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中文版 | 簡體中文版
夢想島中文
夢想島中文
首頁 奇幻玄幻 都市言情 仙俠武俠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小說 莽荒紀 不敗戰神
夢想島中文 >> 大奉打更人 >> 目錄 >> 第一百五十八章 失之交臂
 

第一百五十八章 失之交臂


更新時間:2020年06月01日  作者:賣報小郎君  分類: 仙俠 | 幻想修仙 | 大奉打更人 | 賣報小郎君 
 
大奉打更人 第一百五十八章 失之交臂
最新網址:www.mian花tang.cc

千呼萬喚始出來,猶抱琵琶半遮面。

白居易當年寫這一句的時候,不知道心里是否有暗諷琵琶女矯情做作?

許七安就覺得叫做紅袖的花魁娘子挺做作,或者自視甚高?打茶圍后半段才姍姍來遲,不咸不淡的輕笑一聲,捏著酒杯說:

“奴家身子不適,休息了片刻,幾位老爺莫要見怪。”

喝了一杯酒當做賠禮,就沒有任何表現了。

不過也有盡職盡責的充當令官,玩行酒令。嗯,在場都是銅鑼,行的肯定不是雅令,是劃拳和搖骰子。

臉上笑容過于職業化....腰桿一直挺著,身軀略顯僵硬,這說明沒有真正融入氛圍里....比較忌諱與酒客有肢體接觸,剛才被我摸了一下小手,眼里是有厭惡的....

總結:看不起武者。

許七安喜歡觀察人的微表情,以及細微動作。因為這些細節都是內心一定程度的折射。

這是他當年留下來的職業病。

紅袖姑娘的表現,讓許七安想起了初見浮香花魁,當日那位教坊司艷名遠播的花魁,也是這般表面客套,內心疏離的態度。

只不過浮香的職業道德更高,沒有表現的辣么明顯,而這位紅袖,則有些赤裸裸。

當然,浮香是京城教坊司的花魁,京城什么地方?達官顯貴云集,豈是禹州能比。

除了職業道德外,容貌方面,紅袖自然是極美的,有著江南女子的柔美和嬌柔氣質。

說話總是帶著“呀”“呢”之類的尾音,軟濡軟濡的,跟誰說過都像是在與情郎交談。

“奴家為幾位老爺彈奏一曲吧。”紅袖溫婉笑道。

“紅袖娘子的琴技在禹州教坊司可謂一絕,來了咱們禹州教坊司,一定要聽聽紅袖娘子的琴音。”那位漕運衙門的官員登時吹捧道。

這就像給遠方來的貴客介紹家鄉的特產,怎么好聽怎么說。

一曲彈罷,漕運衙門的官員笑呵呵的端起酒杯:“幾位大人,如何?”

宋廷風是老油條,忙舉杯,接過話題:“比如京城教坊司的浮香花魁,也不遑多讓。”

還是有些差距的....許七安不是偏愛自己的相好,純粹是站在一個客觀的角度評價。

浮香的琴技和她的口技一樣高超。

“是那個“疏影橫斜水清淺,暗香浮動月黃昏”的浮香花魁?”漕運衙門的官員眼睛猛的一亮。

禹州與京城之間路途遙遠,但這首詩出世好些時日了,讀書人之間書信往來,把它傳播到各州儒林。

這兩句詩流傳甚廣,熱度比“莫愁前路無知己,天下誰人不識君”要更高。

“正是。”宋廷風道。

“傳言浮香娘子國色天香,是世間一等一的美人。”漕運衙門的官員期待的問道。

這就是名聲的濾鏡了,浮香是京城最出名的名妓,頭頂著這么一個光環,在熱衷風月場所的男人眼里,簡直是天字號女神。

紅袖娘子笑容微微僵硬,有些不高興。

在她的院子里,討論一個同行業的大拿,還這般津津樂道,她感覺沒什么面子。

宋廷風仿佛沒察覺紅袖娘子的不悅,嘿嘿怪笑兩聲,指著許七安說:“這就要問他了。”

許七安淡淡道:“還行吧,在我見過的美人里,能排進前五。”

說這話的時候,他腦子里閃過一位位美人兒:嬸嬸、玲月、懷慶、臨安、國師、褚采薇....

人言否?

眾人忍不住看了許七安幾眼。

“真會說笑,大人真會說笑。”漕運衙門的官員干笑道。

“不是說笑,”沉默寡言的朱廣孝開口了,替同僚解釋:“浮香是他的相好。”

...漕運衙門的官員臉色差點沒崩住,努力管理表情,才讓自己沒有嘲笑出來。

浮香是他的相好?堂堂京城第一名妓,會看上你們這種粗鄙的武夫?

怎么不說公主是你的相好,怎么不說那位神秘的女子國師是你相好。

不過酒場上吹牛屬于基操,漕運衙門過來陪酒的官員心里不屑,表面依舊笑呵呵。

粗俗的男人....紅袖花魁眼里的不屑已經不加掩飾,只是她很好的低頭飲酒,沒讓其他人看見。

她本就不喜歡武夫,一點都不懂憐香惜玉,說話做事都粗魯的很,不像讀書人,溫文爾雅,吟詩作對,對待教坊司里的女子也是客客氣氣的。

“沒想到大人還與浮香娘子有這么一段情分,不知道大人高姓大名?”紅袖半認真半嘲諷的說道。

漕運衙門的官員用責怪的眼神盯了她一眼,忙端起酒杯:“喝酒喝酒。”

這個話題就此帶過,宋廷風笑道:“寧宴,還好頭兒沒有跟著一起去云州,否則斷然不同意我們來教坊司尋歡作樂。”

許七安道:“這不是尋歡作樂,這是游山玩水,下次頭兒問起,你就這么回答他。”

寧宴,這應該是他的字...紅袖看了幾眼許七安。

打茶圍結束了。

紅袖花魁提前離席,然后,沒有了聲息。

沒有留那位客人喝茶,這代表著她沒有看上在場的打更人。

“不識抬舉!”一位打更人沉聲道。

漕運衙門的官員有些尷尬,心里頗為惱怒,不是針對打更人,而是紅袖。

只是教坊司不歸漕運衙門管,身為禹州教坊司六位花魁之一的紅袖,完全不需要看漕運衙門臉色過日子。

宋廷風不甚在意的擺擺手:“無妨無妨,那我們接著下一場?”

許七安贊同老宋的做法,強吃的鮑不鮮,強扭的瓜不甜。

一行人離開院子,宋廷風三人拐去了河邊,接著夜色的掩蓋,他們站在岸邊解決膀胱的膨脹。

宋廷風:8D

朱廣孝:8D

許七安:8D

炭火熊熊的臥室里,紅袖喝了一口解酒茶,坐在梳妝臺前,讓推門進來的丫鬟揉捏肩膀。

“娘子,他們走啦。”丫鬟輕笑道:“竟然說京城第一名妓浮香是他的相好,連奴奴都瞧的出來是說大話呢。”

紅袖撇撇嘴,淡淡道:“武夫便是如此,粗俗難耐。”

歇了片刻,一位丫鬟敲了敲門,在外頭說道:“娘子,魏公子帶著同窗們包場。”

紅袖一聽,臉色頓時明媚起來,喜滋滋道:“給公子們上酒,讓他們稍等片刻。”

說完,連忙催促丫鬟:“快伺候我更衣,取那件最漂亮的金織羅裙。”

魏公子是禹州知府的侄兒,是為飽讀詩書的秀才,長的一表人才,溫文爾雅。

換好漂亮的羅裙,頭戴玉簪和金步搖,盛裝打扮的紅袖來到酒室,盈盈施禮:“紅袖見過幾位公子。”

她自然而然的陪坐在白袍魏公子身邊,年輕書生,指點江山,激昂文字,這才是她喜歡的環境。

每每此時,就萬分羨慕那位素未謀面,卻如雷貫耳的京城第一名妓。

這是何等的幸運,才能遇到一位才華出眾的學子,并得他贈詩,流芳百世。

“方才來了幾位京城的大人,似乎是打更人,”浮香一邊給魏公子倒酒,一邊聊起此事,笑道:

“竟有人說,京城的浮香花魁是他的相好。”

在座的讀書人們大笑起來,“這可真是有趣,浮香娘子怎么可能看上粗鄙的武夫。”

“魏兄半月前去過一趟京城,有沒有去見識浮香花魁的風姿?”

“慚愧慚愧,打過三次茶圍,只見過一次浮香花魁。”白袍的魏公子說到這里,露出了癡迷之色:

“暗香浮動月黃昏....人如其名,傾國傾城。”

有位公子哥當即問道:“浮香花魁有相好的?”

魏公子恍然道:“我倒是想起了一些事,當日打茶圍時,我與席上酒客閑聊,他說浮香早已不接客了,每日打茶圍的客人絡繹不絕,只為一睹芳容。

但是啊,有一人頻繁出入影梅小閣...嗯,浮香的院子便叫影梅小閣。據說此人就是浮香的相好。”

在場的公子哥們心里一動:“那首“暗香浮動月黃昏”的作詩人?”

魏公子感慨道:“除了他還有誰?”

頓了頓,他環顧眾人,以分享秘密的語氣說道:“此人身份非同一般。這首詩流傳甚廣,大奉儒林人人皆知,可為什么詩人卻名不經傳,甚至無人談起。你們不覺得奇怪嗎?”

這下勾起眾人好奇心了,紛紛猜測:“身份敏感,不能與人言?”

紅袖花魁眸子亮晶晶的旁聽,對那位詩人的身份最好奇的就是她了。那是一位能讓教坊司女子脫胎換骨的才子。

等同伴七嘴八舌的討論片刻,魏公子壓了壓手,場面頓時靜下來。

他搖著頭,說道:“因為那人的真實身份是一位打更人,并不是讀書人。”

“竟是如此?!”眾人大驚,旋即恍然。

難怪儒林絲毫不宣揚那位詩人的身份,默契的選擇遺忘,原來是一名打更人,而不是讀書人。

打更人...說者無心,聽者有意,紅袖一顆心,倏地沉了下去。

她張了張嘴,澀聲道:“叫,叫什么名字?”

魏公子側目看了眼美人兒,道:“許七安,字寧宴。”

哐當...酒杯摔在桌案上,然后滑到地面,碎了。

眾人紛紛看向紅袖,這位美人臉色煞白煞白,目光呆滯,像一朵沒有生氣的紙花。

正茫然呢,紅袖突然往桌上一趴,哀切的痛苦起來,哭的梨花帶雨,哭的傷心欲絕,身子簌簌顫抖。

大奉打更人 第一百五十八章 失之交臂

推薦小說: 超品相師 | 武煉巔峰 | 修羅武神 | 無敵升級王 | 崛起之華夏 | 傲世丹神 | 掌御星辰 | 絕世唐門 | 帶著農場混異界 | 殺手房東俏房客 | 最強狂兵 | 擇天記 | 神話版三國 | 重生小地主 | 黃金瞳 | 大陰陽真經 | 龍血戰神 | 異世邪君 | 特種神醫 | 老兵傳奇 
上一章  |  大奉打更人目錄  |  下一章
新書推薦:
 全球進入大洪水時代 | 這個明星在種田賣菜 | 我有一個武道世界 | 仙帝的自我修養 | 視死如歸魏君子 | 從天后演唱會出道 | 從司藤開始的諸天 | 我的電影火爆全球 | 重生金融危機橫掃全球 | 地球簽到一百年,舉世無敵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