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中文版 | 簡體中文版
夢想島中文
夢想島中文
首頁 奇幻玄幻 都市言情 仙俠武俠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小說 莽荒紀 不敗戰神
夢想島中文 >> 大奉打更人 >> 目錄 >> 第一百零三章 腰斬
 

第一百零三章 腰斬


更新時間:2020年05月05日  作者:賣報小郎君  分類: 仙俠 | 幻想修仙 | 大奉打更人 | 賣報小郎君 
 
大奉打更人 第一百零三章 腰斬
最新網址:www.mian花tang.cc

沒人看懂許七安上輩子的軍禮,但宋廷風看懂了部分銅鑼的殺意,來自朱銀鑼的直屬手下。

“抓住他,別讓他跑了。”宋廷風大喝一聲,率先撲上來,將許七安按倒,雙手擰在身后,然后環顧眾人:

“銅鑼許七安襲擊上級,目無法紀,必須交由衙門審理。”

朱廣孝悶不吭聲的過來,摘下腰間的繩索,親自束縛同僚。

見兩人已經拿下許七安,周圍的銅鑼微微松了口氣。

宋廷風臉色難看,在朱廣孝耳邊低語:“你帶他回衙門,我先走一步,將此事稟告給頭兒。切記,莫讓朱銀鑼的手下押送,看護住他。”

說完這些話,宋廷風抱拳道:“此人與我同出李銀鑼麾下,犯了此等大罪,我們也有責任。我們會押送他返回衙門,諸位繼續抄家。”

“好!”

“麻煩了。”

眾銅鑼道。

宋廷風既然應承下來,那么人犯逃脫的罪責也會同時應承下來,這就不關他們的事了。

再者,抄家的任務還沒完成,大家都還想著撈銀子。

宋廷風和朱廣孝找了幾個昨夜在教坊司玩俄羅斯轉盤的同僚,一起押送許七安。

老宋許是生氣了,一路上沒搭理許七安,還踹了他兩腳。

出了府,快馬加鞭的先行一步。

許七安被繩索捆著,坐在馬背上,由四位銅鑼押送,前往打更人衙門。

這個時候,那股子勁過了,許七安才開始為自己擔憂。

怕死是怕死,只是不后悔。那犯官的家眷沒有被連坐,她們本可以全須全尾的離開。

許七安一直在適應這個時代的規則,努力讓自己融入其中,和光同塵,是他對許新年說過的話。

同時也是對自己說的。

至少現在是八品武夫的自己,只能學著適應環境。

直到看到那孩子遭遇的命運,許七安漸漸冷卻的信仰,忽然灼熱鮮明起來。他尋回了自己的初心。

“駕,駕,駕....”宋廷風策馬狂奔,一邊抽打馬屁股,一邊嘶吼著:“打更人辦事,滾開,統統滾開。”

行人驚慌失措的退避,咒罵聲此起彼伏。

宋廷風一概不理,快馬加鞭趕回打更人衙門,連馬韁都沒有拋給門口值守的白役,沖進了衙門。

李玉春正在堂內辦公,耳廓一動,抬起頭,靜等了幾秒,宋廷風狂奔著沖進春風堂。

“什么事!”李玉春問道。

腳步如此惶急倉促,必定有事稟報。

“許七安險些殺了朱銀鑼,頭兒,速速救他。”宋廷風語速極快,不等李玉春發問,繼續道:“朱廣孝和諸位同僚正押著他返回衙門,朱金鑼很快就會得到消息,我怕許七安連進衙門的機會都沒有。”

李玉春沒有再問,霍然起身,領著宋廷風奔出春風堂。

他的目標很明確,楊硯的神槍堂。

能對付金鑼的,只有金鑼。

兩人腳步飛快,李玉春邊走邊說:“到底怎么回事。”

宋廷風微微喘息,飛快道:“姓朱的想凌辱犯官女眷,許寧宴阻止,兩人起了沖突,許寧宴一刀將朱銀鑼斬傷,命懸一線....”

宋廷風說完后,繼續補充細節,包括出發前,朱銀鑼特意針對、刁難許七安等。

凌辱犯官女眷?

如果說李玉春剛開始對許七安斬傷朱銀鑼,心里有些許責怪的話,此時,則堅定不移的站在許七安這邊。

“待會兒見了楊金鑼,你再說一次,但是有一點切記,不能提朱銀鑼刻意刁難許七安的事。”李玉春告誡道。

宋廷風愣了幾秒,瞬間領悟,用力“嗯”了一聲。

如果把衙門里的沖突說出來,楊金鑼或許會認為許七安與朱銀鑼的沖突,夾雜著私人因素。

這就相當于是結仇斗毆。

而不提,許七安純粹就是秉公執法,對,就是秉公執法。

抄家隊伍的組成結構,便是為了防止中飽私囊,相互監督。

在任何衙門,以下犯上,格殺上級,是要被判腰斬的重罪。

“他,還有救嗎?”宋廷風嘴唇干澀。

“....”李玉春看了他一眼,“不知道。”

兩人來到神槍堂,楊硯今天沒有去浩氣樓陪伴魏淵,盤膝著打坐,吐納氣機。

他似乎沒有睜開眼的意思,繼續吐納,運轉周天。

換成平時,李玉春就該乖乖等著,待周天結束再稟告事宜。

但今天不能等,李玉春沉聲道:“楊金鑼,出大事了。”

楊硯睜開眼,面無表情,不見惱怒和不悅:“什么事。”

李玉春看了眼宋廷風,后者當即稟告了許七安和朱銀鑼抄家時的糾紛,隱去了集結時的私怨。

李玉春接著補充:“以朱金鑼的脾氣,恐怕許七安回不來了。”

楊硯露出了凝重之色,“我知道了。”

他起身,一步跨出,消失在堂內。

朱陽是京城打更人衙門十位銅鑼之一,四品武夫,早年參軍,從一位大頭兵開始做起,一路積攢軍功成了百戶,隨后被魏淵看中,招入打更人組織,重點栽培。

算是魏淵的嫡系金鑼,地位僅比兩位螟蛉之子差一些。

朱陽有三個兒子,老大是個文不成武不就的,老二讀書半吊子,在吏部任職。

唯獨老三朱成鑄天資極佳,是打更人衙門最年輕的銀鑼,很受朱陽器重。

這時,手底下一位銀鑼倉惶的沖了進來,臉色難看,“大人,大人,不好了,朱公子出事了....”

低頭看卷宗的朱陽瞬間抬頭,聽銀鑼繼續說道:“朱公子被一個銅鑼砍傷了,生死難料。人已經抬回衙門,正在急救,卑職派人去請司天監的術士了。”

在銀鑼的帶領下,朱陽趕到兒子的雄鷹堂,看見了昏迷不醒的小兒子,看見了他胸口夸張的傷勢。

麾下的幾名銀鑼輪流為他渡送氣機,保持他身體機能的旺盛,兩名衙門內屬大夫正在救治。

朱金鑼黑著臉:“情況怎么樣?”

兩名大夫似乎沒有聽見,手中不停,止血,上藥,針灸續命,縫合傷口。

“刀傷再深半寸,心臟就被剖開了,到時,就算是司天監的術士也回天無力。”一位大夫抬頭,說道:

“是法器銅鑼替朱大人擋住了致命攻擊,僥幸保住了性命,但是刀氣侵入臟腑,不將氣機拔出,朱大人最多再稱半個時辰。”

“司天監的術士什么時候來。”朱金鑼聲音驟然拔高。

“已經派人去請了,很快就到。”領著他來的銀鑼回復。

朱金鑼點點頭:“誰干的。”

銀鑼回復:“銅鑼許七安,李玉春麾下的”

許七安?

朱金鑼聽過這個小人物,姜律中和楊硯就是因為他打架的。只是一個小銅鑼,能傷他兒子?

“集結的時候,那小銅鑼遲到了,朱銀鑼教訓了他一頓,沒想到懷恨在心,抄家時,朱銀鑼不過調戲了一個犯官女眷,他便拔刀砍人。”

這位銀鑼其實也是聽回稟的銅鑼說的,事情確實是這樣,只是經過他的潤色,模糊了主次,偷換了概念。

把沖突的起因甩給了那個叫許七安的銅鑼。畢竟他也不好在人家父親面前說:你兒子凌辱犯官女眷,被人砍了。

看著朱金鑼鐵青的臉,銀鑼繼續道:“那許七安已經在壓回來的路上,估摸著快到衙門了。”

確認司天監的白衣有充足的時間趕來,朱陽深深看了眼昏迷的小兒子,化作一股強風消失在堂內。

朱金鑼剛沖出衙門,朝長街方向望去,便看見六騎緩緩而來,其中一騎坐在許七安,雙手被繩索捆住。

周邊五騎圍繞,押送他返回衙門,其余打更人依舊在抄家,清點資產。

朱金鑼盯著馬背上的小銅鑼,沒有憤怒沒有殺意,手指氣機牽引。“鏘”朱廣孝的佩刀自動抽出,在氣機操縱下一刀斬向許七安。

所有人都猝不及防,包括被捆住雙手的許大郎。

“叮!”

另一位銅鑼的佩刀隨之出鞘,橫向格擋住斬殺許七安的刀鋒。

兩柄制式佩刀齊齊落地,發出“哐當”兩聲響動。

許七安早有覺悟,背后依舊沁出冷汗。

仿佛碾死螻蟻般,不見情緒的朱陽,臉色終于陰沉下來,扭頭盯著身后的面癱男人,壓抑著怒火道:

“格殺上司未遂,按律當斬,你保不了他。”

“斬也是我來斬,”面癱的楊硯迎著對方盛怒的眼神,淡淡道:“什么時候輪得到你來動我的人?”

“行,此事由魏公定奪。”

兩人當即去了浩氣樓,找魏淵主持公道。

得到通傳后,面無表情的楊硯和怒火難平的朱陽登樓,在七層見到了魏淵。

魏淵站在瞭望廳,背朝著茶室。

南宮倩柔站在瞭望廳與茶室的連接處,倚著墻,一臉冷笑中夾雜玩味的表情。

“魏公!”朱陽抱拳,沉聲道:“我兒朱成鑄被銅鑼許七安斬成重傷,生死一線,現在還沒脫離危險。

“望魏公替卑職做主,嚴懲銅鑼許七安。”

他抬頭看了眼魏淵的背影,見他沒有轉身,繼續道:“魏公,此事....”

朱陽把事情原原本本交代了一遍。

魏淵這才轉身,踱步回茶室,在桌案邊坐了下來。

楊硯道:“義父,我這里有不同的說辭。朱成鑄趁著抄家,欲凌辱犯官女眷,被銅鑼許七安阻止,朱成鑄非但沒有懸崖勒馬,反而將犯官女眷拖入院子,欲當眾凌辱,許七安勸阻未果,怒而出手。”

難為楊金鑼了,一口氣把一整天的話都說完了。

“放屁!”朱陽大怒:“分明是銅鑼許七安攜私報復。”

魏淵旁若無人的擺開茶杯,煮茶,等兩位金鑼吵完,主要是朱陽在喝問怒罵,楊硯懶得搭理。

“既然有分歧,那就對峙吧。”魏淵道。

很快,宋廷風朱廣孝以及其他幾個率先返回的銅鑼被喊了上來,包括許七安。

他被眾人拱衛在中心,手里捆著繩索。

“說清楚!”魏淵掃了眼眾人,溫和道。

眾銅鑼齊齊低下頭,竟不敢與他對視,即使這個大宦官一直以溫良恭儉的形象示人。

朱陽眸光銳利的盯一眼給自己匯報消息的銀鑼:“你將事情,一五一十的再稟告給魏公。”

那銀鑼便重新匯報了一遍,內容與告之朱陽的如出一轍。

幾個銅鑼皺了皺眉。

朱廣孝推了宋廷風一下,他沉默寡言,不善言辭,只好讓外向的同僚出面。

魏公面前,我說話也發抖啊....宋廷風深吸一口氣:“魏公,卑職有事稟告。”

得到魏淵頷首后,宋廷風低聲道:“集結時,我們并沒有遲到,但朱銀鑼刻意刁難,動手毆打我與許七安。

“抄家時,他強行把我們三人留在前廳不準進內院,官大一級壓死人,我等只有照做。

“直到后院傳來女眷們的哭喊聲,許七安再也忍不住,沖了過來。他喝退了其余銅鑼,卻對朱銀鑼無可奈何。

“朱銀鑼知法犯法,非但不收斂,反而將女眷拖到院中,打算當中凌辱,以此來逼迫許七安出手。”

朱陽瞇了瞇眼:“構陷上司,同樣是死罪。”

宋廷風咬了咬牙,大聲道:“魏公明鑒,此事在場銅鑼有目共睹。”

同樣一件事,差不多的說法,但其實是兩個概念。

那位銀鑼的稟告中,凸顯出許七安抓住朱銀鑼的錯漏,痛下殺手,以報私仇。

而宋廷風的內核是,銀鑼惡意挑釁,處處刁難,許七安忍讓許久,終于看不慣銀鑼的罪行,怒而出手,伸張正義。

魏淵看向其余幾位銅鑼。

幾位銅鑼低著頭,不敢說話。

神仙打架,他們兩邊都得罪不起。

魏淵溫和道:“實話實話,保你們無事。”

一顆定心丸下來,銅鑼們相視一眼,低聲道:“許七安三人,的確沒有遲到....”

另一位忍了忍,沒忍住,道:“宋廷風所言如實,朱銀鑼確實將女眷拖到院中,欲當著我等的面凌辱,言語中對許七安多有挑釁。”

這便是多隊結構的好處,若銅鑼們都是朱金鑼手下,說辭會變得千篇一律,將矛頭指向許七安。

朱陽冷哼一聲:“即使如此,也該由衙門來處理。”

他巧妙的轉移了矛盾,這件事不管真正原因是什么,許七安差點斬殺上級,都是板上釘釘的事實。

兒子固然犯了錯,但什么時候輪到小小銅鑼來處罰?況且,凌辱犯官女眷這種錯誤并不嚴重,輕則罰俸,中則禁閉降職,最嚴重的也只是革職。

事情鬧的這么大,衙門里多少打更人在觀望?他不信魏淵會偏私一個銅鑼,即使他曾被兩位金鑼看重。

魏淵道:“朱成鑄知法犯法。無視刑律,即日起革職,永不錄用。”

朱陽臉色一變。

魏淵繼續道:“銅鑼許七安攻擊銀鑼,致重傷,罪大惡極,押入監牢,七日后于菜市口腰斬。”

朱陽閉上眼睛,不再說話。

“退下吧,別打擾我看書。”魏淵擺擺手。

眾人躬身,正欲退去,忽聽許七安低聲道:“魏公....”

他在眾人的注視中,往前走了兩步,問道:“愿以深心奉剎塵,不為自身求利益。可是真心話?”

問這句話的時候,許七安死死盯著魏淵的眼睛。

魏淵笑道:“自然是真心話。”

許七安點點頭,他環顧眾人,在宋廷風和朱廣孝臉上停頓,像是在給關心自己的同僚一個交代:“爾食爾祿,民脂民膏。下民易虐,上天難欺。”

他挺直了腰桿:“這同樣是我真心話。”

ps:PY一本書《平平無奇大師兄》,這個主角讓我很有代入感。作者是黑夜彌天。告訴大家一個秘密,他寫這本書,就是因為看過我本人之后,被我魅力深深折服,于是寫了這個主角。

完全是我原形,不接受反駁。

大奉打更人 第一百零三章 腰斬

推薦小說: 超品相師 | 武煉巔峰 | 修羅武神 | 無敵升級王 | 崛起之華夏 | 傲世丹神 | 掌御星辰 | 帶著農場混異界 | 絕世唐門 | 最強狂兵 | 殺手房東俏房客 | 擇天記 | 神話版三國 | 重生小地主 | 黃金瞳 | 大陰陽真經 | 龍血戰神 | 老兵傳奇 | 異世邪君 | 特種神醫 
上一章  |  大奉打更人目錄  |  下一章
新書推薦:
 這個明星在種田賣菜 | 全球進入大洪水時代 | 仙帝的自我修養 | 從天后演唱會出道 | 我有一個武道世界 | 從司藤開始的諸天 | 視死如歸魏君子 | 我的電影火爆全球 | 重生金融危機橫掃全球 | 地球簽到一百年,舉世無敵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