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中文版 | 簡體中文版
夢想島中文
夢想島中文
首頁 奇幻玄幻 都市言情 仙俠武俠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小說 莽荒紀 不敗戰神
夢想島中文 >> 大奉打更人 >> 目錄 >> 第十七章 心劍
 

第十七章 心劍


更新時間:2020年07月04日  作者:賣報小郎君  分類: 仙俠 | 幻想修仙 | 大奉打更人 | 賣報小郎君 
 
大奉打更人 第十七章 心劍
“小公公,你幫本官一個忙,去查一查叫“荷兒”的宮女。”

許七安放下冊子,扭頭吩咐元景帝派來監督自己的小宦官。

小宦官順從的離開。

人走后,許七安重新翻看冊子,一頁又一頁,看的非常認真。

我真受不了古代的賬冊啊......字寫的少,筆畫還多,看的眼睛疼......許七安用了一個小時,才仔細看完整年的收支記錄。

他合上冊子,看向管事的老太監,說道:“茅廁在哪?”

老太監回答:“后院。”

許七安當即去了茅廁,但沒有掏出他的8d,而是取出地書碎片,找出大儒們贈他的儒家版魔法書。

他眼里射出兩道湛湛清光,繼而緩緩收斂。

給自己刷了一個在望氣術后,許七安返回偏廳,不動聲色的問老太監:“本官發現冊子有問題,公公得給我一個解釋。”

“大人請說。”老太監坦然道。

“元景三十二年,應該是每天都有丹藥入庫吧?”

“這.....時隔四年,咱家也記不清楚了。”老太監感覺這位銅鑼的目光內斂而深沉,宛如藏著漩渦,讓他很不舒服。

沒說謊.....許七安繼續問道:“查驗冊子時,本官發現當年二月十日,和二月二十日的收支記錄是空缺的,這幾日沒有丹藥送來?”

老太監還是搖頭,苦著臉,“回稟大人,這個咱們也忘了。”

還是沒說謊,一個老太監不至于有屏蔽氣數的法器.......年紀大了就是不中用,忘性大......許七安把冊子還給老太監,吩咐道:

“把五天之內,御藥房的進出記錄給我。我會安排人協助。”

所謂協助,就是監督老太監。人選許七安已經想好了,就是元景帝派來監督他的小宦官。

這個小公公是元景帝的眼線,他的任何進度,都會一五一十的匯報給元景帝。

臨安湊到許七安耳邊,低聲道:“你是懷疑有人撕毀了冊子?”

“老太監找冊子的時候,封面上有明顯的積灰,上面有幾個指印,印記是新的,我敢斷定,不超過五天。”

厲害!

二殿下心里夸贊一聲,對許七安越來越有信心了。

這時,小宦官匆匆來報,他臉色很不好看,欲言又止。

“你先下去吧。”許七安把管理御藥房的老太監打發走。

小宦官還是沒說,小心翼翼的看一眼臨安。

“本宮也不能聽?”臨安怒了,眉毛一下子飛揚起來。

果然,裱裱雖然不太聰明,刁蠻任性的公主病一點都不缺,只是對我比較偏愛而已.......許七安皺眉道:“說吧。”

小宦官吞了吞唾沫,醞釀了幾秒,才小聲說:“荷兒是皇后娘娘殿里的人。”

有那么一剎那,偏廳里陷入了死寂。

荷兒是皇后宮里的人,難怪懷慶聽見荷兒的名字,情緒就變的不對勁了.......也就是說,當初救下黃小柔的人是皇后娘娘.......換而言之,黃小柔受過皇后大恩。

而她在這個案子里充當的角色是謀害福妃子,誣陷太子的急先鋒.......皇后有麻煩了。

“呼呼.....”

浮想聯翩之際,他聽見了身邊臨安粗重的呼吸聲。

要糟.....

“我去找父皇。”

臨安咬牙切齒的丟下一句話,豁然起身,朝外走去。

許七安連忙拽住她的手,安撫道:“殿下,現在下定論為時過早。”

“這不是很明顯的么,荷兒是皇后的人,黃小柔受過皇后大恩,皇后一直想害我太子哥哥,好讓她兒子繼承太子之位。動機也很充足不是嗎。”臨安扭過頭,怒目相視:

“你現在攔著我,是不是心里還有懷慶?”

她指的是“跳槽”這回事,畢竟許七安是她從懷慶那里搶過來了的。

臥槽,你這話聽起來就好像我吃完懷慶又吃了你,傳到元景帝耳里,他會下令斬了我的......許七安看了一眼小宦官,沉聲道:

“此事涉及皇后,僅僅查出一個宮女,你就大鬧一通,把殺福妃,害太子的罪名強加到皇后身上。

“倘若事后發現皇后是冤枉的呢?”

裱裱大聲說:“我不管我不管,太子是我胞兄。”

“殿下!”許七安瞪了她一眼,加重語氣。

“.....哼!”臨安收斂了性子,不忿道:“那你說怎么辦。”

熟悉她性格的人不在場,否則要大吃一驚,刁蠻任性的二公主在一個小銅鑼面前,居然這么乖巧。

“繼續查唄,公主靜觀其變就是了。”

臨安又“哼”了一聲,顯然對這個結果并不滿意,但也沒有繼續耍性子。

許七安轉頭朝小宦官說:“今日的收獲,小公公一定要一五一十的告訴陛下。不過,切記要說的簡單,只說案子,不說其他。”

我和臨安的互動也喜歡你能省略.......許七安心說。

小宦官想起當日干爹的警告,心里頓時無比感動,許大人雖然脾氣不算好,但心底非常善良,還知道為我這種小人物擔憂。

“許大人放心,奴才只說案子,不會多嘴。”小宦官大聲說。

這小公公很上道嗎......許七安“嗯”了一聲,又道:“待會兒你去找管理御藥房的公公,從他那里要一份名單,五天之內出入御藥房的名單。然后,你偷偷的找守衛核對。”

“明白。”

離開御藥房,時間是午時初(11:00),臨安說自己要去母妃那里用膳,狠心的把未過門的未婚夫拋棄。

許七安只好跟著宦官們一起吃飯,御膳房做的是主子們的伙食,太監和宮女們的“食堂”叫小膳房。

行到一半,忽然聽見身后有人喊:許大人.......

扭頭看去,一位藍袍道士匆匆而來,喜道:“許大人,總算找著你了。”

他知道許七安肯定要去小膳房用膳,特意在附近轉悠,果然給他逮住了。

能出入皇宮的,必定是靈寶觀的道士了。許七安拱手道:“道長。”

“不敢當不敢當,”那道士走近,恭恭敬敬的還了一禮:“許公子,道首有請。”

“這個......”許七安躊躇。

洛玉衡是元景帝看上的女人,自己已經和他的女兒糾纏不清,可不要再因為“與美女國師走的太近”這種原因再讓元景帝不悅。

另外,洛玉衡是二品強者,許七安不想和關系不熟的頂級強者走的太近,萬一突然給人家發現神殊和尚的存在.......哦哦,原來你許七安已經是和尚的形狀的!

來啊,封回桑泊,五百年不得出世,等將來有個和尚西天取經再給你放出來。

不死不滅的神殊和尚存五百年當然沒問題,但他許七安呢?他又不能向天再借五百年。

“國師等著你呢,想邀您一同用膳。”道士說。

“好!”許七安答應了。

主要是洛玉衡這個女人......她,她太誘人了。

靈寶觀許七安是第二次光臨,上次為了幫金蓮道長求取丹藥,他見過洛玉衡。

這位人宗道首似乎很青睞他,當時說了一句很暗示性十足的話,可惜許七安是個正人君子,對她的暗示不予理睬。

許七安被直接帶著進了一間靜室,兩個蒲團,一張桌案,邊上擺著一只小火爐,墻上掛著龍飛鳳舞的“道”字。

簡單至極的陳設,沒有多余的東西了。

道童搬來一大桶齋飯,混雜著黑米、玉米、小米等谷物,以及三疊素菜。

“許大人請慢用,道首馬上過來。”道童恭敬退下。

許七安沒吃,看了眼桌上的兩只碗,兩雙筷,滿意點頭。

如果這頓飯是讓他自己一個人吃,那他現在就打道回宮。

“吱”

剛關上的格子門,重新被推開,穿著玄色道袍的女子國師走了進來,臂彎托著拂塵,青絲用道簪簡單扎著,垂下幾縷額發,顯得有幾分嫵媚。

而眉心的一點朱砂,則凸顯出了仙子般的圣潔,讓兩種不同的魅力奇異的雜糅。

“國師!”許七安起身拱手。

洛玉衡頷首,伸手示意:“許大人請用膳。”

“國師請用鱔。”

兩人入座,盛了一碗飯,自顧自的吃起來。

許七安摸不準美女國師的意圖,斟酌著不開口,吃飯時偶爾看她幾眼,賞心悅目。

這女人乍一看,是粉嫩的二十歲,看著看著,又會覺得是三十歲的水靈少婦,你一拍屁股,她就知道換個姿勢。

可是看久了,臥槽,這分明是四十出頭的極品美熟女,那豐腴的身段,那眉眼間藏不住的風情,簡直是男人殺手。

許七安又找回了第一次見她時的感覺——媽媽的朋友,善良的小姨、英語女教師等等。

“這女人修的是道,還是妖法?”許七安暗暗皺眉。

會出現以上種種錯覺,當然不是他的原因,肯定是人宗修行之法的問題,這是金蓮道長背書確認過的。

天地人三宗沒一個正常的,地宗受功德所累,動不動就成魔。人宗什么情況不知道,但同樣有后遺癥。

至于天宗,他們走的道,本身就是最大的問題。

天無情,才能亙古長存。人無情,那與死物有什么區別呢。

按照許七安的理解,天人合一,就是化身規則了吧。

“聽金蓮道長說,許公子在云州服用過脫胎丸?”洛玉衡開口。

金蓮道長和你說這個干嘛.......許七安一愣:“是的。”

“貧道想借許大人一碗精血做藥引,用來煉制丹藥,緩解身體頑疾。”

什么頑疾需要我的精血做藥引?許七安看了她一眼,沒有表態,但心里在措辭,怎么拒絕她。

血液這種東西,在他前世只能驗血型,但在這個世界,可以玩出很多操作。

印象最深刻的是巫神教的咒殺術。

洛玉衡似乎早料到他的反應,夾了一筷子米飯,送進紅潤的小嘴,不緊不慢的補充道:“這是金蓮道長的建議。”

許七安點點頭,“我得確認一下。”

洛玉衡頷首。

許七安當著她的面,取出地書碎片,剛想傳書詢問,想起自己現在是個死人,不能開口說話。

這時,洛玉衡目光望向門口,淡淡道:“他在這里。”

許七安扭頭,看見一只橘貓蹲在門檻上,琥珀色的豎瞳幽幽的看著他們。

“道長,你怎么來了.....等等,你不是進不了皇城嗎?”

橘貓豎著尾巴,踩著柔軟無聲的貓步,躍向桌面。

許七安輕輕一巴掌拍開,“吃飯呢,主意貓毛。”

橘貓只好蹲在地上,昂著頭,溫和開口:“傷勢好了之后,可以隨意出入皇城了,不過皇宮依舊進不去。”

道長的實力比我想象中的還強啊.......許七安現在不是菜鳥了,想無聲無息的潛入皇城,少說得四品。

當然,這里不包括武夫。

以武夫的體系特點,就算是一品,也無法無聲無息的潛進皇城,多半會被發現。

當然,如果是一品武夫,差不多可以單刷“大奉京城”這個副本了。

“那精血是.......”許七安盡管很信任金蓮道長,但依舊有些遲疑。

這就好比有人要用你的電腦,盡管是好朋友,或者親戚,但你內心也會抗拒,畢竟誰的硬盤里沒幾百個g的老婆啊。

“借你血液里脫胎丸的藥性。”金蓮道長先看了一眼洛玉衡,見她沒什么表情,繼續道:

“人宗修行之道忐忑艱難,這點你多少了解過了,洛道首每月會受業火燒灼,飽受七情六欲之苦。脫胎丸能褪去舊軀殼,讓人重獲新生,可以暫時緩解癥狀。”

許七安緩緩點頭,大膽的說了一句:“難怪我覺得國師有著非同一般的魅力。”

如果金蓮道長不在這里,這話他是斷然不敢說的。

金蓮道長回應說:“人宗道法修行到高深處,具備眾生相,能讓你看見內心最渴望的那一面.......我指的是情愛方面。”

說著,橘貓臉上露出人性化的笑容:“你見到了什么?”

洛玉衡沒什么表情的抬頭,看了一眼許七安。

許七安表情倏然凝固。

這反應......金蓮道長一愣,旋即來了興趣,追問道:“你似乎感觸很深。”

我以為我是黑絲控、御姐控、熟女控、蘿莉控、妹控,到最后發現我只是單純的好色而已.......我對這句話的感觸從未如此深刻.......許七安干笑一聲,輕飄飄的岔開話題:

“既然金蓮道長做中間人,在下自然愿意盡綿薄之力的。”

洛玉衡滿意點頭,輕聲道:“你有什么想要的丹藥,可以盡管開口,當做是精血的補償。”

金蓮道長搶在許七安之前開口:“不著急,慢慢想,人宗道首的人情不是一般人能得的。”

洛玉衡不帶煙火氣的瞥了橘貓一眼。

景秀宮。

臨安帶著侍衛抵達母親的住處,她小跑著進了屋子,紅裙翻飛,嘴里嚷嚷著:“母妃母妃.....”

屋子里,陳貴妃正在偷偷抹眼淚,見到女兒跑進來,連忙別過臉,擦拭淚痕。

詐呼呼的臨安一下子安靜了,緩步走到陳貴妃身邊,握住她的手,嫵媚勾人的桃花眸里閃過心疼:

“母妃,太子哥哥會沒事的,清者自清,您別哭啦。”

前陣子她情緒糟糕,一半是因許七安的殉職糟心,另一半就是太子的遭遇,以及陳貴妃整天以淚洗面。

作為女兒,看著母親郁郁寡歡,日日垂淚,她心里很不好過,卻無能為力。

侍立在一側的貼身宮女低聲道:“這幾日,有宗室的親王來見了娘娘,他們說,外邊的大臣們在商議著另立太子的事宜。

“娘娘聽了后,便大哭了一場,連著兩天都沒怎么吃飯。”

臨安大怒,“這群沒遠見的狗東西,干嘛和母妃說這些。”

她氣的罵叔叔們是狗東西。

“臨安,別說渾話。”陳貴妃反握住女兒的小手,神色凄苦:“你太子哥哥是庶出,這些年總有人說他得位不正,廢了也好,母妃也不用成日提心吊膽。”

這話讓臨安心火大起,她知道母妃指的是那位虎視眈眈的后宮之主。

大宮女嘆息道:“如果案子能查的真相大白就好了,可是這么多天了,一直沒進展。”

案情是要保密的,許七安幾次三番對兩位公主強調。

但現在,見母親日漸消瘦,眼眶紅腫,臨安忍不住了,大聲說:“誰說沒進展的,許七安已經把案子查的差不多了。”

陳貴妃眼睛一亮,直勾勾的凝視著女兒:“案子快真相大白了?那個,那個許七安真的快查出來了?”

激動之下,用力握緊了臨安的手。

“母妃你捏疼我了。”

既然已經開口,裱裱就不再隱瞞,說道:“母妃,是皇后陷害的太子,一定就是她。”

陳貴妃臉色大變:“臨安,不得胡言。”

“母妃別急,臨安有確鑿證據的......”

當下,她把案情經過原原本本的告之陳貴妃。

“果真是她,當年,要不是她不守婦道,陛下豈會將她打入冷宮,豈會立我兒為太子?”陳貴妃大哭起來:

“陛下宅心仁厚,念著舊情沒有廢她,她倒好,時隔多年,又起了爭太子之位的心思。”

陳貴妃的話,像是一道驚雷響在臨安耳畔。

她都聽到了什么?

皇后不守婦道?父皇要廢后?

這都是什么時候的事,她怎么不知道。

臨安腦海里浮現那位性子溫和,但缺乏笑容的皇后,盡管很不忿她構陷太子哥哥,但臨安打心底里不相信她是個不守婦道的女人。

可是,當接受了這個驚天大消息后,很多以往沒注意的細節,通通有了解釋。比如,皇后一直深居簡出,不關心后宮的事。

比如,打從臨安記事起,就沒看到皇后笑過。再比如,皇后對懷慶和四皇子都是冷冷淡淡的,全然沒有母妃對自己和太子哥哥一般的疼愛。

“母妃,這,這到底是怎么回事?皇后不守婦道......那個男人是誰。”臨安激動的抓緊陳貴妃的手,怒火中燒。

作為父皇最疼愛的女兒,她聽到這個消息,憤怒是理所應當。

“別,別問了......”陳貴妃自知失言,含淚搖頭:“此事是陛下的禁忌,莫要外傳。”

“本座不喜歡欠人情,許大人直接說吧,想要什么。”洛玉衡不打算成全金蓮道長的如意算盤。

阿姨,我不想奮斗了.......許七安心里狂呼。

對于報酬,他暫時沒有想到的東西,忍不住看向橘貓,征求它的意見。

橘貓沉吟許久,說道:“人宗以劍術稱雄九州,不妨就贈一篇劍術吧。”

“可我用的是刀啊。”許七安出言提醒。

“誰說劍術不能用刀使的?”金蓮道長笑呵呵的反問。

也對,只要提取核心精華,運用到刀法里便成,就像我施展天地一刀斬時,可以配合獅子吼制敵。

許七安緩緩點頭。

洛玉衡抬手,在桌面輕輕抹過,三本薄薄的冊子出現。

國師悅耳的嗓音說道:“我這里有三篇劍術,分別是《心劍》、《氣劍》、《御劍》。

“心劍需輔以元神修煉,以精神力為磨劍石,日日不輟的磨劍。它無法斬肉身,專斬元神。”

聽到這里,許七安下意識的看向橘貓。

橘貓“噌”的彈出利爪,幽幽道:“許大人莫要挑釁啊。”

許七安立刻收回目光。

洛玉衡繼續說道:“氣劍與心劍相反,乃一等一的攻殺之道,修行到高深之處,劍氣綿綿不絕,無堅不摧。”

許七安忍不住道:“劍氣縱橫三千里,一劍光寒十九州?”

洛玉衡忍不住側目,猶似一泓清水的美眸在許七安身上停留許久,稱贊道:“坊間流傳許大人詩才絕世,果不其然,此句豪氣干云,有萬千氣象。”

這不是我說的,這是一位一個字一行,專門水稿費的大作家說的......

“至于御劍術......”洛玉衡輕輕揮手,門窗瞬間洞開,她袖中沖出一道劍光,呼嘯著在庭院上空游走。

疾如雷霆,敏如游魚。

許七安贊嘆道:“御劍術當真是仙人手段,所以,我選心劍。”

洛玉衡愕然片刻,頷首道:“好。”

御劍術雖然又花哨又炫酷,殺傷力也不低,但許七安覺得心劍更適合他。

理由很簡單,他的天地一刀斬是極偏激的刀法:世上沒有什么是斬不斷的,如果有,那就趕快逃命。

因此,他在修行時,首先考慮的不是增加手段,而是完善天地一刀斬。

或者佛門獅子吼后,這個念頭愈發穩固。

控制技能有了,物理傷害有了,現在最缺的是元神領域的輸出。

洛玉衡收回《氣劍》和《御劍術》,將《心劍》劍譜推給他,道:“有不解之處,可來靈寶觀尋我。我可以為你解惑三次。”

“多謝國師。”許七安誠懇道謝。

接著,洛玉衡從袖中取出一口玉碗,修長的玉指捏著玉碗,推到許七安面前。

碗不大,也就茶杯的三倍,許七安心里安定了些,他還以為是許鈴音吃飯用的大碗呢。

得到鮮血后,洛玉衡趁熱,跑去煉丹了。

靜室里,只剩下橘貓和許七安。

“道長,你幫我屏蔽一下其他人,我要私聊李妙真。”

趁著這個機會,許七安打算告訴二號自己復活的消息。

對于許七安的要求,金蓮道長的回應是:“呵呵。”

“有什么問題?”許七安皺眉。

“李妙真說過開春之后便來京城,眼下云州的情況,估計是要等剿匪結束,反正再過不久她就來了,何必急于一時。”金蓮道長說。

他還等著李妙真知道許七安復活后,憤怒的找他拼命呢,以此來攪亂局面,緩解天人兩宗杰出弟子的矛盾。

“也對!”許七安點點頭。

大奉打更人 第十七章 心劍

推薦小說: 超品相師 | 武煉巔峰 | 修羅武神 | 無敵升級王 | 崛起之華夏 | 傲世丹神 | 掌御星辰 | 絕世唐門 | 殺手房東俏房客 | 帶著農場混異界 | 最強狂兵 | 擇天記 | 神話版三國 | 重生小地主 | 黃金瞳 | 大陰陽真經 | 龍血戰神 | 異世邪君 | 老兵傳奇 | 特種神醫 
上一章  |  大奉打更人目錄  |  下一章
新書推薦:
 全球進入大洪水時代 | 這個明星在種田賣菜 | 我有一個武道世界 | 仙帝的自我修養 | 從天后演唱會出道 | 視死如歸魏君子 | 從司藤開始的諸天 | 我的電影火爆全球 | 重生金融危機橫掃全球 | 地球簽到一百年,舉世無敵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