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中文版 | 簡體中文版
夢想島中文
夢想島中文
首頁 奇幻玄幻 都市言情 仙俠武俠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小說 莽荒紀 不敗戰神
夢想島中文 >> 大奉打更人 >> 目錄 >> 第一百七十章 獅子吼
 

第一百七十章 獅子吼


更新時間:2020年05月26日  作者:賣報小郎君  分類: 仙俠 | 幻想修仙 | 大奉打更人 | 賣報小郎君 
 
大奉打更人 第一百七十章 獅子吼
恒遠頓住腳步,回過身,沒有說話,朝許七安合十行禮。

“我想去養生堂看看。”許七安提出自己的要求。

“可以。”

“一起去吧。”許七安向兩位同僚發起邀請。

“你是不是沒帶錢?”宋廷風斜了他一眼。

許七安笑了笑不說話,走了兩步,腳底踩到了硬疙瘩,自然而然的撿起,擱在掌心:“看,錢不是來了嗎。”

宋廷風和朱廣孝:“???”

前者盯著色澤暗淡的銀子,郁悶道:“我剛才走路沒看路,錯過了這銀子,白讓你撿了便宜。”

事實上,你起碼錯過了好幾兩銀子....許七安嘴角一挑,把銀子收入懷中,解釋道:“恒遠大師住在外城城東的養生堂,聽說那兒的鰥寡孤獨過的不是很好。”

“世上過的不好的人比比皆是。”朱廣孝悶聲說完,嘆了口氣。

三人隨著恒遠出了內城,往城東養生堂方向走。過程中,宋廷風發現一件有趣的事兒。

“你們看這和尚,咱們走的快,他便走的快,始終保持著固定的距離,但他始終沒有回頭看我們一樣。”

這當然不是恒遠腦后長眼睛,許七安三人心里感慨一聲:真是可怕的靈覺。

刻意加快腳步,四人很快抵達了城東,這是一片貧民區,到處都是低矮破舊的房子,以及穿著縫縫補補舊棉襖的百姓。

他們面黃肌瘦的曬著太陽,目光呆滯。這里的孩子眼里還有靈動的光芒,但枯瘦的身體和骯臟的臉蛋,以及總是盯著人錢包看的目光,令人沒來由的對他們產生厭惡。

許七安心里就產生了極大的憎惡,但并不是針對這些貧民和孩子,而是針對這個環境。

他前世看過不少戰亂地區的照片,貧窮、饑餓和混亂是不變的基調。每次看到類似的照片、場景,他就會產生強烈的憎惡,因為內心向往美好的他無力改變這些。

大概就是所謂的無能狂怒。

“看好你們的錢包,雖然他們不敢也沒能力偷走你們的銀子。”恒遠的聲音從前方傳來,繼續道:

“在這里,不要有施舍的行為,因為這會讓自己陷入尷尬境地。”

他沒解釋是怎樣的尷尬境地。

這個我懂,只要我展露出善意,對于他們來說就是大肥羊....恒遠和尚是怕到時候我們惱羞成怒,動手傷害這里的貧民?許七安心里揣度著,嘴上說:

“我很少來這樣的地方,為什么不去勞作?”

“在這種地方生存的人,大部分是沒有田地的流民,他們以前或許有,但受不了沉重的徭役,選擇放棄田地,到城里來謀求生活。

“但城里并沒有他們的生存空間,時不時還會有捕手來這里尋找摸魚對象。不過,為了生存下去,他們中確實不乏作奸犯科之輩。”

恒遠大師語氣平靜的解釋。

說話之間,四人來到了養生堂,一座很有些年頭的院子,大門上的匾額早已在風霜的洗滌中褪去了顏色。

“前陣子有官府的人來修繕院子,但我把新的匾額換回了舊的。太過光鮮亮麗,對養生堂來說不一定是好事。三位,請!”

進了養生堂,恒遠領著他們往內走,說道:“許大人,貧僧知道你有難處,我尋你幫忙,并非借錢。聽說你與司天監的術士們頗有交情,想求你幫忙找一找白衣術士們,救一個孩子。”

穿過前院,他們進了雜亂的后院,來到一間柴房。

柴房里鋪設著厚厚的枯草和棉被,角落里放著炭盆和大碗,棉被上蜷縮著一條枯瘦的黑狗。

聽到動靜,黑狗動了動身子,沒能起來,它吃力的抬起頭,看到有陌生人,灰暗的眼睛里下意識流露出討好,可憐巴巴的討好,斷斷續續的說:

“福如....東海,大吉....大利。”

本來沒什么表情的宋廷風和朱廣孝忽然僵住。

許七安如遭雷擊,想起了當初救六號恒遠時,他說過的某些話。

“這,這是...那個孩子?”許七安喃喃道。

“他只會說這八個字。”恒遠凝視著黑狗,面容慈悲,“我是在尋找師弟恒慧時救下他的,因為受到了這樣悲慘的待遇,他活不了太久,這段時間我用氣機溫養他的身體,勉強讓他存活下來。

“但這不能長久,他的身體非常糟糕,必須要得到救治,否則最多三天就會死去。普通的大夫救不了他,只有司天監的術士可以。貧僧無奈,才找許大人幫忙。”

宋廷風張了張嘴,沉聲道:“也許,死亡對他來說才是最好的歸宿。”

恒遠看了眼這位銅鑼,低聲說:“每天朝陽升起時,他的眼睛都是明亮的,我能讀懂里面的渴望,因為那是純粹的、只想活下去的希冀。

“在幾位眼里,他或許如院子里的雜草一般微不足道。但就算是小草,也想要堅韌的活著。”

宋廷風沉默了。

許七安深深的看了眼“黑狗”,“我知道了,我會請司天監的術士來看病。大師...以后有需要銀子的地方,盡管來找我。”

說完,他補充道:“我每天最多給三錢銀子。”

每天三錢?宋廷風和朱廣孝微微動容,要知道八錢為一兩,許七安的月俸,不算祿米的話,能拿到手的真金白銀也就四五兩。

即使是在內城,也可以過上比較殷實的生活。

每天三錢,三天就是一兩,他哪來這么多錢?哦,他有陛下賞賜的黃金千兩,那沒事了。

恒遠搖了搖頭。

“放心,錢來的很正,就像白撿的一樣。”許七安寬慰道。

恒遠大師這才點頭,安撫了“黑狗”,領著許七安三人返回前院,說道:“兩位大人稍等片刻,我有話與許大人說。”

宋廷風和朱廣孝點點頭,一個轉身去逗弄躲在房間里偷看客人的孩子們,另一個則和坐在院子石桌邊曬太陽的老人去說話。

進了一間簡陋的房子,恒遠關上門,合十道:“許大人氣息深厚,神完氣足,是否即將踏入煉神境?”

他看的這么準?我只知道六號是八品武僧,實力如何尚不知曉。我還不知道人家的長短,他卻已知我深淺....許七安正了正臉色:“大師有何指教?”

“可有觀想圖?”

“有的。”

恒遠大師恍然點頭,道:“貧僧出家人,還不了許大人的銀子,原本想等你到了練氣境巔峰,贈大人一幅觀想圖。

“既然大人有了此法,那貧僧就換一種絕學吧。”

《天地一刀斬》我已經登堂入室,這部絕學利弊都很明顯....確實該學習其他絕學來彌補自身短板....許七安精神一振,“那就多謝大師了。”

恒遠點點頭:“我是八品武僧,佛門的玄奧法術一概不會,只懂得些許攻伐手段。最拿手的便是佛門獅子吼。”

輸出全靠吼?許七安一聽頓時有些失望,獅子吼聽起來就是莽夫專用,欠缺些逼格。

六號恒遠看到了許七安眼里閃過的失望,想了想,道:“貧僧可以為大人展示獅子吼的威能。”

你別吼的我耳聾就行...許七安頷首,不放心的提醒道:“不會波及到院子里的老人和孩子?”

恒遠搖頭:“我會將威能控制在這間屋子里。”

說完,許七安看見苦大仇深的六號深吸了一口氣,以正常的姿勢出拳。

這一拳平平無奇,力速雙D,根本沒有威脅....他心里念頭剛閃過,耳邊聽見了沉雄高亢的獅吼。

許七安大腦震蕩,進入無意識的眩暈狀態,等他找回自我,便看見一只砂鍋大的拳頭抵在自己鼻尖。

恒遠和尚收拳,沉聲道:“此法震蕩元神,震懾敵人,修煉到高深境界,即使是最道門陰神也難以免疫。”

這招配合我的天地一刀斬,簡直完美啊....我最大的顧慮就是空大,有了獅子吼的控制效果,就不怕大招落空....許七安欣喜道:“請大師教我。”

同時,他心里閃過一個疑問:這特么真的只是八品武僧?

恒遠轉身走向床邊,從床底拖出一只破舊的木箱,鄭重的取出一本圖冊,交給許七安:

“此書記載著行氣法門,以及我個人的修行感悟。”

許七安伸手接過,恒遠大師按住封皮,沉聲道:“要還的。”

為什么要加這句話?寧也聽說過我許白嫖的威名?許七安點頭:“好的,大師。”

出了房間,來到前院,與兩位同僚會合,三人商量了一下,湊了一兩銀子捐給養生堂。

告辭恒遠,走到大門口,宋廷風忽然說:“等一下。”

他轉身跑了回去,一言不發的盯著老吏員,咬牙切齒,面目猙獰。

“大,大人?”老吏員有些害怕。

宋廷風牙一咬心一橫,摘下錢袋就扔了過去,不忍再看,扭頭便走。

那是他打算今晚去教坊司的五兩銀子,是他一個月的俸祿。

“挨千刀的許寧宴,老子以后再跟你來這種地方,就跟你姓。”宋廷風踢了許七安一腳。

許七安避開,冷笑道:“老子也不稀罕你跟我姓,將來你兒子跟我姓就好了。”

宋廷風摘下刀鞘,追著他打。

返回內城,許七安把巡街的工作甩給兩位同僚,自己去了觀星樓。

“許公子。”白衣術士們熱情的打招呼,沒人阻止他上樓。

許七安找了一圈,沒找到褚采薇,也沒找到宋卿,逮著一位煉金術師問道:

“采薇姑娘呢?”

“長公主來了,采薇師妹陪她在八卦臺見監正老師。”煉金術師說。

我大老婆和小老婆都在啊....許七安轉而問道:“宋師兄呢?”

“問府衙要了個死囚,在密室里研究呢。”

許七安打消了見宋卿的想法,問道:“灶房在哪兒?”

大奉打更人 第一百七十章 獅子吼

推薦小說: 超品相師 | 武煉巔峰 | 修羅武神 | 無敵升級王 | 崛起之華夏 | 傲世丹神 | 掌御星辰 | 絕世唐門 | 帶著農場混異界 | 殺手房東俏房客 | 最強狂兵 | 擇天記 | 神話版三國 | 重生小地主 | 黃金瞳 | 大陰陽真經 | 龍血戰神 | 異世邪君 | 特種神醫 | 老兵傳奇 
上一章  |  大奉打更人目錄  |  下一章
新書推薦:
 全球進入大洪水時代 | 這個明星在種田賣菜 | 我有一個武道世界 | 仙帝的自我修養 | 視死如歸魏君子 | 從天后演唱會出道 | 從司藤開始的諸天 | 我的電影火爆全球 | 重生金融危機橫掃全球 | 地球簽到一百年,舉世無敵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