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中文版 | 簡體中文版
夢想島中文
夢想島中文
首頁 奇幻玄幻 都市言情 仙俠武俠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小說 莽荒紀 不敗戰神
夢想島中文 >> 大奉打更人 >> 目錄 >> 第一百六十四章 翻盤的契機
 

第一百六十四章 翻盤的契機


更新時間:2020年05月24日  作者:賣報小郎君  分類: 仙俠 | 幻想修仙 | 大奉打更人 | 賣報小郎君 
 
大奉打更人 第一百六十四章 翻盤的契機
許七安跨前一步,拍翻守衛,踢開佩刀,巴掌一個接一個的呼上去:“通不通傳,通不通傳....”

邊上的守衛驚呆了,不知道該不該阻止。

“別,別打了...”倒地的守衛抱著頭,叫苦不迭:“您這不是為難卑職嘛,待會魏公怪罪下來。”

許七安是魏淵坐下紅人,他不敢反抗,只要對方不強闖浩氣樓,守衛就不會選擇翻臉。

“懂,大家都有難處。”許七安見巴掌打垮了對方的逼氣,滿意收手,從錢袋里摸出一兩銀子:

“這一錠庸俗的黃白之物,值得你去冒險吧。不行我換人。”

“行的行的。”守衛接過銀子,撿起佩刀,一溜煙的進了浩氣樓。

過了十分鐘左右,許七安看見七樓的燭光亮起,俄頃,守衛下樓來,恭聲道:“魏公請您上去,這個姑娘....”

“司天監的術士,自己人。”許七安帶著褚采薇進樓。

樓里白日有吏員當值,還算熱鬧,到了晚上靜悄悄的一片,平添一股寂寥陰冷。

魏淵常年居住樓里,也不嫌寂寞?

邊想邊走,來到七層茶室,這里并不暖和,室內沒有燒炭火,樓內連一個服侍的下人都沒有。

魏淵披著青袍,黑發披散,盤坐在桌案邊,手邊擺著一盞油燈,見許七安上來,心安理得的指使他做事:

“燒炭,燒水,再把其他蠟燭點上。”

他似乎有些冷,嘿,魏淵雖然老謀深算,但似乎沒有習武天賦.....哈哈,上天是公平的....許七安照做,一根根蠟燭點亮了寬敞的茶室,炭火擺在魏淵身邊,架上銅壺。

“今日我讓倩柔通知你躲藏起來,結果尋遍衙門也找不到你。去許府問詢,你沒回去。去教坊司問,你還是不在。

“這么晚找我,不是為了貪污案吧。”魏淵笑了笑,看向褚采薇,疑惑道:

“這小銅鑼是采薇姑娘的意中人?”

褚采薇小臉蛋一紅:“不是呀。”

不過她是個沒開竅的,臉紅一下就過去了,目光在茶幾、桌案掃了幾眼,沒看到吃食。

這地方就顯得很無趣了。

“魏公,我發現一樁大案。”許七安盤坐在案邊,與魏淵對坐:“今日請假買宅子,發現一處鬧鬼的荒宅,我與采薇姑娘處理此事之后,與女鬼共情....”

許七安把共情的詳細經過說了出來,魏淵起初并沒有太在意,聽到宅子圈養著和女子時,臉色微沉。

聽到工部尚書私會疑似巫神教,偷賣器械、火炮,且與云州有牽扯后,大宦官一張臉陰沉似水。

“齊黨果然與云州匪患有牽扯。很好,這個情報非常重要。”魏淵看著許七安,眼神溫和中帶著欣賞,“你總能給我驚喜。”

那就收我當義子吧....許七安心說。

許白嫖是要臉的人,這種話說不出口,就好比他前世顏值驚人,卻始終說不出:阿姨我不想奮斗了。

“魏公,朱陽之所以背叛,全是因為我。”許七安慚愧道。

“沒有他,也會有其他事端,這次是齊黨在與本座為敵,當然,也有其他黨派在暗中推波助瀾。”魏淵沒有解釋為什么齊黨要和他為敵。

這次貪污案事件,背后的主導者是齊黨?

他通過地書傳信,從一號那里得知朱陽背叛衙門做了二五仔。

但一號沒說幕后推手是齊黨,許七安還以為是王黨在搞事情呢。

這也太巧了吧.....今天衙門剛發生“貪污案”,我也牽連其中,立刻就有了這么大的發現。

....是因為我快晉升煉神境,所以運氣產生了質變?否則解釋不通啊。

“好有意思,王黨勾結妖族,齊黨勾結巫神教,朝廷里都是些什么人?”褚采薇吐槽道:

“陛下修道修的腦子壞掉了吧。”

許七安連忙用肘子捅了口無遮攔的少女一下。

“陛下不理朝政,雖依舊大權在握,但難免養出一些妖魔鬼怪。他權術是厲害,朝堂諸公也不是愚蠢之輩。”魏淵沒有在意褚采薇的冒犯,畢竟司天監的術士都這幅德行。

那位行事作風有些荒誕的楊千幻,面見陛下時都是背對著的。陛下從不生氣,對于作用極大,但手中無權之人,他向來是寬厚仁慈的。

“儒家屠龍術,屠的可不就是這條大龍。”許七安嘿然道。

剛說完,就被褚采薇報復性的用肘子捅了一下。

元景帝操縱著朝堂,朝堂諸公也在演他。當一個皇帝只顧著自己的權力,而不顧社稷和民生時,選擇人才的出發點便會產生變化,考核標準趨向于聽話、易于控制等方面。

至于人品如何,能力如何反而不那么重要,除非像魏淵這樣的驚才絕艷。

從源頭爛了呀.....魏淵,這便是你掃除障礙的原因嗎....許七安想起了魏淵曾經說過的話,他欲清掃朝堂烏煙瘴氣,再掃國家頹廢之風。但在這之前,得和光同塵,允許下屬犯錯。

他本就是孤臣,若手底下沒幾個能辦事的,如何與朝堂諸公抗衡。

這時,魏淵取出紙筆,打算寫文書,許七安識趣的倒水,磨墨。盯著魏爸爸寫了緝拿文書,蓋上公章。

“拿此文書去找當值的金鑼張開泰,讓他帶人剿了牙子組織。”魏淵道。

我認識一位大儒叫陳泰,這位張開泰是幾個意思啊....許七安點頭:“是。”

他帶著褚采薇離開浩氣樓,尋人問了金鑼張開泰的辦公室,叫“神劍堂”,見了面才知道,原來是那位有過幾面之緣的,使劍的金鑼。

當初裹著紗布的四位金鑼里,就有他。

張開泰像位孤傲的劍客,沉默的時候,給人一種拒人千里之外的冷漠。

他要生在現代,肯定是西門吹雪專業戶....許七安心想。

“什么事。”張開泰目光落在許七安手里的文書。

許七安把文書遞上,再把和魏淵說的話重新講了一遍。

聽完,張開泰平靜得有些冷漠的臉上,宛如春冰綻破,露出驚喜的笑容:“好,好,這次要讓齊黨吃不了兜著走。

“這次眾同僚能渡過此難,你當居首功。”

張開泰對許七安的觀感還行,但不明白楊硯和姜律中為何因他大動干戈,更想不通魏公如此看重他的原因。

雖說有些血性,辦案能力出眾,人才是人才,可魏公什么身份?因何對一位銅鑼如此偏愛。

桑泊案之后,他承認許七安是個值得培養的人才。

此時此刻,驚喜之下的張開泰,開始欣賞起這位平平無奇的小銅鑼。他總能給人驚喜。

一刻鐘后,點齊人馬,聚集了四十位白役,二十多位銅鑼,六位銀鑼,配備火銃、軍弩,繩索等器具,全副武裝。

大部隊手握火把,疾跑著跟在許七安身后,行軍速度極快,火光連綿起伏間,僅用了半個小時就抵達了目標府邸。

府邸沒有掛匾額,紅漆大門緊閉,張開泰揮了揮手,冷著臉,言簡意賅的下達命令:“包圍起來。”

白役們持著火把散開。

一位銀鑼上前,抽出佩刀,大喝著斬出刀芒,轟破紅漆大門。

打更人火速沖了進去,一隊佩刀的私兵怒喝著上前阻擾,雙方剛一接觸,就被打更人砍翻,死活不論。

內院隱約間傳來絲竹管樂聲,但很快就平息了,似乎察覺到了前院的動靜。再過片刻,整座府邸騷動起來。

許七安握著刀,領著人沖在前頭,見到護院的私兵就砍,砍人的時候,腦海里不斷閃過女子的記憶片段。

閃過那些被欺辱,被殘害的女人。

一路沖到內院,溫暖如春的前廳里聚集著十幾名客人和女人,他們衣衫不整,神色惶恐。

“打更人?”客人們神色大駭。

許七安甩了甩黑金長刀,在地面濺出一條猩紅血線,刀指眾人,沉聲道:“全部拿下,違者殺無赦。”

喊完后,他離開了大廳,帶著幾名銅鑼踹開一間間房門,揪出床榻上剛剛宣泄完欲求酣睡的客人。把他們聚集在院子里。

“不許穿衣服,全都抱頭蹲下。”

酒店查房的流程他老熟悉了,不同的是,以前多少帶著戲謔的態度看待嫖客,問著:有沒有結婚啊。

現在則滿腔怒火和殺意。

相比起青樓,這種類似私人會所的宅子更加隱蔽,可以放心的商議事情。

而且,也好,女字也罷,都可以日子折磨,即使弄死了也有人給處理麻煩。再寫,折騰良家女子,可教坊司的女人可不好這般對待。

突擊行動很快結束,張金鑼采納了許七安的建議,把客人們的衣服扒光,讓他們抱頭蹲在院子里,忍受著一月初的寒風。

剛開始有人喊“士可殺不可辱”,被張開泰一刀砍死后,眾人就乖了。

打更人在行動中是擁有先斬后奏權力的。

“曹大人是你...呦,王大人也在啊....唐大人真是短小精悍....”一位銀鑼冷笑著和認識的官員說話。

溫暖的內廳里聚集著二十多名美貌女子,清秀少年,其中還有幾個十一二歲的男孩。

大奉對豢養的行為是堅決打擊的,但喜好的商賈、官員不在少數,很多青樓會養一些,扮做龜gong,等有此愛好的客人上門后,他們就負責陪睡。

“令人作嘔。”一位銀鑼厭惡的語氣。

張開泰正在審訊府邸的主人,是位富家翁打扮的中年人,一個勁兒的磕頭說:“小人有罪,小人該死。”

張開泰沉聲問道:“你幕后之人是誰?”

“小人只是想結交一些朝中權貴,并沒有幕后之人。”

張開泰也不問,只是叮囑下屬銀鑼看緊了,莫要讓他自殺。等進了打更人的地牢,石頭人的嘴也能撬開。

許七安道:“后院有一口井,專用來丟棄女尸。”

張開泰深深的看了眼中年人。

許七安、褚采薇和張開泰來到后院,找到了那口井,用火把照了照,井水呈深黑色,一股淡淡的腐臭味飄上來。

血肉腐爛后,骨骼是會下沉的....恐怕得下井打撈....許七安嘴角抽了抽。

突然,褚采薇輕“咦”了一聲,她左顧右盼片刻,躍上屋脊,俯瞰整個后院。

“怎么了。”許七安站在井邊,抬頭問道。

“院子里有一座封禁陣法,井中的怨氣被封住了。”褚采薇說。

封禁陣法?所以這么多年來打更人都沒有發現異常....許七安恍然點頭,臉色忽然古怪起來:

“陣法不是你們術士的活兒嗎。”

同時,他心里升起另一個疑惑,既然有能力擺下陣法,封禁怨氣,那為什么不直接磨滅怨氣呢。

要知道,七品的褚采薇都可以做到這一點,在后院擺一個至剛至陽的風水,便可以消弭后患。

“....那,那總有些散修的術士唄。”褚采薇撇嘴:“稅銀案背后不是有煉金術師在搞鬼嘛。”

我竟無言以對!許七安把目光重新投向井口時,看見張開泰盯著井壁沉思,順著他的目光看去,這才發現井壁里刻著繁復古怪的咒文。

“這是巫神教的手段,應該是某種咒文。具體的作用就不得而知了,讓人拓印下來,回頭去案牘庫查。”張開泰解釋道。

“嗯,根據我從怨魂那里共情得來的信息,此地確實與巫神教有所關聯。”許七安說著,心里吐槽:

我特么被那個叫塔姆拉哈的騎在胯下不知道多少次,有機會見到他,也要叫他知道何為滿身大漢。

就在這時,前廳傳來騷動聲,以及女人和的尖叫。

大奉打更人 第一百六十四章 翻盤的契機

推薦小說: 超品相師 | 武煉巔峰 | 修羅武神 | 無敵升級王 | 崛起之華夏 | 傲世丹神 | 掌御星辰 | 絕世唐門 | 帶著農場混異界 | 殺手房東俏房客 | 最強狂兵 | 擇天記 | 神話版三國 | 重生小地主 | 黃金瞳 | 大陰陽真經 | 龍血戰神 | 異世邪君 | 特種神醫 | 老兵傳奇 
上一章  |  大奉打更人目錄  |  下一章
新書推薦:
 全球進入大洪水時代 | 這個明星在種田賣菜 | 我有一個武道世界 | 仙帝的自我修養 | 從天后演唱會出道 | 視死如歸魏君子 | 從司藤開始的諸天 | 我的電影火爆全球 | 重生金融危機橫掃全球 | 地球簽到一百年,舉世無敵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