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中文版 | 簡體中文版
夢想島中文
夢想島中文
首頁 奇幻玄幻 都市言情 仙俠武俠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小說 莽荒紀 不敗戰神
夢想島中文 >> 大奉打更人 >> 目錄 >> 第一百二十六章 長公主召喚
 

第一百二十六章 長公主召喚


更新時間:2020年05月10日  作者:賣報小郎君  分類: 仙俠 | 幻想修仙 | 大奉打更人 | 賣報小郎君 
 
大奉打更人 第一百二十六章 長公主召喚
恒清監院支支吾吾道:“大人怎么知道?”

恒遠這個法號,是許二郎告訴他的,當日讓許二郎去養生堂尋六號,但六號早已離開,許二郎轉告許七安時,說:吏員告訴我,恒遠大師離開了,據說有了師弟的線索。

“你別管我怎么知道,現在是我問你話。”許七安表情嚴肅,對這個非暴力不合作的和尚,不給好臉色。

盡管單打獨斗的話,這位青龍寺監院,或許能把他按在地上摩擦。

但許七安是有兄弟的,背后還有朝廷。

恒清監院略作猶豫,道:“恒遠是寺里的武僧,性格沖動,脾氣暴躁,時常因出手誤傷同門而被方丈懲罰,去年被逐出青龍寺。”

六號果然是青龍寺的和尚,武僧?難怪身形魁梧的像個魯智深....六號說過他的師弟被人販子拐賣....六號找尋的師弟會不會是恒慧?

可恒慧是跟平陽郡主私奔的啊...但是,恒慧偷走了青龍寺的法器,那件法器卻出現在金吾衛百戶周赤雄身上,這是不是意味著,那位恒慧和尚已經遭遇了意外?

或者,他也參與了桑泊案。如果是后者,他的目的是什么?還有,平陽郡主人又去了哪里。

這趟青龍寺之行,比他預料中的收獲更多。

盡管很刻意的在趕時間,一路快馬加鞭,返回打更人衙門已經是一個多時辰后。

許七安讓團隊人員稍作休整,自己關起門開做案件梳理、總結。

然后取出地書碎片,輸入信息:三:六號還沒有消息嗎?

沒有人搭理他。

過了許久,金蓮道長跳出來挽尊:九:尚無消息。

許七安敏銳的意識到,六號也許發現了什么,或者身處極其危險的境地,不然不可能這么久了還不回信。

三:金蓮道長,你還沒有定位到地書碎片?

九:想必是被什么秘法給屏蔽了。

二:大光頭怎么老是遇到麻煩?

二號跳出來插嘴。

九:他一直在調查師弟失蹤的案子,也許,是遭遇了平遠伯背后勢力的報復。

不,他是發現了師弟的線索....但結果是一樣的,不管怎樣,六號都遇到大麻煩了。

四:如果地書碎片落入外人之手,那我們只能像當初那樣,不再進行任何傳書。

二:如果輾轉到地宗手里,我們所有人都可能面臨危險。

說到這里,天地會眾人都感受到了焦慮,以及心理壓力。

不僅僅是擔憂六號的安危,不再進行地書傳信,天地會好不容易營造的消息交換模式將名存實亡。

最壞的情況,一旦落入地宗之手,尋常地宗道人眾成員不怕。可萬一地宗道首要親自回收地書呢?

一號和三號還好,躲在京城,地宗道首有所顧慮,其他人就危險了。

二:對了,請三號幫忙吧。

四:嗯,如果三號能動用云鹿書院的關系,暗中協助金蓮道長,那么,尋找六號的難度會大大降低。

不知不覺間,天地會成員對三號的依賴,已經超過了總愛窺屏的一號。

但凡大奉京城地界的事,腦海里下意識就浮現三號。

....我怎么感覺自己成了工具人?

六號的身份以及現狀,是我剛得到的第一手資料,現在傳出去的話,身份暴露的風險很大,我得打一個時間差....嗯,除非天地會成員們都知道六號的根腳。

三:你們知道六號的身份嗎,我指的是佛門弟子這個信息之外。

二:不知道,六號自稱是云游的佛門弟子,打算在京城長住一段時間。

六號在冒充外地人啊....嗯,這和尚的腦子比魯智深要強一些!

許七安心里有數了,輸入信息:這件事你們不用管,我會與金蓮道長接洽,關于六號的情況,我比任何人都清楚。道長,你今晚能否來一趟我的住處?我有事與你相商。

看到三號的這句話,不知道為什么,天地會眾人心里同時凜然,有種芒刺在背的感覺。

三號竟然摸清了六號的根腳,聽話中之意,似乎對他的近況也有一定的掌握?他們明明只有過短暫的交匯果然,云鹿書院的讀書人,能力都很強....二號忌憚的想。

三號有點意思啊,他入會最晚,但展現出來的手腕、能力以及敏銳,讓人咋舌。期待將來回京城時,與他見面。到時候好好領教一番....四號由衷的欣賞。

五:哇,那你千萬別查我的身份呀,不然我會生氣的。

五號直接把心里的話說出來了。

一:三號,關于桑泊案,你手里是否有更準確的消息?

三:這幾天沒有關注桑泊案。

一號見狀,潛水去了。

與金蓮道長約定好見面時間,許七安離開偏廳,徑直去了浩氣樓,求見魏淵。

通透敞亮的茶室里,魏淵獨自一人坐在案前,下棋,左手對右手,像是在演一幕寂寞的獨角戲。

魏淵頭也沒抬,笑著說道:“下了半輩子的棋,最開始屢戰屢敗,屢敗屢戰,到后來漸入佳境,打敗一位位國手,不知不覺,已經找不到敵人了。”

你上次跟監正下棋,不就打了個平手?許七安心里吐槽。

“但棋盤外的敵人,卻多的讓人頭疼。”魏淵放下棋子,捏了捏眉心,道:

“何事?”

“卑職要向魏公匯報案件的進展,”頓了頓,許七安說道:“昨日凌晨,太康縣的趙縣令在下獄當晚遭了滅口,此事府衙暫時秘而不宣。”

“趙縣令死狀甚是古怪,沒有中毒,沒有傷口,死的自然而然。”

魏淵表情倏地頓住,幾秒后,目光閃爍了一下:“你有什么看法?”

“卑職查閱資料,發現能做到這件事的,除了道門陰神,再就是東北的巫神教。”許七安深吸一口氣:

“桑泊案涉及到了妖族、東北巫神教,卑職絞盡腦汁,左思右想,朝中除了那位,還有誰能同時勾結這兩大勢力。”

砰!魏淵手掌按在棋盤上,滿盤棋子震顫,他目光銳利的盯著許七安:“出了這里,這些話不得與任何人說。”

許七安連忙低頭,解釋道:“可,可卑職難以再查下去...”

“退下去。”魏淵冷冷道。

“是!”許七安退出茶室。

聽著腳步聲在漸漸遠去,魏淵有條不紊的收攏棋子,清洗茶盤。換了一身青衣,走到樓梯口,吩咐當值的吏員:

“準備馬車,本座要進宮。”

許七安只恨手頭沒有煙,思考的時候只能干巴巴的坐著,他聽著呂青和三位銀鑼交流著案情,自己魂飛天外。

“鎮北王遠在邊塞,我不可能跑邊塞去查,再說也不敢查,除非陛下親自一道圣旨,否則單憑一塊金牌,查不動那尊大神。”

“身在邊塞...嘿,倒是給自己一個完美的不在場證明。”

“但世上是沒有完美犯罪的,只要做了,就會留下線索,關鍵在于我能不能抓住這些線索....嗯,鎮北王不在京城,但是他需要一個代言人,那位代言人必定是朝中的某一位。”

鎮北王這條線索暫時查不了,因為魏淵不肯幫他,如果魏淵能請到圣旨,那一切都沒有問題。

好在狡猾的兔子不止一個窩,聰明人也不會只有一條道。

今日的青龍寺之行沒有白費,青龍寺的恒慧和尚是一個突破口。而想順著這個突破口往下查,就得想辦法找到六號。

這就是許七安為什么要約金蓮道長夜會的原因。

“篤篤...”

敲門聲打斷了呂青和三位銀鑼的討論,讓他們不由皺緊了眉頭,看向門外。

沉默寡言的朱廣孝站在門邊,道:“寧宴,長公主有請。”

呂青等人扭頭看向許七安。

懷慶找我做什么....想我了?哎呀,昨天不才見過面嗎,看來是一日不見如隔三秋!

許七安腦海里浮現容貌絕美的清冷公主,以及她可以放在桌案的偉岸胸懷。

明明外表清冷如仙子,身材卻像極了勾人的魔女。

御花園。

涼亭四角垂下遮擋寒風的帷幔,炭火炙烤中帶來暖人的熱氣。

一身道袍的元景帝和一襲青衣的魏淵在下棋,他們一個是皇帝,卻鮮少穿龍袍。

一個是監察百官的權臣,卻總是一襲青衣。

相比兩個特立獨行的老家伙,青年的太子殿下就穿著一絲不茍,恭恭敬敬的站在元景帝身邊。

“昨日,國師煉了一爐金丹,朕回頭派人送你一顆。”元景帝捻著棋子,看了半天,耍賴似的撿走三粒黑子,笑道:“一枚金丹換三枚棋子,不過分吧。”

魏淵頷首:“不過分。”

又走了幾步棋,魏淵笑著撿走元景帝的六枚白子,笑道:“陛下陣營有點亂,臣替你清理一番。”

元景帝面無表情,淡淡道:“這些年來,朕最倚重的還是你魏淵。常常會想,如果你當年沒有進宮,而是走科舉正途,帝國就多了一位縫補匠,朕也不必為這些雞零狗碎的事傷神。”

魏淵表情倏地頓住,又在瞬間恢復如常,笑著說:“臣現在不一樣在給陛下做事嗎。”

太子殿下眉頭緊皺,盯著棋盤沉吟不語。

并不是父皇與魏公的棋盤拼殺有多精彩激烈,而是在咀嚼兩人之間的對話。

有一種霧里看花,似懂非懂的感覺。

坐在亭子里的這兩人,一個潛心修道二十年依舊能牢牢掌控朝局,帝王心術如火純情。

一個以宦官之身執掌打更人衙門,文韜武略,讓無數讀書人汗顏。

他們之間的對話,一定要品,細品。

太子浮想聯翩之際,又聽元景帝道:“桑泊案查的怎么樣?府衙和刑部遞交的卷宗一塌糊涂。朕記得,打更人衙門的主辦官是那個罪犯銅鑼,姓許對吧?”

大奉打更人 第一百二十六章 長公主召喚

推薦小說: 超品相師 | 武煉巔峰 | 修羅武神 | 無敵升級王 | 崛起之華夏 | 傲世丹神 | 掌御星辰 | 絕世唐門 | 帶著農場混異界 | 殺手房東俏房客 | 最強狂兵 | 擇天記 | 神話版三國 | 重生小地主 | 黃金瞳 | 大陰陽真經 | 龍血戰神 | 異世邪君 | 特種神醫 | 老兵傳奇 
上一章  |  大奉打更人目錄  |  下一章
新書推薦:
 全球進入大洪水時代 | 這個明星在種田賣菜 | 我有一個武道世界 | 仙帝的自我修養 | 視死如歸魏君子 | 從天后演唱會出道 | 從司藤開始的諸天 | 我的電影火爆全球 | 重生金融危機橫掃全球 | 地球簽到一百年,舉世無敵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