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中文版 | 簡體中文版
夢想島中文
夢想島中文
首頁 奇幻玄幻 都市言情 仙俠武俠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小說 莽荒紀 不敗戰神
夢想島中文 >> 帶著農場混異界 >> 目錄 >> 第三百二十七章 沖突升級
 

第三百二十七章 沖突升級


更新時間:2015年09月13日  作者:明宇  分類: 玄幻 | 異界大陸 | 帶著農場混異界 | 明宇 
 
帶著農場混異界 第三百二十七章 沖突升級

費爾南德冷冷的看著趙海道:“在下也是一個爵,怎么,一個爵還管教不得一個仆人了嗎?”

網高品質更新天才一秒鐘記住網

趙海微微一笑道:“一個爵當然可以管教一個仆人,但那是管教自己的仆人,管教我的仆人,你卻有點不夠格,他打了我的仆人,我也要打你的仆人,這并不算過份的吧?”說完他手一動,一道風刃直往費爾南德身后的一個仆人身上斬去。

費爾南德沒有想到趙海竟然說動手就動手,他身后的那個仆人的反應到是不慢,一看趙海動手,馬上運起了斗氣,遍布全身。

但是費樂南德的那個仆人只不過是一個五級的武士,他的斗氣防御能力實在是有限,而趙海發出去的風刃,卻是相當于一個七級的魔法師發出去的魔法一樣,所以那個仆人的反應雖然很快,運起了斗氣,卻沒有擋住趙海的風刃攻擊,一聲慘叫,那個仆人的一個胳膊已經掉到地上。

費爾南德一看自己仆人的慘狀,臉色鐵青的道:“好個大膽的狂徒,在依克薩家族的地盤上,你還敢如此的撒野,我看你是不想活了。”

趙海卻是冷冷一笑道:“我想不想活,不是你說的算,木頭,我們走。”木頭應了一聲,跟在趙海的身后,離開了瑞恩的房間。

瑞恩現在到是真的有點被嚇到了,她也沒有想到趙海竟然說動手就動手,而且直接就要了費爾南德仆人的一個胳膊,這太血腥了。而且這樣一來,趙海跟費爾南德的仇結的就大了,這件事情就不好收場了。

瑞恩實在是沒有想到費爾南德會這以的魯莽,趙海會這么的強硬,根本就沒有一點的退讓,上來就下如此的狠手。

費爾南德現在的臉色鐵青,他也沒有想到趙海竟然這么的不給他的面,這讓他十分的難堪,從小到大,在依克薩家族的地盤上,還沒有人敢這樣的不給他的面呢。

但是無耐的很,他這一次出來并沒有帶太多的護衛,就算是想要找趙海的麻煩也找不了,這個面丟的可是夠大的。費爾南德只能冷哼一聲,抬腳就往外走。他的那個仆人到也剛強,強忍著自己手臂的疼痛,用斗氣封住了手臂上的血管,讓血不在往外流了,跟著費爾南德往外走去。

瑞恩也沒有想到事情會鬧到這種地步,看著地上那的條血淋淋的手臂,瑞恩不由得感到一陣的害怕,她突然想到,在凡賽爾公國那里,她就威脅過趙海,結果差一點被趙海的手下給殺了,當時趙海可是知道他的身份的,在凡賽爾公國那里趙海都沒有怕過,難依克薩家族這里他會怕嗎?

一想到這里,瑞恩不由得更加的后悔,這件事情現在已經超出了她的控制范圍,弄不好就是趙海與依克薩家族全面開戰了。

雖然說瑞恩想要給趙海一點教訓,但是她并沒有想過要趙海死,所以現在一看趙海和費爾南德的沖突竟然一下升經了,這絕對不是瑞恩想要看到的。

正在瑞恩暗暗后悔的時候,突然順一出現在瑞恩的房門外,對瑞恩道:“公主殿下,爵大人請你過去,有事相商。”

瑞恩一愣,馬上點了點頭道:“好,我馬上就過去。”說完站了起來,跟著順一到了趙海的房間。

趙海正坐在客廳里等著瑞恩,一看到瑞恩來了,微微點了點頭道:“公主殿了,請坐。”

瑞恩看著趙海,開口道:“先生,這一次的事情你做的太過于魯莽了,這里可是依克薩家族的地盤,你在這里跟費爾南德沖突,實在是不智,雖然說費爾南德在依克薩家族并不得寵,但是這你是擺明了打依克薩家族的臉,他們是不會放過你的。”

趙海平靜的看著瑞恩道:“公主殿下,我只是想知道,費爾南德為什么一見面就打了木頭?難道只是因為木頭沒有行禮嗎?”

瑞恩被趙海看得心里有些發慌,她當然知道是因為什么,但是她卻不能說,她垂下眼睛道:“先生這話是什么意思?難道先生懷疑我不成?那就請先生把你的仆人過來,我們對峙一下,看看我有沒有說謊。”

趙海看著瑞恩,平靜的道:“公主殿下說沒有,那自然就是沒有了,不過公主殿下也看見了,我現在惹了煩,公主殿下在跟著我就不安全了,以后就請公主殿下跟我各走各路吧,回頭我會跟大公主這件事的,順一,送客。”說完趙海閉上了眼睛,不在理瑞恩了。

瑞恩愣了一下,她萬沒有想到,趙海竟然會用這種辦法來對付他,她連忙道:“你不能這樣,是我父親讓你來照顧我的,你敢不管我?信不信我父親收回你的爵位?”

趙海睜開了眼睛,看了瑞恩一眼道:“我無所謂,收回就收回,說實話,這個爵的爵位可是不我求來的,是你父親主動送給我的,他想收回就收回好了。”說完不在理瑞恩。

瑞恩還要說什么,順一卻走過來,對瑞恩一伸手道:“公主殿下,請吧。”瑞恩狠狠的瞪了順一一眼,哼了一聲,轉身走了。

一看瑞恩出去了,勞拉忍不住道:“海哥,你真的想要把她趕走,不在管她了?”

趙海睜開眼睛,看了勞拉一眼道:“管她?怎么管?留她在身邊,不知道什么時候又會給我惹出點事兒來,難道我天天不用干別的,光是想著她,這整個兒就是一個惹禍精。”

勞拉也是無奈,瑞恩還真的像趙海說的那樣,就是一個惹禍精,今天那個費爾南德明擺著就是來找茬的,他不可能無緣無故的來找茬,那事情的起因一定就是因為瑞恩,這只要不是傻都想得出來。

說實話,勞拉也不想讓瑞恩跟著她們,但是依萬的面也不能不給,現在這樣也好,以后就不用在擔心瑞恩的事情了。

梅格卻擔心的道:“少爺,依貝爾真的可以跟依克薩家族說得上話嗎?要是他說不上話的話,那我們要怎么辦?真的跟依克薩家族開戰嗎?”

趙海微微一笑道:“我想依貝爾應該可以說得上話的,他在薩爾圖城這么多年了,生意做的這么大,要是沒有依克薩家族的背后支持,肯定是做不到的,如果他真的也解決不了的話,那就跟依克薩家族開戰好了,反正我們也不怕他,在說了,我們就走,他們能攔得住嗎?”

勞拉笑著道:“我到是覺得,這說不定是一個機會,我們說不定要以利用這件事情,跟依克薩家族聯系上,這對于我們以后行事,也是很有好處的。”

趙海笑著道:“那有那樣的好事兒,先看看在說吧,看看依貝爾那里是怎么說的。”正說著,外面傳來了一陣馬蹄聲,趙海手一揮,監視器投影出現在他的面前,趙海往監視器上一看,一隊騎兵正往他們這里趕來,已經把他們的旅館給包圍了。

趙海苦笑道:“還真是紈绔,這就把軍隊調來了,看來我跟真正的紈绔相比,還差得遠呢。”勞拉她們都笑了起來,沒有一點擔心的樣。

不過這時旅館的反應到是出乎趙海的意料,趙海他們現在住的這個旅館還是謝莉酒店,在大陸上所有型以上的城市,都有謝莉酒店的連鎖店,而且這里的服務質量是最好的,所以趙海他們到了薩爾圖城,就住進了謝莉酒店,最起碼趙海知道,這個謝莉酒店跟依貝爾和依克薩家族都沒有什么關系。

像一般的酒店,一遇到這種騎兵圍店的事,馬上就會被嚇得不行,趕緊將客人趕出去,而謝莉酒店這里的反應到是出乎趙海的意料,他們并沒有上來趕人,而是就那么開著店門,好像是沒有看到外面的那些騎兵一樣,酒店里的那些侍應,都沒有什么別樣的反應,只有一個管事的人走到了店門前看著那些騎兵。

在那些騎兵的旁邊,停著一輛馬車,車上會著的正是費爾南德,那個管事的長的精瘦,一臉的精明,趙海見過,這個平時不笑不說話,但是現在卻是一臉的平靜,對著費爾南德的馬車一躬身道:“原來是大公,不知道大公前來有何貴干?”

費爾南德看著那個管事,怒喝道:“伊林,你少費話,這里沒有你說話的地方,我今天是來找那個威爾斯麻煩的,人最好閃開,不然的話別怪我不客氣。”

伊林平靜的看著費爾南德,費爾南德卻有一種錯覺,自己好像被一條蛇給盯上了,這種感覺讓他十分的不舒服。

伊林看著費爾南德,平靜的道:“大公,你也知道,我們是開店做生意的,是萬萬沒有趕客人的道理,我不知道大公跟威爾斯先生有什么恩怨,但是只要威爾斯先生在店里住一天,他就一天是我們店的客人,如要我們不能保證客人的安全,那還開什么酒店,大公請回,大公要是想找威爾斯先生的麻煩,等先生離開時,大公盡管找,那時與我們謝莉酒店全無關系,但是現在卻是不行。”

這幾句話說的是投地有聲,趙海都忍不住叫好,他還真的沒有想到,這謝莉酒店竟然如此的有種,在依克薩家族的地盤上,竟然敢跟費爾南德公開的頂牛。

第三百二十八章好大的威風

費爾南德也沒有想到伊林竟然敢這么的不給他的面,他臉色鐵青的道:“伊林,你個奴才,你吃了熊心豹膽了?竟然敢這么跟我說話?你不想活了?今天我就拆了你這店。”

伊林眼寒光一閃,沉聲道:“我謝莉家族在大陸上遍開酒店,到現在為止,還沒有那個人敢說要拆了我們家族的店,如果大公真的想拆店的話,我伊林決不阻攔,只是不知道候爵大人到時要請候爵大人給我們謝莉家族一個交待。”

費爾南德猛的冷靜了下來,他雖然是一個紈绔弟,但是還沒有到白癡的地步,他的父親早就跟他說過,在他們家的地盤上,有幾家是不能動的,其這謝莉酒店就是一樣。

剛剛他只是一時的氣憤,并沒有想那么多,現在一聽伊林這么說,費爾南德卻冷靜了下來,他知道伊林說的是真的,謝莉酒店幾乎開遍了整個大陸,這么大的產業,他們家族的勢力能小嗎?這樣的大家放,不要說他們一個小小的依克薩家族,就算是阿克蘇帝國的皇族想要動他們家,也得好好的掂量一下。

一想到這里,費爾南德不由得強按下心頭的怒火,沉聲道:“想讓我不找麻煩也行,你去把威爾斯叫出來,我們的事情我們自己解決。”

伊林卻是搖了搖頭道:“大公請見諒,我們開店的規矩,客人沒有叫我們,我們是不能隨意的去打擾客人休息的。”

費爾南德剛剛強按下去的怒火,終于在也忍不住了,他暴喝道:“好你個伊林,我是看在謝莉家族的面上,才沒計較你的無禮,你現在到是給臉不要臉,來人,給我闖”

那些騎兵剛要往里沖,突然酒店外面一下出現了十個石巨人,這些石巨人如同一堵墻一樣擋在了酒店的門前,接著趙海的聲音傳來道:“費爾南德大公,你想見我,我出來就是了,何必如此的大動干戈。”

說著趙海已經從酒店里走了出來,他先是對伊林行了一禮,笑著道:“感謝伊林先生的維護,趙海沒齒難忘。”

伊林微微一笑,平靜的道:“只要先生住在店里,就是我們的客人,我們自然要保證客人的安全。”

趙海微微一笑,沒有在說什么,這份情他卻是記在了心里,這時趙海轉頭看著臉色做青的費爾南德道:“大公,我們的事情好像沒有嚴重到如此地步吧?你打了我的仆人,我也打了你的仆人,這就算是扯平了,不知道大公如此的興師動眾,所謂何來?”

費爾南德卻冷笑道:“怎么?現在想要服軟了?晚了,你也不問問,這是誰家的地盤,你是站在誰家的土地上,敢如此的對我,簡直就是找死”

趙海看著費爾南德,微微一笑道:“大公以為我怕了你嗎?實話跟你說吧,我是給候爵的面,不想把事情鬧大,要是真的把事情鬧得太大,到時候誰也不好收場,請大公三思啊。”

費爾南德冷笑道:“現在想起來說這些了,晚了,來人,把他給我拿下”那些騎兵咔的一下放平了騎士槍,就準備沖鋒。

這時一個聲音突然道:“住手,快住手。”

趙海一聽這聲音,不由得微微一笑,這聲音正是依貝爾,他終于還是來了,要是他晚來一點,怕是就真的要打起來了。

費爾南德轉頭望了過去,一看是依貝爾,費爾南德不由得皺了皺眉頭,在這薩爾圖城,要說有那個人是他不愿意惹的,就只有這依貝爾了,依貝爾是整個依克薩家族領最大的商人,而且又是他父親的好友,雖然他看不起這個一身銅臭的商人,但是卻不得不給依貝爾兩分薄面。

現在依貝爾突然出現,這讓費爾南德有些皺眉,依貝爾參和到這件事情,那事情就不太好辦了。

這時他也想起瑞恩的話了,瑞恩跟他說過,這一次趙海依克薩領,就是要跟依貝爾談合作的,現在看來,他們的合作應該是談成了。

依貝爾這一次來的很急,連馬車都沒有坐,直接騎著馬來的,已經跑的一腦門汗了,許萬影也騎著馬跟在他的身后。

依貝爾飛快的跑到店前,先是沖著趙海點了點頭,接著轉頭看了一眼費爾南德,微不可察的皺了皺眉頭道:“大公,不知道我的這位朋友如何的得罪了你?請大公看在我的薄面上,暫息雷霆之怒。”

依貝爾不愧是商人,這一開口就你是賠禮,這正所謂,伸手不打笑臉人,被他這么一說,一般人都不好意思在發火了。

費爾南德一看到依貝爾,在一聽依貝爾這么說,也不想在發火了,他知道這件事情依貝爾出面了,他還真的不能不給面,正在這時,瑞恩卻從店里走了出來,在店門口那里看著費爾南德。

費爾南德一看到瑞恩出現了,不由得一喜,在一看瑞恩鄙視的看了他一眼,接著又把目光轉到了趙海的身上,一臉的愛慕,不由得心頭火起,也忘了要給依貝爾面了,冷笑道:“依貝爾,你一個小小的商人,憑什么讓我給你面,平時看你對我們家孝敬不少的份上,我父親才跟你稱兄道弟,我也叫你一聲叔叔,怎么的?你還真的把自己當成個人物了?你馬上讓開,不然的話別怪我不給你面,連你一起抓了。”

依貝爾一聽費爾南德這么說,氣得臉色鐵青,剛剛他明明看到費爾南德的臉色已經緩合了許多,怎么突然之間又變了口氣,依貝爾并沒有跟費爾南德先生,而是轉頭看了看,想找出是什么原因讓費爾南德的態度轉變。

這一轉頭他就看到了瑞恩,一看瑞恩的打扮,在一看瑞恩的神情,依貝爾就知道這就是趙海口的那個凡賽爾家族的公主了,他也就明白是怎么回事了。

依貝爾深吸了口氣,轉頭看著費爾南德,不由得嘆了口氣,他就不明白了,羅比那么精明的一個人,怎么生個兒卻蠢笨如豬,這么明顯的挑拔之計他都看不出來,這也太白癡了點。

依貝爾也不知道如何是好了,這位大公要是真的犯起渾來,他還真的不好說什么,在怎么說他也是依克薩家族的大公。

這時一個聲音傳來道:“你好大的威風啊,要不要也把我抓起來。”這個聲音不大,而且很平常,聽不出來一點的變化,但是一聽到這個聲音,費爾南德的臉色一下變了。

依貝爾和伊林的神情卻是一喜,趙海也轉頭往聲音傳來的方向望去,那里一輛馬車正緩緩趕來,馬車很大,看起來也很華麗,不過這種華麗跟那種暴發戶的華麗卻不一樣,是一種低調的,有品味的華麗。

一個年男人正站在車上,他雖然一身的貴族服,也帶著眼鏡,但是那衣服穿在他的身上,卻顯得斯帥氣,那眼鏡更為他增加了幾份的儒雅之氣。

一看到這個,趙海就不由得對他心生好感,以前趙海地球上的時候,就是一個宅男作者,身上自然也帶有那種斯之氣,對于人,也天生就有一種親近之感,現在一看到這人身上的氣質,不由得心生好感。

這人自然就是羅比,羅比雖在臉色平靜,但是所有人都知道他是在生氣,這時依貝爾連忙迎了上去,對羅比一躬身道:“候爵大人竟然親自來了,這怎么敢當,威爾斯,快來見見候爵大人。”

趙海連忙走了過去,對羅比一躬身道:“威爾斯見過候爵大人,大人萬安。”

羅比點了點頭,看著趙海,冷眼一看,趙海好像是一個一無是處的紈绔弟,但是仔細一看,卻發現好像不對,雖然趙海身上的衣服打扮得也可以說得上是花枝招展了,還帶著一個粉紅色的眼鏡,他自然是看不慣這樣打扮的,但是羅比卻沒有被這些表面打扮給迷惑了,他跟趙海一樣,也注意到了趙海身上的氣質。

趙海身上也有一股斯之氣,就是因為他在地球上的經歷,在地球上的時候,他是一上小說作家,而且又喜歡古,所以他身上自然就帶有一股斯之氣,在加上地球上的時候,他是生活在一個人人平靜的社會里,到了方舟大陸這里,他的身上自然也就帶有了一種奇特的氣質,趙海自己都沒有發現,他這樣的氣質,在方舟大陸這里是屬于絕無僅有的。

羅比是個精明人物,自然注意到了趙海身上的這種氣質,在一看趙海的打扮,他馬上就明白了,趙海是特意這樣打扮的,他不由得微微一笑,也沒有說破,只是對趙海點了點頭道:“年輕人,很不錯,呵呵,可惜就是脾氣還是大了點。”

趙海一聽他這么說,就知道他在來之前就已經了解這里到底發生什么事了,他不由得臉一紅,說實話,這件事情他做的確實是有些沖動了,所以不好意思的道:“候爵大人說的是,是在下魯莽了。”

羅比也沒有在意,呵呵輕笑,這才把臉轉像了費爾南德,現在費爾南德已經是臉色蒼白了,自從羅比一出現,費爾南德就知道事情要麻煩,但是他也不敢跑,這些年羅比可沒少教訓他,對他是積威日久,他一見到羅比就全身發軟,那還敢亂來。

第三百二十章怎么生了你這么個笨蛋兒

羅比看了費爾南德一眼,卻沒有說什么,接著轉頭看著那些騎兵,沉聲道:“今天是誰領兵?”

一個騎兵首領走了出來,在馬背上對羅比一躬身道:“屬下三營營長尼克拉見過候爵大人。”騎兵在有任何的時候,就算是見到國王也是用下馬行禮,所以這個騎兵首領雖然是羅比的手下,卻沒有下馬。

羅比看了尼克拉一眼,點了點頭道:“回去自己去領五十軍棍,下去吧。”尼克拉在馬上對羅比一禮道:后揮了揮手,領著那些騎兵退走了。

尼克拉也知道自己為什么被罰,他是薩爾圖城的城防軍,雖然他們也是歸依克薩家族管的,但是他們平時是不能輕動的,想要調動他們,就得有羅比的令牌才行,但是這一次因為費爾南德的話,他們就出來了,這實在是有些過了,所以羅比才會罰他們。

一看尼克拉退走了,羅比這才轉頭看著費爾南德道:“回家吧,威爾斯先生,依貝爾,也跟我去我家坐坐吧。”

接著羅比轉頭看著伊林,微微一笑道:“伊林店長,小無禮,你不要往心里去,那天有時候,我在來登門賠罪。”

伊林笑著道:“候爵大人客氣了,那敢讓大人來賠禮,大人有時間來照顧一下小店的生意就好了。”

羅比哈哈大笑道:“伊林先生客氣了,拉生意都拉到我的頭上來了,哈哈哈,好,有時間我一定來,今天就不多留了。”

伊林連忙道:“候爵大人請。”羅比對他點了點頭,吩咐了馬車一聲,趕車走了。

趙海和依貝爾都連忙跟上,趙海上了車,依貝爾上了馬,跟著羅比往候爵府走去,費爾南德也跟坐在車上,跟在后面往家里走去。

到了候爵府,羅比請趙海和依貝爾進了客廳,費爾南德自然也跟了進去,一進到客廳,那些侍女馬上就送上了可亞,然后就被羅比給趕了出去。

等那些侍女一出去,羅比的臉色就是一沉,砰的一把茶幾,看著費爾南德道:“你這個傻蛋,我怎么會有你這么一個傻蛋兒,謝莉酒店那是什么地方,我去了那里吃飯都得照樣付錢,你敢帶人圍住那里,還要闖進去,你想死嗎?”

費爾南德低著頭不出聲,羅比看著費爾南德道:“別以為我們依克薩家族有這么大的一塊地盤,就覺得了不起了,我們家族的領地,是因為那些大貴族看不上,所以才會給我們的,你還真的把自己當成個人物了?謝莉酒店,所有的分店加起來不下于萬家,在整個大陸上也算是數一數二的家族,這樣的家族你也敢惹?你是不是想讓整個依克薩家族都跟著人一起賠葬?”

費爾南德依然不說話,只是低著頭,但是他的心里卻有些不以為然,在他看來羅比說的太夸張了,他才不相信那個開酒店有能有那么大的能量。

羅比看著費爾南德的樣,就知道他沒往心里去,羅比不由得嘆了口氣道:“還有這一次的事情,你看不出來瑞恩是故意在挑撥的嗎?你竟然就傻傻的上當,我羅比精明一世,怎么生了你這么一個傻蛋兒,你的腦袋里除了女人,就太能在想點別的了嗎?在說了,你想一個好女人,我也不反對,但是瑞恩是什么人,你不知道?他在凡賽爾公國聲名狼藉,依萬才不得不把他送到羅森帝國去求學,為了這樣的女人,你也值得興師動眾?”

這個時候趙海開口顯然是不太合適,依貝爾身為羅比的同輩人,他到是沒有什么,連忙道:“候爵大人,這事兒也不能怪大公,實在是那個瑞恩公主太能裝模做樣了,你看他那身打扮,就見知道會勾男人,我要是在年輕一點遇到瑞恩公主那樣的,怕是也招架不住。”

羅比瞪了他一眼道:“你招架不住?那威爾斯怎么招架得住?我剛剛可是看到的,威爾斯對那個公主可是一點的好感都沒有,威爾斯,這是怎么回事?為什么你對那個公主好像沒有好感?”

也難怪羅比會感到不解,他看出來了,趙海的爵爵位是給依萬給的,按說像趙海這種情況,他對瑞恩應該更加上心才對,為什么他對瑞恩好像十分反感的樣?

趙海苦笑了一下,準備好了自己早就想好的說辭,道:“瑞恩公主的人長的很漂亮,但是在凡賽爾公國那里的名聲不太好,我可不敢娶,我這個爵位雖然是依萬大公給的,但是我可沒想要,他是看的我的這力,才給我的這個爵位,我還真沒當回事兒。”

羅比呵呵輕笑道:“看來我還真的沒有看錯,你根本就是穿這一身出來裝樣的,怎么的?有什么難言之隱不成?”

趙海微微一笑道:“沒什么,穿這一身不是挺好嗎?做事囂張點也沒有人說什么,呵呵,輕松自在。”

羅比哈哈大笑,接著轉頭看著費爾南德道:“嗯,看來我也得給你準備準備,你最好去羅森帝國求學去。”

費爾南德一聽羅比這么說,連忙抬起頭來看著羅比道:“父親,我以后聽話就是了,不要讓我去羅森帝國求學,太遠了,我不想去。”

羅比看他的樣,無耐的苦笑了一下道:“算了,你先回去吧,一會兒出來陪威爾斯和你依貝爾叔叔吃晚飯。”

費爾南德看了趙海和依貝爾一眼,最后還是點了點頭,轉身走了,一看費爾南德不情不愿的樣,依克薩不由得搖了搖頭,嘆了口氣道:“都讓他給他慣壞了,這么大人了,還小孩各性。”

依貝爾卻笑著道:“昨了,別我每次來你都跟好叨叨這事,對了,給你介紹一下,聯盟新成員,趙海,這個名字你應該聽說過吧?”

趙海和羅比一聽依貝爾這么說都是一愣,依貝爾這么一說,就等于是告訴趙海和羅比,他們是自己人了。

趙海和羅比都愣愣的看著對方,接著一齊轉頭看著依貝爾,發現依貝爾正偷笑呢,羅比不由得苦笑道:“原來是真的,你這個家伙,這保密工作做的夠好的,我都不知道。”

趙海也是苦笑連連,他還真的沒有想到,嘗嘗的依克薩家族的族長竟然會是黑魔法師聯盟里的人。

不過他轉念一想不對啊,聽說這羅比可是七級的風系魔法師,怎么會是黑魔法師聯盟的人。

看著趙海的樣,依貝爾就笑著道:“別以為黑魔法聯盟里就全是黑魔法,有不少不少黑魔法師的人,也是聯盟里的人,像我和羅比就是,我們都是看不慣光明教會太過于霸道,在加上我們對黑魔法師聯盟也沒有反感,所以就加入了。”

趙海點了點頭,羅比好奇的看著趙海道:“你也是聯盟里的?你是黑魔法師?”

趙海笑著道:“是啊,我是前一段時間才加入聯盟的,我是黑魔法師,不過現在是以火,土,風三系魔法師的名頭在大陸上走動,這樣方便一點。”

羅比和依貝爾都愣愣的看著趙海,趙海看了兩人一眼,苦笑道:“別看了,我其實不會魔法,會的是異術,我的異術可以模仿多種魔法效果,現人可以模仿土系的,風系的,水系的,暗系的,還有光系的,所以我才能扮成三系魔法師。”

沒想到趙海這么一說,羅比和依貝爾看他的眼光更加的驚奇了,其實這還是怪趙海太不了解異術了,在大陸上異術絕對是屬于神秘的東西,所以一聽說趙海會異術,他們都感到很驚奇。

許萬影會異術,之所以沒有人感到奇怪,就是因為他成名太早了,大家早就知道,也就不會感到奇怪了,現在一聽趙海說他也會異術,羅比和依貝爾當然感到驚奇。

趙海看了兩人一眼,苦笑了一下,不在說話了,他也知道,多說多錯,以后還是少說為好。

羅比和依貝爾一看趙海不想說,他們也沒有問,聯盟只是一個很松散的組織,每一個人都有自己的秘密,他們也不好問。

羅比轉移話題道:“對了,趙海你來找依貝爾干什么?這家伙就是一個奸商,你不會是想跟他做生意吧?”

很顯然,羅比跟依貝爾的關系很好,兩人都這么相互的打趣,這樣的關系,還真的是挺讓趙海羨慕的。

依貝爾白了羅比一眼道:“怎么?趙海就不能找我做生意?你忘了他是干什么的?”

羅比愣了一下,這才想起來前一段時間在凡賽爾公國鬧得沸沸揚揚的桃源產品來,那些東西都是趙海拿出來的,那趙海跟依貝爾做生意也就沒有什么好奇怪的了。

羅比點了點頭,轉頭對趙海道:“那你這次準備跟依貝爾做什么生意?還是桃源產品?”

趙海搖了搖頭道:“這次不是,這一次是奶酒,我把奶酒買給依貝爾,整個阿克蘇帝國他獨家銷售。”

羅比一愣道:“奶酒?那東西有什么好賣的?能有人買嗎?”

依貝爾笑道:“我跟你說啊,一會兒就讓你嘗嘗,我看你以后還雖別的酒不。”

一看依貝爾的樣羅比就知道那酒的味道肯定是不錯,不過他更感到好奇了,他家離獸人草原這里最近,當然也會跟獸人做生意,奶酒他也沒少喝,他實在是沒有喝出來那好的。

帶著農場混異界 第三百二十七章 沖突升級

推薦小說: 官途 | 崛起之華夏 | 帶著農場混異界 | 三界獨尊 | 大道獨行 | 武煉巔峰 | 重生之資源大亨 | 我家果園成了異界垃圾場 | 校花的貼身高手 | 劍神重生 | 全能奇才 | 官榜 | 無盡丹田 | 醫道官途 | 武神 | 大鑒定師 | 官神 | 傲世丹神 | 龜仙 | 修羅武神 
上一章  |  帶著農場混異界目錄  |  下一章
新書推薦:
 漁糧安天下 | 此人殺心太重 | 劍仙三千萬 | 平行時空的巨星 | 硬核廚爸 | 生活系修仙大佬 | 肉裝法爺會掛機 | 我就是不按套路出牌 | 回到村里開直播 | 我捧紅了半個娛樂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