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中文版 | 簡體中文版
夢想島中文
夢想島中文
首頁 奇幻玄幻 都市言情 仙俠武俠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小說 莽荒紀 不敗戰神
夢想島中文 >> 大奉打更人 >> 目錄 >> 第一百五十二章 審問恒遠
 

第一百五十二章 審問恒遠


更新時間:2020年05月19日  作者:賣報小郎君  分類: 仙俠 | 幻想修仙 | 大奉打更人 | 賣報小郎君 
 
大奉打更人 第一百五十二章 審問恒遠
次日,許七安蹲在屋檐下刷牙洗臉,于腦海中呼喚道:“神殊大師?”

無人回應。

“大師?您昨晚說我和您是一類人,我就想問問,寧也每天撿銀子嗎?”

無人回應。

他平時已經是沉眠的,畢竟是封印物嘛....回頭再嘗試召喚,如果還是沒有回應,那么用我火熱柔軟的嬌軀溫暖他冰冷的身體,我也勉強能接受....許七安暗暗松口氣。

穿上帥氣的差服,束好長發,許七安把黑金長刀掛在后腰,翻過一丈高的圍墻,去主宅吃早食。

手搭在刀柄,忽然想到監正當初送他這把刀,算不算是一種示好?

“....我太飄了,一品高手怎么可能向我示好。不過,這把刀和我的《天地一刀斬》非常匹配,感謝監正。”

許七安忽然頓步,愣在原地。

黑金長刀是監正給的,《天地一刀斬》是司天監送過來的,黑金長刀和《天地一刀斬》無比契合,而監正知道我身懷古怪氣運....清晨的冷風里,許七安緩緩打了個寒顫。

此時此刻,他有種“異界套路深,我要回地球”的緊迫感。

“呼...走一步看一步吧,先提升實力和地位,以后的事以后再說。”

收拾好情緒,許七安來到前廳,天色蒙蒙亮,嬸嬸和二叔坐在餐桌邊吃飯,綠娥也坐在餐桌邊,大腿上擱著一只小豆丁。

“大哥!”許鈴音熱情的打了聲招呼,悄悄把肉包子和油條玩自己懷里挪了挪。

....真是塑料兄妹情啊。許七安坐下,給自己盛了碗粥,掃一眼美婦人:

“嬸嬸起這么早?”

早起的嬸嬸心情不好,不怎么愛搭理侄兒,白皙纖細的玉指捻著瓷調羹,攪拌著米粥,淡淡道:

“玲月身子不適,我剛去探望。”

“怎么了?”許七安皺眉,他對清麗脫俗的妹子還是很上心的。

“女兒家的事...”嬸嬸小聲嘀咕,不想解釋。

哦,大姨媽來了....可大姨媽來的話,不至于嬸嬸去探望。所以,是痛經?

名偵探許七安得出結論。

吃完早餐,許七安說:“我去探望玲月。”

二叔和嬸嬸都沒有意見,武將世家的好處就是,沒有書香門第里那一套繁瑣的規矩。

比如兄妹或姐弟之間,說話要保持一個固定的距離,見面一定要先行禮,私底下相處不能超過多少時間,除非是好幾個兄弟姐妹一起開席。

等等等等。

否則,許玲月這個時候很尷尬,當長輩的應該拒絕才是。

“大鍋,大鍋...我也要去看姐姐。”許鈴音從綠娥大腿蹦下來,牽住許七安的衣角。

許七安嫌她走得慢,把她夾在咯吱窩下面,很快到了許玲月閨房門口,敲了敲門,道:

“妹子?嬸嬸說你身子不舒服?”

屋里傳來許玲月虛弱的身子:“我,我沒事....”

“大哥能進來嗎?”許七安心說,擦拭傷口的布條要不要收拾一下?

“咯吱...”丫鬟打開門,迎著許七安和小豆丁進屋。

許玲月躺在床上,側著身,捂著肚子,精致的眉毛緊皺,俏臉有些蒼白。

這看起來有點嚴重啊....真有那么疼嗎....許七安安撫道:“來葵水了吧,喝過藥沒?”

許玲月愣了愣,蒼白的臉蛋涌起兩抹暈紅,搖搖頭:“娘說硬挨就好了....”

她語氣里有些委屈。

終究只是小姑娘,躺床上忍著痛苦,孤零零的,身邊只有丫鬟陪著。

痛經這種事,在這時代普遍都是硬挨,畢竟不是病,過段時間自然而然就好了。而對大部分中低層平民來說,不死人就不用看醫生。

我記得紅糖姜茶是不是能治痛經?算了,回頭找褚采薇來看看....

許鈴音走到床邊,伸出粗短的手指,替姐姐抹平緊皺的眉頭,可憐巴巴的看向大哥:

“姐姐要死了嗎?”

許玲月:“....”

“姐姐不會死的。”許七安安慰她。

“那姐姐怎么了。”許鈴音害怕的問。

痛經你又不懂....葵水你也不懂....許七安斟酌片刻,有了,他摸著許鈴音的腦瓜,用樸素的語言解釋:

“姐姐太懂事,不知道搗蛋,所以身子不舒服了,等將來成為搗蛋鬼,肚子就不會痛了。”

痛經這種事,將來嫁人了就會減輕,甚至沒有。所以許七安的解釋可謂點題之精準、之通俗易懂,世所罕見。

許鈴音這么愚蠢的孩子都聽懂了,恍然大悟的點點頭,小臉蛋非常嚴肅:“我也要做個搗蛋鬼,這樣以后肚子就不會痛啦。”

“大,大哥...你在跟她說什么呀。”許玲月聽不懂,就是覺得許七安說的話,怪怪的。

“你好好休息。”許七安輕輕捏一下妹子的臉蛋,帶著小豆丁離開。

回前廳的路上,他看見小豆丁跑到花園里,抓了一把泥土,鬼鬼祟祟的藏在小手心里。

她想干什么?許七安一愣。

回到前廳,二叔和嬸嬸還在吃飯,前者問道:“玲月好些了嗎?”

“正疼著呢....”許七安說話的時候,看見許鈴音爬到凳子上,小小的身板扶著桌沿,當著她爹娘的面,把黑泥土丟進了一大鍋粥里。

然后,她站在凳子上,如釋重負的吐出一口氣,這樣她就不會肚子疼了。

嬸嬸和二叔臉色僵硬,一寸寸的扭頭,看著幼女:“你....在干嘛?”

“我在搗蛋!”許鈴音驕傲的說:“我以后肯定好好搗蛋,不像姐姐那樣,總是給爹娘添麻煩。”

說完,她掐著腰,等待著爹娘的夸贊。

嬸嬸想起了蟑螂,一時間新仇舊恨在心里翻涌,一把拎起她的脖子,放在大腿上,啪啪啪的揍屁股。

小豆丁不服氣,一邊哭一邊辯解:“娘你為什么打我。”

嬸嬸巴掌不停歇的招呼:“往粥里丟泥巴你還這么理直氣壯?”

“大哥教我的,大哥說只要好好搗蛋,肚子就不會痛....嗷嗷嗷....”

嬸嬸氣炸了,柳眉倒豎:“許寧宴你又亂教她什么了。”

“今天天氣真好,二叔我先去衙門了。”許七安屁顛顛的跑開。

打更人衙門,地牢。

身為臨時犯的恒遠,幸運的沒有遭遇嚴刑拷打,只在剛來時被獄卒抽了兩鞭子,理由是鐵公子都沒他這么干凈。

一個沒油水的臭和尚。

“哐當...”牢房的門被打開,獄卒對著戴枷鎖的魁梧和尚吆喝道:“有大人要問話,出來。”

恒遠睜開眼,起身,跟著獄卒來到審訊室。

略顯昏暗的審訊室,一位陽剛俊朗的銅鑼,大馬金刀的坐在大椅上,目光銳利的盯著他。

恒遠認識這個銅鑼,當初熱心腸的三號助他潛伏,躲避搜捕時,他就見過這個銅鑼。那時他站在屋脊上,單手按刀,腰桿筆挺,氣度非凡,一看就是人中龍鳳。

“大師請坐,本官有幾個問題想問你。”許七安道,他審視著國字臉,五官粗獷的和尚。

乍一看,似乎是個莽漢,但仔細觀察,會發現他眼神明亮、冷靜,氣質深沉內斂。

恒遠雙手合十,行了個禮,然后坐了下來。

“姓名。”許七安低頭喝茶。

“僧不言名,貧僧恒遠。”

“年齡。”

“三十。”

許七安驚訝的抬起頭,看了他一眼。想起了一個段子:大爺,你是怎么保持這么年輕的。

熬夜。

那您今年貴庚啊。

二十歲。

恒遠瞧著有四十幾,接近五十了....您也天天熬夜嗎....許七安心里吐槽。

“出身。”

“青龍寺武僧。”

“什么修為。”

“八品武僧。”

許七安皺了皺眉,指頭敲擊桌面:“不要跟我耍心眼。”

一個八品武僧,能夜闖平遠伯府殺人,輕而易舉的重傷兩名練氣境的銅鑼,自身不帶任何傷勢的揚長而去?

恒遠沉聲道:“貧僧確實是八品武僧。”

八品武僧....我記得佛門修行體系中有一點很奇怪,九品沙彌的下一品級是七品法師,直接跳過了八品武僧。

佛門難道有兩個體系?既然有兩個體系,為什么又要合并在一起?還有,武僧的下一個品級是什么?

許七安問出了心里的疑惑,恒遠搖了搖頭:“青龍寺沒有相應的絕學,只有西行才能知道。”

只有西行才能知道?那么衙門的案牘庫里多半也沒有相關的記載了....這些都是無關緊要的小問題....許七安道:

“恒慧已經圓寂,平陽郡主的尸骨也找到了,陛下今日下了告書,平遠伯、兵部尚書張奉和戶部都給事中孫鐘鳴三人,謀害宗親,夷三族。你可以安心了。”

“阿彌陀佛。”恒遠閉上眼睛,低聲念誦佛號。

“原本你只是偶然間誤入此案,打更人不會追究你任何責任,但你是不是應該給本官解釋解釋,這是什么東西?”

許七安從懷里取出一面玉石小鏡,哐當一下,丟在桌上。

這面玉石小鏡是從井底找到的,是屬于恒遠的六號碎片。

頸椎太疼了,先去躺一會兒。

大奉打更人 第一百五十二章 審問恒遠

推薦小說: 超品相師 | 武煉巔峰 | 修羅武神 | 無敵升級王 | 崛起之華夏 | 傲世丹神 | 掌御星辰 | 絕世唐門 | 帶著農場混異界 | 殺手房東俏房客 | 最強狂兵 | 擇天記 | 神話版三國 | 重生小地主 | 黃金瞳 | 大陰陽真經 | 龍血戰神 | 異世邪君 | 老兵傳奇 | 特種神醫 
上一章  |  大奉打更人目錄  |  下一章
新書推薦:
 全球進入大洪水時代 | 這個明星在種田賣菜 | 我有一個武道世界 | 仙帝的自我修養 | 視死如歸魏君子 | 從天后演唱會出道 | 從司藤開始的諸天 | 我的電影火爆全球 | 重生金融危機橫掃全球 | 地球簽到一百年,舉世無敵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