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中文版 | 簡體中文版
夢想島中文
夢想島中文
首頁 奇幻玄幻 都市言情 仙俠武俠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小說 莽荒紀 不敗戰神
夢想島中文 >> 大奉打更人 >> 目錄 >> 第一百五十九章 青州故人?
 

第一百五十九章 青州故人?


更新時間:2020年06月02日  作者:賣報小郎君  分類: 仙俠 | 幻想修仙 | 大奉打更人 | 賣報小郎君 
 
大奉打更人 第一百五十九章 青州故人?
每個人的際遇都是不同的,錯過便錯過了,再怎么后悔都無法挽回。

錯失一炮而紅的紅袖娘子,哭的上氣不接下氣,大概要好些天才能領悟這個道理,然后在很長時間的憂悶中自我調節。

紅袖花魁哭成這樣,只能退出打茶圍,魏公子等人不愧是知書達理的讀書人,非但沒有抱怨責怪,反而安慰紅袖好生歇息。

送走紅袖之后,魏公子等人繼續喝酒,教坊司這種地方,本就是社交、應酬場所。

美人在側是錦上添花,不在也無妨。男人之間該喝酒喝酒,該聊天聊天。

“剛才,不是說有打更人來打茶圍嗎?”魏公子心里一動,想起這個細節,問身邊陪酒的丫鬟:

“方才紅袖娘子說,其中有人自稱,浮香是他相好?”

“好像是的。”丫鬟說。

魏公子內心隱約有了猜測,不再喝酒,鄭重其事的盯著丫鬟:“那...銅鑼叫什么?”

“公子,奴家不知道。”丫鬟搖搖頭,心說這我就沒在意了。

其他公子哥都是聰明人,聯想到紅袖娘子方才的異常,吃了一驚:“那,那許寧宴來禹州了?”

綱運使的案子今天才發生,還沒在禹州傳開,這群學子里,只有魏公子有官場背景,但要知道這些事,也得一兩天之后。

“明日可以去驛站看看,若是那位打更人住在驛站,少不得要拜訪一番。”

驛站!

馬車減速,停靠在驛站外。

張巡撫從馬車下來,臉色嚴肅,與隨行的姜律中一起返回驛站。此時已經是圓月高懸的夜晚。

張巡撫看了眼稍遠處的馬棚,只有零星幾匹馬拴在那里,進了驛站,問過驛卒,才知道打更人幾乎都在外面鬼混,沒有回驛站來。

本就心情沉重的張巡撫怒道:“荒唐,我等皇命在身,豈可如此懈怠,貪圖享樂。”

姜律中笑道:“他們在船上憋了這么多天,放松放松也是人之常情。巡撫大人無恙,其他人怎么著都無所謂。”

兩人上了樓,黑漆漆的走廊里迎面走來一位穿褲衩的家伙,大冷天的抱著肩,瑟瑟發抖。

姜律中擁有夜視能力,盯著來人,納悶道:“你整什么幺蛾子。”

“我剛洗完澡,冷水澡。”

沒有夜宿教坊司的許七安回答。

“然后?”

“這里是南方。”他沒頭沒腦的說了一句,忽然嘆息道:“找一找以前的感覺....姜金鑼張巡撫你們回來啦。其他人留宿教坊司去了。”

張巡撫點點頭,自顧自的進了自己的房間。

“你怎么沒留宿教坊司?”姜律中審視著許七安,據他所知,這小子也是個花場老手。

“鱔雖然不是個正經的鱔,但也是有要求的,任何與銀子掛鉤的交易都是低俗的,是罪惡的。鱔堅決抵制這種行為。”許七安臉色嚴肅的說完,徑直走遠了。

姜律中望著他的背影,心說,這小子是喝高了吧。盡說些糊涂話,而且,煉精境的武者早已寒暑不侵,卻裝出一副饑寒交迫的模樣。

許七安進了房間,關上門,自娛自樂的發抖,快速奔上床,把被子一卷,假裝自己生活在陰冷潮濕的南方。

按照地理位置來說,禹州雖然不是沿海,但也是南方了。與京城的刮骨寒風不同,禹州的冷是貼著肌膚,鉆入毛孔的。

這讓許七安想起上輩子生活的南方,大冬天的洗澡,關熱水抹香皂,一邊抹一邊發抖。

洗完澡穿衣服,穿著穿著,鼻涕就流出來了。

可惜練氣境武者體魄強悍,等閑是不會覺得冷了。即使泡在冰水里,頂多也是感覺冰涼。

裹著被子,許七安安心進入夢鄉。

燭光如豆,搖曳著昏黃的光暈。

張巡撫坐在案前,提筆,書寫折子:

“臣路過禹州,無意中察覺到一起貪污案,禹州漕運衙門綱運使嚴楷,指使當地幫派黃旗幫殺害護船衛隊,貪墨鐵礦,偷偷運往云州....

“臣查閱禹州漕運衙門沉船卷宗,發現十年內,沉船次數總共四十三起,丟失鐵礦兩百萬斤,數額之巨,令人發指。國賊無聲無息間,榨取大奉國祚,敲骨吸髓,叫人不寒而栗。

“禹州一州之地,十年內便丟失兩百萬斤鐵礦,大奉十六州累積的話,又將是何其龐大的數額?臣請陛下徹查大奉各州漕運衙門的躉船傾覆事件。

“前工部尚書勾結巫神教,暗中扶持云州匪患,恐有謀逆之舉。

“此外,銅鑼許七安機敏過人,能力出眾,乃國之棟梁。此番破獲躉船案,此人當居首功。

“云州之行兇險莫測,微臣必當竭盡全力,鞠躬盡瘁死而后已。”

次日黃昏,一行人離開禹州,繼續乘船趕赴云州。

白天許七安帶著虎賁衛和打更人同僚,在城里采購了一些時令蔬菜、酒水、米糧等物資。

走的是漕運衙門的賬,相當于白嫖了。

當天夜里,船上伙夫給欽差隊伍做了一頓豐盛的晚宴,酒足飯飽后,許七安盤坐在房間里吐納。

“寧宴啊,你昨兒沒睡禹州教坊司的花魁,真是太可惜了。”宋廷風都替同僚感覺可惜,那么好的鮑,說不要就不要。

“嘿,那紅袖娘子看不起咱們這種粗俗的武夫。”許七安說。

“那是你沒表露身份,你要告訴她你就是寫出“暗香浮動月黃昏”的大才子,她還不急著自薦枕席。”宋廷風回答。

許七安就有些納悶:“既然這樣,你怎么不幫我說?”

宋廷風冷笑:“狗屎,老子嫉妒都來不及,替你揚名,然后眼睜睜看著你又睡花魁?”

“你不也天天風流快活。”

“能一樣嗎。”

“關了燈全都一個樣。”

“是吹了燈吧。”宋廷風糾正道。

油燈是用來吹的,關燈是幾個意思?

朱廣孝同樣在吐納,聽到這里,暫停了一下,睜開眼說:“除了教坊司的花魁,我看府衙那位呂捕頭也很中意寧宴。”

宋廷風一下子更酸了,“你怎么做到的?撩撥良家的本事太強了,教哥哥幾手?”

“哥哥?”

“教弟弟幾手。”

“你得叫聲爹。”

“滾!”宋廷風一口拒絕,他以前被許寧宴用同樣的套路給騙過一次。

“叫不叫?”

“爹。”

許七安笑了,“這姑娘們呢,就像沙子,強握是握不住的。你得把她們弄濕,不僅能握住,還能擺出各種姿勢。”

“什么意思?”宋廷風和朱廣孝沒聽懂。

“要走心啊,不要走腎。”許七安道。

“好像有點道理,但你真的有資格這么說嗎。”宋廷風說完,忽然怒道:“你又騙老子一個爹,趕緊喊回來,不然我宰了你。”

他說著就撲過去,準備強人鎖男。

這時,三人耳廓一動,聽見外頭傳來呼救聲。

“出事了...”許七安一腳蹬開宋廷風,顧不得穿靴子,沖出了房間。

兩個同僚緊隨其后。

幾乎在同時,修為高深的銀鑼們也沖了出來,隨后是銅鑼。

夜里沒有行船,停泊在一處水流平緩的地帶,漆黑的水面,一個虎賁衛的漢子使勁的撲騰,時而沉入水中,時而用力鉆出來。

他看起來是會游泳的,但水底有什么東西拉住了他,死命的把他往水里拖。

“哼!”

船艙里,傳來姜律中的冷哼聲。

那落水的虎賁衛一下子像是解除了束縛,浮上水面,沒有繼續往下沉。

甲板上的打更人丟下繩索,把他拉了上來。

這個時候,又有許多虎賁衛從艙底沖了上來,披堅執銳,神情緊繃。

“沒事了,只是有人落水。”許七安扭頭安撫了一句,接著,轉頭審視著落水的漢子,看見了他腳踝處,有一個青紫色的手印。

“怎么回事?”一位銀鑼問道,他是姜律中麾下的銀鑼。

本次帶隊的是金鑼姜律中,除了許七安這個被魏淵指派歷練的,其余打更人都是姜律中麾下。

至于宋廷風和朱廣孝,則是許七安拉著一起來的,因為出差的補貼太誘人了。而且又有立功的機會。

那漢子吐了幾口水,很快就恢復了,只是臉色有些慘白,估計是被嚇的。

“卑職喝多了酒,剛才跑到上面來放水...突然聽見水里有人叫我,低頭一看,是已故的老母。

“不知道怎么回事,想起老母親撫養我長大的點點滴滴,悲慟萬分,就跳了下去。

“落水后卑職就清醒了,即使老母親化作了鬼,又怎么會出現在這里呢。可那東西死死抓住我的腳,把我往水底拖....”

“是水魅,”一位經驗豐富的船工,有些驚恐的說道:“人死后尸體化作的陰物,經常誘拐路人落水。這運河每年不知道要死多少人,陰氣日積月累,催生出水魅在所難免。

“大人們夜里還是不要出來了,水魅從不上岸,只要不到甲板上,就不會有事兒。我們出船時,每到夜里,吃喝拉撒都在艙里。這是行規。”

眾人不由的扭頭,看向了漆黑的水面,大晚上遇到這種事兒,怪滲人的。

有了這個插曲,虎賁衛的甲士夜里便不再出來解決新陳代謝問題,打更人該怎樣還是怎樣。

就說許七安,每次夜里都故意跑到甲板上一瀉千里,但沒遇到傳說中的水魅。

并不是許七安膽子大,想讓水魅放產假,他只是想看看水猴子長什么模樣。前世就是聽著水猴子的故事嚇大的。

這天,欽差隊伍終于抵達了青州碼頭。

到青州之后,就要改走旱路,走旱路就得有馬車、馬匹,這些東西欽差隊伍是沒有的。

需要找青州官府幫忙調度。

下了船,張巡撫笑呵呵的走到許七安身邊,道:“青州知府是云鹿書院的大儒,楊恭楊子謙。”

許七安一時沒有反應過來,張巡撫補充道:“號紫陽居士。”

大奉打更人 第一百五十九章 青州故人?

推薦小說: 超品相師 | 武煉巔峰 | 修羅武神 | 無敵升級王 | 崛起之華夏 | 傲世丹神 | 掌御星辰 | 絕世唐門 | 帶著農場混異界 | 殺手房東俏房客 | 最強狂兵 | 擇天記 | 神話版三國 | 重生小地主 | 黃金瞳 | 大陰陽真經 | 龍血戰神 | 異世邪君 | 老兵傳奇 | 特種神醫 
上一章  |  大奉打更人目錄  |  下一章
新書推薦:
 全球進入大洪水時代 | 這個明星在種田賣菜 | 我有一個武道世界 | 仙帝的自我修養 | 視死如歸魏君子 | 從天后演唱會出道 | 從司藤開始的諸天 | 我的電影火爆全球 | 重生金融危機橫掃全球 | 地球簽到一百年,舉世無敵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