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中文版 | 簡體中文版
夢想島中文
夢想島中文
首頁 奇幻玄幻 都市言情 仙俠武俠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小說 莽荒紀 不敗戰神
夢想島中文 >> 大奉打更人 >> 目錄 >> 第九十一章 一字馬
 

第九十一章 一字馬


更新時間:2020年06月20日  作者:賣報小郎君  分類: 仙俠 | 幻想修仙 | 大奉打更人 | 賣報小郎君 
 
大奉打更人 第九十一章 一字馬
許公子....

面對這個陌生的稱呼,魏淵等人本能的在司天監的內部名單中搜尋,在監正現存的五位親傳弟子中搜尋。

不對,這位白衣說的是“許公子”而非“許師兄”,開堂講課的不是司天監的弟子,是個外人。

姓許....莫非是....長公主妙目閃爍,心里有了一個膽大的猜測,她迫不及待想去驗證。

同時,魏淵眼里露出恍然之色,也有了一定的猜測。

宋卿曾經與他說過,許七安是了不得的煉金術奇才,魏淵當時并沒有太在意,畢竟宋卿是司天監煉金術第一人。

他口中的奇才,可能只是擁有出色的煉金天賦,斷然無法與煉金術第一人比肩,甚至被稱為“吾師”。

魏淵看了兩位義子一眼,他們臉龐、眼中,有著同樣的困惑和茫然。顯然沒有把許公子和許七安聯系在一起,當日宋卿說的話,兩人也忘了。

“義父,司天監什么時候出了一個姓許的?”南宮倩柔掌管情報、刑訊,對這種突然出現的人物極為敏感。

不喜歡說話的楊硯微微側頭,看向魏淵,帶著求證的眼神。

兩位金鑼雖然忘記了當日宋卿對許七安評價,但前日姜律中的話,他們還記得。

魏淵笑了笑:“上樓一看便知。”

長公主已經提著裙擺,娉娉婷婷的登樓,她身材高挑,比例極好,僅是背影就給人無限美好。

不需要看正臉,便知道是個風華絕代的美人。

....

“煉金術的本質是等價交換。”

聰明的白衣術士們用許七安的話來回答他的問題。

“從事物中提取出精華,變廢為寶。”也有煉金術師根據自己的經驗,給出回答。

六品以下的術士沒有回答,專心聽講,六品的煉金術師紛紛發言,給出自己的認解。

大多都是片面的,根據自己經驗給的答案....至于套用我的名言的家伙,是只知其一不知其二....司天監的理論知識確實匱乏。

許七安耐心聽著,沒有贊同也沒反對。

白衣們發表完畢,齊刷刷的看向了宋卿。

宋卿是監正的親傳弟子,也是司天監公認的煉金術第一人,他沉浸在煉金術領域不肯晉升,只對煉金術著迷,對高品境界不屑一顧。

其他四品、五品的師兄在煉金術領域都不如他。

宋卿搖了搖頭,嘆口氣。

....宋師兄這是什么意思?白衣術士們心里疑惑時,聽見許七安拍了拍手掌。

眾人當即把注意力投向了這位煉金術奇才。

許七安迎著大伙的目光,喟嘆道:“整個司天監,在煉金術領域,唯有宋師兄讓我敬佩,視為可以比肩的高人。”

司天監白衣們肅然起敬。

宋卿微微一笑,悄悄挺直了腰桿。

許七安繼續道:“宋師兄的意思,其實是說,在座諸位說的都對,但不全面,所以都不算對。”

眾人露出思考的表情。

許七安侃侃而談:“煉金術是一個非常寬廣的領域,在座的諸位可能心里多少明白一些,但都比較模糊和籠統....嗯,本來呢,我只答應宋卿師兄,傳授一門知識給你們,結果宋卿師兄非要我連本帶利的還,那我就多講一點,將廣一點,透徹一點。”

這話剛說完,白衣術士們眼神,剎那間火熱起來。

“謝宋師兄,謝許公子。”

“許公子快開始吧,我已經迫不及待了。”

聲浪一下嘈雜起來,正好傳到了登上七樓的長公主耳朵里,她頓住了腳步,沒有立刻進去,而是遠遠的,隱蔽的,看著那個站在案前,朝著一向高傲的術士們指點江山激昂文字的年輕男人。

許七安,果然是他!

魏淵同步頓住,看見許七安后,表情頓了頓,便恢復如此。

魏淵停下腳步的同時,氣質陰柔的南宮倩柔和面癱的楊硯,也越過長公主和魏淵的肩膀,隱約看見了許七安。

原來姜律中說的都是實話....楊硯盯著許七安看了片刻,微不可查的頷首。

這個銅鑼只能在他麾下,誰都別想搶。

南宮倩柔本來想直接進去旁聽,看著小子能說出個什么子丑寅卯,但察覺到長公主和義父都沒有打擾的意愿,便忍了下來,原地不動。

許七安道:“煉金術的本質是等價交換,這是提綱挈領的準則,但它并不形象,只有宋卿師兄這樣的煉金術大師才能體悟這句話的真意,今天由淺入深,諸位聽我慢慢闡述。

“提到煉金術,外行人下意識的就想到仙丹、藥劑。稍懂一些的,腦海里浮現的,肯定是這個....”許七安說到這里,指著褚采薇青絲間的簡約首飾:“金屬!”

白衣術士們微微頷首。

“我要告訴你們的是,這只是煉金術的其中兩個領域,我把它們歸類為:醫學領域、材料領域。大部分的煉金術師,都只在這兩個領域里鉆研,偶爾會蹦到其他領域。但唯獨宋師兄,他的目光已經在另一個獨立的領域里。”

白衣術士們頓時看向宋卿,宋卿一怔,像是找到了知己,眼神驟然火熱。

他知道,許七安要重點講自己嫁接生物的領域了。

也許,這一次的講課,也會是他踏入全新煉金領域的重要一步。

想到這里,宋卿呼吸急促了起來。

外頭,長公主和魏淵不由看向了宋卿,這位監正的奇葩弟子,兩人自是不陌生的。

知道他總是搗鼓一些可怕的煉金術,甚至還因此被監正禁閉。

許七安的煉金術真的高深到這個地步了?能指點宋卿?

“宋卿師兄的研究方向,是生物領域。”許七安道:“沒錯,煉金術不是只針對死物,活物同樣在煉金術的領域里。”

一位白衣術士起身,沉聲道:“許公子,監正老師說過,生命不在煉金術領域的范圍內。”

雖然很敬佩許七安在煉金術領域的造詣,但這些話違背了監正老師的訓誡,與他的理念相悖。

在場的其他白衣術士也是一臉質疑和不服。

長公主扭頭,用咨詢的目光看向魏淵,后者笑了笑,輕聲道:“我與監正的看法一致。”

長公主點點頭,重新看向許七安。

且看他怎么說。

“那是因為宋卿師兄的方法是錯的,所以監正大人批評了他。但他的方向沒有錯。”許七安道。

他當然不會和監正抬杠,即使他辯論贏了,可萬一監正老頭不開心,哄不好,一巴掌把他拍死,找誰哭去。

宋卿一聽,很不服氣,但沒有反駁,耐心聽他接下來說什么。

“大家不妨回憶一下,我們從礦石中提取金屬;從金屬中提取更堅硬的金屬;從藥材中煉制丹藥。但我們無法從金屬中提取藥劑,無法從藥材中提煉金屬。”許七安賣了個關子:“為什么?”

“藥材是藥材,礦石是礦石,許公子這問題好生奇怪。”

“哈哈,藥材中能提煉金屬,我們豈不是能在白米飯中提取金銀?”

在白衣術士們看來,許七安的這個問題,就仿佛是在問:為什么太陽從東邊升起;為什么人不吃飯就要餓死;為什么一天有十二個時辰。

白衣術士們交頭接耳,但宋卿隱約間觸摸到了什么,白衣師弟們吵的他腦子亂糟糟,無法靜下心來思考。

“啪!”

宋卿一拍桌子,起身:“肅清!”

吼完,他面紅耳赤,呼吸急促,死死盯著許七安:“你說,快說!!”

白衣術士們不說話了,他們極少見到這樣的宋師兄,同時也意識到許七安說的,是真正高深的煉金術知識。

許七安目光越過白衣們,隔著老遠看到了魏淵,心里一沉。

....臥槽,裝逼正起勁的時候被領導圍觀了.....許七安本能的產生抵觸心理,這是一種心虛。

司天監的術士們,好比一群嚴謹的理科宅男,他們只關注煉金術本身,不會在乎煉金術的來歷。

即使覺得可疑,也會自動忽略,只要能學習到深奧的煉金術,他們便不在乎其他。

魏淵不同,魏淵是政治家、軍事家、戰略家,頭頂光環一大堆的聰明人。

聰明人就容易想太多。

許七安對白衣術士的策略是人前顯圣,裝的過浮夸越好。而對魏淵的策略,是表忠心,是在合理的范圍內裝個無傷大雅的**。

眼下的情況顯然不是小小的裝逼,而是直接一字馬了。

這時,魏淵朝許七安微微頷首。

“呼....換個角度想,在領導面前展現自身價值,也是一種博取關注、增加籌碼的有效方式!”

許七安深吸一口氣,摒除雜念,讓重心回到課堂上。大奉打更人 第九十一章 一字馬

推薦小說: 超品相師 | 武煉巔峰 | 修羅武神 | 無敵升級王 | 崛起之華夏 | 傲世丹神 | 掌御星辰 | 絕世唐門 | 帶著農場混異界 | 殺手房東俏房客 | 最強狂兵 | 擇天記 | 神話版三國 | 重生小地主 | 黃金瞳 | 大陰陽真經 | 龍血戰神 | 異世邪君 | 特種神醫 | 老兵傳奇 
上一章  |  大奉打更人目錄  |  下一章
新書推薦:
 全球進入大洪水時代 | 這個明星在種田賣菜 | 我有一個武道世界 | 仙帝的自我修養 | 視死如歸魏君子 | 從天后演唱會出道 | 從司藤開始的諸天 | 我的電影火爆全球 | 重生金融危機橫掃全球 | 地球簽到一百年,舉世無敵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