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中文版 | 簡體中文版
夢想島中文
夢想島中文
首頁 奇幻玄幻 都市言情 仙俠武俠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小說 莽荒紀 不敗戰神
夢想島中文 >> 大奉打更人 >> 目錄 >> 第兩百零一章 呵,女人
 

第兩百零一章 呵,女人


更新時間:2020年06月09日  作者:賣報小郎君  分類: 仙俠 | 幻想修仙 | 大奉打更人 | 賣報小郎君 
 
大奉打更人 第兩百零一章 呵,女人
宋廷風在街邊的攤販手里,買了三兩枇杷膏,硬的,切成四四方方的小塊,有點類似許七安前世的潤喉糖。

在京城吃不到這么硬的糖,又潤喉又甜,是云州獨有的特產。

特娘的,連塊糖都比老子硬...宋廷風一邊含著,一邊四處亂看,感慨道:“同樣是云州,白帝城和其他地方就是不同,看這一片繁花似錦的畫面,還以為云州真的歌舞升平呢。”

一路走來,他們經過一個個州縣,看過大片荒廢的良田,破敗無人的村莊。清晰的意識到云州的蕭條。

民生多艱!

“明明有那么肥沃的地域,耕田不愁糧,靠山吃三代,還緊鄰著外海,盛產鹽田....”沉默寡言的朱廣孝,罕見的說了一大堆,郁悶道:

“為何落得如此境地?”

宋廷風和許七安一臉唏噓,前者沉聲道:“這次來云州,正是清除沉疴頑疾的,解決掉勾結山匪的都指揮使,云州匪患會好許多。

“寧宴說的對,不能沉迷教坊司,大丈夫當為國為民,做一番事業....臥槽,大美人!”

許七安和朱廣孝順勢望去,兩雙眼睛驟然綻放亮光,前方街邊,俏生生的立著一位傾國傾城的美人。

她穿著精致華美的羅裙,梳著時下流行的發型,鑲嵌藍玉的絲綢細帶勒出盈盈一握的腰肢。

肌膚雪白細膩,眸如點漆,紅唇鮮艷,俊挺的鼻子搭配尖俏的臉龐,艷麗無雙。

奈斯...許七安腦海里閃過這個詞兒。

瓜子臉大眼睛的俏麗美人是許七安情有獨鐘的類型,再有點狐媚子就更好了。他見過最標準的瓜子臉美人有三個:許玲月、懷慶、二號。

但她們三人的氣質,分別是清麗的JK,冷艷高貴的女強人,英氣勃勃的女干警。

只有這位偶遇的大美人,有著一張狐媚妖嬈的瓜子臉,一看就很浪,是他理想中的女神。

“完美,這就是我夢寐以求的美人...”許七安心旌搖曳,只覺得終于在這個孤獨的世界里遇到了愛情,三千弱水只取一瓢,什么浮香懷慶臨安國師等等,都是過眼云煙。

他旋即意識到不對勁,遠處那女子即使再漂亮,也不可能以壓倒性優勢取勝那些顏值妖怪....他敏銳的捕捉到這個不合邏輯的情況,這讓許七安稍稍清醒了一些。

緊接著,左手大拇指微微一燙,紫陽居士送的玉扳指中涌出一股暖流,溫養他的精神。

再看那位傾國傾城的美人時,許七安瞳孔一縮,眼里的并非絕色佳人,而是一個做工精致的紙偶。

紙偶梳著時下流行的發型,穿著華麗的羅裙,穿衣打扮與狐媚子美人一模一樣。

精致的臉龐慘白慘白,目光呆滯,毫無生息。

嘶....

青天白日的遇到這種詭異之事,許七安倒抽一口涼氣。

“這不是個人,是鬼....采薇說過,鬼物能長久存在于世間,要么受了地利的恩惠,就如我新宅井底的女鬼....要么是強者隕落后,精神不滅,但依然有時間限制,不可能一直存在....”

許七安瞬間做出判斷,這個女鬼是受人驅使的,背后有一個養鬼之人。

這女鬼很厲害啊,連我都能迷惑....若非儒家浩然正氣百邪不侵,這回我說不定陰溝里翻船....許七安不動聲色的收回目光,看了眼身邊的兩位同僚。

此時,才發現他們問題很大,目光略有呆滯,癡癡望著女鬼。雖然保持了部分理智,但其實深受魅惑影響。

...我剛才也是這副豬哥模樣?許七安感覺有些羞恥。

“廣孝,寧宴,我又相信愛情了。”宋廷風沉迷美色不可自拔,沉聲道:“我打算成家立業,我連兒子的名字都想好了。”

你那不是愛情,你那是饞她身子...不,她沒有身子....許七安心說。

“你那只是好色。”朱廣孝吐槽了一句,面露糾結之色,在青梅竹馬的鄰家妹妹和一見鐘情的女子之間,難以抉擇。

會這般糾結,是因為他此時的念頭與宋廷風如出一轍。

就在這時,那位姿容傾城的女子,搖著小纖腰,娉娉婷婷的走了過來。

“三位公子也是出來游玩?”

到了近前,她頓住腳步,裙擺從晃蕩到靜止,她盈盈施禮:

“小女人孤身一人,著實無趣,不知道能否與三位公子同行。”

她就是沖我們來的....許七安心生警惕,故作出垂涎欲滴的模樣,皺著眉頭猶豫道:“我們正要去教坊司,這不好吧。”

“誰要去教坊司?你自己要去便去,宋某不是那種人。”

“寧宴...哎,粗俗了。”

宋廷風和朱廣孝默默退后幾步,與他撇清關系。

哼,這人果然是個色胚,白日宣淫也說的如此磊落....魅心里呸了一口,臉上笑容愈發明媚。

色胚好啊,姑奶奶最擅長對付色胚。

我有紫陽居士的玉扳指護體,不懼邪祟。她如果有不軌舉動,我立刻偷襲,有心算無心,勝率極大....但最好是留活口,晚上審訊一番....許七安目光一閃,無奈道:

“既然如此,那便結伴吧。”

他打算先靜觀其變,沒記錯的話,大儒們贈送的魔法書中,有道門針對鬼怪的法術。

看似是你釣我,其實是我在釣你....

茶樓,窗戶邊。

李妙真半側著身,借窗邊的幅布遮擋,俯瞰著遠處三人,見魅如此輕易的打入敵人內部,她滿意的頷首。

諸多手段中,美色永遠是對付男人最為奏效的利器。

“姜律中隨著張巡撫外出視察民情,三位司天監的白衣隨行,今日是回不來了。而沒了姜律中坐鎮驛站,沒了術士的望氣術,魅就不會被發現。

“魅雖然擅長魅惑與幻術,但終究沒有形體,不可能真的與男人行床榻之事。要想長期與許七安保持關系而不被發現,我還得去教坊司請一位女子...

“等事情完結之后,我再送他幾瓶壯陽補血的丹丸,年紀輕輕便虛成這般模樣,再不補一補...呵。”

四人在白帝城中兜兜轉轉,飽覽當地風土民情,吃遍各種好吃的美味。

女子自稱蘇蘇,出身商賈之家,父親是綢緞商人,這才穿的起這般艷麗好看的衣裙。

她見三位公子一表人才,相貌不凡,心生敬仰,便情不自禁的想要結交。

是結交還是什么交啊...你這個要說清楚的...許七安心里吐槽。關鍵是,這么蹩腳的說辭,宋廷風和朱廣孝竟然相信了,相信了....

嗯,不能怪他們,他們已經被降智了。

一座茶樓,包廂里,宋廷風把糕點推到蘇蘇面前,殷勤道:“蘇蘇姑娘怎么不吃?”

“奴家不餓。”

“蘇蘇姑娘怎么不喝茶?”

“奴家不渴。”

喝了水怕是要流出來吧...許七安端起茶杯,笑道:“蘇蘇姑娘,進了茶樓不喝茶,是不是看不起我們兄弟仨?”

蘇蘇當即做出委屈的模樣:“公子何出此言。”

“寧宴,蘇蘇姑娘不想喝,你莫要逼迫人家嘛。”朱廣孝和宋廷風立刻呵斥同僚,替心上人出頭。

馬德,你倆都不知道自己姓什么了吧....下面的頭已經取代上面的頭....許七安當即放棄用水來弄濕紙人的想法。

蘇蘇抿了抿小嘴,不經意的問道:“聽口音,幾位公子不是云州本地人士。”

宋廷風揚起下巴,語氣倨傲:“我們是京城人。”

蘇蘇“呀”一聲,掩住小嘴,驚訝中帶著敬仰:“幾位公子竟是京城人士,小女子素聞京城乃天下首善之城,人杰地靈,心里憧憬已久。”

許七安得承認,論如何撩撥男人的心,這位不知根腳的女鬼是他見過最強,即使浮香也稍遜一籌。

她總能撩到男人內心的癢處。

這才是真正的勾引啊...低俗的色誘是以身體為餌,顱內高潮才能色誘之精髓。

朱廣孝不無炫耀的補充:“我們是打更人...蘇蘇姑娘聽說過打更人嗎?”

蘇蘇很配合的搖晃螓首,眨巴著清澈無邪的眸子。

宋廷風搶過話題,對打更人衙門一通鼓吹,在得到蘇蘇姑娘仰慕的目光后,他就有些輕飄飄的站不穩了。

蘇蘇不動聲色的引導話題,“那幾位公子...啊不,大人,隨巡撫來云州作甚?”

“自然是查案。”

“查什么案?”

宋廷風正欲說話,桌底被許七安踢了一腳,當即清醒了些,為難道:“蘇蘇姑娘,此事涉及朝廷機密,不能外傳。”

蘇蘇嫣然笑道:“是小女子不識抬舉了。”

認錯非常大方,一點都不矯揉造作,讓宋廷風和朱廣孝愈發的喜歡了。

這三人的意志還蠻堅定,姑奶奶要加大力度才行,今日不能帶回一些有用的信息,主人會生氣,主人生氣,就不給我男人了....這個叫許七安的意志最堅定,雖然時常偷看我的身子,但他是頭腦最清醒的...嗯,主人吩咐我勾引他,其他兩人可以忽略....

這女鬼開始圖窮匕見了,不行,廷風和廣孝快撐不住了,我得及早動手...

各懷鬼胎的許七安和蘇蘇相視一笑,許七安搶先道:“我上一趟茅廁,廷風廣孝你們陪著蘇蘇姑娘。”

吱...砰...包間的門打開,繼而關上。

房間里只剩下三人,宋廷風道:“蘇蘇姑娘....”

對面的蘇蘇紅唇輕啟,噴出一股虛幻的、不夠真實的陰氣,撞散在兩人臉上。

他們目光瞬間呆滯,宛如木偶。

恍惚之間,宋廷風看見朱廣孝也離開了,包間里只剩他和蘇蘇。這時,蘇蘇姑娘款款起身,褪裙了。

羅裙、小衣一件件的除去....

“蘇,蘇蘇姑娘別這樣,我不是那樣的人。”

“蘇蘇姑娘,我們到柱子邊”

同樣的幻術也發生在朱廣孝眼里,他沒有宋廷風那么虛偽,作為一個埋頭苦干的人,他引著蘇蘇姑娘坐在桌上...

“嗤!”

氣機引燃紙張,許七安將紙灰丟進酒壺里,片刻后,紙張燃燒殆盡,青煙從壺口冒出,粗劣陶瓷燒制的酒壺表面,出現了繁復的咒文。

這是道門的封靈符箓,專門捉鬼用的。

施展此符時,需要尋一個東西做為載體,杯、瓶、囊、壺、壇都可以,將瓶口對準惡靈,符箓便會應激生效。

他把瓶子藏在懷里,將玉扳指握在掌心,大步返回包間。

剛來到門口,他聽見了兩聲粗重的呼吸聲,是男人的,這讓許七安心里一沉,產生不好的聯想。

我還是低估這個女鬼了。

包間里的蘇蘇似乎聽到了腳步聲,大聲說:“是許公子嗎?兩位公子不知為何,突發癔癥,你快來看看...”

許七安一邊保持警惕,一邊配合的“匆匆”推開房間。

只見包間里,宋廷風抱著一根柱子,瘋狂沖撞;朱廣孝雙手按住桌沿,賣弄腰力。

“....”許七安驚呆了。

就在這時,埋伏在門邊的蘇蘇,抓住機會,朝他噴吐陰氣。

許七安意識渾濁了一下,但轉瞬間就恢復清醒,掌心的玉扳指持續散發溫暖的力量。

他配合的做出瞳孔渙散模樣,假裝自己中了幻術。

“砰...”房門輕輕關上,耳邊傳來輕笑聲。

那位蘇蘇姑娘蓮步款款的在包間里繞了一圈,咯咯笑道:“呵,男人!”

她坐在長條凳上,翹著二郎腿,從嫵媚艷麗的嬌柔女子,轉變成高冷的女王。

不理睬兩個沉浸在男歡女愛中的銅鑼,看向許七安,柳眉輕挑:“姑奶奶有話問你,老實回答。”

許七安目光渙散的點點頭,像一個聽話的,任人擺布的玩偶。

蘇蘇沉吟一下,道:“周旻是不是打更人的暗子?”

“是。”

....這和主人說的一致!蘇蘇微微點頭,再沒有疑慮,長話短說:“把你們掌握的所有信息都告訴我。”

對面那個銅鑼,目光呆滯的說:“你做夢!”

蘇蘇愣了一下,緊接著,她看見這個叫許七安的銅鑼,鎮定的從懷里摸出了一只酒壺,揭開了壺蓋,并將壺口對準她:

“收!”

這個過程中,他一直保持著目光呆滯的失神狀態,以致于直到他摸出酒壺,蘇蘇才后知后覺的意識到情況不對。

下一刻,一股強大的吸力將她籠罩,扯出了她的靈體,投入壺中。

“呵,女人!”

許七安目光微閃,恢復神采,微笑著蓋上壺蓋。

大奉打更人 第兩百零一章 呵,女人

推薦小說: 超品相師 | 武煉巔峰 | 修羅武神 | 無敵升級王 | 崛起之華夏 | 傲世丹神 | 掌御星辰 | 帶著農場混異界 | 絕世唐門 | 最強狂兵 | 殺手房東俏房客 | 擇天記 | 神話版三國 | 重生小地主 | 黃金瞳 | 大陰陽真經 | 龍血戰神 | 老兵傳奇 | 異世邪君 | 特種神醫 
上一章  |  大奉打更人目錄  |  下一章
新書推薦:
 這個明星在種田賣菜 | 全球進入大洪水時代 | 仙帝的自我修養 | 從天后演唱會出道 | 我有一個武道世界 | 從司藤開始的諸天 | 視死如歸魏君子 | 我的電影火爆全球 | 重生金融危機橫掃全球 | 地球簽到一百年,舉世無敵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