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中文版 | 簡體中文版
夢想島中文
夢想島中文
首頁 奇幻玄幻 都市言情 仙俠武俠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小說 莽荒紀 不敗戰神
夢想島中文 >> 大奉打更人 >> 目錄 >> 第一百七十八章 離京
 

第一百七十八章 離京


更新時間:2020年05月29日  作者:賣報小郎君  分類: 仙俠 | 幻想修仙 | 大奉打更人 | 賣報小郎君 
 
大奉打更人 第一百七十八章 離京
最新網址:www.mian花tang.cc

清晨,臨安公主幽幽醒來,渾身暖融融的,舒服的伸展腰肢,腳丫子“哐當”蹬到了桌腿。

她茫然的睜開迷蒙的眸子,看見了慘白的天空,這個時候,太陽還沒升起。

裱裱就像夜店里一晚宿醉,眼神從迷茫到困惑,懷疑自己是不是看錯了,為什么看見的不是錦繡床幔,而是破曉的天空。

有些嬌憨的“嗯”了一聲,小小的呻吟。

昨夜的一幕幕,走馬燈似的在腦海劃過,她想起來了,夜里與許寧宴泛舟池子,喝酒聊天。

許是從未有過這樣的體驗,她一口就答應了小銅鑼的提議。對于一位未出閣的公主來說,如此大膽的行為傳出去足以讓名譽毀于一旦。

再后來,可能是喝了些酒,她愈發的放松警惕,按照他的話,鬼使神差的往船板一躺。

當看到滿天繁星之后,裱裱整顆心就醉了,腦海里只有“醉后不知天在水,滿船清夢壓星河”的意境。

如癡如醉。

便不愿再起來,借著酒意,沉沉睡去。

好溫暖,即使是在隆冬的季節,睡在船上,她竟沒覺得冷,反而有一種回歸母體的溫暖。

不過現在沒心情關注這個,裱裱驚慌的坐起身,發現自己身上蓋著錦被,她下意識的想掀開,又頓住了,緊張的在被褥里摸了摸自己的身子,確認衣著完好,身子也沒不良反應。

比如書上常說的破gua之痛。

裱裱如釋重負的舒了口氣,左顧右盼,看見了守在岸邊的宮女,于是從宿醉后的夜店裱裱,變回了端莊的臨安公主。

她喊來岸邊候著的侍衛,讓他躍上烏篷船,幫忙劃到岸邊,隨口問道:“許大人何時走的?”

“天沒亮便走了。”宮女細聲細氣的回答。

臨安有些悵然的點頭,想起了昨日那溫暖的感受,仔細比較后,發現并不是被褥帶來的,板著臉問道:

“昨夜他有何不軌之舉?”

“有的有的。”

頂著黑眼圈,一宿沒睡的宮女趁機告狀:“她輕薄公主。”

“啊?”臨安神色惶恐。

“他一直握著公主的手。”宮女恨聲道:“今晨臨走前,還拍了奴婢的...屁股,威脅我不要告訴公主。”

竟然這么過分?臨安柳眉倒豎,有種看錯人的羞怒。

“二公主...”侍衛欲言又止。

“吞吞吐吐。”臨安不悅的看了他一眼。

“天寒地凍的,公主睡在船上,單是一條被褥無法抵御嚴寒的。”侍衛解釋道:

“卑職昨夜看的清楚,許大人一夜未睡,握著公主的手,是在為您渡送氣機,驅散寒冷。”

渡送氣機....一夜未睡....裱裱愣了愣,想起自己昨晚的確睡的舒服,狐疑道:

“本宮怎么沒聽說過這種事,也沒人為本宮渡送過氣機。”

“這...”侍衛苦笑道:“一宿不歇的渡送氣機,耗費精力,誰能撐得住啊。除非是中品武者,或高品武者。

“再者,公主錦衣玉食,不需要這般啊。”

裱裱咬了咬唇,試探道:“有多累?”

侍衛回答:“換成卑職,早力竭而亡。”

她水潤的桃花眸一下子蕩漾起來,綿軟綿軟的。

“許,許大人離開時,似乎...是一臉疲憊的。”宮女回憶著說:“可他為什么不讓奴婢說呢。”

臨安沒有回答這個問題,忽然朝外走去:“他今晨要離京遠赴云州,現在幾時了,本宮要去送他....”

不知道為什么,她心里掀起了莫名的波瀾,就是很想見到那個狗奴才。

“殿下,都過卯時了...”宮女去追她:“再說,哪有公主去送一個銅鑼的,傳出去,對您,對他都不好。”

這句話讓任性的臨安頓住了腳步。

與我而言,頂多被父皇一頓罵....可若事關我名節,他一個小小銅鑼,必定遭受傾軋....臨安掃了一眼宮女和侍衛,圓潤的鵝蛋臉罕見的露出天家威嚴:

“事關本宮名譽,昨夜之事爾等不得外傳,否則通通杖斃。”

“是。”

從京城到云州,路途遙遠,為了節省時間,這支前往云州的欽差隊伍,選擇走水路,摒棄旱道。

官船劈波斬浪,風帆烈烈鼓舞。

許七安站在甲板上,迎著江面吹來的風,大大小小的船只航行于江面。既有官船也有商船。

“你看起來氣色不好,操勞過度。”姜律中來到甲板,與他并肩,側頭看了許七安,輕笑起來。

“昨日去了教坊司?”

“....嗯。”許七安無言以對。

他的確去了教坊司,還和浮香來了一場離別前的交流。但真正疲倦的原因是被裱裱榨干了精力,只是這種事無法說出口。

“瞧你,還是太年輕,眼窩子淺。”姜律中雙手撐著護欄,一副老司機的笑容:

“云州也有教坊司,江南女子身子柔軟,嗓音軟濡,滋味與京城女子不同。回頭帶你體驗體驗。”

“不一樣的。”許七安搖頭。

“你倒是個癡情的人?”姜律中詫異道。

這和癡情沒關系,這和白嫖有關系.....許七安沉聲道:“除非姜金鑼請客。”

“什么?”姜律中一愣。

“你請客,那便一樣了。”許七安臉色嚴肅。

姜律中想了想,指著江面:“你覺得這里的水怎么樣?”

許七安順勢俯瞰江面,老實回答:“不怎么樣,臟兮兮的。”

姜律中點了點頭:“你知道就好。”

許七安:“.....”

過了片刻,姜律中道:“沿著運河南下,到了青州,我們就得改走陸路。陸路走個一旬,差不多就能抵達云州。”

“姜大人,這種秘密路線告訴我不妥吧。”許七安道。

“無妨,以你的天資,遲早是金鑼。”姜律中不甚在意的笑著。

朋友歸朋友,你給我插旗我一樣要生氣的...許七安報以微笑:“承蒙吉言,嗯,為什么要改換旱道?”

“是陸路。”姜律中糾正,隨后解釋:“青州雖與云州相鄰,但兩州之間沒有相連的運河,如果要走水路的話,得繞過隔壁的沙洲,還不如走陸路來得快。”

前朝曾經大興水路,開鑿運河,分別修了兩條貫穿南北、東西的大運河,其中支流數之不盡,方有如今大奉的發達漕運。青州與云州反而沒有運河相連?

“沒有水路?”許七安表達了疑惑。

“本來是有的,云州與青州有一條支流相連,但十幾年前,河水忽然改道。”姜律中解釋。

改道了啊....許七安緩緩點頭。

水利工程從古至今都是一個讓朝廷頭疼的問題,時不時的泛濫,時不時的改道。即使在前世,洪災依舊令人頭疼。這男人改道還好,頂多穿腸過肚。河水一旦改道,危害千里,百姓遭殃。

這時,前方升起一道黑煙,許七安極力遠眺,發現是一艘小船停靠在岸邊,幾個人正在燒著貨物。

“這是怎么回事?為何要燃燒貨物?”許七安沉聲道。

他的第一反應是有人為非作歹,毀壞商家貨物。

姜律中看了幾眼,恍然道:“一般這種情況,是商家不打算過榷關,燒了貨物準備返航。”

“馬上就到京城了,為何要這般?”許七安不理解。

“呵,朝廷在運河設置重重榷關,每過一關,便交一次稅。交著交著,很多商家就會發現,即使到了目的地,賣出貨物,賺取的銀子還不夠交稅。所以干脆燒了貨物返航,因為你若載著貨物,返航時還得再交一次稅。空船則不需要。”姜律中感慨道:

“沿河焚燒貨物,這是常有的事。”

“吃相竟如此難看。”許七安揚眉。

“還有更難看的,因為小商家負擔不起漕運關稅,只能依靠漕運商會,那些商會會把貨物低價吞下來,再高價賣出去。就拿你曾經在太康縣接手過的硝石礦舉例,當地灰戶采石燒灰,京城吃不下那么大的量,便只能運到各州販賣,但關稅那么重,他們無力承擔。

“商會就趁機低價收購石灰,通過自己的渠道運送出去,灰戶們只能得一成,甚至更少的利。勉強果腹。

“這背后牽扯的利益難以想象,即使是魏公也顧慮重重。”

許七安沉默了。

他想到了另外一件事,元景帝修道煉丹,開銷巨大,而這些銀子并不是從戶部走,都是他自己的小金庫提供的開支。

那么,元景帝哪有這么多銀子供他瘋狂撒幣?

他沒問這個問題,回到船艙吐納,恢復精力。接近午時,已經餓的饑腸轆轆。

出了房間,聽見甲板熱鬧的攀談,原來是船工網上來許多肥美的河魚,撒在甲板上,活蹦亂跳。

由姜律中帶頭,宋廷風等二十名銅鑼在一旁湊熱鬧,欣喜中午有鮮魚湯喝。

本次帶隊的巡撫,聞聲出來,皺著眉頭。

他是都察院的僉都御史,正四品官員,在大奉官場,巡撫通常都是由御史擔任,權力極大。

都察院是魏淵掌控著的,大青衣還有一個官銜,叫左都御史,正二品。

這位可以說是自己人的御史一上午都在暈船,頭暈眼花,正休息著,被這群武夫給吵醒,心里甚是不悅。

“給巡撫大人挑幾條最肥的河魚燉湯。”姜律中笑道。

留著山羊須,氣質儒雅的巡撫大人擺擺手,眉頭緊皺:“河魚腥味太重,本官沒有胃口。”

拒絕了姜律中好意后,他不悅的掃視著銅鑼們,“都安靜些,大呼小叫,成何體統。”

說完,面帶躁意的回了船艙。

“嘖嘖,讀書人身子骨就是弱,這就經受不住了。”一位銅鑼調侃,被姜律中瞪了一眼。

有鮮魚湯喝...正好放一些雞精調味....饑腸轆轆的許七安對午飯充滿向往。

再有六章就OK了。至于白銀盟的加更,我算了一下,我是從11號開始還盟主加更的。1號到11號,我總共寫了33章,刨除每日兩章,還多11章。

所以第一個白銀盟已經加更完了。剩下一個白銀盟,我還完所有盟主的加更再還。

大奉打更人 第一百七十八章 離京

推薦小說: 超品相師 | 武煉巔峰 | 修羅武神 | 無敵升級王 | 崛起之華夏 | 傲世丹神 | 掌御星辰 | 絕世唐門 | 帶著農場混異界 | 殺手房東俏房客 | 最強狂兵 | 擇天記 | 神話版三國 | 重生小地主 | 黃金瞳 | 大陰陽真經 | 龍血戰神 | 異世邪君 | 特種神醫 | 老兵傳奇 
上一章  |  大奉打更人目錄  |  下一章
新書推薦:
 全球進入大洪水時代 | 這個明星在種田賣菜 | 我有一個武道世界 | 仙帝的自我修養 | 從天后演唱會出道 | 視死如歸魏君子 | 從司藤開始的諸天 | 我的電影火爆全球 | 重生金融危機橫掃全球 | 地球簽到一百年,舉世無敵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