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中文版 | 簡體中文版
夢想島中文
夢想島中文
首頁 奇幻玄幻 都市言情 仙俠武俠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小說 莽荒紀 不敗戰神
夢想島中文 >> 大奉打更人 >> 目錄 >> 第四十章 春闈結束
 

第四十章 春闈結束


更新時間:2020年07月14日  作者:賣報小郎君  分類: 仙俠 | 幻想修仙 | 大奉打更人 | 賣報小郎君 
 
大奉打更人 第四十章 春闈結束
春闈的考場就是聯排的小黑屋,成為“號舍”。學子進入后,負責監督的號兵會把大門掛鎖,僅留一個遞送考卷的小窗。

整整一天,學子們的吃喝拉撒都在小黑屋里完成。

燭光如豆,小小的屋內染上了昏黃,許二郎坐在案邊,玩硯臺倒入清水,緩緩研磨。

距離開考還有很長一段時間,這段時間足夠他靜下心來想一些事。

自古科舉重經義,輕詩賦,再加上大奉詩壇衰弱已久,因此這會試最后一場,對于大多數學子而言,只是走個過場。

方才入院時,相熟的學子們言笑晏晏,怡然自得。不像前兩場,臉色嚴肅,心態緊張,仿佛要披甲上陣似的。

但是,別人可以輕松,許二郎知道自己不能疏忽大意。

他是云鹿書院的學子,按照朝堂諸公對云鹿書院學子的態度,中了進士之后,要么發配到窮鄉僻壤,要么遲遲不給官身,雪藏起來。

許二郎有自己的志向,既不想被發配到窮鄉僻壤,又不想留京雪藏。

“前路漫漫啊........”許新年嘆口氣。

這時,門外的號兵敲了敲小窗,甕聲甕氣道:“老爺,卷子來了。”

參加春闈的都是舉人,舉人有做官的資格,大頭兵們都直接稱考場學子為“老爺”。

許新年接過卷子,鋪開在桌案,此時天色已亮,不過朝陽未曾升起。

借著橘色的燭光,許新年定睛一看,題目是《程子·干戈》中的一句話:“三軍可奪帥也匹夫不可奪志也。”

飽讀詩書的許二郎瞬間提煉出核心:詠志!

他盯著考卷,神色難以控制的呆滯,眼睛里則有難以置信。

“大哥那天進我屋子前,肯定踩過狗屎吧?”許二郎喃喃道。

這也能給他猜中?

那天抓鬮的事,許二郎權當是應付煩人的大哥,春闈考題雖然可以猜,但僅限于經義和策論,畢竟兩者有跡可循。

詩詞題目則完全看考官的心情,想出什么就出什么,即使以路邊野花為名,也是有可能的。

這都能猜?!

除非大哥那天晚上踩到了狗屎,許二郎實在想不出還有什么可能。

等一下.........許新年震驚、困惑、茫然等等表情,統統轉化為狂喜和振奮。

大哥猜對題了,大哥猜對題了!

他豁然間挺直腰桿,忍不住想長嘯三聲來表達此刻內心的激動。

“以大哥的詩才,既然猜對了考題,那么會詩第三場,將以我許二郎為尊。我,我也許能競逐會元。”

會試取中者為“貢士”,貢士首名稱“會元”。

他這么想是有道理的,首先,會試糊名,他云鹿書院學子的身份不會曝光,因此不會被排擠。其次,許新年是天生的讀書種子,大儒張慎的得意門生,再加上儒家體系過目不忘,念頭通達等加成,自身水平遠超國子監學子。

最后,大奉為了防止科舉舞弊,安排了三名主考官,多名同考,這里頭的成分就復雜了,三名主考官必定來自不同黨派。

沒準還互相敵對。

即使有人能買通一名主考官,也不可能買通其余兩名。

因此每一屆的會試,考官之間,也會來一場龍爭虎斗,然后相互商議、妥協,做出最后抉擇。

“天不生我許新年,會試萬古如長夜啊。”

即使驕傲如許新年,這會兒屋內無人,他完全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緒了,手舞足蹈,笑的像個傻子。

如果有床,他會在床上打滾,或者像蛆一樣扭來扭去。

“大哥真是我福星啊!冷靜,冷靜,大哥給我的詠志詩是什么來著........”

許新年定了定神,強迫自己冷靜下來。

幸好儒家八品的他,早已做到過目不忘,而且大哥給的詩確實好,他記憶還算深刻,很快就回憶起來。

提筆蘸墨,展開草稿紙,這個時候,他才發現自己的手依舊在微微發抖。

“沒出息,不過就是會試,激動成這樣。爹說過,我是有首輔之資的。”

自我調侃了一句后,許新年心情放松了些,手不再抖,飛快在紙上書寫:

金樽清酒斗十千,玉盤珍羞直萬錢。

停杯投箸不能食,拔劍四顧心茫然。

欲渡黃河冰塞川,將登太行雪滿山。

閑來垂釣碧溪上,忽復乘舟夢日邊。

行路難,行路難,多歧路,今安在。

長風破浪會有時,直掛云帆濟滄海。

(良心作者注:科舉考的詩,又叫賦得詩,通常是五言八韻、四韻、六韻,而不是七言。異世界我給魔改一下,方便劇情。再注:防杠精!)

寫完詩,反復看了數遍,確認自己沒有寫錯,但新的疑惑浮上心頭。

“黃河是什么?太行又是什么?閑來垂釣碧溪上,忽復乘舟夢日邊,這兩句是有什么典故嗎.......”

許二郎眉頭緊鎖。

飽讀詩書的許新年,搜刮肚腸也沒找到黃河和太行在哪里,而根據他對詩詞的了解,“閑來垂釣碧溪上”和“忽復乘舟夢日邊”應該是兩個典故。

“大哥真是的,寫詩之時也不知道作注。這樣如何讓我明白他作詩時的心境,如何明白他的深奧用意?”

“黃河和太行應該是河名和山名,這個可以更換,至于“閑來垂釣碧溪上”和“忽復乘舟夢日邊”這一句,縱使沒有典故,倒也不難理解想要表達的意思,問題不大。”

于是,更換了“黃河”和“太行”后,許新年提筆答題:

《賦得行路難》

本次春闈的主考官分別是東閣大學士趙庭芳、右都御史劉洪,以及武英殿大學士錢青書。

與學子不同,主考官、同考官們,自打會試開始,便沒有離開貢院一步,大門掛鎖,除非長翅膀,否則別想離開。

為了防止考官與學子串通舞弊,考官們需等貢士榜單確定,才能離開貢院。

相對于前兩場閱卷時的烽火狼煙,同考官們不管是態度還是情緒,都產生極大的變化。

“狗屁不通,什么破詩也敢在會試上獻丑。”

“借竹喻人,以此詠志,角度雖然不錯,但詠竹多過詠志,本末倒置了。”

“哎,看了半天,沒一首令人驚艷的詩。”

“往年不也如此嘛,都習慣了。”

閱卷官又叫做簾內官,他們一邊閱卷,一邊點評。乍一看氣氛中火藥味十足,其實是最輕松寫意了。

詩詞不受重視,作的好錦上添花,作不好也無所謂。反正都是渣渣,學子們作出的詩,中規中矩便是難得。不值得考官們嚴肅對待。

在京城,說到詩,有一個人絕對繞不開,他就是打更人許七安。被儒林奉為詩壇魁首,或者,大奉詩壇救星。

“那許七安若是參加會試,不說別的,至少今年會試,將誕生一首傳世詩吧。”

“誰說不是呢,可惜許七安并非讀書人,將來史書記載,元景年的詩詞佳作皆來自此人,我們讀書人顏面何存。”

讀書人對許七安的態度很復雜,既慶幸他的崛起,讓這兩百年來有那么幾首拿得出手的詩,不至于讓后人恥笑。

又惋惜他是個武夫,而非讀書人,因為這同樣是一件會讓后人恥笑的事。

大奉兩百年,讀書人千千萬,竟連一個武夫都不如。

“千錯萬錯,都是許平志的錯。”

就在這時,一位閱卷官展開一份謄抄的卷子,細看數秒后,他愣住了,身體像是石化,一動不動。

但他的嘴皮子不停的在念叨,反復念叨。

持續了幾分鐘后,這位閱卷官驀地起身,環顧房內眾同僚,深吸一口氣,擲地有聲道:“誰說大奉讀書人作不出好詩,誰說的,誰說的?”

閱卷官們紛紛看過來,神色茫然,不知道他發什么瘋。

詩壇衰弱都兩百年了,當代讀書人不擅詩詞,這些都是事實,有什么好爭議的。

“啪!”

那閱卷官把卷子拍在桌上,胸腔起伏,激動道:“我敢斷定,此詩一出,必將名傳天下。今年會試,必被史官記上一筆。”

邊上一位閱卷官看了他一眼,好奇的走過去,拿起卷子,定睛一看。

瘋狂似乎會傳染,閱卷官捧著卷子,激動的渾身顫抖:“好詩,好詩啊,哈哈哈,誰說大奉讀書人作不出好詩,誰說的?”

這下子,其余閱卷官意識到有佳作問世,一窩蜂的涌上來,相互傳遞、品讀。

“好詩,當浮一大白。”

“長風破浪會有時,直掛云帆濟滄海........這才是讀書人該寫的詩。”

“一個學子,如何能寫出這飽經滄桑的詩?”

“興許是屢考不中,以詩銘志吧。”

這首《行路難》的出現,就像是一群土雞里混入了金鳳凰,格外珍貴,滿屋的閱卷官不停傳閱,興奮的點評。

“咳咳!”

門外傳來用力咳嗽聲,頭發花白的東閣大學士背負雙手,站在門口。

他是被喧鬧聲引來的。

屋內閱卷官們頓時噤聲。

“吵吵嚷嚷成何體統?”

大學士趙庭芳訓斥了幾句,而后問道:“本官剛才聽到有人說,此詩一出,名傳天下?”

立刻就有閱卷官上前,恭敬的遞上卷子。

東閣大學士先掃了眾人一眼,這才接過卷子,瞇著眼看起來........他握著卷子的手,微微顫抖起來。

任誰都能看出這是一首好詩,令人振奮的好詩。

但經歷不同,感觸也不同。

這首詩既是詠志,也是一段坎坷的人生經歷。從“心茫然行路難”到“長風破浪會有時,直掛云帆濟滄海”,任何有相似經歷的人,都能迅速共情。

而最后一句是詠志,也是點睛,直接把整首詩的意境拔高到相當高的層次。

“此子絕對大才,若是經義和策問都是上佳,本官必點他為會元!”東閣大學士心說。

春闈結束的次日,許新年發現自己在家中的待遇一落千丈,以往每日清晨,娘都會讓廚房熱一碗熱騰騰的牛奶。

中午是濃香的雞湯,晚上是人參湯。

期間,娘還會噓寒問暖,雖說沒有什么切實的表現,但也表現出足夠的重視。

而爹和大哥也會在餐桌上問幾句,妹妹許玲月同樣如此,就連幼妹許鈴音偶爾也會喊一句:二哥,要勤勉努力呀!

可自從最后一場結束,牛奶沒了,雞湯沒了,人參沒了,問完什么時候放榜后,大家都不怎么關注了。

餐桌上,許七安問道:“二郎怎么心情不佳的樣子,是最后一場沒有考好?”

許二郎沒有說話,等吃完飯,他拉著大哥進書房,直勾勾的盯著他:“大哥.......你猜中題了。”

對于這個結果,許七安既驚訝又不驚訝,點點頭問道:“愛國還是詠志?”

“詠志!”

許新年請教道:“黃河和太行在哪里?閑來垂釣碧溪上,忽復乘舟夢日邊,又是出自哪個典故?”

.......嗯?這一句還有典故?我不記得了啊。許七安一臉懵。

“閑來垂釣碧溪上,是因為我喜歡釣魚。忽復乘舟夢日邊,則是,則是........哎呀你廢話怎么那么多?考試都考完了,還在這嗶嗶。

“趕緊撕了四書五經,大哥明天帶你去教坊司耍耍。”

許七安罵罵咧咧的逃走。

返回房間,發現鐘璃坐在床邊包扎腦袋,隱隱沁出血跡。

“又摔了?”

“嗯。”

鐘璃有些委屈的點點頭,說道:“我發現你妹妹的命很硬。”

“哪個妹妹?”許七安問。

想去圖書館,圖書館又關門了,把我給氣的。

雖然也可以隨便編,但感覺還是要嚴謹一點,我是個怕被抬杠的人。

先更后改。

大奉打更人 第四十章 春闈結束

推薦小說: 超品相師 | 武煉巔峰 | 修羅武神 | 無敵升級王 | 崛起之華夏 | 傲世丹神 | 掌御星辰 | 絕世唐門 | 帶著農場混異界 | 殺手房東俏房客 | 最強狂兵 | 擇天記 | 神話版三國 | 重生小地主 | 黃金瞳 | 大陰陽真經 | 龍血戰神 | 異世邪君 | 老兵傳奇 | 特種神醫 
上一章  |  大奉打更人目錄  |  下一章
新書推薦:
 全球進入大洪水時代 | 這個明星在種田賣菜 | 我有一個武道世界 | 仙帝的自我修養 | 視死如歸魏君子 | 從天后演唱會出道 | 從司藤開始的諸天 | 我的電影火爆全球 | 重生金融危機橫掃全球 | 地球簽到一百年,舉世無敵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