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中文版 | 簡體中文版
夢想島中文
夢想島中文
首頁 奇幻玄幻 都市言情 仙俠武俠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小說 莽荒紀 不敗戰神
夢想島中文 >> 大奉打更人 >> 目錄 >> 第三十五章 背鍋俠
 

第三十五章 背鍋俠


更新時間:2020年07月12日  作者:賣報小郎君  分類: 仙俠 | 幻想修仙 | 大奉打更人 | 賣報小郎君 
 
大奉打更人 第三十五章 背鍋俠
越來越多,許七安漸漸摸索到讀書人“顯圣”的竅門,別人問什么你答什么,這是瓜皮才干的事。

一定要吊胃口,吊足了胃口。

就像現在這樣,從四號到酒客,從酒客到花魁,從花魁到席間伺候的婢女,都在看著他,拭目以待。

眾目睽睽中,許七安起身,在廳中踱步,七步之后,他頓住,悠悠道:“十年磨一劍。”

楚元縝一怔,他剛說在養劍,許七安立刻作出這一句,沒跑了,這首詩就是為他而作。

四號頓時有些感動,他與這許七安素未謀面,把酒言歡幾句,便愿意為他作詩,待人如此友善熱忱,實在讓人慚愧。

三號是俠肝義膽的讀書人,雖有一些逐利的小毛病,但總體來說是個值得結交的人。他的堂哥比他更加古道熱腸,不愧是親兄弟。

同時,楚元縝想到了紫陽居士的例子,心頭微微火熱,他也是讀書人,也愛詩詞,遇到這種千載難逢的機會,沒道理不期待。

許七安環顧眾人,念出了第二句:“霜刃未曾試。”

十年磨一劍,霜刃未曾試........在場的官員咀嚼著這句詩,面帶微笑,眼睛發亮。

這首聯對仗工整,不管是韻味還是意境,都比如許七安以前的幾首詩,但詩詞的魅力不僅僅是韻味和意境。

十年磨一劍,霜刃未曾試!

簡短的一句,壯志豪情躍然紙上。十年磨一劍,這股自命不凡的意氣,也唯有他這樣少年得志的人物才能寫的出來。

楚元縝雙眼明亮,不自覺的挺直了腰桿,身子半伏在案,整個人做出前傾的姿勢,期待著下一聯。

太貼切了,真是太貼切了。

他這些年走南闖北,開眼界,養劍氣,這把人宗的極品法器,始終藏在劍鞘之中,未曾展示。

它終將有出鞘之日,只不過,楚元縝自己也沒有想過,將來會是什么樣的情況,讓他拔出這把劍。

直到近來人宗道首飛劍傳書,召他回來迎戰天宗弟子李妙真,楚元縝才恍然明白,原來是為了等待此時。

只是心里多少遺憾,這一劍出鞘,必定驚天動地,用來斬李妙真,非他所愿。

“下聯會是什么呢?十年磨一劍,會在什么樣的情況下出鞘?”

楚元縝心里嘀咕,對此充滿了“借鑒”的渴切。

這時,許七安搖頭嘆息:“下聯暫未想好。”

“這,這怎么就沒了?不能沒有啊,一首詩怎么能只有上聯。”

“許大人,莫要任性,我們還等著呢。”

“下聯是什么,你再想想,再想想.......”

大廳內,眾人瞪大了眼睛,無法接受這個事實。

許七安攤手,握著酒杯返席,無奈道:“確實沒想好,這樣吧,我先做半首,另外半首以后在給楚兄補,如何?”

“......也只能這樣了。”楚元縝失望道。

眾人勉強接受這個結果。

行酒令繼續,雅令雖然高雅,但氛圍略顯寡淡,浮香提出劃拳,得到眾人一致贊同。

花魁們陪著酒客劃拳,玩的不亦樂乎。

“不如咱們來玩投壺吧。”

身邊沒有美人陪伴的楚狀元提議。

本次酒宴是專為他接風洗塵,他是酒宴主角,他說了算。

投壺有投壺的規矩,很簡單,在廳中擺一只壺,酒客們每人三支箭矢,不中者罰酒,投中者可以命令場中任何一人喝酒。

幾輪下來,這群身份不低的官員喝的微醺,漸漸從游戲參與者變成了旁觀者,然后從旁觀者變成了喝彩助威的群眾。

場上只有許七安和楚元縝在投壺,每根必中,兩人仿佛在賭氣,誰都不肯認輸。

花魁們在旁搖旗吶喊,許七安和楚元縝任何一人投中,她們就大聲喝彩,興奮的臉蛋酡紅。

如此精彩的投壺對決,非常少見。

一開始,花魁們還能公平對待,不偏袒任何一方,慢慢的,十二位花魁分成兩個陣營,一方支持楚元縝,一方則是許七安的粉絲.......全是許七安睡過的女人,浮香、明硯、小雅等。

“這樣玩分不出勝負,我提議蒙上眼睛。”許七安說。

楚元縝沉思片刻,搖頭道:“即使蒙上眼睛也每發必中,我的建議是,每人二十根箭矢,誰先投完,誰便算贏。”

會玩!

酒客和花魁們眼睛一亮,紛紛表示贊同。

浮香命婢女取來絲巾,為兩人蒙住眼睛,許七安發現絲巾是朦朦朧朧的,透光性很好,隱約還能看見藤壺的輪廓。

他默默的轉過身去,背對著場中。

楚元縝一愣,笑著搖頭,也背過身去。

場上氣氛更活躍了,不但蒙面,還轉過身去,這玩法他們從沒見過。

“這怎么玩。”明硯嬌聲道:“誰能投的中呀!”

另一位花魁咯咯嬌笑:“兩位大人誰能勝出,明硯今晚就伺候誰。”

明硯紅著臉“呸”一聲,偷偷看向許七安。

許七安習慣性口嗨,蒙著眼大笑道:“不成不成,頭籌也太少了,我要你們全部。”

花魁們一點都不怵,笑嘻嘻回應:“許大人明兒怕不是要扶著墻去衙門應卯。”

笑聲“轟”一下響起,鶯鶯燕燕。

“三號婉拒了我的提議,看著是從不去教坊司的正經人,他這個大哥,卻恰恰相反。”

楚元縝心里感慨,這個許七安果然是個風流之人,在教坊司如魚得水,比任何讀書人都能放得開。

教坊司和青樓對于當下的士大夫而言,更多的是一個應酬的地方,與同僚、同窗喝酒應酬,酒樓是平民才去的地方,真正有身份的人,首選都是教坊司。

有才情出眾的花魁充當令官,有清秀乖巧的婢女倒酒伺候,這才是排面。

但士大夫們顧及顏面,不會太過放浪形骸,這個許七安就不一樣了。

“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風流!”許七安摟著浮香的小腰。

突如其來的金句,讓在場眾人暗暗贊嘆,這人的天賦怎么如此可怕,佳句、好詩章口就萊。

此人若是讀書,必成一代大儒。

許平志不當人子。

“咚!”

一根箭矢準確的投入藤壺,打斷了眾人發散的思路,注意力歸位。

投完一支的許七安笑道:“楚兄,開始了。”

“好!”楚元縝淡淡回應。

說話的同時,他隨手往后拋出一根箭矢,精準命中。

“哇.......”

明硯驚呼一聲,瞪大眼睛。

咚咚咚........

許七安和楚元縝一人一支箭,每投必中,每中一支,花魁們便驚呼一聲,感覺大開眼界。

投壺只是個小游戲,卻被兩人玩出花樣來了。

一支接一支,許七安投完第十支時,楚元縝已經投了十三支,手里只剩七支。

許七安手里剩五支時,楚元縝手里只剩兩支。

似乎勝負已分。

浮香和明硯幾位支持許七安的花魁神色一黯,難掩失望之色。

而支持楚元縝的花魁們,提前鼓掌,給這位元景二十七年的狀元郎獻上掌聲。

周遭旁觀的官員們,似乎早就料到這個結果,笑容反而最淡。

楚元縝是個傳奇人物,當年還是學子時,便已在同窗中鶴立雞群,才華相貌出類拔萃,而后棄文修道,誰都不看好他,一位至交好友氣的與他割袍斷義。

可誰想到,短短幾年,竟一飛沖天,挑戰金鑼張開泰,雖敗猶榮,被魏淵譽為京城第一劍客。

這樣一位絕世天才,在他們看來,自然要比一個會查案的許七安出彩多了。

此時,楚元縝已經投出了倒數第二支箭矢,準確入壺。

浮香抿了抿唇,從藤壺收回目光,看了許七安一眼,愕然發現這男人嘴角輕輕挑起........這個表情她很熟悉,每次許七安春風得意時,就會微微挑起嘴角。

他有把握?!

念頭剛起,浮香看到了堪稱荒誕的一幕,許七安把手里的五根箭矢同時投了出去,它們在空中劃過一道整齊的弧線,完美入壺。

五根箭矢只有一個聲音:咚!

大廳內瞬間陷入寂靜,一雙雙眼睛瞪的滾圓。

這也行?

“呀......”明硯歡呼一聲,激動撲到許七安懷里:“許大人,奴家愛死你了。”

浮香連連皺眉。

“神乎其技啊。”一位御史贊嘆道。

“原來投壺也能這么玩,大開眼界。”另一位官員笑著附和。

花魁們看許七安的目光頓時充滿了崇拜。

楚元縝摘下絲巾,笑了笑,“厲害厲害。”

打茶圍維持到亥時初(晚上九點)才結束,花魁們哈欠連連,起身告辭,裙擺飄飄蕩蕩,身姿輕盈。

盡管有些困倦,但美人們意猶未盡,覺得有許七安,有京城第一劍客的宴會太有意思了,可惜這樣的優質客人不可能天天碰到。

明硯偷偷在許七安掌心寫字,勾引他去自己的青池院,但被浮香不冷不熱的刺了幾句,然后趕走。

楚元縝沒有夜宿教坊司,告辭離開。許七安親自送他出院。

四號太淡泊灑脫了,而且有著讀書人的風骨........我完全找不到機會讓他社會性死亡啊........許七安望著青衫劍客的背影,心里很是遺憾。

不過讀書人有讀書人的弱點,比如詩詞。

下聯他先藏著,等合適的時機再拿出來。

留下婢女收拾殘局,浮香挽著許七安的胳膊進了臥室,許七安坐在桌邊喝茶,耳廓一動,聽見了鐘璃的傳音。

他扭頭看了眼屏風,燭光里映出她婀娜的影子,投在屏風上,正一件件褪去衣裙,換上輕薄的紗衣。

沐浴時,許七安突然說道:

“過幾日為你贖身。”

浮香愣了一下,靈秀的眸子閃過復雜之色,迅速沉淀,輕笑道:“許郎剛成子爵,現在納妾對你名聲不好。”

“也成。”許七安摟著滑膩的小腰,笑著說。

洗完澡,他和浮香在床上翻滾,白袍小將七進七出時,忽聽“咔擦”一聲,緊接著是失重感。

床塌了。

浮香驚呼著纏住許七安,白蟒般的大長腿死死勾住他的腰,嚇了一跳。

.......鐘璃,老子要找監正退貨!

許七安大怒。

出了影梅小閣,楚元縝劍指一揮,背上的長劍宛如活了過來,游魚般的脫離束縛,停在他面前。

楚元縝踏在劍鞘上,輕聲說:“走。”

長劍微微一頓,倏然刺破夜空,扶搖直上。

飛上夜空的瞬間,楚元縝感覺京城里有無數道目光鎖定了自己,隨后挪開。其中最讓他脊背發寒的注視來自那座高聳的觀星樓。

他很快離開內城,朝著外城的南邊飛去。

沒記錯的話,六號恒遠就在養生堂,他降低高度,尋了許久,終于找到南城的養生堂。

楚元縝不是土生土長的京城人士,在國子監求學、進士及第,一直生活在內城。從未來過貧民聚集的外城。

按下劍頭,輕飄飄的降落在養生堂的院子里,他躍下劍鞘的同時,聽見屋檐下傳來念誦佛號的聲音:

“阿彌陀佛。”

楚元縝握住劍柄,把劍插回背后劍囊,循聲看去,檐下黑暗中,站著一位穿青色樸素納衣的和尚,身材魁梧,濃眉大眼,臉部線條剛硬。

“恒遠大師?”楚元縝笑著打招呼。

“正是貧僧,施主是四號?”恒遠雙手合十,靜靜審視他。

初次見面的兩人沒有表現的很平靜,既不親近,也不生疏,恒遠領著楚元縝進屋,點上油燈,又從床底抱出一壇酒,翻出兩只瓷碗,簡單的用袖子抹去灰塵。

楚元縝從不對酒說不,酒到即干,只是有些好奇:“佛門弟子能飲酒?”

恒遠沉穩回答:“武僧葷素不忌。”

這句話里還有一個潛臺詞:武僧無需守戒。

“我今日見過三號了。”

楚元縝有些后悔沒帶花生米,有酒沒菜,總覺得缺了點什么。

恒遠點點頭。

“三號假裝不認識我.......以他的聰明才智,相信當時就認出我來了,不知為何假裝不識。”

楚元縝無奈的搖頭,說道:“八品修身境,修為是淺了些。”

不過,他知道三號的秘密,三號與亞圣殿清氣沖霄有關,對待三號,不能簡單的看表面。

恒遠大師喝一口酒,沉吟道:“相比起三號,貧僧與許大人更投緣,你可能還不知道,他沒有死在云州........”

等六號解釋完許七安死而復生的事,楚元縝頷首:“脫胎丸雖好,但限制太大,他能活下來,靠的是自身運氣。

“我剛在教坊司見過許七安,我對她的觀感不錯,想來是聽你們在地書碎片中討論過太多次,對他沒有生疏感。”

頓了頓,四號笑道:“三號我沒相處過,但許七安的確很對我胃口。”

喝完壇里的濁酒,楚元縝提出要去看那個孩子,看完之后,神色頗為抑郁。

“我雖不喜佛門,但他們有句話說的很對,世間便如苦海,眾生在苦海中掙扎。”楚元縝感慨說。

恒遠大師看了他一眼。

楚元縝忙說:“無意冒犯。”

恒遠這才收回目光。

“三天后是會試第二場,我們結伴去看看三號吧。”恒遠說:“三號并不愿意與我們公開身份,他說,如果相見,只需相逢一笑便可。”

“這樣啊。”楚元縝恍然大悟。

時間一晃,便過了三天。

天蒙蒙亮,許二郎在家人的陪同下,抵達貢院。

“儒家九品有過目不忘的能力,這一場考的是經義,二郎想必是沒有壓力的。”許七安拍著他的肩膀,鼓勵道。

許二叔和嬸嬸露出笑容。

據二郎自己說,頭一天的策問發揮很好,他本就擅長策問,第二場經義問題也不大。

在二叔和嬸嬸眼里,二郎成為貢士已經十拿九穩。

許新年微微昂起下巴,傲嬌的說:“天下學子人才輩出,不可疏忽大意,比我更強的可能也有。”

可能也有......許七安心說,裝逼還是你更厲害。

辭別家人,他走向貢院門口,打算排隊進場,就在這時,耳邊傳來洪亮的聲音:“阿彌陀佛。”

許新年側頭一看,看見街邊站著兩人,一位是身材魁梧的和尚,一位是背劍的青衫劍客。

見他看來后,和尚和劍客都露出了諱莫如深的笑容。

.......許新年臉色僵住,低著頭,步伐匆匆的回到父親和大哥身邊,心里頓時有了些安全感。

“爹,大哥,我懷疑有人欲對我圖謀不軌。”許新年沉聲道。

許平志聞言,眉毛立刻揚起,目光如電:“誰?”

他是巡城的御刀衛,知道近期有大批大批的江湖俠客涌入京城,對治安來說,是極不穩定因素。

最明顯的就是梁上君子更多了,那些江湖下九流在京城花光了銀子,又沒有掙錢的營生,第一選擇就是偷竊和搶劫。

“一個和尚,一個劍客。”許新年回頭,指向后方某處。

許七安看了片刻,道:“哪有人?”

許新年露出了驚恐之色:“剛剛就在那里的。”

“好了,還說你沒有壓力,我看你都產生幻覺了。”許七安拍著小老弟的肩膀,說道:

“二郎啊,那些不認識的,行為奇怪的人,你千萬不要搭理。”

說著,手往許新年背后托了一下。

許二郎看了看自己背后,不解道:“大哥這是何意。”

“沒事,幫你把鍋背好。”。

ps:今天大掃除結束,渾身濕透了,一陣陣發暈,差點暈過去,趕緊開空調救命........我這條命果然是空調給的。大特么的熱了。

大奉打更人 第三十五章 背鍋俠

推薦小說: 超品相師 | 武煉巔峰 | 修羅武神 | 無敵升級王 | 崛起之華夏 | 傲世丹神 | 掌御星辰 | 絕世唐門 | 帶著農場混異界 | 殺手房東俏房客 | 最強狂兵 | 擇天記 | 神話版三國 | 重生小地主 | 黃金瞳 | 大陰陽真經 | 龍血戰神 | 異世邪君 | 特種神醫 | 老兵傳奇 
上一章  |  大奉打更人目錄  |  下一章
新書推薦:
 全球進入大洪水時代 | 這個明星在種田賣菜 | 我有一個武道世界 | 仙帝的自我修養 | 從天后演唱會出道 | 視死如歸魏君子 | 從司藤開始的諸天 | 我的電影火爆全球 | 重生金融危機橫掃全球 | 地球簽到一百年,舉世無敵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