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中文版 | 簡體中文版
夢想島中文
夢想島中文
首頁 奇幻玄幻 都市言情 仙俠武俠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小說 莽荒紀 不敗戰神
夢想島中文 >> 大奉打更人 >> 目錄 >> 第一百二十三章 桑泊案中牽扯的勢力
 

第一百二十三章 桑泊案中牽扯的勢力


更新時間:2020年05月08日  作者:賣報小郎君  分類: 仙俠 | 幻想修仙 | 大奉打更人 | 賣報小郎君 
 
大奉打更人 第一百二十三章 桑泊案中牽扯的勢力
最新網址:www.mian花tang.cc

二公主住在“韶音宮”,一座寬闊而雅致的別苑。

侍衛長帶著許七安跨過高高的門檻,繞過影壁,眼前是一個充滿少女童真色彩的大院。

葡萄藤架上懸著秋千,墻角堆積著破爛的泥偶,東面涼亭里隱約可見許多稀奇古怪的玩意堆積。

西面花圃邊緣,二公主臨安,帶著幾名丫鬟在踢繡球,女子嘰嘰喳喳的吵鬧聲中,時而夾雜臨安公主銀鈴般的笑聲。

“殿下,許七安帶到。”侍衛長隔著老遠抱拳,高聲說道。

二公主踩著繡球,回身看了過來,她盯著許七安幾秒,嘴角微挑,用力一腳踢飛了繡球。

繡球飛射,臨安公主的裙擺,驟然炸開成圓形,像一朵綻放的花。

見面就吃了一個下馬威的許七安心里一凜,剛要躲避,忽然又忍住了,那只繡球射偏,砰砰砰的彈向遠處。

“....饒你一次。”二公主強行挽尊,抬步走向前廳,道:“許七安,你隨本宮進來,其他人在外邊候著。”

奢華大氣的前廳,長公主端坐在大椅上,許七安站在廳中。兩人無聲的審視著對方。

二公主試圖通過皇女身份的加持,以眼神的注視來逼迫許七安服軟。

她知道懷慶年少時,有段時間曾經熬過鷹,鷹眼最是銳利,宛如刀子,普通人無法與它長久對視,因此在熬鷹過程中,必須用更銳利冷靜的目光壓制它。

一旦熬鷹者挪開了目光,就失去了成為鷹主人的資格。

懷慶熬鷹的目的,是鍛煉銳利的眼神,二公主至今還不敢與懷慶長久對視。

可惜她這雙水汪汪的桃花眸實在沒什么殺傷力,直勾勾盯著人的時候,反而有種欲說還休的多情。

許七安打量二公主,她臉蛋圓潤,與褚采薇的臉型有些相似,但后者甜美暗藏,二次元般的大眼睛。

二公主則是小御姐型的美人,桃花眸子看誰都是含情脈脈的。

“許七安,聽說你是懷慶的忠犬。”二公主見自己兇神惡煞的注視,無法懾服許七安,便嗤笑一聲,轉用言語打擊。

“是的,我叫八公。”許七安誠懇道。

“八公是什么?”

“是忠犬。”

“你在戲耍本宮?”臨安公主挑眉。

“不敢。”許七安不卑不亢的說。

臨安公主嬌哼一聲,道:“本宮給你個機會,現在立刻投靠我,擺脫懷慶那個女人。否則....”

投靠你?我現在已經抱住了長公主的玉腿,魏淵的大腿,再投靠你的話.....我豈不是成了三家姓奴?

許七安搖頭:“抱歉,卑職已經發誓,要為長公主做牛做馬,肝腦涂地。”

二公主當即道:“那我也要你給我做牛做馬。”

那你給我草嗎?許七安弄懂情況了,二公主見他受長公主賞識,是長公主身邊的馬仔,長的帥,會寫詩,說話又好聽,便生起嫉妒之心,想把他從長公主身邊搶走。

“二公主莫要前人所難了。”許七安嚴厲的拒絕,人要有契約精神,既然答應給長公主打工,就不能再投靠其他人了。

“你若不愿意,”二公主睜大眸子,冷笑一下,威脅道:“我現在就大喊非禮,告訴侍衛,你試圖調戲本宮。”

“在下愿為二公主肝腦涂地,做牛做馬。”許七安誠懇道。

二公主一下高興起來,“識時務者為俊杰,你是個人才....嗯,以后每日午時過后,你就來這里見本宮,供本宮差遣。”

“殿下,卑職有差事在身,要查桑泊案呢。”許七安嘆口氣。

“....也是哦,”臨安公主想了想:“那明日就算了,等本宮想使喚你了,你再來。”

許七安看明白了,這女人就是瞎胡鬧,不是真的要他辦事,純粹是為找茬長公主。

剛才的威脅也沒什么殺傷力,堂堂公主的名聲,換他一個小銅鑼的狗命,血虧!

他正是因為看明白了,才改變態度答應二公主,就當是陪小朋友玩了,隨便應付一下。

“你退下吧。”二公主心情大好,因為事情進展的順利。

“是。”

“等等,”二公主喊住他,摘下腰上玉佩,道:“這是本宮信物,可憑此進宮,侍衛不會攔的,但只能到本宮這里,其他地方你去不了。”

.....這么大方?你怕是個錘子吧。許七安眼睛一亮,接過玉佩收入懷里:“今后卑職一定盡心盡力效忠殿下。”

三家姓奴許七安在黃昏前離開了皇城,策馬返回打更人衙門。

衙門已經散值,只剩下值守的打更人和吏員,比白日清冷安靜了許多。

許七安剛進入衙門,迎面走來一位高鼻闊額的金鑼,朱成鑄的父親,朱陽。

仇人見面,沒有眼紅,只是陰惻惻的相互審視了一番。

“朱金鑼,令公子傷勢如何呀?”許七安邊笑著,邊把腰牌掏出來,底氣十足的系在腰上。

朱陽目光掃了一眼金牌,不動聲色,淡淡道:“命大,死不了。恐怕得許大人先行一步。”

許七安擺擺手,笑容和善:“我會在路上等等他的,相識一場嘛。”

朱陽盯了他幾秒,頷首:“好好查案。”

“走好啊,朱金鑼。”

進入春風堂偏廳,隸屬于李玉春的銅鑼,以及府衙的幾位捕快都還在。

李玉春聽到腳步聲,從春風堂出來,道:“趙縣令的死有些眉目了,嗯,未必是道門所為。”

許七安點點頭,沒有進偏廳,隨著李玉春進了春風堂。

“今天下午,陳府尹請了司天監的白衣,審問了夜晚當值的獄卒和胥吏,確認了他們沒有問題,進一步確認,趙縣令的確是在凌晨時分,無聲無息的死在監牢里。”

李玉春給既是下屬又是上級的許七安倒了杯茶,接著說:“道門陰神可以做到這一點,也能無聲無息的繞過守衛和獄卒。但今天查過資料之后,發現還有一個體系能做到這一點。”

許七安喝了口茶,耐心聽著。

“巫師!”李玉春道。

“巫師?”

“你聽說過巫神教嗎?”

“巫神我聽頭兒你說過,品級之外的仙神級人物,巫神教是巫神創立的教派?”

李玉春“嗯”了一聲:“巫神是東北諸國共同信仰的神祇,巫神教在東北有著至高無上的權力,正如西域的佛門之于諸國。”

大奉是皇權至上,北方部落同樣如此。

但西域和東北是神權至上,教派才是真正的主宰者。

“巫師在元神領域能與道門比肩?”許七安虛心求教。

“不,元神領域沒有任何體系能與道門相比。”李玉春搖搖頭,說道:“但巫師四品又叫夢巫,可以編織夢境,在夢境中殺人。

“七十年前,北方妖族和巫神教因為領地,發生過戰爭。根據打更人的諜子傳回來的情報,有一支數量兩千的妖族士兵,在軍營里無聲無息的死亡。他們身上沒有任何傷口,所有人都枕戈而息,進入睡眠,但再也沒能醒來。”

四品巫師....怎么又把巫師給牽扯進來了....這案子太難了。

人宗現在是大奉的國教,道首是國師,這已經是至高無上的殊榮,他們幫鎮北王謀朝篡位的好處是什么?

已經不可能在往上升了,滿級了啊。

所以,巫神教參與的可能性更大,如果殺死趙縣令的是夢巫,那么桑泊案背后的勢力:幕后黑手(鎮北王)、北方妖族、東南巫神教!

許七安喝了口茶,難掩眼神中的疲憊。

“倒也不是一無所獲,至少現在能初步排除人宗,案情有了些許進展。”許七安說:

“頭兒,把這事稟告給魏公吧。”

李玉春點點頭,也是愁容滿面:“我總感覺,庚子年尾,是大亂的開端。”

“咱們只管破案,別吃著地溝油的命,操國家社稷的心。”許七安拍了拍他肩膀,離開了衙門。

回家天已經完全黑了,餓了一天,饑腸轆轆。他吃完廚娘熱好的飯菜,喝了玲月妹子奉上來的牛奶,回到小院,倒頭就睡。

第三天,許七安在天光微亮時,騎馬趕到衙門,正好看見街對面,穿黃裙的褚采薇也騎著馬,噠噠噠的趕來。

她一手握著馬韁,一手抱著懷里的油紙袋,半個白花花的包子露出來,隨著馬匹的顛簸,努力的想要跳出來。

“你吃嗎?”褚采薇大方的遞來一只包子,補充道:“肉的。”

許七安心里的感動,不啻于聽到許鈴音因為擔憂自己,只喝了一碗粥。這吃貨把我當自己人了。

許七安接過包子叼在嘴上,順手把馬韁丟給門口的吏員。

邊吃邊往里走,問道:“有什么線索?”

褚采薇說:“我問過啦,宋卿師兄說,排除宮中的部分法器以及司天監的法器,京城地界,能屏蔽望氣術的法器,大概只有佛門有。嗯,不是那些凡人的佛寺,是青龍寺。”

青龍寺?!

那個寶塔寺遺留下來的傳承....許七安既驚訝,又不驚訝。

果然,佛門與這次的桑泊案脫不開干系。

司天監、皇室、巫神教、北方妖族、鎮北王、佛門....小小一起桑泊案,竟牽扯出那么多的大勢力。

雖然我不能像其他作者一樣抄本章說,但我可以尋找其他方式薅羊毛,哈哈,機智如我。

大奉打更人 第一百二十三章 桑泊案中牽扯的勢力

推薦小說: 超品相師 | 武煉巔峰 | 修羅武神 | 無敵升級王 | 崛起之華夏 | 傲世丹神 | 掌御星辰 | 絕世唐門 | 帶著農場混異界 | 殺手房東俏房客 | 最強狂兵 | 擇天記 | 神話版三國 | 重生小地主 | 黃金瞳 | 大陰陽真經 | 龍血戰神 | 異世邪君 | 特種神醫 | 老兵傳奇 
上一章  |  大奉打更人目錄  |  下一章
新書推薦:
 全球進入大洪水時代 | 這個明星在種田賣菜 | 我有一個武道世界 | 仙帝的自我修養 | 從天后演唱會出道 | 視死如歸魏君子 | 從司藤開始的諸天 | 我的電影火爆全球 | 重生金融危機橫掃全球 | 地球簽到一百年,舉世無敵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