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中文版 | 簡體中文版
夢想島中文
夢想島中文
首頁 奇幻玄幻 都市言情 仙俠武俠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小說 莽荒紀 不敗戰神
夢想島中文 >> 大奉打更人 >> 目錄 >> 第一百三十六章 女子國師
 

第一百三十六章 女子國師


更新時間:2020年05月14日  作者:賣報小郎君  分類: 仙俠 | 幻想修仙 | 大奉打更人 | 賣報小郎君 
 
大奉打更人 第一百三十六章 女子國師
許鈴音是個天賦異稟的孩子,今天早上,腦子還在睡覺,身體自己起來搖醒了照顧她的丫鬟。

然后閉著眼睛在丫鬟的服侍下穿衣、洗臉、刷牙,再然后被牽著去了前廳。

聞到米粥和肉包的香味,許鈴音一下子睜開眼,開心的發現自己睡著睡著,就睡到餐桌上了。

這個時候,天已經亮了,前廳只有許二叔坐在桌邊吃早飯。

嬸嬸和許玲月都遭遇了棉被的封印。

“大哥呢?”許鈴音左顧右盼,這個時候,貪吃的大哥應該早就坐在桌邊,覬覦著她的肉包包。

“甭管他。”許二叔說。

“大哥的肉包包歸我了。”許鈴音的小臉綻放純真的笑容。

她剛說完,抽了抽鼻子,“好香。”

“香就快吃。”許二叔催促。

“不是這里的香...”許鈴音仰著臉,認真的對父親說。

許二叔聽不懂,不過很快,他看見穿黃裙子的鵝蛋臉姑娘進來了,杏眼掃一遍廳內:“許寧宴呢?”

“在睡覺吧。”許二叔心說這姑娘怎么不請自來。

“不在,”褚采薇搖搖頭:“我就是從他院子里過來的。”

說完,她看見胖乎乎的小丫頭,深深的被自己懷里的早食吸引了。

褚采薇今天買了驢肉火燒、油炸魚丸、水晶糕、醬豬蹄子,打包揣懷里,邊吃邊趕路。

她找許七安有急事。

“你想吃嗎?”看著那雙水汪汪的,充滿純真的眼睛,褚采薇又心軟了。

許鈴音用力點頭。

“那姐姐分你一點。”褚采薇說。

“咳咳...”許二叔瞪一眼貪吃的幼女,語重心長道:“鈴音,姐姐是客人,要等她吃完你再吃。”

“好的。”只要有吃的,許鈴音非常好商量。

“真懂事。”褚采薇摸了摸她的腦瓜,一邊想著昨晚的事,一邊解決溫飽。

幾分鐘后....她詫異的發現,自己帶來的,足足有三四斤的早食,竟然都不見了。

小丫頭趁我不注意偷吃了?她狐疑的看向站在一旁,腦袋還沒桌子高的許鈴音。

許鈴音眼里含著一包淚,泫然欲泣:“姐姐你是消遣我嗎?”

許二叔感覺自己看到了長大后的許鈴音。

浩氣樓,魏淵聽完姜律中的報告,點點頭:“知道了,讓你抓捕的牙子組織,可有進展?”

“一直在暗中調查,沒有驚動任何衙門和勢力,平遠伯死后,他們開始蟄伏,但因為沒有受到打壓,暫時還沒都留在京城,隨時可以收網。”姜律中道。

“這么看來,平遠伯嫡子繼承了牙子組織。”魏淵輕笑一聲,有著實施盡在掌握的淡然,吩咐道:

“趁著他們還不知道平遠伯嫡子被殺,收網吧。”

姜律中抱拳領命,欲言又止。

“有話便說。”

“平遠伯嫡子被殺時,許七安也在場,我雖不知道他為何潛入平遠伯府,但他應該是見過兇手的。”姜律中把自己的推測說了出來。

這時,樓梯口傳來腳步聲,一名黑衣吏員上來,與守在樓梯口的同僚耳語幾句。

守樓梯口的吏員當即進了茶室,躬身道:“魏公,銅鑼許七安求見。”

魏淵笑了一下,“正好,傳他上來。”

吏員領命下樓,很快,一身打更人差服的許七安登上七樓,看了眼姜律中,抱拳道:“見過魏公。”

“姜金鑼說,你昨晚去了平遠伯府?”魏淵面帶微笑,聲音溫和,絲毫沒有質問的口氣。

“卑職是去查案的,桑泊案。”許七安坦然回答。

姜律中愣了愣,眉頭緊皺,他懷疑許七安在說謊,平遠伯早在桑泊案之前就死了,除了一個牙子組織,根本沒有線索證明平遠伯和桑泊案有牽扯。

“查到什么了?”魏淵瞇了瞇眼。

許七安沒有回答,目光在姜律中身上略有停頓。

“姜金鑼先下去吧。”魏淵習慣了這個小銅鑼屏退左右的要求。

姜律中深深看一眼許七安,郁悶的離開。

等腳步聲徹底聽不見,考慮到高品武夫的耳力,許七安又等了許久,這才說道:

“魏公,我確實見到了昨晚的襲擊者,也確認了他的身份。”

魏淵舉起茶杯喝了一口,不見情緒的問道:“是什么人?”

“青龍寺的恒慧和尚,也就是盜走青龍寺法器,與平陽郡主私奔的那個和尚。”許七安不做隱瞞,繼續說道:“”

“我懷疑他身上有桑泊的封印物。”

魏淵看他一眼:“何以見得?”

許七安道:“平遠伯嫡子的死狀,與當日陣亡的禁軍如出一轍。”

魏淵笑道:“你做的很好,這是非常有用的線索。”

“那卑職先行告退。”知道魏爸爸一心讓“包養”自己,許七安已經不強求他幫忙了。

有些老板就是這樣,瞅見公司里來了漂亮妹子,就想著暗中包養,讓她以后別來上班。

那種貼身的女秘書其實不安全,因為風言風語太多。

對于這種行為許七安是抗拒的,我只想在衙門安靜的上班。

下樓時,許七安看見一名吏員匆忙的狂奔上樓。

出了浩氣樓,他看見守在樓下的姜律中,老姜迎上來,皺眉道:“怎么回事?”

許七安心里一動,抱拳道:“平遠伯的案子是姜金鑼在辦?”

姜律中頓時有些郁悶:“老子兒子,都是本官處理。”

“實不相瞞,平遠伯與桑泊案有牽扯....”許七安當即把恒慧和尚的事情告之姜律中,聽的這位金鑼雙眼放光。

“姜金鑼,咱們應該協手處理此事,這樣,你非但破了平遠伯的案子,同時還參與了桑泊案....”許七安一臉誠懇的說:

“而這件案子,我已經查的差不多了,有功勞一起賺嘛。”

姜律中微微頷首:“此言極是。”

許七安由衷的笑起來,一個高品武夫的大手忽悠到陣營了,魏淵不幫我,我自己找幫手。

兩人說著說著,看見一身青衣的魏淵走下樓,看到兩人還杵在門口,便道:“律中,隨我進宮一趟。”

“是!”

望著兩人離開的背影,許七安摸了摸下巴,應該是平遠伯嫡子被殺的事情,讓元景帝震怒了。

許七安離開衙門,騎馬玩皇城方向行去,速度不快,因為他要抽空整理一下思路。

“也許我的假設是錯誤的,幕后主使根本不是鎮北王。鎮北王試圖謀反,因此伙同北方妖族和東北巫神教,炸毀了桑泊封印,放出了初代監正,企圖讓京城大亂....

“但是現在,被封印的是不是初代監正,我已經產生動搖。另外,如果鎮北王是幕后主使的話,恒慧和尚這條線就說不通了。

“恒慧和尚牽扯到的是文官集團和勛貴集團的利益糾紛....這個鍋甩到鎮北王頭上似乎有些牽強....

“為今之計是知道恒慧,抓住他,一切謎題便能解開。而要抓住恒慧,找到六號是關鍵。六號是恒慧的師兄,后者應該不至于殺人滅口。”

皇城的輪廓出現在視線里,許七安耳廓一動,身后有人喊他名字。

“許寧宴....”

回頭望去,是穿鵝黃色長裙的鵝蛋臉美人,眼睛特別大,明亮有神,給人活潑可愛的直觀印象。

“我今早去許府找你,你不在,剛去了打更人衙門,你還是不在。宋廷風說你可能去教坊司找浮香鬼混了。”褚采薇拍馬追上,與他并肩,一疊聲的抱怨。

“他這是在污蔑我的人品。”許七安嚴肅道:“教坊司那種地方,我從來不去的....吶吶,你別用望氣術,雖然我是正人君子,但并不希望被人用望氣術盯著。”

褚采薇歪著頭,說道:“他們說浮香是你的相好。”

“不是。”

“真不是?”

“嗯,浮香是我剛交的朋友,并不是相好。”許七安誠懇的回答,不做一絲一毫欺騙。

褚采薇“哦”了一聲,說回正題:“司天監觀測到魔氣了,與桑泊案被炸當天一模一樣,我特意來通知你。”

“此事我已知曉,險些是死在對方手里。”其中涉及到金蓮道長,許七安不愿多說,轉移話題:“你那個大力丸還有嗎?”

“改日吧,我沒帶在身上。”

“我不要改日,我要今日。”

“行吧,我黃昏前去你府上。”

褚采薇是來找長公主的,她雖然被安排了協助許七安破案的任務,但許七安不想用她。

不是說褚采薇沒有作用,而是恒慧和尚身上有屏蔽氣息的法器,司天監的望氣術被克制的死死的。

索性就不綁在身邊了,任由她去長公主府、酒樓風流快活。

兩人在皇城門口分別,擁有金牌的許七安在皇城暢通無阻,很快就來到了傳說中的靈寶觀。

這是一座非常氣派的道觀,紅墻黑瓦,大門高闊。

門口杵著兩位小道童,審視著騎馬靠過來的許七安。

“在下許七安,打更人衙門當差,奉陛下口諭徹查桑泊案,想求見國師,望兩位道爺通傳。”許七安主動開口,并亮出金牌。

兩位道童露出鄭重之色,作揖道:“大人稍等。”

左側那位道童快步進了觀里,許七安等了十幾分鐘,道童去而復返,搖頭道:

“道首在練功,不見外人,大人請回吧。”

不見....看來皇帝的金牌確實不管用,只能暴露地書的存在了....許七安接著說道:“兩位道爺再幫我帶句話....”

右側的道童一絲不茍的打斷:“不見就是不見,你便是說破嘴皮子,道首也不會見你。”

許七安無聲的吐出一口氣,翻身下馬,左顧右盼片刻,從懷里摸出兩錠準備好的金子。

此時無聲勝有聲。

道童又進去了。

“哎,回來,話還沒說呢....”許七安把他喊回來,附耳說了一句。

道童進去后,十幾分鐘后便返回,面帶熱情笑容:“大人,道首有請。”

大奉打更人 第一百三十六章 女子國師

推薦小說: 超品相師 | 武煉巔峰 | 修羅武神 | 無敵升級王 | 崛起之華夏 | 傲世丹神 | 掌御星辰 | 絕世唐門 | 帶著農場混異界 | 殺手房東俏房客 | 最強狂兵 | 擇天記 | 神話版三國 | 重生小地主 | 黃金瞳 | 大陰陽真經 | 龍血戰神 | 異世邪君 | 老兵傳奇 | 特種神醫 
上一章  |  大奉打更人目錄  |  下一章
新書推薦:
 全球進入大洪水時代 | 這個明星在種田賣菜 | 仙帝的自我修養 | 我有一個武道世界 | 從天后演唱會出道 | 視死如歸魏君子 | 從司藤開始的諸天 | 我的電影火爆全球 | 重生金融危機橫掃全球 | 地球簽到一百年,舉世無敵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