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中文版 | 簡體中文版
夢想島中文
夢想島中文
首頁 奇幻玄幻 都市言情 仙俠武俠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小說 莽荒紀 不敗戰神
夢想島中文 >> 大奉打更人 >> 目錄 >> 第一百三十七章 譽王
 

第一百三十七章 譽王


更新時間:2020年05月14日  作者:賣報小郎君  分類: 仙俠 | 幻想修仙 | 大奉打更人 | 賣報小郎君 
 
大奉打更人 第一百三十七章 譽王
許七安跟著道童,穿過前殿,穿過廣場,穿過一座座閣樓和花園,來到了靈寶觀的最深處。

這是一片幽靜的小苑,花草樹木早已凋零,假山涼亭聳立,有一片碧波蕩漾的池塘。

一位容貌傾國傾城的道姑盤坐在池水之上,身穿太極袍,頭戴蓮花冠,眉心一點艷紅朱砂,既清麗出塵,又妖艷魅惑。

她臉蛋素白,宛如冰晶雕琢不見瑕疵,鼻子線條又挺又美,唇瓣豐潤,閉著眼睛時,交錯的睫毛濃密如刷。

許七安進了苑就在盯著她看,一路走一路看,愣是看不出她的年紀。

感覺像是剛剛30的輕熟女,又感覺是熟的滴出蜜汁的美婦人,或者你再仔細看,還能從她身上看到純情妖冶雜糅在一起的魅力。

“我竟然會生出一種“得想辦法把這個女人娶回家”的感覺,是我太久不近女色了,還是人宗有特殊的修行法門....魅惑?”

許七安念頭閃爍,表面不動聲色。

“是金蓮讓你來找我的?”洛玉衡睜開美眸,瞳孔與眼白的比例恰到好處,一雙很靈秀的眼睛。

“正是,金蓮道長陰神受了重創,肉身也有傷,托我過來求一粒聚元丹。”

換成平時,許七安會說“求兩粒”,然后自己拿回扣昧下一粒。

但他不熟悉洛玉衡這位人宗道首,為報答金蓮道長的救命之恩,規規矩矩的實話實說就行。

在這種大佬面前,千萬不能自我感覺良好,凸顯個性,那樣只會翻車。

“你是天地會的成員,手持幾號地書?”洛玉衡的嗓音很好聽,有質感,有磁性,讓許七安想起了上輩子的聲優。

“三號。”許七安回答。

洛玉衡點點頭,美眸凝視,久久不語。突然,她輕咦了一聲,臉上閃過困惑之色。

“你的命數很奇怪....生辰八字告訴我。”絕色道姑問。

清風拂來,垂在水面的道袍下擺舞動,許七安這個角度,能隱約看見豐盈的臀部曲線。

她也能看穿我的異常?許七安當即報了生辰八字。

洛玉衡的纖纖玉手伸出袖子,晶瑩的玉指掐動,算了片刻,柳眉緊蹙,似乎遇到了什么難以解釋的問題。

許七安有些緊張,有些期待的問道:“國師,如何?”

“申猴!”她說。

你怎么知道我喜歡申猴....呸呸呸,她說的是我生辰八字暗合的形象代表,就像前世的星座....許七安發現自己心里的邪念蠢蠢欲動。

這個女人總是讓我不自覺的想起36D的姐姐;媽媽的朋友;善良的小姨這肯定不是我有問題,而是她污染了我的心靈是人宗獨有的特點?嗯,回頭問問金蓮道長。

洛玉衡搖了搖頭,質感十足的聲音說道:“平平無奇。”

她不愿再多說,從袖中拿出一枚瓷瓶,屈指輕彈,瓷瓶飄到許七安面前。

“謝國師!”許七安接過瓷瓶,作揖道謝。

她也看不穿我的具體情況,只是像金蓮道長那樣,隱隱約約能感受到而已....許七安不再留戀,告辭離開。

馬車駛入皇城,停在宮城口,駕車的姜律中跳下馬車,取出木梯迎著魏淵下來。

除了皇室成員,臣子不得在宮城里駕車、騎馬。

魏淵帶著姜律中進了宮城,臨近御書房時,迎面走來劉公公。

“魏公你可來了。”劉公公一疊聲的抱怨:“陛下派我在此恭候您,趕緊去吧,陛下在御書房大發雷霆呢。”

魏淵沉穩的點頭,他仿佛天塌下來都波瀾不驚的氣場,并沒有因為劉公公的話受到影響。

“幾個老東西剛才在陛下面前彈劾您....哎,您自己看著辦吧,總之小心為上。”

劉公公和魏淵是一個陣營的,魏淵是整個宦官集團的精神領袖。任何朝廷大臣想在皇宮里安插眼線,千難萬難,但魏淵可以輕而易舉的做到。

魏淵來到御書房門口,聽見里頭傳來元景帝破口大罵的聲音:“廢物,全是廢物。桑泊案到現在還沒破,你倆掌握的線索竟沒一個小小銅鑼多,朝廷養你們兩人有何用?朕要你們何用!”

御書房里,刑部尚書和大理寺卿,以及府尹陳漢光,三人并肩站在中間,低頭聆聽元景帝的訓斥。

除三人外,當朝首輔、各部尚書、幾名勛貴,眼觀鼻鼻觀心的分列兩側。

平遠伯府的滅門案,今日傳遍朝野上下,王公貴族們陷入了莫名的惶恐中,一邊上書彈劾魏淵,嚴查兇手。一邊暗中加強府中護衛力量。

一時間人心惶惶,有人說是妖族強者入侵京城,肆意殺害朝廷重臣,禍亂超綱。

有人說是佛門在暗中搗亂,目的是傳教中原,逼迫大奉王朝屈服。

“陛下,監正為何在此時生病?”

“呵,生病?分明是袖手旁觀。”

“昨夜為何讓兇徒逃脫,打更人瀆職,陛下一定要嚴懲魏淵。”

幾位大臣們紛紛諫言。

魏淵在一片議論聲里,進入御書房。

“魏淵!”元景帝一見他進來,抓起一疊案牘就砸過來,紙頁嘩啦啦作響中,他怒喝道:

“三天,三天內你要是查不出兇手,朕就革了你的職。”

魏淵輕巧的避開,慢條斯理的撿起散落一地的案牘文書,嘆息道:“陛下何必動怒,修道乃修心,莫要亂了心境。”

元景帝冷哼一聲。

刑部尚書沉聲道:“陛下,打更人接連兩次放任兇手逃離,臣懷疑魏淵勾結外族,包藏禍心,請陛下嚴查。”

元景帝不答,望著低頭不語的陳漢光,“陳府尹覺得呢?”

府尹雖是四品,但管轄這京城周邊二十四縣,權力之大,不比這些六部尚書弱勢。

陳漢光是老油條,秉著兩邊都不得罪的理念,道:“桑泊案還沒結束,現在又鬧出平遠伯府滅門案,陛下莫要動怒,需心有靜氣。臣覺得應該聽聽魏公怎么說。”

直接把皮球踢開了。

元景帝冷冷的看著魏淵。

“陛下,平遠伯案與桑泊案是同一個案件。”魏淵道。

御書房內,包括元景帝在內,所有人臉色微微一變。

魏淵不看眾人臉色,垂頭望著地面,朗聲道:“微臣已經查出平遠伯滅門案的兇手是誰了。”

“是誰?”有人下意識的搶話,是兵部尚書張奉。

魏淵掃了他一眼,不答,而是對元景帝說:“請陛下屏退左右。”

說這句話的時候,魏淵沒來由的想起了許七安。

元景帝深深看了眼魏淵,瞳光銳利的掃過眾臣:“眾卿且退下。”

眾人臉色古怪的作揖,退出了御書房。

魏淵在書房待了半個時辰,沒有人知道他與元景帝說了什么。

“魏公,魏公...”

在劉公公的陪同下,魏淵方甫踏出御書房,沒走幾步,聽見有人喊他。

側頭看去,穿緋紅官袍,面容清瘦的兵部尚書張奉迎了上來,臉上堆著笑容:

“魏公啊,不知道平遠伯府滅門案的兇手是何方妖孽?”

魏淵搖頭:“張尚書,此案涉及桑泊,不便透露,等真相大白之后,尚書大人自然會知曉。”

他拱手作揖,然后大步離開。

張尚書碰了個軟釘子,不見惱怒,笑容滿面道:“魏公慢走啊。”

魏淵走后,等候在御書房的大佬們緩步過來,“劉公公,魏淵與陛下說了些什么?”

“各位大人別為難咱家了。”劉公公連連擺手。

“劉公公挑一些能說的說便是。”中氣十足的聲音傳來,那是當朝首輔在說話。

劉公公略作猶豫,點點頭,環顧諸位大臣,小聲道:“這案子啊,是打更人衙門的銅鑼許七安在辦,魏公里頭說的話,都是打他那兒來的。”

許七安?!

眾大臣面面相覷。

離開靈寶觀的許七安,腦海里時不時閃過國師的傾城容顏,心說修道的女人就是不一樣啊,玉雕的美人似的,愣是看不出她臉上有什么瑕疵。

好歹冒幾顆痘痘嘛。

地宗道首是二品,人宗道首想必不會差吧....二品的話,說仙子也不為過了。

胯下小母馬噠噠噠的走著,路過一處器械庫,許七安向守衛要到了譽親王府的位置。

“桑泊案的偵查思路要變一變,先不查鎮北王了,我有預感,只要查清楚恒慧和平陽郡主的事,查出這對苦逼情侶和平遠伯府之間的恩恩怨怨,桑泊案或許就能破了。”

“不需要半個月,我感覺就這幾天了....也許會更快。

“金蓮道長晚上會來找我,我要記得向他問問人宗道首是什么情況,明明是個坤道,卻有著魔性般的魅力。”

許七安夾了夾馬腹,催促馬兒趕緊跑起來。

譽親王府。

許七安勒住馬韁,在守衛們戒備的目光中,亮出金牌,表明身份:“本官是陛下欽點的桑泊案主辦官,有事求見譽王,勞煩替我通傳。”

侍衛見到腰牌,收起了輕慢之心,匆匆進府。

不多時,侍衛返回,朗聲道:“這位大人隨我來,我們家王爺要見你。”

譽王府占地面積極廣,從大門到前廳,走了足足五分鐘。

許七安在前廳見到了元景帝的弟弟,當朝親王。

這是一位年歲不大,卻華發早生的男人,他臉色蒼白,瞧起來病懨懨,眉心的豎紋深刻,明明四十出頭而已,看起來卻比元景帝還要蒼老。

穿著紫色錦衣,五官相當不錯。

“銅鑼?”譽王手里端著一杯茶,輕抿一口,聲音有些中氣不足。

他放下茶杯,詫異道:“什么時候,皇兄會特許一個銅鑼當主辦官?”

“下官許七安,譽王沒聽說過我?”許七安想著,桑泊案作為如今京城熱搜榜第一的頭條新聞,上至王公貴族,下至吏員小將,都應該關注著的。

而作為主辦官之一的自己,小嘍啰們不認識我,身為宗室一員的譽王,竟也不認識我?

譽王恍然的點點頭,“想起來了,是有聽說過,不過本王不理朝政多時,一時間沒能想起來。”

看來平陽郡主的失蹤對他打擊很大....許七安嘆息一聲。

“你找本王有何事?”譽王招手,命令下人奉茶。

大奉打更人 第一百三十七章 譽王

推薦小說: 超品相師 | 武煉巔峰 | 修羅武神 | 無敵升級王 | 崛起之華夏 | 傲世丹神 | 掌御星辰 | 絕世唐門 | 帶著農場混異界 | 最強狂兵 | 殺手房東俏房客 | 擇天記 | 神話版三國 | 重生小地主 | 黃金瞳 | 大陰陽真經 | 龍血戰神 | 老兵傳奇 | 異世邪君 | 特種神醫 
上一章  |  大奉打更人目錄  |  下一章
新書推薦:
 全球進入大洪水時代 | 這個明星在種田賣菜 | 仙帝的自我修養 | 從天后演唱會出道 | 我有一個武道世界 | 視死如歸魏君子 | 從司藤開始的諸天 | 我的電影火爆全球 | 重生金融危機橫掃全球 | 地球簽到一百年,舉世無敵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