以為光明教會根本就沒有機會對精靈族動手,看來我們還是不夠小心,也低估了光明教會,光明教會為了這個計劃準備了這么多年,不可能連這點手段都沒有了。”

比利點了點頭,轉頭對趙海道:“小海啊,你今天說的那些關于光明教會改歷史的事情是真的?真的是因為這個原因,所以人族才開始打壓我們異族的?”

第六百六十章修復精靈弓

趙海點了點頭道:“是的,本來我也是不知道這件事情的,不過這一次去了海族那里,海族那里對人族的歷史十分的了解,是他們告訴我的。”

比利陰沉著臉道:“光明教會,好個狠毒的光明教會,我們還一直不明白,為什么人族突然打壓起異族來了,原來金都是因為光明教會,我一定要所有光明教會的人都滅了,全部!”

趙海微微一笑道:“別著急族長,會有機會的,一定會的,反正我們早晚都要跟光明教會對上,到時候我們有得是機會對付他們。”

比利冷哼了一聲,他也知道這種事情急不來看,反正以后有得是機會,趙海轉頭看著比利道:“族長,你說精靈族會怎么處理大長老和蓋伊?”

比利哼了一聲道:“不會讓他們好過的,除了人族之外,任何一個種族對于叛族這樣的大罪,都是不會輕易放過的。”

趙海無耐的嘆了口氣,確實是這樣,不管是獸人族還是矮人族,就算是脾氣最好的精靈族,對于叛族的人都是不會輕易放過的,而人族卻恰恰不在此列,人族里面有很多的帝國,而人族對于帝國的歸屬感,要遠遠的強于對整個人族的歸屬感,這也正是人族與其它的種族最不一樣的地方。

正在這時,蓋拉從外面走了進來,趙海和比利發現蓋拉的臉色好像不太好了,不過他們也不好說什么,蓋拉是來給兩人送吃的人,精靈族這里的吃的十分奇持,他們幾乎是不吃肉的,吃的一般都是以水果和青菜為主,所以他們給趙海和比利送來飯菜也是以青菜和水果為主,主食則是一種像面包果一樣的東西,不過這種果子沒有面包果一樣的外殼,而且外形看起來好像是羊角。

趙海對這些東西到是不反感,而比利就不行了,矮人族也是比效喜歡吃肉的,所以硯在一看到桌子上間然金都是青菜和水果,就感到沒有胃口。

把東西給兩人擺到桌子上后,蓋拉對趙海和比利一躬身道:“請兩位慢有,兩位要是有什么需要的話,只要搖一下桌子上的鈴鐺,就會有人進來聽候吩咐了。”

趙海點了點頭道:“謝謝你蓋拉隊長,這已經很豐盛了。”

蓋拉沖著兩人一躬身,一付欲言又止的樣子,不過最后還是沒有說,轉身往外走去,趙海一看她的樣子,就微微一笑道:“蓋拉小姐請等一下,你是不是有什么事情要事?如果有的話,那就請說出來吧。”

蓋拉一聽趙海這么說,不由得停了下來,她轉頭看著趙海,好一會兒才道:“先生,我只是想問一下,你是不是知道為什么大長老和親王會背叛精靈族?”

趙海一愣,他沒有想到蓋拉竟然會問這個問題,他不解的看著蓋拉道:“蓋拉隊長為什么要問這件事情,大長老和蓋伊跟你有什么關系?”

蓋拉臉的蒼白的道:“大長老是我的奶奶,親王是我的父親,如果趙海先生知道的話,請一定要告訴我。”

趙海和比利都是一愣,兩人還真的沒有想到,站在他們面前的竟然精靈一族的公主殿下,看著蓋拉的樣子,趙海不由得有些同情他,他嘆了口氣道:“我只是有一件猜測,并不知道是不是真的,不過我認為可能性是很大的,大長老可能是光明教會派到精靈族來的暗間。”

蓋拉有些不解的看著趙海,因為趙海說的是光明教會派到精靈族的,并不是說大長老背叛了精靈族,兩者的意思可是不一樣的。

趙海看著蓋拉的樣子,暗了口氣道:“光明教會在很久以前就在施行一個計劃,他們到備大異族中抓一些小孩子,然后帶回到光明教會之中,對他們進行洗腦,讓他們心里只有光明教會,只有光明神,為了光明神他們可以放棄一切,等把這些人訓練好后,在把他們送回到他們的族里,這樣他們就會成為光明教會的暗間了,我在獸人族那里遇到過這樣的人,所以我想大長老可能就是光明教會在很久以前派到精靈族里的這種暗間,而蓋伊,他是大長老的兒子,所以他可能是小的時候被大長老給洗腦了,才會那樣,當然了,這些只是我的猜測,我也不知道是不是真的。”

蓋拉聽趙海說完,臉色更加的蒼白了,她看著趙海道:“先生的意思是說,大長老其實小的時候被光明教會的人給抓走了,洗腦之后又被送了回來,就是為了對付我們精靈族?可是為什么大長老平時辦事那么用心?”

趙海笑著道:“她是暗間沒有錯,但是你們精靈族太過于封閉了,根本就不會對付光明教會,所以她自然也就不用老是送消息,在加上暗間也是有一個特點的,他們往往更加努力的辦事,然后得到高位,只有這樣他們才能更加的接權力的核心,得到更多的秘密。”蓋拉和比利都點了點頭,事情也確實是這樣的,大長老已經是精靈族中一人之下萬人之上的存在了,這一次要是不是被太上長老發現了蹤跡的話,那精靈族和他們的結盟就會被破壞掉,這就是暗間的厲害之處。蓋拉沖著趙海一躬身道:“謝謝替我解開了疑惑,那我就不打擾趙海先生用餐了。“說完對趙海和比利一躬身,轉身走了。

蓋拉從趙海那里一出來,馬上就去找女王了,把趙海說的事情足艮女王說了,女王聽了之后,覺得這件事情非同小可,馬上就去找太上長老了,這件事情得太上長老出面才行。

女王到了太上長老那里,把事情跟太上長老說了,太上長老沉吟了一下,看著女王道:“陛下你打算怎么做?”

女王道:“我懷疑族中不只是大長老一個暗間,大長老在族里這么多年,也培養了很多的心腹手下,所以事情有些難辦,我打算今天把精靈弓給趙海家主送去,如果趙海家主真的可以修復精靈弓,那一切都好說,要是他不能修復精靈弓,這件事情就得請太上長老你出面了,我們得對族里的人進行一次徹底的清查。”

太上長老點了點頭道:“這件事情確實需要好好的查一查,我們精靈族里絕對不能有光明教會的內間,看來光明教會亡我之心不死,陛下,與趙海家主結盟的事情一定要盡快的確定下來,這對于我們精靈族來說,只有好處沒有壞處,另外讓大家都不要在做藝術品了,多準備一些武器吧,如果神族真的來了,那些藝術品遠沒有武器有用。”

女王應了一聲,轉身退走了,太上長老卻是嘆了口氣,他真的很為大陸的將來擔心,這一次神族準備了幾萬年才要發動,那一動起來自然是雷霆萬鈞,大陸真的能擋得住嗎?

趙海現在卻沒有想這么多,他跟比利現在已經吃完飯了,說實話,精靈族的這些青菜和水果并不難吃,但是也絕對談不上好吃,太過于清淡了,而且還不加什么調味料,真的是沒有什么吃頭。

不過精靈族釀的酒味道到是很好,兩人坐在客廳里喝著酒聊著天,正在這時,外面傳來聲音道:“陛下駕到!”

趙海和比利都是一愣,不過兩人還是馬上站了起來,這時精靈女王也打開了房門走了進來。

兩人連忙像女王行禮,女王回了一個禮道:“兩位先生請坐吧,今天我是來請趙海先生幫忙的。”說完她揮了揮手,蓋拉雙手持著一張大弓走了進來。

這張大弓通體綠色,看起來好像是由綠色的水晶制成的,在弓臂上還纏繞著綠色的藤蔓,上面還帶著嫩綠的葉子,而弓弦卻不知道是用什么東西制成的,并不粗,透明的,如果你不注意的話,幾乎看不到他的存在。

女王站了起來,伸出雙手,恭恭敬敬的接過了那張大弓,舉到趙海的身前,對趙海道:先生,這是我們精靈族的神器精靈弓,不知道先生是不是可以修復,如果可以的話,就拜托先生了。“

趙海微微一笑道:“我會盡力的,請陛下放心,不過需要一晚上的時間,明天早上陛下就可以知道是不是修好了,今天晚上希望陛下能吩咐下去,不要讓人來打擾我。”

女王一聽趙海這么說,自然是不會有任何的意見,他馬上道:“先生請放心,我一定會安排好的,那就不打擾先生了,對了,比利族長,我也經你們另外安排了一個住處,你看是不是?”

比利明白女王的意思,女王是怕他們打擾到趙海,這一點他是可以理解的,所以比利點了點頭道:“陛下放心,我們明白,這就離開。”女王像比利道了謝后,領著比利走了,整個房間里只留下了趙海一個人。

趙海并沒有解著進入空間里,而是坐在那里仔細的打量著這張精靈弓,精靈弓的弓臂也不知道是用什么東西制成的,看起來好像是水晶,但是又卻有些韌性,而弓弦更加的了解,不但十分的堅韌,而且還很鋒利,看來想要使用精靈弓,是需要有特殊的制用方法來配合的。

看了好一會兒也沒有看出什么名堂了,趙海這才拿著精靈弓一閃身進入到了空間里,他剛一進空間,空間里就傳來提示音:“發現破損程序,修復程序,程序修復完畢,降服程序,發現特殊晶體,提取晶體,改良縮主晶體化晶體成份,改良完畢。”

第六百六十二章準備動手

趙海坐在船上,看著手里的獸皮卷,其實也沒有什么好看的,這張獸皮卷上的東西,他倒著背都可以背出來,只不過現在這張獸皮卷上又多了精靈族的簽名和特殊的標記。

精靈族那里的事情已經處理完了,精靈族里一共挖出了一百多個暗間,這讓精靈女王十分的震怒,她沒有想到精靈族里竟然被光明教會派來了這些多的內奸,一想到要是這些人在精靈族與光明教會戰斗的時候,突然從會部爆炸,而且爆炸的威力還相當于一個九級強者金力一擊,女王就感到不寒而栗。

現在趙海又多了一個身份,精靈族的外藉長老,不過趙海現在已經不在意了,精靈族這里的事情已經搞定了,那接下來就要進行下一步了,對付龍族!

比利坐在趙海的旁邊,一看趙海把獸皮卷收了起來,比利這才笑著道:“現在你又成了精靈族的外籍長老了,大陸上有史以來,你也算是獨一份了。”

趙海笑著道:“也是趕上這個時候了,不然的話也不可能讓我有這么多的身份,這一次事情還算挺順利,不但幫精靈族把神器修好了,還幫他們找出了叛徒,我們接下來就可以進行下一步了。”

比利看著趙海道:“龍族?”

趙海點了點頭道:“對,龍族,龍族我們一定要消滅掉,他們現在所在的位置,對于我們來說,真的是太重要了,不能在等了,一定要把他們盡快的消滅,我最后總是有一種不祥的預感,好像是大陸上還有什么事情要發生一樣,你們一定要小心。“

比利點了點頭道:“放心吧,不會有事的,我們會小心的,到是你,這一次你可以一定要小心,你要面對的可是龍族。”

趙海微微一笑道:“放心吧,我不會有事的放心好了。比利對于趙海的手段也是知道一些的,所以他并不擔心趙海的安全。

五天后趙海回到了矮人族,趙海在矮人放里休息了一天,第二天早上就離開了,他準備對龍族動手了。

這些天雖然趙海一直在精靈族和矮人族那里,但是他可并沒有閑著,他讓彩兒控制著惡靈血杖一直在里昂帝國那里監視著龍族的動靜。

不只里昂帝國那里,就連阿克拉亞山那里趙海都讓惡靈法杖去了一趟,為的是就看看龍山那里的情況。

龍族在大陸上號稱無敵,趙海不敢有一絲的大意,好在只要把地圖收進到空間里,空間就可以隨時的監視龍山和里昂帝國那里了。

龍族這么多年來,幾乎沒有怎么在大陸上出現過,他們一直在阿克拉亞山那里經營著,幾乎把阿克拉亞山那里經營成了一個獨立的王國,而且他們手下還有為數眾多的魔獸和亞龍族,想要對付他們,不比對任一個大帝國輕松。

趙海的計劃就是,先把里昂帝國,也就是圣龍王朝那里的那些龍族收拾了,然后在揮軍進攻阿克拉亞山。

這件事情趙海沒有跟大陸上的任何一個國家說,知道這件事情的只有獸人族,海族,精靈族和矮人族這樣的異族。

趙海并不怕這些異族知道,這些異族里面的叛徒還是很少的,而且有神器的這幾大族,里面的叛逆都被清除了,而海族那里,光明教會根本就不可能安排暗間,因為海族那里的情況太特殊了,就算是九級強者去了那里,也馬上就會被發現,他們根本就不可能抓到美人魚族的人。

趙海從矮人族那里出來,馬上就進了空間,這幾天勞拉她們也一直在注意龍族的動向,龍族現在現在雖然控制了里昂帝國全境,但是想要得到那些普通民眾的成認,還是需要很長時間了,人族可以接觸別一個家族打敗里昂家族來統治他們,但是想讓他們接受龍族的繞治卻是有些困難。

龍族是很強大,但是不要忘了,在強大他們在人族的眼中也是魔獸,人族怎么可能接受魔獸對他們的繞治呢。

不過這一次龍族顯然也是做了萬金的準備,里昂帝國那里的很多貴族都被他們控制了,有了那些貴族的幫忙,雖然那些民眾還是不能接受龍族的統治,但是也沒有鬧什么事。

而里昂帝國的國都里,共有四十個龍族,四十個龍族的其中有十個是九級強者,省下的三十個還不到九級,雖然不到九級,但是龍族強悍的身份,在上他們也會飛,所以他們的攻擊力怕是一點也不比九級強者差。

除了這四十個正牌的龍族之外,在里昂帝國的國都還有一只人數在五干亞龍族在那駐守,這些亞龍族每個人還都帶著一只魔獸,這些亞龍族的戰斗力在六到七級左右,而那些魔魔獸的戰斗力也在六級左右,這可是一股不可輕估的力量。

為了保險,趙海還多費了一些時間,把里昂帝國的全境都收到了空間地圖里,他想看看里昂帝國的其它的方是不是還有龍族的存在。

果然有,在里昂帝國羅森帝國和浮屠帝國的交易處,都是有龍族坐鎮的,在那里也有為數并不是很多,但是戰斗力強悍的亞龍族軍隊鎮守,為的就是防止羅森帝國和浮屠帝國對他們的攻擊。

趙海回到了空間之后,馬上就把昆正和格林他們請到了空間里,一起商量如何的對付這些龍族。

趙海顯示器上顯示出來的里昂帝國的地圖,對格林和昆正他們道:“格林爺爺,昆正爺爺,現在龍族分別在這幾個地方有駐軍,你看我們要先對付那里的軍隊?”

趙海一共指了四個地方,而在顯示器上,這四個地方也都是用綠色來顯示的,這四個地方分別的里昂帝國的國者,與羅森帝國交界處,與浮屠帝國的交界處,還有就是阿克拉亞山的外圍,那里也有龍族坐鎮,還有一只人數在兩千的亞龍族軍隊。

格林看著地圖,沉吟了一下道:“以我們手下的軍隊數量,要對付他們是不成問題的,所以我認為我們完全可以分兵出擊,先把駐守在羅森帝國和浮屠帝國交界處的那兩只亞龍族軍隊給消滅了,我想這一晚上的時間就足夠了,而且龍族還跑不了,然后我們就可以把里面帝國的國都那里的龍族軍隊給消滅,在揮軍直取阿克拉亞山。“

昆正點了點頭道:“我同意格林的話,我們手上的軍隊數量并不少,就算是那些海族的不死生物不能出手,分兵出擊也是措措有余的,而且我們還有一個優點,就是人會越打越多,只要我們把里昂帝國里那三只軍隊收拾了我們的軍隊數量又可以增加不少,然后在直接阿克拉山亞,一舉把龍族給滅了,現在唯一要做的就是通知海族我們的具體行動時間,讓海族把光明教國那里的軍隊滅掉,讓他們沒有辦法派大軍來幫龍族,里昂帝國里的軍隊,我到是不擔心,大不了我們就把他們給滅了就走了,反正我們現在有這樣的實力,而且里昂帝國里的軍隊,死忠于里昂家族的已經被龍族給消滅了,剩下的那些軍隊,部是那些貴族的私軍了消滅了也沒有什么。“

趙海點了點頭,道:“為了把里昂帝國那里的事情徹底的解決,是應該下狠心里時候了,好,那就這么定了,明天我們就行動。“

昆正點了點頭,現在空間升級之后,最方便的就沒可以隨時的把軍隊投放到地圖上的任何一個地點,這樣他們的戰術就會更加的靈活,不過趙海他們還是想速戰速決,一定要快,一定要在最快的時間內把龍族的那些人消滅掉,這樣的話說不定就可以不用與那些貴族的軍隊交戰了。

說實話,趙海并不想與那些貴族的軍隊戰斗,不管怎么說他們也是人族,以后在面對神族的時候,他們可能也會成為與神族交戰的生力軍。

做好了計劃之后,趙海好好的休息了一下,而格林他們卻還在盯著屏幕,他們想看看現在羅森帝國和浮屠帝國那里是什么反應。

因為不知道他們的行動,羅森帝國和浮屠帝國并沒有任何的反應,他們依然全力的戒備圣龍王朝的軍隊,那可是龍族口吼他們可不敢掉以輕心。

一天的時間很快就過去了,大陸上人依然過著自己平靜的生活,龍族那里的軍隊,也是無所事事的駐守在他們的大營時在,他們并不擔心浮屠帝國和羅森帝國的軍隊會來攻擊他們,在他們看來,只要亮出龍族的人身份,大陸上就沒有人敢反抗他們。

在阿克拉亞山那里,龍族一直就處于高高在上的地位,就算是那些亞龍族的那些人,在阿克拉亞山里也是屬于橫著走的存在。

正是因為長期的處在這樣的環境中,所以那些亞龍族的人都十分的驕橫,他們現在雖然人數不多,但是他們在里昂帝國的地位卻是十分的高,就算是一個普通的亞龍族士兵,遇到了里昂帝國的貴族,也是愛理不理,更不要說什么行禮了,在面對那些平民的對候就更不用說了,那些平民在這些亞龍族的眼中,根本就不能算是人,他們想怎么樣就怎么樣,在龍族入主里昂帝國這些天,光是無故被殺的平民就已經有了好幾干人了,這可不是一個小數字。()

第六百六十三一夜取雙城

阿亞就是一個亞龍族人,他是襲族與八級魔獸暗影豹子的后代,他可以變éng人形,但是他最強的戰斗壯態卻是變成暗影豹的時候。

暗影豹是叢林里最好的殺手,他們的潛行術幾乎沒有人可以發現,戰斗力就算是龍族都會感佩服。

而阿亞變身后的暗影豹,其戰斗力一點也不比真正的暗影豹差,甚至可能不會強一些,因為他體內不只有暗影豹的基因,還有龍族的基因。

不過就算是這樣,阿亞在亞龍族的地位也并不是很高,他只是一個小隊長,現在正駐守在里昂帝國與浮屠帝國j界處的騎兵塞。

騎兵塞與里昂帝國與浮屠帝國最重要的一個要塞,在這里浮屠帝國駐守著一只五萬人的鐵騎兵隊,而里昂帝國以前在這里也駐有一只五萬人的魔獸騎兵隊。

現在阿亞就駐守在這里,不過他守在這里不是為了防止浮屠帝國的進攻,阿亞相信浮屠帝國的不敢進攻他們,他們守在這里防的就是里昂帝國原來的軍隊,還有好些想逃到浮屠帝國去的平民。

這些天他們的日子過的可真是不錯,里昂帝國原來的那些魔獸騎兵,雖然戰斗力很強,但是他們的騎獸卻全都是從阿克拉亞山抓下來的,而那些魔獸其實都是在龍族的統治之下,現在他們一來,那些騎獸自然就聽他們的,而那些沒有了坐騎的魔獸騎兵,也就成了沒有牙的老虎,根本就不足為懼。

在加上現在這里說的算的是龍族的人,而且他只可是龍族的后代,所以他們的地位比那些魔獸騎兵可是要高上很多,那些騎兵見到他們一個個都是一臉討好的笑容,有什么好吃的好玩的都先可著他們來,可以說他們在這里的日子過的比在阿克拉亞山里還要舍心。

今天輪到阿亞守夜,在阿亞看來這完全是多余的,根本就沒有這個必要,他可不相信浮屠帝國的人來敢進行,也不相信那里里昂帝國的魔獸騎兵敢造反,但是沒有辦法,上頭的命令,他們又不能不聽。

不過除了最一開始那天之外,剩下的這幾天,每到值夜的時候,阿亞都會弄上一壺酒,在點上一點小菜,一個人喝著小酒,這小日子過的也是有滋有味。

現在他真的很高興,他們龍族在阿克拉亞山里忍了這么多年了,這一次終于出手了,一下就控制了人族的一個帝國,在這里天天有人像ì候大爺一樣的ì候他們,自然是舒服無比。

在阿亞看來,龍族早就應該從阿克拉亞山里出來,以龍族強大的實力,早就應該是方舟大陸的主宰,根本就不用忍這么多年。

剛喝了一口酒,阿亞突然停了下來,豎起了自己的耳朵,他剛剛好像是聽到了什么聲音,要知道暗影豹的聽力可是十分強的,阿亞身上有暗影豹的基因,那聽力自然也不會弱到那去。

阿亞放下了酒杯,靜靜的聽著,不錯,是有一條十分怪異的聲音,這種聲音不是風聲,不是樹葉的響聲,好像有人在趕路時發出來的聲音。

阿亞愣了一下,慢慢的站了起來,往城里望去,因為這聲音正是從城里傳來了,在騎兵塞這里,夜里是在施行宵禁的,所以夜里出來活動的平民和不當職的軍人,都會被以圖謀不軌之罪而處死。

正是因為這樣,所以阿亞才奇怪,這大晚上的,到底是什么人跑出來了?他相信不可能是那些守軍造反,他們沒有那個膽子,要知道這里可是有一個龍族親自坐鎮的,那可是相當于九級的強者,那些守軍怎么敢造反。

不過那些守軍,難道是平民?他們不敢了,在要塞這里可是施行了禁武令,所有人都不得藏兵器,敢藏兵器就以謀逆罪處死,那些平民手無寸鐵,不敢反抗,那這腳步聲到底是誰?

阿亞定晴往聲音傳來的方向望去,暗影豹在黑夜里的視力可是比普通人要強得多,他相信自己可以看到來的到底是什么人。

很快的,影影綽綽的人影出現在城里的街道上,人數還不少,阿亞仔細的一看,卻是臉上一變,因為走過來的這些人手里都拿著武器,阿亞知道這肯定是敵人,他剛要讓手下舉火,拉警報,卻突然感覺自己的咽喉一痛,一點聲音也發不出來了,阿亞低頭看了一眼自己的脖子,一把刺劍正慢慢的從他的脖子里ōu出去,他看到自己的鮮血噴了出來,他知道自己死定了,但是奇怪的是,他卻從頭到尾都沒有看到敵人長的什么樣。

一個不死生物死士出現在了阿亞的身后,一把扶住了他,把他慢慢的放到了坐椅上,這才轉身往另一個人直去。

就在他一轉身的時候,倒在坐騎上的阿亞已經不見了,他只是消失了一下,接著馬上就又出現在了椅子上,他活動了一下手腳,接著拿起了自己的雙劍,往城墻的另一邊走去,阿亞現在已經變得面無表情,兩眼發直,沒有了呼吸,很顯然,他現在已經是一個不死生物了。

趙海這一次主要的目地就是對付龍族,所以騎兵塞這里的里昂帝國原來的那些守軍,趙海并不想動他們,不過那些騎獸,趙海卻是不會放過的,他要讓騎兵塞這里的所有亞龍族,魔獸還有那個龍族都變成不死生物!

以他手下那些不死生物九級強者的實力,在加上有心算無心的偷襲,要是騎兵塞這里的守軍還能完出什么u樣來,那就奇了怪了,這一夜戰斗進行的十分順利,就連那個龍族都是在沒有反應過來的時候,就被給滅殺了,無聲無息之,騎兵塞這里所有的亞龍族,魔獸和龍族都已經消失的干干凈凈了。

而同樣的情況還出現在了里昂帝國與羅森帝國j界的翔空塞這里,龍族在這兩個地方放的守軍本就不多,趙海一個地方派了二十萬個不死生物,要是還不能在無聲無息滅了這些人,那趙海這些不死生物也太不爭氣了。

一夜無后,第二天一早,翔空塞和騎兵塞這里的里昂帝國守軍發現,所有的亞龍族,龍族和魔獸都不見了,地面上只看到一灘灘的血跡,卻連尸體都沒有看到。

這兩個要塞的守軍怕了,看地上的血跡,那明明就是那些亞龍族和魔獸發出來的,甚至在那個龍族休息的地方,都看到了血跡,但就是沒有看到尸體,這讓他們十分的不解,也感到吃驚。

不管是騎兵塞還是翔空塞這里的守軍,他們都是一些身經百戰的老兵,從那些血跡的情況上就可以推斷得出來,昨天晚上一定是有一只人數眾多的軍隊,攻擊了那些亞龍族和那些魔獸,就連那個龍族都沒有放過,而看現在的情況,他們都是兇多吉少。

這些守軍慌了,這件事情不管是誰干的,跟他們怕是都逃不脫干系,要知道現在這里已經不是里昂帝國了,而是圣龍王朝,說的算是龍族,龍族可是十分護短的,也是十分不講理的,現在他只的手下全都在這里消失了,那些龍族怎么可能放過他們?

這些天這些守軍可是看清了那些亞龍族和龍族是什么得行了,不管是亞龍族還是龍族,根本就不把他們當人,現在龍族一下損失了這么多的人,要是不拿他們陪葬那就是怪事了。

這些守軍不知道要怎么辦好了,那些普通的小兵有的已經偷偷的跑路了,而那些軍官就算是想跑路也路不了,他們都在軍部那里有一份十分完整的檔案,那里面把他家住在那里,家里幾口人都寫的清清楚楚,他們怎么跑。

當然,也不是沒有軍官跑路的,只不過那些跑路的軍官已經做好讓他的一家人去死,只活他一個的準備了,他們也沒有在回里昂帝國,而是化妝逃到了浮屠帝國或是羅森帝國。

正是因為這樣,所以這兩個要塞的守軍都沒有在第一時間把這個消息告訴龍族,龍族并不知道這兩個地方發生的事情,而這也給了趙海時間。

趙海在行動的時刻就已經給海族去信了,讓海族在光明教國的海軍要來求援圣龍王朝的時候,把他們的海軍給拖住,而他這里在有一天的時間,差不多就可以把那些龍族都給收拾了。

一晚上收拾了兩個要塞的守軍趙海并沒有太高興,這是在他意料之的,但是用這種方法對付里昂帝國國都那里的亞龍族和龍族就不行了,那里的龍族高手太多,而且他們剛剛控制了里昂帝國沒有多長時間,國都又是一個十分敏感的地方,所以那些龍族人一定會加的小心,在想用這種偷襲的方法已經是不可能了,所以里昂帝國的國都那里只有一個辦法,強攻!

但是里昂帝國的守都可不是那么好攻的,里昂帝國的首都跟羅森帝國的首都差不多,在都城的外圍,還有一圈貴族的城堡,這些貴族的家里又都有兵,光是這些貴族的兵起來,怕是也不會少于二十萬,里昂帝國的國都那里是長年的駐守著五十萬的守軍,其二十萬是里昂帝國的王牌魔獸騎兵,三十萬為重甲步兵,現在還要加上五千的亞龍族,和四十個龍族。

如果光是這樣,趙海也可以保證在短時間內就就把里昂帝國的國都給拿下來,讓趙海有些沒顧忌的還有兩點,一是里昂帝國的國都那里有一個巨大的魔法防護陣,聽說這里昂帝國了近百年的時候弄出來的,威力十分的巨大,上一次龍族要是不有里昂帝國的一些叛徒幫著,也不可能那么快就把里昂帝國的國都給攻破,把里昂家族給滅了。帶著農場混異界 第六百五十二章 浮屠帝國

推薦小說: 官途 | 三界獨尊 | 帶著農場混異界 | 大道獨行 | 無盡丹田 | 武道至尊 | 官榜 | 我家果園成了異界垃圾場 | 崛起之華夏 | 武神 | 重生之資源大亨 | 醫道官途 | 唐磚 | 重生之溫婉 | 帝尊 | 全能奇才 | 修真四萬年 | 大鑒定師 | 移動藏經閣 | 斗破蒼穹 
上一章  |  帶著農場混異界目錄  |  下一章
新書推薦:
 我捧紅了半個娛樂圈 | 平行時空的巨星 | 漁糧安天下 | 我并不想當英雄啊 | 回到村里開直播 | 大佬親自教我撒野 | 我就是不按套路出牌 | 劍仙三千萬 | 圖摹萬界 | 此人殺心太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