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中文版 | 簡體中文版
夢想島中文
夢想島中文
首頁 奇幻玄幻 都市言情 仙俠武俠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小說 莽荒紀 不敗戰神
夢想島中文 >> 大奉打更人 >> 目錄 >> 第一百三十八章 下一個受害者
 

第一百三十八章 下一個受害者


更新時間:2020年05月15日  作者:賣報小郎君  分類: 仙俠 | 幻想修仙 | 大奉打更人 | 賣報小郎君 
 
大奉打更人 第一百三十八章 下一個受害者
“下官奉命調查桑泊案,查來查去,發現這件案子竟然與譽王有關。”許七安感慨道。

譽王看了他一眼,神色平靜的搖搖頭:“本王早就半隱退了,應該不是攻訐污蔑,說說,怎么回事?”

話雖這么說,他眼神里有著不以為然,以及輕視。顯然是不相信許七安說的話。

“一年多前,青龍寺有個叫恒慧的和尚,與一位女香客有了私情,兩人私定終身,帶著青龍寺的一件法器能掩蓋氣息的法器逃走。

“因為那位女子的身份非同一般,若不攜帶掩蓋氣息的法器,根本逃不出京城地界。”

低頭喝茶的譽王猛的抬起頭來,盯著許七安,死死的盯著。

許七安道:“那名僧人叫恒慧,譽王未必知道他的名字,但想來是識得女子的,她就是您的嫡女平陽郡主。”

譽王硬生生捏碎了青花茶杯,神色激動中夾雜著猙獰,怒道:“一派胡言,一派胡言,平陽自幼知書達理,怎么可能會和野和尚私奔....來人,來人,把這賊人給我拖下去砍了!”

廳外的侍衛一下子涌了進來,將許七安團團圍住,他絲毫不慌,看著張牙舞爪老父親,只是覺得有些感慨,這樣的消息,任哪個父親聽了都會心態崩潰。

而對譽王來說,這只是開胃菜。

侍衛涌進來后,前一刻還暴跳如雷的譽王,忽然泄氣了,擺擺手,讓侍衛退了出去。

“是,我并不驚訝,平陽失蹤前,我曾經給我安排一門婚事,但她竭力反對,還曾說自己有了喜歡的人。”譽王苦笑一聲:

“何其荒謬,婚姻大事父母之命媒妁之言,豈是她一個女子可以自己做主?她怎么知道別人不是在欺騙她,對她另有所圖。”

雖然我不認同父母之命媒妁之言這一套,但對于這個時代來說,自由戀愛確實無比致命,畢竟沒辦法像我那個時代一樣,分分合合成為一個理所應當的常識。

許七安點點頭。

“我聽了這番話,勃然大怒,打了她一巴掌,沒多久,她就失蹤了。定是被那個野男人拐跑了....我是這么想的。

“最開始,我恨的咬牙切齒,恨她不知廉恥,恨她給宗室丟盡臉面。可時間過的越久,我越想她,我只想她回來,回到我的身邊,叫我一聲父王,其他的我統統不在乎了。”

也許,你再也見不到她了。

從那晚恒慧和平遠伯嫡子的對話中,不難聽說恒慧是死過一次的人,恒慧尚且如此,與他私奔的平陽郡主呢?

那位女子面臨的結局無非三種:一,死了。二,被人霸占。

第三種是前兩者的結合。

“我來這里,并不是要揭譽王的傷疤,也不是為了告之你與平陽郡主私奔的男人是誰。”許七安道。

譽王現實一愣,接著激動了起來,他三步并作兩步撲到許七安面前,一手扣住他的手腕,一手拽住領口,“你有她消息?她在哪,她在哪!!”

許七安皺了皺眉。

“....本王失態了。”譽王松開雙手,后退一步,他挺直腰桿,忽然躬身作揖,沉聲道:

“許大人若是能幫本王找到她,本王欠你一個天大的人情。將來必定回報。”

“我來此,正是為了這件事....平遠伯府滅門案,王爺聽說了嗎。”

“還不曾。”譽王有些驚訝。

“王爺與平遠伯關系如何?”許七安問道。

“他亦是勛貴中的一份子,以前倒是常有往來。不過,平遠伯野心勃勃,不甘心手中現有的權力,與文官眉來眼去,被其他勛貴所厭棄。”譽王道。

許七安點了點頭,繼續說道:“聽說王爺差點進內閣?”

譽王沉默一下,道:“陛下去年確實有這想法,內閣現在是王貞文的天下,盡管有其他黨派和魏淵制衡,但也只是堪堪保持平衡。

“我背后有勛貴,又是宗室,陛下想扶持我進內閣,攪一攪渾水。”

元景帝很厲害啊,雖然常年不理朝政,動不動就撒幣敗家,但怠政十幾年,仍舊保持著對朝局的高度掌控,這份權術堪稱爐火純青許七安隨口問道:

“王爺現在于府中靜養,收益最大的是誰?”

“首輔王貞文,以及兵部尚書張奉....呵,那本來是我的位置。”譽王無奈的笑了。

說了這么多話,他難掩疲態,許七安也知道了自己想知道的信息,起身告辭。

馬蹄輕快,這匹年輕的小母馬先是被二叔騎了幾年,現在接著被侄兒騎,盡管上面的人不同了,但它絲毫沒有悲春傷秋的情緒,依舊溫順快樂。

許七安的心情就沒那么輕快了,按照譽王的話推斷,平陽郡主和恒慧私奔之事,或許本身就是一個局。

搞不定你,難道還搞不定你女兒?

玩政治的人,什么手段做不出來?這個可能性極大。

恒慧的復仇也側面印證了這一點。

“會是誰呢,王首輔?張尚書?亦或是兩者皆有但這里有個問題,文官集團和勛貴集團的斗爭,與桑泊案,與妖族有何干系?”

“除了元景帝外,還有誰知道桑泊底下封印著東西?”

“不好,恒慧下一個報復的目標不是首輔就是兵部尚書。”

許七安心里一沉,用力一夾馬腹,以最快速度策馬趕向宮城,在宮城口被攔截下來。

“魏公可還在宮中?”

“已經離開有半小時了。”守城的羽林衛回答。

許七安立刻調轉馬頭,一路離開皇城,在內城寬敞的街道疾馳許久,終于看見了魏淵的馬車。

聽到身后馬蹄聲飛快逼近,魏淵的護衛警惕的回頭掃來,順勢握緊刀柄。

但看見是許七安后,便又放松了警惕。

“魏公,魏公....卑職有事稟報。”許七安大喊。

姜律中聽見魏淵的聲音從車廂里傳出:“停車。”

他當即勒住馬韁,停了下來。

許七安策馬來到車窗邊,低聲道:“魏公,卑職有急事稟報。”

車窗的簾子掀起,五官深刻,鬢角霜白的老帥哥皺眉道:“你這匯報斷斷續續的毛病,什么時候能改?”

吐槽完許七安,他才問道:“什么事。”

“恒慧的下一個目標,極有可能是兵部尚書,或者王首輔,這兩人若是出了意外,魏公你就麻煩了。”許七安沉聲道。

張府。

兵部尚書張奉坐馬車返回府中,詢問迎上來的管家:“易兒呢?”

管家回答:“還沒起來呢。”

兵部尚書臉色陰沉,道:“讓他一刻鐘內穿戴整齊,到書房見我。”

老管家小心翼翼看一眼張尚書的臉色,領命去了。

張奉返回書房,脫下袍子交給隨從,他坐在大椅上,身子往后一靠,閉目養神。

一刻鐘即將過去,張奉的嫡長子張易掐著時間點兒進來。

“爹,喊我什么事。”張奉臉色略顯蒼白,浮腫的眼袋和深深的黑眼圈,暴露了他時間管理大師的身份。

“收拾細軟,立刻離開京城。”張尚書說出了反復斟酌過的話。

“啊?”

“現在就去!”張奉目光嚴厲。

“....好,好。”張易向來怕父親,他說什么就是什么。

在府里下人的幫助下,張易打包好衣服、干糧、金銀等便于攜帶的物品。帶著十幾名府里豢養的扈從,向著外城趕去。

誰知道馬車到了內城城門口,守城門的士卒詢問了身份后,將人給攔了下來。

“陛下有旨,六品以上的官員,包括家眷,不得離開京城。”

黃昏,在長公主府里風流快活了一天的褚采薇,騎馬來到許府,敲開了小院的門。

“采薇。”許七安此刻已經脫下差服,換了尋常的衣衫,玲月妹妹一針一線給他縫的。

妹妹手中線,哥哥身上衣。

褚采薇從腰間的鹿皮小包里取出兩枚瓷瓶:“省著點吃,大力丸很貴的,一粒二兩銀子。”

一粒就是我半個月的俸祿啊....褚采薇其實是個隱形的富婆,年紀輕輕就有了飛機場....是不是監正的弟子無所謂,主要是想把她一手帶大許七安羨慕這種“富二代”,雖然他有黃金九百多兩,但這些錢是用來買宅子的。

“采薇姑娘,進來喝杯茶吧。”許七安臉上帶著蠱惑的笑容。

褚采薇紅著臉“呸”一聲,嗔道:“太陽馬上下山,你此時請我入院,居心何在。”

說完,剮了他一眼,牽著馬韁,扭著小屁股蛋走遠了。

哼,前不凸后不翹,小小平A可笑可笑....許七安也給她背影一個白眼,把院子關上。

等桑泊案結束,制作簡陋版雞精,犒勞一下這丫頭。

在主宅吃完晚飯,與清麗脫俗的妹子閑聊許久,許七安返回自己小院,于屋中吐納了半個時辰。

“喵”

突然,他聽見了清越的貓叫聲。

“門沒鎖。”許七安道。

房門被推開,一只橘貓邁著優雅的步子走進來,尾巴高高豎起,黃橙橙的貓眼凝視著他,吐口人言:

“洛玉衡怎么說?”

金蓮道長是不是開啟了什么新世界的大門?或者特殊癖好?

許七安審視著橘貓,道:“聚元丹已經拿到。”

大奉打更人 第一百三十八章 下一個受害者

推薦小說: 超品相師 | 武煉巔峰 | 修羅武神 | 無敵升級王 | 崛起之華夏 | 傲世丹神 | 掌御星辰 | 絕世唐門 | 帶著農場混異界 | 殺手房東俏房客 | 最強狂兵 | 擇天記 | 神話版三國 | 重生小地主 | 黃金瞳 | 大陰陽真經 | 龍血戰神 | 異世邪君 | 老兵傳奇 | 特種神醫 
上一章  |  大奉打更人目錄  |  下一章
新書推薦:
 全球進入大洪水時代 | 這個明星在種田賣菜 | 仙帝的自我修養 | 我有一個武道世界 | 從天后演唱會出道 | 視死如歸魏君子 | 從司藤開始的諸天 | 我的電影火爆全球 | 重生金融危機橫掃全球 | 地球簽到一百年,舉世無敵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