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中文版 | 簡體中文版
夢想島中文
夢想島中文
首頁 奇幻玄幻 都市言情 仙俠武俠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小說 莽荒紀 不敗戰神
夢想島中文 >> 大奉打更人 >> 目錄 >> 第一百六十一章 大威天龍
 

第一百六十一章 大威天龍


更新時間:2020年05月22日  作者:賣報小郎君  分類: 仙俠 | 幻想修仙 | 大奉打更人 | 賣報小郎君 
 
大奉打更人 第一百六十一章 大威天龍
“那宅子鬧鬼!”

老經紀低聲說,他也跟著坐了下來,身子微微前傾。

“大概是從兩年前開始的,那座宅子原本是一位富戶的,某天夜里,忽然聽見了院子里傳來女人的哭聲,特別滲人。府中下人提著燈籠出來查看,看見一個穿白衣的女人坐在井邊,掩面而泣。

“下人問她是誰,她也不答,只是在那里哭。下人原以為是府中哪位女眷受了委屈,跑到院子里來發泄,于是提著燈籠就照了過去,誰知道....”

說到此處,老經紀聲音愈發低沉,裝腔作勢,好像親眼見證了恐怖事情的發生。

“后來呢?”褚采薇握緊了小拳頭,大眼睛撲閃,又緊張又期待的模樣。

許七安想起了前世那些一邊害怕一邊又要看恐怖片的女人,她明明是個七品風水師。

“這時候....”老經紀聲音飄忽,神色晦暗可怕:“女人抬起了臉,五官血肉模糊,眼珠子掛在臉上,呈現兩個黑洞,里面一條條蛆蟲爬來爬去。她的嘴是黑紫色的,烏黑的鮮血從嘴里溢出....”

許七安看見褚采薇白皙的脖頸凸起一層雞皮疙瘩,嬌軀微微打了個寒顫。

老經紀很滿意褚采薇的反應,頗有成就感的笑呵呵說:“第一位富戶搬出去后,之后兩三個買家都遭遇了同樣事件,還有更邪門的呢,從此就像倒了血霉似的,接二連三的出問題,不是家中有人倒霉受傷,就是生意一落千丈,家底越來越薄,不得不從宅子里搬出去。”

這還是個有良心的牙子....許七安問道:“有報官嗎?”

“報了啊,怎么沒報。但因為沒有鬧出人命,官府來過幾次后,就不管了。倒是前幾個富戶有請過大師,起初確實安穩了一段時間,可沒多久便死灰復燃。女鬼深夜凄苦,弄的全府上下人心惶惶。

“霉運也沒變好,該倒霉還是倒霉。”

許七安敲了敲桌面,笑道:“很有意思的宅子,我們打算先看它。”

老經紀非常意外,心說這兩年輕夫婦怕不是傻子,年輕氣盛不知天高地厚,總覺得自己是特殊的,會被例外對待。

“行,這就帶兩位去看看,咱們慢慢挑,宅子有的是。”老經紀臉上依舊笑容謙卑。

宅子距離教坊司只有三里,宅子的東側是一條蜿蜒的河,西側是花園,距離主街有數十米,不遠不近,白日里既沒有喧鬧的嘈雜聲,也不至于出門逛街走太遠。

鬧中取靜,是個好地方。

老經紀打開掛在宅門的鎖,吃力的推開厚重的大門,一邊拍手上的灰塵,一邊做出請的姿勢:

“老爺夫人,這邊請。”

老爺夫人是非常恭敬的稱呼,就像正規場合里被尊稱“先生、太太”。公子小姐則對應帥哥美女。

“嗯!”許七安點頭,領著褚采薇進去,四處打量。院子透著一股子的蕭條破敗,灰色落了一地,立柱和墻壁油漆斑駁。如果夏天來的話,興許還能見到滿院的雜草。

花園里透著一股土腥味。

老經紀領著他們在前院、前廳逛著,許七安頗為滿意,不管是格局、建筑,都比二叔家的宅子要敞亮大氣。

但老經紀死活不愿意帶著他們去內院,搓著手說:“就看到這里吧,里頭不能進,晦氣。”

我還嫌你礙事呢....許七安擺擺手:“你到外面等著,稍后我們會出來,我帶著我夫人去看看。”

現在是上午,陽光高照,老經紀心里踏實一些,叮囑道:“早點出來啊。”

褚采薇后知后覺的看著許七安,蹙眉道:“誰是你夫人呀,凈胡說。”

遲早的事情嘛....

“你這人奇怪的很,有了積蓄,不應該是買田地么,怎么還買起宅子了。”

“等你體會到被房價支配的恐懼,你也會和我一樣的。”許七安邊說,邊警惕的審視周圍:“我知道除了道門外,各體系修行者死后,元神會停留在世間許久,具體根據元神的強弱判定。這宅子是不是有強者死后的元神殘留?”

許七安不疾不徐的摸出玉石小鏡,輕扣背面,抽出了黑金長刀。

迎著褚采薇瞪大的美眸,他笑著說:“這是我的寶貝,也是我的秘密,別外傳哦,回頭請你吃美食。”

“噢。”褚采薇只是驚奇的打量了幾眼,便不在意,畢竟她的鹿皮腰包同樣是收納物品的法器。

一個破鏡子換一頓美味,太劃算了。

褚采薇縱身躍上屋脊,漂亮的杏眼滌蕩起清光,像是鋼鐵俠的雙眼。

她仔細的掃視著這座宅子,在屋脊上騰躍,變幻位置。不放過任何一處角落。

最后,清光眼落在內院的井口,她看見了一縷縷輕微的黑氣溢散。

“就是這里。”褚采薇心里一喜,翩然落定,拉著許七安到井口:

“這里有怨氣,能養鬼魅的怨氣。”

許七安心里一驚,露出戒備之色,拉拽著褚采薇遠離。

“沒事!”對A美人搖搖頭,“怨氣很微弱,想來里頭的怨魂鬼魅實力不強。我一個人便能搞定。”

說著,她伸手摸向鹿皮小袋,從里面取出一件件物品,有黑狗血、朱砂、金子、以及許七安認不出的奇形怪狀之物。

然后她以井口為中心,握著一根枯枝在地面寫寫畫畫,隱約是一個八卦陣。

畫好八卦陣,她把那些象征著至陽至剛的物品,擺在特定方位。

“陣法嗎?”許七安在旁看的津津有味。

“不是,這是風水陣,嚴格來說不是陣法。我以井口為中心,擺下這個純陽風水陣,八卦圖覆蓋的地方,風水就變了,變的至剛至陽,恰好克制井中怨氣。”褚采薇說。

相當于是簡陋版的陣法風水師是陣法師的前身,或者說基礎。許七安對司天監的術士體系的了解,又加深了一步。

一盞茶功夫后,褚采薇睜開清光眼,滿意的點頭:“沒了。”

許七安笑了起來,“謝謝采薇姑娘。”

兩人一起回收材料,褚采薇拍了拍鹿皮腰包,很是居功自傲的說:“先陪你再去看看其他院子的風水,然后,嗯,晚上我要去桂月樓。”

“好!”許七安滿口答應。

兩人并肩往外走,幾步后,褚采薇忽然頓住,“咦”了一聲,她回頭看去,瞳孔滌蕩起清光。

望氣術的視野里,井中又升起了淡淡黑氣。

“怎么了?”許七安見她神色有異常,問道。

“沒,沒有凈化徹底....不對,黑氣又冒出來了,井底有古怪。”褚采薇跑了回來,趴在井口盯著了片刻,不信邪,再次擺了純陽風水陣驅除黑氣。

但結果如剛剛一樣,黑氣又冒了出來。

“怎么辦?”許七安沒想到事情竟然比預料中的還要麻煩。

“最簡單有效的辦法就是請青龍寺的和尚來做法,消弭黑氣....”褚采薇還沒說完,就看見許七安跑到了井口。

他神色嚴肅,邊掐動手訣,邊念念有詞:

“大膽妖孽,裝神弄鬼,大威天龍,世尊地藏!大羅法咒,般若諸佛!般若巴麻哄!飛龍在天!去!”

什么事情都沒有發生,連風兒都不喧囂。

褚采薇愣愣的看著他:“你在干嘛?”

“這是我家鄉的驅邪捉妖神咒,我就是試一試。”許七安聳聳肩:“顯然,我家鄉的捉妖法咒并不靠譜。”

褚采薇道:“我剛才話沒說完呢,剛才那牙子不是說了么,前幾個富戶有請和尚做法,但安穩一段時間后,便恢復原狀了。

“這與我剛才的情況吻合。”

“那怎么辦?”許七安道。

“我心里有點猜測了,等晚上我們再來。”褚采薇信心滿滿的模樣:“不過,你得加餐。”

加餐沒問題,但我總感覺你不靠譜,別忘記自己是個學渣啊采薇妹子....許七安笑著說:

“有采薇姑娘出手,我還有什么不放心的呢,加餐便加餐。”

兩人遂離開此地,跟著老經紀東奔西跑,去看別的宅子。

對許七安來說,選擇有很多,并不急著做決定。

溫暖的陽光照射在瞭望臺,魏淵穿著青衣,沐浴在陽光中。

他的臉盤泛著暖玉般的光澤,鬢角微霜的銀發折射著陽光,比白銀還耀眼。

“平陽郡主案整垮了梁黨,稅銀案和桑泊案讓王黨損失慘重,現在朝堂上保存較為完整的是燕黨和齊黨。”魏淵抽出袖子里的密信,笑了笑:

“而這封密信,可以折了齊黨的一只翅膀。”

南宮倩柔笑容陰冷:“義父,趁著京察,早些解決掉這些礙眼的絆腳石。您好大展拳腳。”

“不急!”魏淵正要往下說,樓梯傳來腳步聲,一名吏員上來,道:

“魏公,陛下傳喚。”

南宮倩柔架著馬車,緩緩停泊在宮城之外,魏淵從車廂里下來,帶著這位俊美勝過女子的義子,往御書房行去。

元景帝極少上朝,但偶爾會在御書房開一個小朝會,平日里只是偶爾,但京察期間,小朝會就變的比較頻繁。

畢竟他不是真的兩耳不聞窗外事,一心只修長生路。

來到御書房外,邁過高高的門檻,魏淵腳步微不可察的頓了頓,繼而恢復如常。

“臣魏淵,拜見陛下。”大宦官作揖行禮,目光瞬間在元景帝和兩側的大臣臉上掠過。

他嗅到了危機。

元景帝面無表情,沉聲道:“魏淵,朕讓你執掌打更人,所為何?”

魏淵道:“護衛陛下,護衛京城。”

“說得好。”元景帝點點頭,忽然抓起桌案上的一封奏折,狠狠砸向魏淵,疾言厲色:

“你就是這么護衛朕的?朕對你推心置腹,你就是這么回報朕的?”

另外,感謝“文zai”大佬的盟主。加更之路很漫長呀。

今天不行了,今天腦子渾渾噩噩,實在無法構思劇情,我得為讀者們負責,不能胡亂水。嗯,我這本書應該不水,一直都在走劇情,沒怎么灌水。

大奉打更人 第一百六十一章 大威天龍

推薦小說: 超品相師 | 武煉巔峰 | 修羅武神 | 無敵升級王 | 崛起之華夏 | 傲世丹神 | 掌御星辰 | 絕世唐門 | 帶著農場混異界 | 殺手房東俏房客 | 最強狂兵 | 擇天記 | 神話版三國 | 重生小地主 | 黃金瞳 | 大陰陽真經 | 龍血戰神 | 異世邪君 | 特種神醫 | 老兵傳奇 
上一章  |  大奉打更人目錄  |  下一章
新書推薦:
 全球進入大洪水時代 | 這個明星在種田賣菜 | 我有一個武道世界 | 仙帝的自我修養 | 從天后演唱會出道 | 視死如歸魏君子 | 從司藤開始的諸天 | 我的電影火爆全球 | 重生金融危機橫掃全球 | 地球簽到一百年,舉世無敵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