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中文版 | 簡體中文版
夢想島中文
夢想島中文
首頁 奇幻玄幻 都市言情 仙俠武俠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小說 莽荒紀 不敗戰神
夢想島中文 >> 大奉打更人 >> 目錄 >> 第一百四十六章 金蓮道長的傳書
 

第一百四十六章 金蓮道長的傳書


更新時間:2020年05月17日  作者:賣報小郎君  分類: 仙俠 | 幻想修仙 | 大奉打更人 | 賣報小郎君 
 
大奉打更人 第一百四十六章 金蓮道長的傳書
黑袍之下,那雙手自發的伸出,掌心鼓舞氣旋,呼恒遠和尚不受控制的飛起,投向死亡氣旋。

他痛苦的睜大眼睛,皮膚迅速干枯,氣血流逝,臉色肉眼可見的衰敗。

這張熟悉的臉,在眼中一點點的頹敗,走向死亡....看著這一幕的恒慧,殘酷的臉龐產生了些許動容,他黝黑的眸子不再冷酷堅硬。

嘭...恒遠被甩了出去,重重砸在井臂。

恒慧的左手,死死的按住右臂,咬牙切齒道:“不準殺他,不準殺我師兄....”

他臉龐倏地變的冷酷,蠱惑道:“恒遠是武僧,氣血旺盛,正好彌補傷勢....難道你不想報仇嗎,你不想報仇了嗎。”

接著,冷酷的表情消失,取而代之是痛苦掙扎:“不行,不能殺他,他是我師兄。”

“世上誰都可以殺,為什么不能殺他。”

“世上誰都可以殺,唯獨他不行,他是我師兄,是我最敬重的人。”

“那平陽呢?”

“平陽....”

他表情一下冷酷,一下痛苦,宛如兩個不同的人格在身體里爭執,隨著僵持,粗壯的右臂血管亮起紅光,不停漲落,仿佛呼吸。

恒慧的主體人格似是被壓制了,冷酷漸漸占據上風。

“恒慧...”恒遠聲音疲憊,“記得師兄當年教你的第一個口訣嗎?”

凈心咒....恒慧對抗著失控的右手,背靠著井壁,緩緩坐下。雙手合十,低聲念誦。

過了許久,他逐漸平息的戾氣,右臂不再躁動。

恒慧睜開眼,依舊是沒有眼白的黑瞳。他在昏暗的井底凝視著恒遠,聲音嘶啞:

“師兄,你不是想知道一年前我遭遇了什么嗎,我現在就告訴你。”

“侍女叫什么名字?”

審問室里,許七安喝了口茶,看著對面坐立不安的花魁。

“荷兒...”明硯乖順的回答。

她不停的偷看許七安,同時瞟向緊閉的房門。身為教坊司花魁,接觸過不少達官顯貴,知道打更人衙門是什么地方。

但凡被關進來的官員,不死也要脫層皮,而像她這樣的弱女子,恐怕面對的是比死還可怕的事。

“她什么時候跟在你身邊的。”許七安臉色嚴肅。

“有,有三四年了。”她害怕的看了眼許七安:“三年半左右,具體時間奴家記不清啦。”

這個男人坐在那里,面無表情,自帶一股巍然凝重之意。讓她大氣都不敢喘,心里承受著巨大壓力。

這人的轉變怎么就那么大呢,昨晚還是一副紈绔子弟的作風。

三年半....回頭讓人查一查,這段時間里還有哪些女子進了教坊司。許七安點點頭:

“她平日里與誰往來密切?”

明硯思考許久,一邊回憶,一邊說出一連串的名字。

又問了幾句,許七安看向負責做筆錄的吏員,后者點點頭。

“多謝明硯姑娘配合,你可以走了。”

“啊?”幸福來的太快就像龍卷風,她一時之間有些不敢相信。

“我送你回教坊司吧。”許七安起身,做了個請的手勢。

明硯花魁忐忑的跟著他出門,一直走到衙門口,看見停在外頭的馬車,她才如釋重負,相信自己真的會被送回教坊司,而不是在衙門里被....

她頓時恢復了往日的氣度,盈盈施禮:“謝謝許大人。”

許七安伸手在豐盈飽滿的臀翹掐了一把:“大恩不言謝,應該用實際行動表示。”

這人翻臉比女人還快....明硯花魁有些害羞,有些害怕,瞄了眼馬車。

許七安眉梢一挑,看著馬車陷入沉思。

馬車停在教坊司胡同外,花魁娘子下了馬車,柔聲道:“許大人有空來青池院喝茶。”

丟下一句客套話,她立刻就轉身離開,步子邁的很快,裙擺翻飛。

她有些害怕許七安,當然不是因為他24K純金般的硬度,馬車上什么事都沒發生。

她對這種喜怒無常的人向來比較發怵。

許七安乘坐馬車返回衙門,召集團隊的核心成員開會。

很快,三位銀鑼,呂青,以及宋廷風和朱廣孝,共六人被許七安召來偏廳。

“昨晚教坊司的情況都已經知道了吧。”許七安道。

李玉春等人點頭,已經聽宋廷風說過了。也知道最后是司天監的人出手解決了危機。

至于為什么宋廷風不向衙門稟告,他們默契的沒追問,因為昨夜很不湊巧,值守的人是朱金鑼。

呂青盯著許七安看了許久,看的他發毛,皺眉道:“呂捕頭,有什么事?”

呂青抿了抿紅艷艷的小嘴,“大人怎么知道教坊司藏著妖族?”

男人們露出了心領神會的笑容,唯獨李玉春板著臉,因為不夠好色而跟他們格格不入。

許七安一本正經的說道:“某次夜巡時,我用望氣術觀測過教坊司,發現那里有妖氣。”

“我怎么沒聽你匯報過此事。”李玉春一愣。

“當時我并不知道綠光代表著什么,事后又因為砍了姓朱的雜碎一刀,被判入獄,再然后....”許七安聳聳肩。

再然后你就成我下屬了,雖然咱們各論各的,但我也不用向你匯報了。

“好了,有事交代你們去做。”許七安把懷里的名單拍在桌上:

“頭兒,你帶人去查名單上的人,她們與妖女交往比較密切。另外,查一下四年前加入教坊司,或者名聲鵲起的女子。

“呂捕頭,你帶人挨家挨戶的搜捕恒慧,記得千萬小心。”

交代完了,許七安坐下喝了杯水,打算向魏淵稟告教坊司發生的事。

心悸的感覺傳來,他當即出了偏廳,進入茅廁,順手取出了地書碎片,許久沒有動靜的地書聊天群,終于有人上線水群了。

五:我是來還三號債的,嗯,我們探索完極淵啦,我發現一件天大的秘密。

對方特意提到了自己,許七安不能沉默,回復道:什么秘密?

五:你們呢,你們決定好欠我一個報酬了嗎。

二:且說來聽聽。

四:呵,沒問題。

五:一號不在嗎?

一:可以。

所有人都表態后,五號傳書說道:蠱族七部的族人齊心協力,經歷了重重困難,險死還生的探索后,終于抵達極淵....

二:廢話不要多,直接點題。

五:....我們在極淵里發現了儒家圣人的雕像,他在凝視著深淵。

儒家圣人?天地會成員先是驚訝,隨后不約而同的想到了三號,身為云鹿書院的杰出學子,他或許會知道些什么。

但大概不會告訴他們....而且,欠他的債還沒還....莫名其妙就負債累累了....

五:三號,你是云鹿書院的學子,你知道些什么的,對吧。

天地會的成員們都很開心,五號問的好。

我怎么知道,我也很驚訝啊...許七安沒有正面回答,輸入信息:極淵里除了圣人雕塑,還有什么?另外,你詳細描述一下圣人雕塑的模樣。

這都是沒什么營養的廢話,純粹在套取更多信息。

五:極淵里除了蠱神和各種蠱蟲,只有圣人雕塑,啊,我想起來,圣人雕塑的眉心裂開了,族里的長輩似乎很憂心。

圣人雕塑的眉心裂開....蠱族的長輩很憂心二號心里一動:你們說,圣人雕塑會不會是在鎮壓蠱神?否則,好端端的極淵里為什么會出現圣人雕塑。

四:不排除這個可能,以雕像、銅塑、銅器等媒介作為封印陣法,是極為常見的。遠古時代,人皇鑄九鼎,鎮壓九州山河,凝練人族氣運就是最好的例子。

一:那圣人雕塑的眉心開裂,是不是意味著封印不穩?所以蠱神初步復蘇。

四:有這個可能。

這個話題很快過去,畢竟蠱神的段位、以及南疆都距離大家太過遙遠。

許七安輸入信息:一號,你最近都沒問我桑泊案的情況,你查閱古籍有什么線索嗎?

一:沒有線索。

說完,一號默默潛水去了。

一號的情況有些反常啊,之前明明很關注桑泊案....可這么多天過去,他(她)都沒問我案情的進展....許七安輸入信息:二號,周赤雄的行蹤有線索了嗎。

二:沒有,我會替你留意的。

人海茫茫,果然不是那么容易就能找到的,許七安既失望,又覺得理所應當。

又討論了片刻,四號等人表達了對六號下落的關切,呼喚九號金蓮道長,但道長沒有回應。

....今天陽光這么好,金蓮道長怕不是在屋頂懶洋洋的曬著太陽吧。

許七安心里腹誹,忽然看見金蓮道長冒泡了:九:三號,出來見我。

“嗯?”許七安愣了一下,繼而領會,收好玉石小鏡,離開茅廁,快步走向衙門門口。

他在門口一陣張望,看見對街站著一只橘貓,尾巴高高豎起,安靜的望著打更人衙門的門口。

許七安自然而然的走過去,走到橘貓身邊,但沒有看它,而是眺望四處。

橘貓沉聲道:“我找到六號了。”

PY...啊不,推薦一本書《紅塵籬落》,作者纖陌梅開,是個大姐姐。有興趣看女頻的,可以去看看,女頻文文筆細膩,撕逼很爽。

大奉打更人 第一百四十六章 金蓮道長的傳書

推薦小說: 超品相師 | 武煉巔峰 | 修羅武神 | 無敵升級王 | 崛起之華夏 | 傲世丹神 | 掌御星辰 | 絕世唐門 | 帶著農場混異界 | 最強狂兵 | 殺手房東俏房客 | 擇天記 | 神話版三國 | 重生小地主 | 黃金瞳 | 大陰陽真經 | 龍血戰神 | 老兵傳奇 | 異世邪君 | 特種神醫 
上一章  |  大奉打更人目錄  |  下一章
新書推薦:
 全球進入大洪水時代 | 這個明星在種田賣菜 | 仙帝的自我修養 | 從天后演唱會出道 | 我有一個武道世界 | 視死如歸魏君子 | 從司藤開始的諸天 | 我的電影火爆全球 | 重生金融危機橫掃全球 | 地球簽到一百年,舉世無敵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