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中文版 | 簡體中文版
夢想島中文
夢想島中文
首頁 奇幻玄幻 都市言情 仙俠武俠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小說 莽荒紀 不敗戰神
夢想島中文 >> 大奉打更人 >> 目錄 >> 第一百八十八章 這位小大人是...
 

第一百八十八章 這位小大人是...


更新時間:2020年06月02日  作者:賣報小郎君  分類: 仙俠 | 幻想修仙 | 大奉打更人 | 賣報小郎君 
 
大奉打更人 第一百八十八章 這位小大人是...
是他啊。。。。許七安恍然大悟,想起了那個白嫖自己詩詞的大儒。

楊恭是誰不認識,但說起紫陽居士,那就如雷貫耳了。這貨趁著自己忘記那首送別詩的名字,在二郎吟誦詩詞后,強行安排了詩名。

簡直厚顏無恥到了極點。

許七安后來用詩詞吊著書院三位大儒,然后心安理得的白嫖他們,就是受到了紫陽居士的啟發,并且一點點愧疚心理都沒有。

人在江湖飄,不是你白嫖,就是我白嫖。

在碼頭附近雇了一輛馬車,張巡撫坐進去之后,掀開車窗簾子,繼續說道:“紫陽居士是元景14年的狀元,次年致仕,在書院教書育人,桃李滿天下。”

許七安心里一動:“次年致仕?”

狀元能進翰林院,而翰林院的庶吉士又被稱為儲相。也就是說,狀元是能角逐首輔之位的。

次年致仕,血虧!

“是受到了朝堂黨爭的傾軋,別看如今各黨派爭斗激烈,但面對云鹿書院讀書人時,矛頭一致對外。”張巡撫嘆息一聲:

“紫陽居士中狀元后,便被丟到了犄角旮旯,無人理會。他因此消沉了一年,日日流連教坊司,次年便辭官而去,回云鹿書院教學。”

。。。。這個我聽說過,白嫖了近一年。許七安由衷的羨慕。

對于紫陽居士遭受朝堂各黨派傾軋這件事,張巡撫除了嘆息,沒有多余的解釋。

因為有一個云鹿書院小老弟的許七安,心里門兒清。

兩百年前的爭國本事件,讓皇室對云鹿書院的讀書人又忌憚又厭惡,于是程姓亞圣崛起,創立國子監,取代云鹿書院為朝廷輸送人才。

可以說雙方之間既有利益沖突,又有道統之爭,若非元景帝是個平衡狂魔,紫陽居士恐怕至今還在書院里教書育人。

“紫陽居士才華與手腕可謂當世一流,他初到青州,以雷霆之勢清掃了布政使司衙門,而后一月之內,共罷黜、入獄貪官污吏一百七十八位,讓整個青州官場震動。”張巡撫語氣里透著欽佩。

這么魯莽的嗎?雖說新官上任三把火,但一個京城外放的大員,即使想肅清青州官場,也應該徐徐圖之。。。。紫陽居士接受朝廷委任,成為青州布政使才多久?

許七安心里疑惑,皺眉道:“朝堂各黨容他這般大動作?”

張巡撫笑著說道:“京察期間,朝堂各黨斗爭激烈,無法再合作,又有魏公的牽制。。。。”

他給了許七安一個“自己意會”的眼神,接著說:“況且,紫陽居士莽中有細啊,該拿到的罪證都拿到的,該說的話也讓一干犯官吐出來了。。。嗯,云鹿書院的讀書人最擅長講理,不是嗎。”

大人口中的這個“理”是物理的理吧。。。。許七安心領神會,與張巡撫相視一笑。

抵達青州官辦驛站后,張巡撫特意帶上許七安,前往布政使司衙門,拜訪紫陽居士。

許七安此時已經意會張巡撫主動攀談的原因,這位老辣干練的巡撫害怕紫陽居士不買賬,因此拉上他一起。

畢竟這個巡撫,巡的是云州,而非青州。

有了許七安跟著,紫陽居士絕對會給面子,有求必應。

進了布政使司,吏員引著一干人進了內廳,看茶入座。

“布政使大人去各大衙門視察戒碑之事。”

接待他們的是布政使司里的左參政,從四品官員。

張巡撫沉吟道:“是前院立著的那塊石碑?”

左參政笑著點頭:“布政使大人欲立戒碑,告誡青州百官,為官當廉正,當造福一方。”

張巡撫點點頭,這是清掃官場風氣之后的余波,“布政使此舉用心良苦,只是戒碑上為何空無一字?”

左參政無奈道:“布政使大人還沒想好刻什么,近日苦惱此事。并要求我們集思廣益,提供靈感,連帶著我們都勞神受累。”

紫陽居士很秀嘛,懂得搞征文活動。。。許七安心說。

布政使主管行政事宜,相當于許七安前世的高官。

大奉版圖劃分為十六州,許七安把州理解為省,但不是每個州都是省,也有很多小州。

比如青州下轄有十幾個州,此外還有府、縣等。

此時的布政使楊恭,領著青州一眾官員進入了青州府衙,府衙的知府大人謙恭的陪在一側。

一身緋袍的楊恭,站在石碑前,滿意的點點頭:“眾位大人,對于碑文可有提議?”

短短數月,他身上那股教書育人的儒雅之氣漸漸消失,取而代之的是為政一方的官威。

“下官覺得,可以將布政使大人肅清貪官,匡扶正風的事跡刻在碑上,警戒后來者。”青州知府作揖道。

楊恭有些意動,如此一來,碑文必定會被載入青州地方志,供后人傳唱。

但很快他就否決了這個提議:“碑文不宜過多,否則便是繁雜亢長,不夠醒目。”

“那就刻詩詞吧。”一位官員下意識的說。

然后,他就發現在場所有人都在看著他,目光平靜。。。

這位官員干笑幾聲,不說話了。

對于飽讀詩書的讀書人而言,寫詩倒是不難,誰年輕時沒有幾首作品,能不能登大雅之堂就是另一回事。

像這種銘刻碑文之上的詩詞,不但要寫的好,還得有警世作用,豈是說寫就寫。

商談之中,布政使司的一位吏員騎馬來到府衙,小跑著進來,站在不遠處,抱拳道:

本章未完,請點擊繼續閱讀!

“布政使大人,京城來了一位巡撫,已經到布政使司衙門了。”

巡撫?今年的巡撫來的這么快嗎?庚子年是京察之年,按照慣例,應該是等京城那邊的京察出了結果,京中再派巡撫下來。

這里面涉及到官場的潛規則,京城那邊結束了京察,也意味著各黨派爭斗有了結果,誰贏誰輸已成定局。

之后才會派下巡撫,將敗者陣營的官員拔除。

提前幾日便收到傳書的楊恭解釋道:“非是為青州而來,是去云州的,途中路過我們青州罷了。”

云州啊。。。眾官員一臉意會的表情。

楊恭看向吏員,道:“轉告巡撫,本官有要務在身,便不見了。有什么需求,叫他找左右參政。”

楊恭是云鹿書院的大儒,與朝堂諸公尿不到一壺,更別說什么交情。自己還為碑文的事苦惱呢,懶得搭理不熟悉的巡撫。

“是!”吏員先應了一聲,隨后補充道:“巡撫大人還托小人帶句話給您。”

楊恭和眾官員望來。

吏員道:“銅鑼許七安隨行。”

銅鑼許七安,誰啊?眾官員一時間沒有反應過來,但楊恭反應過來了,因為他始終有關注京城動向,始終與云鹿書院的大儒們保持書信往來。

“起轎,速回布政使司。”楊恭態度一百八十度轉變,語氣里透著急迫和欣喜:

“快快起轎。”

說罷,撇下眾官,徑直往府衙外行去。

這。。。青州眾官面面相覷,茫然的望著楊恭的背影。

“銅鑼許七安是何人?名字聽著頗為耳熟。”青州知府皺眉道。

“不如一起去布政使司看看,接待一下京城來的巡撫。”

“有理,走走走。”

官員們結伴出了府衙,一架架轎子出動,前往布政使司。

許七安在布政使司沒等多久,便等來了一位穿緋袍的大人,此人面容古拙,蓄著中老年人流行的山羊胡,眸子燦燦有神,神態不怒自威。

是個極有氣勢的大人。

胸口繡著錦雞。。。。是二品大員,布政使似乎是從二品。

許七安只認衣冠不認人,猜測出這位氣勢十足的緋袍,應該就是青州布政使,云鹿書院大儒,白嫖了他送別詩的紫陽居士。

與張巡撫作揖示意后,紫陽居士將目光轉向玄色差服,胸口綁法器銅鑼的許七安,無聲的審視。

這個時候,他反而不激動了,溫和中透著威嚴。

。。。。只有他一位銅鑼,想來便是許辭舊的堂兄了。。。。單看外表,兄弟倆毫無相似之處。。。。與辭舊相比,差距有些大。。。楊恭笑道:

“你便是許寧宴?”

許七安連忙抱拳:“正是卑職。”

“在我面前不必拘謹,可以學生自居。”楊恭臉上笑容擴大,道:“果然是一表人才,不輸辭舊。”

紫陽居士眼光真好。。。許七安欣喜道:“大人謬贊。”

一番客套之后,楊恭問起了京城的近況,盡管他通過書院傳書,了解到不少內幕。

帶著許寧宴拜訪,果然是正確的決定,否則布政使大人就不是這般態度。。。張巡撫嘆息道:“京城局勢混亂,黨爭依舊激烈。。。”

當下,從桑泊案一直說到工部尚書的云州案。

紫陽居士聽的冷笑不斷,卻沒有過多的評價朝堂局勢,主要是張巡撫不是自己人,如果僅是許七安在此,他就有話直說了。

黃昏后,紫陽居士在雅致的小院里宴請張巡撫,姜律中也受邀參加,此外還有青州知府等一眾高官。

小院內燈火通明,帷幔低垂,官員們列案而坐,把酒言歡。

從教坊司請來的樂隊、舞姬在寒冷的庭院里翩翩起舞,為大人們助興。

其實最初的教坊司就是純粹的文娛部,專在官場酒席上歌舞助興,后來才漸漸演變成官辦妓院。

小姐姐們從賣藝到賣身,被迫營業。

宴席的中心人物是布政使楊恭,以及巡撫張行英。至于姜律中,雖說金鑼本領高強,但打更人和文官天生敵對,沒什么人愛搭理他。

許七安本來覺得,自己也是如此,樂得悠閑,不用理會官場上的應酬。

誰知,一位穿緋袍秀云雁的官員,朝著許七安舉杯示意,試探道:“這位小大人,可是“疏影橫斜水清淺,暗香浮動月黃昏”的作詩人?”

ps:上章寫錯了,紫陽居士是布政使,不是知府,已改。。

ps:月初求票,有一個活動,就是投

大奉打更人 第一百八十八章 這位小大人是...

推薦小說: 超品相師 | 武煉巔峰 | 修羅武神 | 無敵升級王 | 崛起之華夏 | 傲世丹神 | 掌御星辰 | 絕世唐門 | 帶著農場混異界 | 殺手房東俏房客 | 最強狂兵 | 擇天記 | 神話版三國 | 重生小地主 | 黃金瞳 | 大陰陽真經 | 龍血戰神 | 異世邪君 | 老兵傳奇 | 特種神醫 
上一章  |  大奉打更人目錄  |  下一章
新書推薦:
 全球進入大洪水時代 | 這個明星在種田賣菜 | 仙帝的自我修養 | 我有一個武道世界 | 從天后演唱會出道 | 視死如歸魏君子 | 從司藤開始的諸天 | 我的電影火爆全球 | 重生金融危機橫掃全球 | 地球簽到一百年,舉世無敵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