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中文版 | 簡體中文版
夢想島中文
夢想島中文
首頁 奇幻玄幻 都市言情 仙俠武俠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小說 莽荒紀 不敗戰神
夢想島中文 >> 大奉打更人 >> 目錄 >> 第兩百零九章 社會性死亡
 

第兩百零九章 社會性死亡


更新時間:2020年06月12日  作者:賣報小郎君  分類: 仙俠 | 幻想修仙 | 大奉打更人 | 賣報小郎君 
 
大奉打更人 第兩百零九章 社會性死亡
宋廷風的聲音有些古怪,驚訝中帶著急迫,非要形容的話,大概就是:老婆,快出來看上帝!

是這種語氣。

許七安把賬簿揣進懷里,率先出門,朱廣孝則麻利的穿靴子,跟著出了門。

驛站的大廳里,一位穿著淺藍色勁裝妙齡少女,坐在桌邊喝茶。貼身的衣褲勾勒出雌豹般矯健的身段,袖口扎著,頭發依舊是高馬尾。

毫不拖泥帶水的裝束,凸顯出她的瀟灑和帥氣。

明明是英姿颯爽的美軍娘....哪里像道門天宗的圣女....師門讓人太上忘情,結果你成了急公好義的一代女俠....許七安心里吐槽著,表面微笑,道

“李將軍,又見面了。”

這小子黑眼圈又加深了...精神狀態不佳....應該是被魅吸取過精氣。李妙真一雙清亮的明眸審視著他,頷首道:“許大人。”

許七安在她對面坐下,左右是宋廷風和朱廣孝,驛卒上前倒完茶,復又退下。

雙方都沒有急著開口,各想著心事。

她應該是為了魅來的,遲遲得不到魅的復命,知道出了問題....許七安喝茶沉吟,思考著該如何應對。

把魅還給她?

不舍得啊,這么漂亮的制片人老婆,單看著就很賞心悅目,他還想著帶京城給鈴音開開眼界。

而且,附身能力很有用處,適用于多種情況,多種環境。

“幾位大人...”李妙真摩挲著茶杯,措詞道:“昨日可見過一位叫蘇蘇的姑娘?”

宋廷風和朱廣孝猛的看了過去。

來了,兩個小老弟公開處刑的時候來了....許七安嘴角一挑:“見過,她與我兩位同僚結下了難解之緣。”

聽到這里,三人的表情各不相同。宋廷風看了眼朱廣孝,心說,明明是與我結下難解之緣,和朱廣孝這悶葫蘆有什么關系?

李妙真則掃過兩個銅鑼的臉,有些憐憫,聽許七安話里的意思,蘇蘇肯定榨取了兩人的精氣。

不過,她愈發肯定“魅”在許七安手里,否則他不會說出這種話。

“抱歉,是我思慮不周,不知道大人能不能將她還給我。”李妙真誠懇道。

“設計坑害朝廷命官,套取機密消息,這是死罪啊李將軍。”許七安瞇著眼,似笑非笑的說道。

李妙真平靜的與他對視,不辯解也不惱怒,似乎完全沒把大奉律法放在眼里。

許七安忽然意識到,二號是個憤青,盡管她俠肝義膽,但不能掩蓋她是以武犯禁的俠客,并且對不負責任的元景帝極為憎惡。

最重要的是,二號是五品高手。對她來說,在座的各位都是垃圾....

得改變態度....許七安哈哈大笑起來:“不過,本官不是那種得理不饒人的,凡是都可以商量。主要是敬佩李將軍為愛發電,一年多里,各處奔走剿匪,這份為國為民的情懷,令本官汗顏。

“不過,本官很中意蘇蘇姑娘,李將軍能否割愛?”

許七安打算討價還價,宅男都知道紙片人老婆看的到吃不到,但不妨礙他們熱愛。

李妙真聞言,蹙眉道:“魅雖是高級怨靈,但本身無法長存,除非不停的攝取精氣,長此以往,會迷失心智,變成無法控制的怪物。

“只有跟在我身邊,才能維持原樣,你非道門弟子,不精通此類秘術,把她留在身邊只是害人害己。”

她現實里的形象和網上形象有很大區別啊....網上更活潑更憤青,而現實偏向嚴肅...嗯,嚴肅的形象適合領軍,這大概算是一種偽裝。許七安無奈道:“好吧!”

許七安說了一句稍等,起身返回房間。

朱廣孝和宋廷風目光呆滯,表情僵硬的對視....什么是魅,什么是攝取精氣?他們在說什么?

他們剛才,說了...蘇蘇姑娘?

俄頃,許七安拿著一只酒壺返回,“砰”的放在桌上,三人目光隨之落在酒壺上。

宋廷風和朱廣孝面露茫然,李妙真卻瞇了瞇眼,認出酒壺上刻著的是道門封靈符。

許七安揭開壺蓋,下一刻,裊裊青煙從壺口浮上來,幻化成一個千嬌百媚的大美人,她先狠狠瞪了眼許七安,嗔怒嬌斥:

“臭男人,倫家要餓死啦...”

緊接著她看見了李妙真,小臉蛋瞬間明媚,但又很快做出委屈狀,哭唧唧道:

“主人,你要為我做主。這個臭小子欺負我,侮辱我,您再來晚些,我就懷上他的孽種了,嗚嗚嗚....”

蘇蘇姑娘...朱廣孝和宋廷風在一月份的低溫了,一寸寸的僵化。

李妙真把壺蓋蓋回去,頷首道:“多謝許大人寬宏大量,此事我欠你一個人情,他日有什么要求,盡管提。”

許七安這才露出笑容:“李將軍客氣。”

二號的承諾還是很值錢的,用一個無法長久保留在身邊的魅換一個承諾,賺了。

他送李妙真離開驛站,行至門口,問道:“以李將軍的身份、修為,想來不缺一只魅吧?”

李妙真斟酌道:“魅不是尋常鬼物,必須是陰年陰月出生的女子,且死后依舊是處子之身,方能煉成魅。”

陰年陰月是何年何月?許七安微笑頷首,假裝自己聽懂了。

“不過,”李妙真話鋒一轉,挑起嘴角:“就算養條狗也養出感情來了,對吧。”

許七安笑了起來,兩人之間的氣氛不再那么拘謹和生疏。

本章未完,請點擊繼續閱讀!

李妙真趁機提出:“許大人可否再送我一段路?”

許七安回以暖男微笑:“樂意至極。”

說罷,他回頭看了一眼,看到宋廷風和朱廣孝一動不動的坐在那里,背影孤寂落寞。

“走吧!”許七安笑容愈發燦爛。

沿著寬敞的大街往前走,李妙真背著銀槍,腰胯長劍,邁步的英姿極為動人。

許七安頻頻扭頭,打量這位天宗圣女的容顏,她的氣質總讓許七安想起讀警校時暗戀過的警花。

齊耳短發,五官漂亮,臉蛋干凈,穿迷彩褲的雙腿又長又直,深青色背心里藏著兩團飽滿,胸口雪膩。

相比起那位警校校花,許七安腦補了一下,還是覺得白馬銀槍,負猩紅披風,穿軟甲的李妙真要更勝數籌。

李妙真淡淡道:“許大人,江湖兒女不必拘泥小節,但我終究是個姑娘,你這般盯著看,過于失禮了。”

呸,這男人果然是個色胚。

如果說色胚是宴會上初見時的印象,那么現在,李妙真對許七安的標簽改為:不簡單的色胚。

感覺我色胚的印象很難扭轉了....風評被害....許七安笑容不變:“李將軍很像我一位故人。”

呸!李妙真心里罵一聲,臉上掛著笑容,“這白帝城繁花似錦,但許大人隨巡撫一路走來,荒涼景象怕是沒少見吧。”

“確實令人唏噓。”

“通常來說,一州都指揮使司管轄的衛所在20至30之間,但云州都指揮使司管轄的衛所,只有15個。你知道這是為何?”李妙真自問自答:

“因為云州人口稀少,匪患又嚴重,根本無法大規模屯兵,沒有兵,如何剿匪?”

按照大奉軍制,都指揮使司以下的州府一級,設立“衛”,每個衛五千六百人。州府以下的郡縣,設立“所”,每個所一千一百人。

衛所總數只有15個的州,倒不是沒有,可云州是匪患嚴重地區,按理說,衛所應該超過25個,軍備力量才算合格。

“只需要開墾良田,軍隊平時自己耕作,應該能做到自給自足吧。”許七安說道。

各地的都指揮使司擁有軍田,軍隊不作戰時,做的和農民一樣的活兒。

李妙真看了他一眼:“軍餉呢?”

...許七安道:“慚愧慚愧!”

想起來了,當兵是要發軍餉的,可不是有飯吃就夠,招的兵越多,軍餉越多,要是發不起軍餉,軍隊說鬧事就鬧事。這樣的例子史書上比比皆是。

“我來云州一年多,與都指揮使楊川南合作剿匪二十余次,每次他都盡心盡力。我不信這樣的人,會勾結山匪。”李妙真圖窮匕見,表情認真的看著許七安:

“許大人是本次查案的重要人物,你的態度,決定了巡撫的態度。我希望你能慎重處理此事。”

“李將軍過譽了,我只是一個小小的銅鑼。”許七安適當的表現出“吃了一驚”的神色。

李妙真坦然道:“我有調查過許大人,自認對你還是比較熟悉的。”

比如你精通查案,比如你與教坊司多位花魁有染...

“許大人似乎有一個堂弟,在云鹿書院求學?”

二號果然懷疑三號的身份了....懷疑二郎就是熱心腸的讀書人三號....我不妨利用這個機會把誤會擴大,反正二郎在書院,二號在云州,相隔十萬八千里....這樣我可以利用二郎的“香火情”,博取二號的信任....反正我自己身份是不能暴露的,社會性死亡的后果太可怕了...許七安笑著說:

“是的,辭舊是一位滿腔抱負的讀書人,深受云鹿書院大儒們的看中,據說是當書院的傳承者來培養的。”

當傳承者來培養.....難怪三號知道那么多云鹿書院的布局,知道那些機密情報...李妙真恍然的點點頭,笑道:

“許大人同樣是一腔熱血,俠肝義膽。”

態度明顯變化了,似乎愛屋及烏的對許七安也有了些許好感。

...我這時候說一句:挨千刀的元景帝!二號對我的好感度會爆棚吧。

聊了幾句后,兩人告別,一人繼續往前,一人轉身返回。

李妙真尋了一處僻靜小巷,取出酒壺,抹去封靈符,釋放出蘇蘇。接著彈出一張紙人,給她充當附著物。

紙人化成妝容精致的蘇蘇姑娘,一臉哀怨,“主人....”

李妙真盯著她,問道:“你都跟他說了些什么?”

許七安能一語道破她道門弟子的身份,顯然是從蘇蘇這里拷問出的情報。

蘇蘇抬起手,大拇指掐著小拇指,示意道:“就說了一點點。”

“一點點是多少?”

“一點點就是一點點。”

“說!”

“也沒說什么啦,就是您的身份呀,年紀呀,修為呀,下山歷練呀....”

一個大大的問號出現在李妙真腦海里:

“你這不全交代了嗎。”

“我至少沒把您來癸水的日子告訴他。”

本章未完,請點擊繼續閱讀!

許七安回到驛站,看見朱廣孝和宋廷風還坐在那兒,彼此對視,眼神里充滿了對同伴的不信任。

“你為什么不告訴我你和蘇蘇的事。”

“你不也沒說嗎。”

見許七安回來,宋廷風目光無神的看著他:“寧宴,你早知道蘇蘇的身份?”

“我知道呀。”

“那你怎么不告訴我們。”朱廣孝沉聲道。

“是你們讓我保密的。”許七安聳聳肩。

宋廷風和朱廣孝看他的眼神,頓時充滿了不信任。

“那我們和蘇蘇在茶樓里發生的事...”宋廷風低聲問道。

“都是你們的幻覺!”許七安如實回答。

“呼...”兩人都松了口氣,原來只是幻覺。

宋廷風如釋重負的笑了起來:“是幻覺啊,那就沒什么了。我只是受到了迷惑,昏迷過去了。”

許七安憐憫的看著他們,搖搖頭:“你們是中了幻術,但沒有昏迷。”

“沒有昏迷?”朱廣孝和宋廷風心里一沉。

許七安來到柱子邊,沉聲道:“廷風,你當時是這樣的...”

他抱著柱子,瘋狂沖撞。

宋廷風:“....”

“廣孝你是這樣的...”他來到桌邊,雙手按住桌沿,賣弄腰力。

朱廣孝:“.....”

“咦,你們倆干嘛鉆到桌底下啊。”許七安做完,發現朱廣孝和宋廷風鉆進桌底不肯出來了。

“許寧宴你給我滾...你走吧,求求你,你快走,我今天不想看見你。”宋廷風蹲在桌底,抱著頭。

“哈哈哈哈哈....”

大奉打更人 第兩百零九章 社會性死亡

推薦小說: 超品相師 | 武煉巔峰 | 修羅武神 | 無敵升級王 | 崛起之華夏 | 傲世丹神 | 掌御星辰 | 帶著農場混異界 | 絕世唐門 | 最強狂兵 | 殺手房東俏房客 | 擇天記 | 神話版三國 | 重生小地主 | 黃金瞳 | 大陰陽真經 | 龍血戰神 | 老兵傳奇 | 異世邪君 | 特種神醫 
上一章  |  大奉打更人目錄  |  下一章
新書推薦:
 這個明星在種田賣菜 | 全球進入大洪水時代 | 仙帝的自我修養 | 從天后演唱會出道 | 我有一個武道世界 | 從司藤開始的諸天 | 視死如歸魏君子 | 我的電影火爆全球 | 重生金融危機橫掃全球 | 地球簽到一百年,舉世無敵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