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中文版 | 簡體中文版
夢想島中文
夢想島中文
首頁 奇幻玄幻 都市言情 仙俠武俠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小說 莽荒紀 不敗戰神
夢想島中文 >> 大奉打更人 >> 目錄 >> 第一百九十二章 未亡人
 

第一百九十二章 未亡人


更新時間:2020年06月04日  作者:賣報小郎君  分類: 仙俠 | 幻想修仙 | 大奉打更人 | 賣報小郎君 
 
大奉打更人 第一百九十二章 未亡人
雙腳一踩馬鐙,這匹從青州軍營里調來的戰馬哀鳴著四蹄跪地,許七安宛如一只大鳥,飛進了密林。

黑金長刀一閃,便帶走一顆人頭,斷頸噴出血泉。

不要看,不要看...許七安腦子里回想著凄慘死去的商隊,心便硬了起來,手起刀落,手起刀落,帶走一個個山匪的性命。

以他半只腳踏入煉神境的修為,砍殺這群悍匪就像砍瓜切菜,再有黑金長刀削鐵如泥的鋒利,無人能擋他一回合。

“嗤嗤!”

一道熾熱的刀芒從身后斬來,沿途的枝葉無聲滑落,切口平齊。

許七安強大的精神力,讓他提前察覺了襲擊,擰腰,旋身,黑金長刀破碎刀芒,他看見了一位使大鋼刀的漢子。

他一刀砍飛攔路的虎賁衛,獰笑著朝許七安奔來,同時,兩名精瘦的漢子握著制式軍刀,從左右兩側夾擊許七安。

頓時,許七安陷入左右為男,滿身大漢的危險境地。

官道上,始終瞇著眼觀戰的姜律中,見狀,嘿一聲笑起來:“那三個是土匪身手不錯,一個練氣巔峰,兩個氣機稍弱,但也不是初入練氣境的弱手。”

聞言,一位銀鑼出聲道:“要不要幫幫他?”

打更人們一起看向姜律中,等待他下令。

在他們看來,修為僅是練氣境的許七安,不可能擋住三位同境界的高手圍攻。況且,他還稚嫩的很,殺人不多,缺乏實戰經驗。

在戰場上,實戰經驗有時候比修為更重要。

朱廣孝和宋廷風知道許七安在沖擊煉神境,然而這并不是好事,因為他正處于疲憊狀態,影響戰力。

姜律中悄悄并指如劍,凝視著身陷重圍的許七安,隨時準備出手救援,“再等等。”

三個練氣境...使鋼刀的漢子氣息強盛,是練氣巔峰...另外兩個則差了許多....云州的山匪素質這么高?隨隨便便就碰到三名練氣境?

許七安握著刀,臉色冷靜,他主動迎了上去,揮刀斬向使鋼刀的漢子,與此同時,腦海內觀想金色雄獅咆哮圖。

“吼!”

他喉嚨里迸發出沉雄的咆哮,震的山林搖晃,震的廝殺的雙方短暫凝滯。

使鋼刀的漢子耳邊仿佛焦雷炸開,瞳孔短暫渙散,思維陷入凝滯。

就那么零點幾秒的凝滯,決定了他的生死。

“噗!”

黑金長刀鋒利的光芒中,使鋼刀的漢子被活生生剖成兩半,破碎的臟器混雜著鮮血流淌一地。

許七安斬殺一人后,乘勝追擊,沒有半分凝滯回身,再次于腦海里觀想巨人圖,剎那間,他仿佛變成了戰天斗地的戰神,氣息暴漲。

叮...噗...

其中一位精瘦漢子揮刀格擋,被輕易斷刃,黑金長刀劃開了他的胸口。

另一個精瘦漢子見勢不妙,轉身欲逃,被虎賁衛的密集攢射給攔住,許七安追上,再次觀想金獅咆哮,震蕩對方精神,一刀斬殺。

整個過程也就短短十幾息。

這...觀戰的打更人里爆發出了驚嘆聲。

“他的氣機之渾厚,完全超過了尋常的練氣巔峰,即使是我,也只敢說比他略強而已。”一位金鑼震驚道。

“我們該關注的問題是,他哪來的佛門觀想法?那是獅子吼。”一位金鑼補充。

“還有一個問題,他似乎是兩種觀想一同修行...而且都已登堂入室。這已經可以沖擊煉神境。”

“他加入打更人才兩個月而已。”

說著說著,銀鑼們沉默了下來,臉色復雜。

銅鑼反應更加夸張,瞠目結舌的看著許七安的身影,腦海里回蕩著方才干脆利索斬殺三名練氣境的畫面。

同是練氣境,不同的人戰力是不一樣的,打更人衙門的練氣境普遍要比尋常武夫強大。

但還沒到那么夸張的地步。

許七安能在短時間內斬殺三名江湖武夫,而自身不傷分毫,這意味著在場銅鑼與他單挑,沒人能走過十招,這里面已經算進了法器銅鑼發揮的作用。

平時大家嘻嘻哈哈,平起平坐的相處,現在才知道,原來你能打我們十個?

姜律中更是知道,許七安的絕學是《天地一刀斬》,并未使用。

清理完這群土匪,虎賁衛在密林里帶出來一群被五花大綁的普通人,總共25人,問詢之后,得出他們商人的身份。

其中一位女子尤為出彩,不是少女那種纖細窈窕,而是如水蜜桃般豐腴誘人,只有花叢老手才能明白這種肉感女子的美妙。

“多謝各位官爺,多謝各位官爺...”

獲救的商人千恩萬謝,不斷跪下磕頭。

張巡撫和顏悅色的安撫著他們,并亮出身份,保證會送他們回云州中心——白帝城。

“把這些尸體都埋了吧,然后整理貨物,一起帶上。”張巡撫道。

姜律中點點頭,吩咐虎賁衛干活。

“等一等!”

勘察現場的許七安回來,喊停了虎賁衛。

張巡撫和姜律中投來問詢的眼神,許七安走到兩人身邊,皺眉道:“事情有些不對。”

“嗯?”姜律中環顧四周,凝神感應了片刻:“周遭沒有埋伏。”

這只是一起簡單的土匪攔路搶劫事件,類似的事情在云州每天都有上演。

“不是埋伏,”許七安搖頭:“我檢查了現場,發現死的大多都是鏢師,這些行商和普通人反而安然無恙,貨物也保持完好,劫匪甚至沒有撕毀防水的油布,清點戰利品。”

“兩位大人不覺得奇怪嗎,土匪剪徑,卻任由價值高昂的貨物散落一地,置之不理。”

張巡撫沉吟道:“也許是沒有時間收拾。”

許七安問道:“那為何會有時間綁人?如果我是劫匪,那我肯定求財,這一車車的貨物才是我的目標。我會連那些普通人一起殺了,何必多此一舉綁著他們。除非....”

姜律中和張巡撫相視一眼,前者皺著眉頭,道:“除非他們的目標不是貨物,而是人?”

許七安點點頭,掃過死里逃生,仍心有余悸的眾人,“問一問便知。”

他招手,喚來一位中年行商,問道:“你是什么人?”

“小人是白帝城地界的綢緞商人,帶著兩千匹綢緞到青州做生意,因為路途遙遠,害怕遭了土匪,就隨趙爺的商隊一起去青州....哦,就是趙龍。此人頗有本事,黑白兩道通吃,他的商隊往日里是很安全的。

“小人與他合作過多次,誰想今天....哎,終日打雁,終于被雁啄瞎了眼。這趙龍也算個人物,且講信用,可惜了啊。”

許七安頓時望向橫尸的商隊,那位趙爺就在里頭。

挨個兒的問過去,發現都是商人,且是結伴,最后只剩那個豐腴的婦人。

她看起來三十出頭,在許七安那個年代,其實還是個輕熟女。

“你呢?”許七安審視著她:“你一個弱女子,孤身一人去青州是為什么?”

楊鶯鶯有些遲疑,垂首而立,柔聲道:“前些年,民婦的丈夫去青州謀生。前陣子寄信回來,說在青州生意做的紅紅火火,本想親自回來接民婦去青州定居,但因為生意所累,脫不開身。便讓民婦隨信得過的商隊一起去青州。

“民婦打聽了許久,都說趙爺的商隊是頂好的,又安全又守信。”

這番話說的有理有據,乍一看毫無破綻。

表情很鎮定嘛....可作為一個普通的民婦,見識到鮮血淋漓的一幕,不應該是臉色慘白,逢人就嚶嚶?而且,說話的時候目光一直看著地面,就像在背臺詞,這是不自信的表現....

許七安道:“本官問你幾個問題。”

楊鶯鶯抬頭看了他一眼,又重新低下,柔弱的語氣說道:“大人請問。”

“你丈夫叫什么名字?”

楊鶯鶯思索著。

“你家住何處?”

“你丈夫有何容貌特征?”

“你丈夫身高幾尺?”

“你丈夫在信中寫了什么,請你復述幾句。你丈夫做什么營生?”

楊鶯鶯呆立在那兒,又茫然又無助,沉默了許久,她才恢復過來,細聲細氣道:“民婦的丈夫叫...”

“好了你別說了。”許七安招呼虎賁衛:“搜她身。”

“???”楊鶯鶯茫然不知所措的看著他,這位大人的所作所為,完全超乎了她的預料。

她驚恐的后退一步,雙臂環抱胸口,咬著唇,羞憤欲絕的表情。

“想的太久了,”許七安笑瞇瞇的審視著美貌婦人,“如果一個妻子連丈夫的名字、特征都需要想很久才能說出來,那么別人又怎么會相信呢?

“謊言不是隨便編造幾句,就能讓人信服的。你若不想被搜身,就老實交代。那些山匪為什么要阻截你?”

給完大棒,見女子臉色漸漸蒼白,許七安又安撫道:“我家大人是朝廷來的巡撫,這云州沒有哪個官比他更大了。有什么事只管說出來。”

楊鶯鶯看向了張巡撫,后者頷首道:“本官奉皇命巡查云州,你區區一個民婦,不值得本官欺騙。”

楊鶯鶯低著頭,權衡再三,意識到自己沒有選擇,忽然銀牙一咬,跪倒在地:

“民婦楊鶯鶯,此番去青州,是為了避禍,同時找青州布政使楊大人,為我夫君主持公道,報仇雪恨。”

張巡撫沒有立刻說話,沉吟片刻:“你夫君是何人?何事要尋楊大人主持公道?”

楊鶯鶯哭道:“民婦夫君是周旻。”

張巡撫失聲道:“什么?!”

許七安和姜律中豁然扭頭,盯著楊鶯鶯。

周旻,那位死在云州的打更人暗子,就是他揭發云州都指揮使楊川南勾結山匪,輸送軍資,謀取利益,養寇自重。

密信穿回京城不久,他便無聲無息死去。

大奉打更人 第一百九十二章 未亡人

推薦小說: 超品相師 | 武煉巔峰 | 修羅武神 | 無敵升級王 | 崛起之華夏 | 傲世丹神 | 掌御星辰 | 絕世唐門 | 帶著農場混異界 | 殺手房東俏房客 | 最強狂兵 | 擇天記 | 神話版三國 | 重生小地主 | 黃金瞳 | 大陰陽真經 | 龍血戰神 | 異世邪君 | 特種神醫 | 老兵傳奇 
上一章  |  大奉打更人目錄  |  下一章
新書推薦:
 全球進入大洪水時代 | 這個明星在種田賣菜 | 我有一個武道世界 | 仙帝的自我修養 | 視死如歸魏君子 | 從天后演唱會出道 | 從司藤開始的諸天 | 我的電影火爆全球 | 重生金融危機橫掃全球 | 地球簽到一百年,舉世無敵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