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中文版 | 簡體中文版
夢想島中文
夢想島中文
首頁 奇幻玄幻 都市言情 仙俠武俠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小說 莽荒紀 不敗戰神
夢想島中文 >> 大奉打更人 >> 目錄 >> 第一百四十五章 吃了師兄
 

第一百四十五章 吃了師兄


更新時間:2020年05月17日  作者:賣報小郎君  分類: 仙俠 | 幻想修仙 | 大奉打更人 | 賣報小郎君 
 
大奉打更人 第一百四十五章 吃了師兄
第二天早上,許七安精神抖擻的起床,枕邊人已經不在,錦被里殘留著女子幽香。

他有些四肢發軟的支撐起身子,就像剛結束一千米跑步考試,次日早上肌肉酸疼的狀態。

“又睡過頭了....不過,我是情有可原的遲到,我是來教坊司查案的。”

許七安盤坐吐納,緩解細胞的疲憊,讓身體以最快速度恢復巔峰。

僅搬運了兩個周天,酸脹的肌肉便恢復活力。

“吱”

閨房的門推開,拖曳著裙擺的浮香,領著貼身丫鬟進來,她烏黑的秀發高挽,點綴著昂貴的首飾,素白美麗的臉蛋略有些憔悴。

眼睛還是有些紅腫,都哭出臥蠶來了。

“許公子醒啦。”她淺淺微笑,帶著疏離和公式化的微笑,“我讓廚房給你熬了鴨肉粥。”

“放那里吧。”許七安從丫鬟手里接過洗漱用品,快速洗臉刷牙結束,返回案邊,端著碗,邊吃邊思考:

昨夜的妖女是萬妖國余孽,就是說這件事與北方妖族無關鎮北王的嫌疑幾乎很輕很輕....萬妖國余孽的目標是封印物還是其他?

許七安會這么想,是因為如果目標是封印物,妖族國余孽現在應該卷款私逃,而不是繼續留在城中興風作浪。

....還有一個可能,妖族的目標不僅僅是封印物,而是有更大的圖謀,封印物只是用來完成目標的手段。

桑泊案的脈絡差不多理清了,幕后主導勢力:一,朝廷二五仔;二,萬妖國余孽。

目標:未明。

封印物:未知強者的斷手。

牽扯在其中的因素、人物、勢力:萬妖國、平遠伯、兵部尚書、司天監、皇室、平陽郡主、恒慧和尚、金吾衛百戶周赤雄

突破口:斷手強者、恒慧和尚、平陽郡主。

弄清楚斷手強者的身份,可以反推出萬妖國余孽的真正目的....然后,抓住恒慧和平陽郡主中的任何一位,也能反推案件的內幕....許七安吃完粥,滿足的嘆息一聲。

他這時候才有空調侃浮香:“生氣了?”

浮香笑容溫婉:“許公子莫要取笑奴家,奴家只是一個風塵女子,哪來的資格跟公子置氣。”

好吧,許郎變成許公子了....許七安點點頭,不甚在意的伸展懶腰:“準備熱水,我要沐浴。”

浮香笑著點點頭,安排一名丫鬟伺候他沐浴,自己帶著貼身丫鬟出去散心。

許七安舒服的泡了個熱水澡,穿戴整齊,綁好銅鑼,掛好佩刀,想了想,問道:“替我準備筆墨。”

小丫鬟柔柔的應了一聲:“是”

“娘子,您對許公子是不是太冷淡了。”走在教坊司的胡同里,丫鬟輕聲道。

浮香目視前方,微微搖頭,聲音有些凄楚:“你不懂,我曾經求過他,能否替我贖身,他拒絕了。”

丫鬟沉默了一下,替許七安解釋:“許是沒銀子吧,娘子的賣身契,少說得三四千兩銀子,現在恐怕得翻倍。”

浮香收回目光,望著地面:“這些年我也存了不少銀子,其實可以的....”

她苦笑一聲,表情哀婉:“我在他心里,其實和你們沒有區別。之前我不愿相信,自欺欺人,可昨晚的事兒,讓我看清了自己。”

不過是一場落花有意流水無情的癡心妄想。

走著走著,不知不覺來到青池院外,一陣嘈雜的聲音吸引了她的注意。

兩名穿著打更人差服的銅鑼,鎖著明硯娘子往外走,老鴇亦步亦趨的跟在后邊,表情惶恐,一個勁兒的解釋:

“幾位差爺,這一定是誤會,一定是誤會啊。”

明硯花魁一臉惶恐:“媽媽,我冤枉,我冤枉啊....”

這兩個銅鑼她認識,正是時常陪著許公子來影梅小閣打茶圍的那兩位。似乎一個姓宋,一個姓....那位過于沉默寡言,她不記得了。

發生了什么?明硯昨晚還好好的,對了,許公子昨夜為何突然返回她的影梅小閣....難道是明硯昨晚得罪了許公子?今日便被辦了?

她立刻否定了這個想法,盡管對這個男人心灰意冷,但她相信許七安不是這種人。

浮香皺著眉頭,迎上了打更人,盈盈施禮:“幾位大人,明硯娘子她犯了何罪?”

宋廷風停下腳步,笑瞇瞇道:“明硯娘子暗中與妖族勾結,提供庇護容納之所。昨夜許大人暗中調查,揪出了偽裝成她貼身丫鬟的妖女。

妖女已經伏法,現在要帶她前去問話。”

老鴇捶胸頓足:“你這是冤枉,明硯一個弱女子,怎么可能勾結妖族。你們知道我培養她花費了多少心血和銀子嘛!我要去禮部告狀,我要去請禮部的大人們做主。”

朱廣孝沉聲道:“我現在懷疑你也是妖族同黨。”

老鴇徒然失聲,求生欲很強的后退了幾步。

宋廷風瞇著眼,朝浮香點了點頭,帶人離開。

浮香愣愣的望著他們離開的背影,由此展開聯想....明硯勾結妖族?許公子昨日暗中調查?

他昨夜選擇留宿青池院,并不是喜新厭舊,而是有公務在身,但我卻胡攪蠻纏的鬧脾氣。

他昨夜拖著疲憊的身子回來,我是看到的,我當時以為他是與明硯....我錯怪他了,今早還給他擺臉色宣泄心里的怨氣....可他為什么不解釋?是,他不能解釋,因為這是衙門的公務,案情需要保密。

而就算這樣,明知道被誤會,冤枉,他有沒有露出一絲一毫的厭煩,默默承受....

浮香突然提起裙子,飛奔著玩影梅小閣跑。

“娘子,你去哪兒,你慢點....”丫鬟吃了一驚。

一路飛奔回影梅小閣,推門進了臥室,浮香喊道:“許郎...”

房間里空蕩蕩的,人已經走了。這一剎那,她忽然感覺自己失去了什么寶貴的東西,心里空了一塊。

“娘子,娘子...”丫鬟追了上來,看見自家娘子失魂落魄的背靠著門。

“我有些累了,扶我一下。”浮香輕聲說。

丫鬟把她扶到床上,看了她一眼,心里嘆息一聲。不敢打擾,轉頭收拾屋子。

她看到屏風邊的桌案上擺著筆墨紙硯,輕“咦”了一聲,走到案邊,道:

“娘子,這里有首詩....可能是許公子留下的。”

浮香一下子活了過來,赤著腳飛奔到案邊,像是搶寶貝似的從丫鬟手里搶過來,定睛一看:

“美人卷珠簾

深坐顰蛾眉

但見淚痕濕

不知心恨誰。”

“許郎,許郎”她先是笑,笑著笑著,淚珠啪嗒啪嗒掉落,萎頓在地上,把紙捧在心口,一邊哭一邊笑,梨花帶雨。

“我要去找他。”浮香擦著眼淚,起身,小跑著奔向門口。

丫鬟大驚失色,抱住娘子的柔軟腰肢:“別別別,您是花魁,是教坊司最有牌面的花魁,這事兒傳出去,娘子怎么做人。好不容易積攢起來的名聲就沒了。

“也沒聽哪個花魁跟您這樣沒范兒的。”

浮香大怒:“放開我。”

“不放!”

許七安在街邊買了六只大肉包,坐在馬背上啃著,悠哉哉的向衙門行去。

“教坊司的花魁長的都不錯吶....各有千秋,美不勝收,嗯,等桑泊案結束,挨個跟她們交流感情,將來出一本《大奉花魁娘評鑒指南》。

“唯一的問題就是缺錢,我每天只撿三錢銀子,而花魁的身價,睡一晚最少三十兩。

“感謝九年義務教育,詩詞沒有白讀....呵,我真是穿越者之恥,人家當文抄公,都是為了混仕途,我是為了白嫖....

“說起來我也馬上二十歲了,還好嬸嬸不是我娘,不會督促我的婚事,我可以自己做主。采薇是監正的弟子,后臺太硬,娶她就像娶半個公主,不好隨便出去鬼混了...

“不急著成親,再浪幾年,教坊司有二十四位花魁呢。哈哈,我在想屁吃,監正的弟子未必看得上我。”

許白嫖在心里自嘲著,思緒飛揚,又轉到案子上。

明硯是他授意在宋廷風抓的,盡管昨晚確認她是無辜者,但仍舊有事情要詢問,比如那個侍女是何時進入教坊司的,平日里與什么人來往密切等等。

一座僻靜的小院里,柳樹垂下一根根枝條,光禿禿的略顯凄涼。

屋子里傳來乒乒乓乓的響動,以及男人痛苦的低吼聲....俄頃,一切動靜消失。

“吱”

房門打開,穿著黑袍的恒慧沉默的走了出來,徑直來到院子里的井邊。

他凝視著幽深井口幾秒,揮了揮手,井口亮起淡淡的金色“卍”字,繼而破碎。

解除封印后,恒慧跳了進去。

昏暗的井底,淤泥散發著淡淡的水腥味,中年和尚背靠著井壁,盤膝打坐。

他神色頹廢,嘴唇干裂,似乎受過重傷。

中年和尚身軀高達魁梧,有著淡青色的下頜,面色苦大仇深。

許七安在這里的話,便能認出這個魁梧的和尚,是他牽腸掛肚苦苦追尋的恒遠。

“師兄....”恒慧嘶啞的聲音。

恒遠沒有搭理他,寂然盤坐。

“我受了重傷,斷手反噬。”恒慧說。

恒遠睜開了眼睛,關切道:“恒慧,回頭是岸。”

恒慧搖搖頭,“師兄,我六歲進青龍寺便跟在你身邊,你教我打坐,教我念經,照顧我的衣食起居,待我如兄如父,現在師弟想求你一件事。”

恒遠嘆息一聲,點點頭。

恒慧抬起頭,斗篷下一雙沒有眼白的黝黑眸子,他猙獰的笑著:“我要吃了師兄。”

大奉打更人 第一百四十五章 吃了師兄

推薦小說: 超品相師 | 武煉巔峰 | 修羅武神 | 無敵升級王 | 崛起之華夏 | 傲世丹神 | 掌御星辰 | 帶著農場混異界 | 絕世唐門 | 最強狂兵 | 殺手房東俏房客 | 擇天記 | 神話版三國 | 重生小地主 | 黃金瞳 | 大陰陽真經 | 龍血戰神 | 老兵傳奇 | 異世邪君 | 特種神醫 
上一章  |  大奉打更人目錄  |  下一章
新書推薦:
 這個明星在種田賣菜 | 全球進入大洪水時代 | 仙帝的自我修養 | 從天后演唱會出道 | 我有一個武道世界 | 從司藤開始的諸天 | 視死如歸魏君子 | 我的電影火爆全球 | 重生金融危機橫掃全球 | 地球簽到一百年,舉世無敵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