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中文版 | 簡體中文版
夢想島中文
夢想島中文
首頁 奇幻玄幻 都市言情 仙俠武俠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小說 莽荒紀 不敗戰神
夢想島中文 >> 大奉打更人 >> 目錄 >> 第一百二十五章 秘辛
 

第一百二十五章 秘辛


更新時間:2020年05月10日  作者:賣報小郎君  分類: 仙俠 | 幻想修仙 | 大奉打更人 | 賣報小郎君 
 
大奉打更人 第一百二十五章 秘辛
“哎,看來這注定是一場沒有收獲的行程。”許七安終于喝下了進寺以來第一口茶,嘆息道:

“大師,你可知最近在京城傳的沸沸揚揚的桑泊案?”

恒清大師不說話。

許七安用眼神示意同僚們稍安勿躁,繼續說:“我這件案子的主辦官,是陛下欽點的。這不是因為我簡在帝心,受陛下賞識....”

許七安長嘆一聲,欲說還休。

恒清大師忍不住看了他一眼。

“正好,這件事也憋在我心里很久了,既然到了寺里,就與大師好好說說。”許七安措詞片刻,道:

“前些日子,我奉命去抄一名犯官的家,陛下仁慈,沒有連坐府中家眷。可是抄家時,幾位同僚見府中女眷漂亮,便起了歹意,欲強行凌辱.....其中一位女孩只有十二三歲。

“我無法忍受這樣的事,當即阻止了他們,與上級發生了沖突,并險些斬殺了上級。我因此被判腰斬。故而陛下將桑泊案交由我處理,讓我戴罪立功。

“我的好友說,是我太沖動,正確的做法是先行忍下,待事后再向衙門舉報,可那樣一來,女孩已經遭了毒手.....”

許七安神色痛苦糾結:“都說佛法無邊,普度眾生,請問大師,我到底做的是對是錯。”

呂青大吃一驚,露出詫異神色,沒想到許七安被判死刑的背后,還有這么一樁事。

他和其他男人果然不一樣....女子捕頭眸子里,流露著溫柔的光。

恒清大師微微動容,沒想到這個朝廷鷹犬,還是個熱血心腸之輩。念了聲佛號,道:

“施主只需問心無愧,便可不沾因果。”

“大師也覺得我做錯了。”許七安黯淡道。

恒清猶豫了一下,道:“施主心善,慈悲救人,何錯之有。”

許七安追問:“可為何朝廷要判我死罪?”

恒清大師安撫道:“人世間如苦海,身在其中,便意味著身不由己,很多時候,善心未必能有善果。然,它雖會遲到,卻不會缺席。桑泊案乃冥冥中自有的天數,也是施主的轉機。”

“大師,我悟了!”許七安恍然大悟,扭頭對眾人說:

“大家都聽到了,恒清大師說,大奉是苦海,桑泊案是皇室的報應。愣著做什么,抓人啊。”

鏘鏘鏘....眾人立刻起身,拔刀聲響徹靜室。

禪室。

青龍寺方丈盤樹大師,六十二高齡,光頭已經沒有年輕時那么锃亮,白須也長到了胸口。

作為五品律者,他卡在這個境界二十多年。

佛門體系講究一個悟字,有些高僧參禪數十年,直到圓寂也無法更進一步。

而有些僧人,忽如一夜春風來,剎那頓悟萬法同,直接省略了數十年的苦修。

盤樹大師既可能是前者,也可能是后者,沒有頓悟之前,誰都不能確定自己能不能頓悟。

這就叫做薛定諤的頓悟,量子佛法。

“方丈,方丈....”一位執事來到院外,隔著院子,焦急的喊道:“寺里來了一群打更人,把恒清監院給綁了,說他詆毀朝廷,蔑視皇室,要下大獄。”

盤樹方丈睜開了眼,聲音溫和:“知道了。”

靜室的門自動敞開,盤樹方丈消失在室內。

打更人押著恒清監院往寺外走,沿途的僧人越聚越多,目光敵視,隱隱形成圍合之勢,只要有人出頭,就會立刻將這群朝廷鷹犬圍住。

但打更人的淫威太重,圍了這群小的,說不準明日就會來一群大的,將青龍寺夷為平地。

因此,沒有人輕舉妄動。

“大師不要怕,去了打更人衙門,只要乖乖配合,很快就會放你回來。”許七安寬慰道。

此時許七安的笑容,在恒清大師眼里,就像是惡魔的微笑。完全起不到安慰的作用。

“阿彌陀佛!”

一聲宏偉仁厚的聲音傳來,無形中撫平了眾僧的敵意和怒意。

許七安看見一個披著紅黃袈裟的老和尚,憑空出現在前方三丈處,擋住了打更人們的路。

“貧僧盤樹。”

“盤樹方丈!”許七安肅然,雙手合十,回了一個禮,道:“本官有事要詢問方丈。”

“隨貧僧來吧。”盤樹方丈嘆口氣。

重新來到靜室,這一次,除許七安之外,包括三位銀鑼在內,其他打更人都被屏蔽在外。

對于一位五品高手,許七安的態度鄭重了許多,五品的律者,對應武夫體系的五品化勁境。

這是超越了銅皮鐵骨境的高手。

“方丈大師,本官奉皇命調查桑泊案,偶爾間發現金吾衛一位百戶,可以瞞過司天監的術士。多方詢問后,知道青龍寺有類似的法器?”許七安提醒道:

“此案事關重大,為了青龍寺的周全,方丈大師一定要如實相告。本官并不是在威脅大師,希望能明白。”

“本寺確實有一件法器,能遮蔽氣息,瞞過任何窺探之法。”盤樹方丈語氣溫和。

“此物還在寺中?”

“不在!”方丈搖頭。

許七安沒有說話,靜等解釋。

盤樹方丈停頓了幾秒,嘆息道:“恒清之所以欺瞞大人,概因此事涉及到本寺的一樁丑聞。傳揚出去,亦可能對本寺招來大禍。”

“貧僧有一位弟子,法號恒慧,天資聰穎,貧僧原本對他寄予厚望,奈何他六根未凈,與上山的女香客有了私情。盜走了那件法器,攜手私奔,逃離了京城。”

許七安瞇著眼,審視著方丈,隨口問道:“那女香客的身份?”

盤樹方丈雙手合十,低聲念誦佛號,無奈回答:“平陽郡主。”

許七安腦海里仿佛一道雷劈下來。

在大奉王朝,郡主稱謂的女子總共有以下幾類:皇帝庶女、皇太子女、親王女、王女。

嚴格來說,除了皇后所生的長公主,其他三位公主都是庶出。但元景帝這輩子就四個女兒,物以稀為貴,每位公主都有封號,所以稱呼她們時,前頭沒有“郡”字。

當今太子雖有女兒,但年紀尚幼,不可能與私奔這種事有牽扯。

因此,許七安推斷,這位平陽郡主,是宗室王女。

這案子越查越復雜了,與郡主私奔的和尚,在這件案子里又扮演著什么角色?許七安問道:“什么時候的事?”

“一年多前。”盤樹方丈回答。

“多謝大師解惑,本官還有一件事要問。”

“施主請說。”

“青龍寺是當初那座西域和尚建立的寶塔寺的傳承,對否?”

盤樹方丈不語,默認了。

“永鎮山河廟炸毀后,本官曾在湖底發現一座大陣,陣上刻著佛文。那座大陣是五百年前布置的,而寶塔寺也是五百年前出現的。更有意思的是,武宗皇帝也是五百年前....”許七安凝視著方丈:

“當初那件事,西域佛門可有相關記載?”

說完,許七安看見盤樹僧人臉色無比難看,失去了得道高僧的淡然。

“大人,貧僧只問一件事....”盤樹方丈目光灼灼的盯著他,想說又不敢說,醞釀了許久:

“桑泊底下的東西,真的....逃離了?”

“千真萬確!”許七安給予肯定的答復。

盤樹方丈像是受到了極大的打擊,眼中的恐懼難以平復,他雙手微微顫抖,合十,念誦佛號來掩飾情緒的失控。

這反應....許七安有些意外,老和尚的反應有些過激了,他開門見山的問道:“桑泊底下封印的,是不是初代監正?”

老和尚渾然不覺,只顧低頭念誦佛號,白眉顫抖。

過了很久很久,盤樹方丈的情緒才緩緩平定,沉聲道:“貧僧不知桑泊底下封印著何物。但有一句話,自寶塔寺時便流傳下來:桑泊魔物出,天下大亂。

“當年的寶塔寺便是為了鎮守桑泊封印而建,后來,朝廷害怕佛門昌盛,施行滅佛。佛門的高僧紛紛退回西域,只留下青龍寺這一脈。

“離開前,高僧們千叮萬囑,讓我們這一脈密切關注桑泊動靜,一旦有異常,立刻匯報。”

這聽起來,怎么感覺佛門比大奉皇室更在意桑泊封印?

嗯,初代監正是一品,天下大亂什么的,倒也不算夸大。畢竟一品是世間巔峰。

“貧僧只知道這些,大人還有什么要問的?”

“沒了。”

盤樹方丈點點頭,身體突兀消失,像是被硬生生剪輯掉了。

許七安瞪大眼睛,羨慕的想:這一招閃現有點秀。

結束談話,日頭高照,快中午了,許七安等人留在青龍寺享用齋飯。

“青龍寺的齋飯真好吃。”褚采薇一口氣吃了兩碗,捧著第三碗,心滿意足的夸贊起來。

青龍寺的齋飯摻雜了黑米、小米、玉米,蒸之間淋了芝麻油,米粒飽滿,晶瑩剔透,香氣撲鼻。

素菜也做的很用心,色香味俱全。

許七安坐在她身邊,看著她吃的這么開心,也很高興,笑道:“女施主,別光顧著自己吃,小僧化緣來了。”

褚采薇護住碗,翻了個白眼,沒好氣道:“你與我吃的不一樣嗎。”

許七安搖頭:“小僧不化齋。”

“那化什么?”

“小僧,光天化日。”

大家對青龍寺的齋菜頗為滿意,唯一遺憾就是沒有白鳳肉補身子。

身為監院的恒清大師將眾人送到寺廟門口,城市人套路太深,恒清監院生氣了,一路上都沒有說話。

許七安突然想起一件事,問道:“大師,你可認識一位叫做恒遠的和尚?”

恒清監院臉色一變。

大奉打更人 第一百二十五章 秘辛

推薦小說: 超品相師 | 武煉巔峰 | 修羅武神 | 無敵升級王 | 崛起之華夏 | 傲世丹神 | 掌御星辰 | 絕世唐門 | 帶著農場混異界 | 殺手房東俏房客 | 最強狂兵 | 擇天記 | 神話版三國 | 重生小地主 | 黃金瞳 | 大陰陽真經 | 龍血戰神 | 異世邪君 | 老兵傳奇 | 特種神醫 
上一章  |  大奉打更人目錄  |  下一章
新書推薦:
 全球進入大洪水時代 | 這個明星在種田賣菜 | 仙帝的自我修養 | 我有一個武道世界 | 從天后演唱會出道 | 視死如歸魏君子 | 從司藤開始的諸天 | 我的電影火爆全球 | 重生金融危機橫掃全球 | 地球簽到一百年,舉世無敵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