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中文版 | 簡體中文版
夢想島中文
夢想島中文
首頁 奇幻玄幻 都市言情 仙俠武俠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小說 莽荒紀 不敗戰神
夢想島中文 >> 大奉打更人 >> 目錄 >> 第十八章 遇刺
 

第十八章 遇刺


更新時間:2020年07月04日  作者:賣報小郎君  分類: 仙俠 | 幻想修仙 | 大奉打更人 | 賣報小郎君 
 
大奉打更人 第十八章 遇刺
離開靈寶觀,已經是未時三刻(13:35分)。

許七安進了皇宮,托侍衛通傳,于宮門口等待一刻鐘,到未時四刻,才等來小宦官。

“許大人,我們接下來怎么查?”小宦官問道。

“去鳳宮找皇后......見皇后不需要事先向通報陛下吧?”許七安道。

小宦官連忙擺手,“陛下說了,后宮之中,你想去哪就去哪。當然,前提是有奴才陪著,尤其是見貴妃和皇后。”

許七安點頭。

要見皇帝的女人,當然不能私底下見。

鳳宮的全名叫鳳棲宮,是后宮里最大,最奢華的宮殿——皇帝的寢宮不算在內。

來到鳳棲宮,得知皇后娘娘在午睡,許七安和小宦官在外頭的回廊里等了小半個時辰,一位清秀宮女過來通傳:

“皇后娘娘醒了,請許大人過去。”

許七安隨之入殿,在布置奢華的前廳見到了母儀天下的皇后,她穿著深色繡著金絲的鳳袍,頭戴華美風冠。

黛眉如畫,嘴線豐潤,她已經不再年輕,但臉上滿滿的膠原蛋白,絲毫不見老態。這讓她毫無瑕疵的盛世美顏中,增添了成熟女子的韻味。

她在我見過的美人里能排前二,洛玉衡排第一,但國師是自帶魅惑,有buff加成,而皇后是靠自身硬件.......這樣的女人當皇后,后宮里沒一個能打的。

許七安連忙低頭,保持一個外臣該有的禮儀和規矩。

“果然少年英才。”

皇后顯然也是個顏控,審視著許七安,滿意點頭:“懷慶時常在本宮面前提起你,對你贊賞有加。你在京中屢破奇案的事跡,本宮也有所耳聞。”

雙方的第一印象不錯。

不知道是不是許七安自我感覺良好,他覺得皇后對他很欣賞,一點都不見外。

“魏淵能得你這般出色的下屬,是他之幸。”皇后娘娘柔聲道:“給許大人看茶。”

宮女奉上熱騰騰的茶水,許七安雙手接過,沒喝,直截了當的問道:“卑職是為了福妃案而來,有幾個問題想問皇后娘娘。”

“許大人請問。”

“您可認識宮女黃小柔?”

“本宮不認識。”皇后搖頭。

“那娘娘宮里,可有一位叫荷兒的宮女?”

“有的。”皇后沉默了幾秒,緩緩點頭。

“蟹閣的容嬤嬤說,四年前,黃小柔曾經無故自盡,當時與她同住一屋的宮女救了她,那位宮女就是娘娘宮中的荷兒。”

“荷兒從未去過蟹閣。”皇后直接否認。

許七安繼續道:“卑職驗尸后,發現宮女黃小柔受的是致命傷,絕非一個宮女能救,也不是太醫署的太醫能救。必定是服用了起死回生的靈藥。”

皇后盯著許七安,淡淡道:“許大人這番話,可有憑據?”

“尸體便是憑據。”

“那丹藥呢?”

“......沒有。”許七安搖頭。

撕毀御藥房收支記錄的就是皇后?

皇后點點頭,柔聲道:“本宮乏了,送許大人出殿。”

你不是剛午睡結束么......許七安嘴唇囁嚅幾下,無奈起身,隨著宮女離開了鳳棲宮。

許七安看了眼日頭,“小公公,讓你收集的名單,辦好了嗎?”

小宦官從懷里摸出一張折疊好的宣紙,“正要交給許大人呢。”

不錯,辦事效率很高嘛,不愧是皇宮里調教出來的。

許七安展開名單,掃了一眼,上面羅列著十幾位宮女、當差、侍衛。

“咱們就按著上面的名單,一個個排查吧。”許七安說道。

“那皇后這邊.....”

“自然是查不成了。”

許七安嘆口氣,雖然元景帝給了他很大的特權,想查誰就查誰,但皇后娘娘打死都不配合,他許七安也沒辦法霸王硬上弓啊。

不過有一點是可以確認的,那就是皇后心里有鬼。

不會真是皇后干的吧,那懷慶豈不是很可憐。我是不是不應該查下去。可要是不查,裱裱豈不是很可憐?來了來了,二選一的修羅場......許七安心里默默嘆息。

不過話說回來,皇后真特么的漂亮。年紀大了還有這般風韻,年輕時得有多美,難怪能成為皇后。

懷慶與皇后眉眼間有幾分相似。

“相比起來,我還是覺得洛玉衡更勝一籌,因為她能滿足我的多種口味......哦,蘇蘇也可以。”

許七安不由的想起金蓮道長剛才的話,洛玉衡有眾生相,能讓男人看到自己喜歡的那一款,而他看的是雙十的妙齡女子,三十的少婦,四十的成熟女子......

“我真不想承認我好色啊。”

接下來的一個時辰里,許七安排查了名單上的人,因為時間有限,他得趕在宮城關閉前離開皇宮,因此只來得及排查三分之一。

響亮的閉城鐘里,他順利離開皇宮,從羽林衛手中牽走屬于自己的小母馬,拿回監正贈的黑金長刀,他慢悠悠的離開皇城。

此時,夕陽只剩余暉。

宵禁開始了,街上的行人早已絕跡,許七安穿著打更人制服,再有金牌傍身,除了皇宮內部,其余地方暢通無阻。

“噠噠噠.....”

小母馬緩行在無人的街道,許七安思考著福妃案的脈絡。

福妃是整個案件中最大的受害者,用來構陷太子的犧牲品,動手的人是已經被滅口的黃小柔。

黃小柔曾經受過重傷,但被皇后治好了,所以,皇后對她有大恩。

而皇后的四皇子是嫡子,當今太子是庶出,皇后不甘心太子之位旁落他人,因此設下詭計,構陷太子,奪回東宮之位。

動機很明確,且整個案情也合情合理,只是缺乏證據。

對,想要給皇后定罪,目前還缺乏證據。

“容嬤嬤說的對,這深宮內苑,不能說的秘密太多了,一腳陷進去,就拔不出來。我原以為這案子會花點時間,沒想到進展這么快,這下連拖時間的機會都沒有了,狗日的元景帝,還沒有下詔書封爵,老子明天就請假。”

這時,許七安腦海里浮現一個畫面:左邊屋脊后,趴伏著一位黑衣人,右邊屋脊后同樣埋伏著一位黑衣人。

前方那條小巷里,站著一位持刀的黑衣人。

憑借著煉神境武者的特殊,他立刻察覺出了危險。

我被埋伏了......這個念頭在心里升起,下一刻,尖銳的破空聲傳來。

黃昏。

元景帝用過晚膳,正打算去靈寶觀尋洛玉衡,與她打坐吐納,聆聽道教經典。

守在外頭的宦官突然來報,“陛下,陳貴妃在外求見。”

這個時間點,她來做什么.......元景帝皺了皺眉,略作沉思,道:“傳她進來。”

陳貴妃在這個時候來她寢宮,如果是早幾年,元景帝會以為是自薦枕席,過來侍寢。

他修道之初的整整十年內,后宮的嬪妃們鍥而不舍的央求侍寢,元景帝通通不理,性子倔強的,在外頭一跪就是一宿。

后來見他郎心如鐵,自知無法挽回君心,妃嬪們便歇了心思,安生過日子。

到如今,已經非常佛系了。

大家各過個的,偶爾還能湊在一起談天說地。

元景帝的后宮,大概是大奉五百年來,最和諧的后宮。

宦官退去后,元景帝盤坐在床榻,閉目吐納。沒多久,陳貴妃哭唧唧的沖了進來,邊哭邊道:

“陛下,你要為臣妾做主,為太子做主。”

竟是為太子而來,這個結果元景帝并不意外,或者說,在他預料之中。

烏發再生的元景帝睜開眼,淡然的看著陳貴妃,“太子之事還在調查,愛妃請回吧,是非曲直,自然會有公斷。”

“還在調查?案子不是已經水落石出了嗎,陛下,我都聽臨安說了。”陳貴妃捏著絲綢帕子,一邊擦拭淚水,一邊哀婉的說道:

“太子是被冤枉的,太子是被冤枉的。”

嗯?元景帝皺眉道:“臨安與你說了什么。”

“那位許大人早就查出真相了......”

元景帝一愣,他知道今日蟹閣撈上來一具溺死的尸體,正是福妃身邊那個失蹤多日的宮女。但他萬萬沒想到,許七安這么快就查出真相了?

陳貴妃一邊哭一邊把自己知道的信息說了出來。

元景帝聽完,臉色陰沉似水,扭頭朝大伴吩咐道:“把監督許七安的人叫過來。”

蟒袍老太監應聲離去,一刻鐘不到,帶著小宦官進來了。

小宦官余光掃了一眼,元景帝盤坐在塌,神色不見喜怒,陳貴妃跪在床邊,嚶嚶而泣。

元景帝淡淡道:“今日案子有何進展?”

小宦官心里早已打好腹稿,聞言,毫不停頓的回復:“許公子進宮后,便立刻趕去驗了尸體,得出結論是:宮女黃小柔先是被人按在水中溺斃,再拋尸井中的。”

隨后補充了驗尸的經過,來證明這個論斷。

“并且,許大人還驗出宮女黃小柔心口受過致命傷,本該幾年前就死去,卻被人以靈丹妙藥救活......隨后去了蟹閣,詢問了容嬤嬤.......”

這次小宦官很有經驗,只講述過程,不添加任何個人感想,也沒有說許七安和兩位公主的互動。

他想明白了,這些事情說出來,固然會給許大人增添麻煩,但自己這種拿兩位公主打小報告的做法,恐怕更讓陛下不喜。

害人害己,何必呢。

況且,許大人對他是極好的,極關心的。雖說脾氣暴躁了些,但為難真不壞。

“確認御藥房的收支賬冊被人撕毀了一部分?”元景帝求證道。

“許大人是這么說的。”小宦官依舊不發表個人看法。

元景帝緩緩點頭:“通知仵作連夜入宮,重驗宮女黃小柔尸體,朕要立刻知道答案。”

半個時辰后,大伴帶回來了仵作驗尸的結果,于許七安相互佐證,確鑿無疑。

元景帝恍然失神,許久沒有說話。偌大的寢宮寂寂無聲。

直到陳貴妃趴伏在地,哭道:“許大人不敢查皇后,此事唯有陛下親自出面才行。求陛下為太子,為臣妾做主。”

大奉打更人 第十八章 遇刺

推薦小說: 超品相師 | 武煉巔峰 | 修羅武神 | 無敵升級王 | 崛起之華夏 | 傲世丹神 | 掌御星辰 | 絕世唐門 | 帶著農場混異界 | 殺手房東俏房客 | 最強狂兵 | 擇天記 | 神話版三國 | 重生小地主 | 黃金瞳 | 大陰陽真經 | 龍血戰神 | 異世邪君 | 老兵傳奇 | 特種神醫 
上一章  |  大奉打更人目錄  |  下一章
新書推薦:
 全球進入大洪水時代 | 這個明星在種田賣菜 | 仙帝的自我修養 | 我有一個武道世界 | 從天后演唱會出道 | 視死如歸魏君子 | 從司藤開始的諸天 | 我的電影火爆全球 | 重生金融危機橫掃全球 | 地球簽到一百年,舉世無敵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