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中文版 | 簡體中文版
夢想島中文
夢想島中文
首頁 奇幻玄幻 都市言情 仙俠武俠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小說 莽荒紀 不敗戰神
夢想島中文 >> 大奉打更人 >> 目錄 >> 第五十九章 這個孩子太難了,我不會教
 

第五十九章 這個孩子太難了,我不會教


更新時間:2020年06月20日  作者:賣報小郎君  分類: 仙俠 | 幻想修仙 | 大奉打更人 | 賣報小郎君 
 
大奉打更人 第五十九章 這個孩子太難了,我不會教
一列車隊緩緩停在清云山腳下,奢華的馬車里,長公主踏著小梯下來,在士卒的簇擁中登山。

山風徐徐而來,撫動她的羅裙和秀發,氣質高貴冷艷的長公主迎著風,瞇了瞇清亮的眸子。

她在山腰處的涼亭里看見了一位頭發花白的老先生,老先生坐在案前,他的對面是一位稚童。

稚童身邊是一位低頭做女紅的少女,姿容驚艷。

老先生沉聲道:“與你說過多少次,握筆姿勢要端正。”

稚童:“知道啦先生。”

老先生:“那你倒是改回來啊。”

稚童:“改什么?”

“罷了,今天不寫字,你隨我念三字經吧。”老先生嘆息一聲,接著清了清嗓子:

“人之初,性本善。”

稚童:“人之初,性什么?”

先生:“人之初,性本善。”

稚童:“人....性本善。”

先生:“你中間停什么?”

稚童:“我忘記了嘛。”

先生:“重新來,人之初,性本善。”

稚童:“人之初,性什么?”

先生抓狂了。

亭外,長公主忍俊不禁,清亮如冰鏡的眸子蕩起笑意,剎那間活色生香,玉美人活了。

老先生識得長公主,立刻起身,恭敬作揖:“見過長公主。”

氣質高貴,清冷絕色的長公主微微頷首,聲音清脆如冰塊撞擊:“云鹿書院何時多了稚童。”

老先生扭頭示意姐妹倆過來見禮,許玲月起身后行了一禮,許鈴音則傻浮浮的看著這個胸脯和娘親不相伯仲,氣質容貌更勝一籌的女子。

老先生尷尬道:“稚童無禮,長公主莫怪。”

他倒也不是太焦急,長公主雖說冷艷高貴,讓人不敢冒犯,但她是個讀書人,心胸不輸兒郎。

老先生接著道:“兩位是書院學子的家眷,因家中有事,便讓女眷們暫住書院。”

避難...智慧高絕的長公主立刻分析出話里的內涵,審視了姿容不俗的少女和不太聰明的稚童,淺笑一下:“哪位學子?”

她也算半個書院學子,深知書院規矩,沒有大儒點頭答應,學子女眷不可能住在清云山。

許玲月細聲細氣道:“家兄許新年。”

她沒提許七安,是因為大哥不是書院的學子。

許新年....長公主目光微閃,調查過許七安背景的她立刻將兩者之間的兄弟關系回憶起來。

稅銀案的幕后主使是周侍郎,而大概一旬前,許七安與周侍郎的公子在鬧市發生沖突.....長公主看向嬌俏清麗的少女,語氣溫柔:“什么時候的事?”

“快一旬了。”許玲月道。

他與采薇是認識的,而采薇知道周侍郎涉及稅銀案,由此可知,那位平平無奇的胥吏也會知曉此事....自知得罪了周侍郎,將家中女眷送來書院倒也算應對之策,只是,舉家逃離京都不是更好嗎。

把女眷送來書院,而家中男人卻依舊留在京城,所以....這是打算謀劃什么?

聯想到周侍郎罷官充軍的導火索,長公主瞇了瞇好看的眸子,微微點頭,帶著侍衛繼續登山。

....

雅閣!

長公主審視著趙守,略感詫異:“一旬不見,院長氣色天差地別。”

以前的院長不修邊幅,花白長發垂落,眉宇間陰郁堆積。

而今的他,雙目清亮有神,意氣凝而不露,神采奕奕。

趙守沒有正面回答,朗聲笑道:“圣人說,學無長幼,達者為先。”

學無長幼達者為先....他的意思是,有個人可以當他老師,而年紀卻不大...是不是和那天亞圣殿清氣沖霄有關。

她對亞圣學宮的變故很感興趣,求知欲旺盛,因為這涉及儒家的道統之爭,涉及將來的朝堂格局。

那天到底發生了什么?

亞圣學宮被封禁,任何人不得進入,打更人對此也束手無策。

長公主收斂發散的思緒,望著窗外深青色的竹林,嘆道:“院長可知周侍郎被罷官充軍一事?”

“對于大奉官場來說,這只是黨爭拉開序幕的第一步。”趙守笑著搖頭,不愿多談,揮手招來棋盤,道:

“李慕白自從三敗魏淵,便再也不下棋了,書院里能與老夫手談的人不多。長公主今日既然來了,就陪老夫下一局。”

長公主無奈道:“與本宮下棋,院長何必自取其辱。”

....

另一邊,鄰崖而建的閣樓里。

三位大儒剛論道結束,書童送來一封信,說是長公主拜訪書院,讓人遞過來的。

長公主在手書上說,近來京城出現了一首佳作,京城讀書人津津樂道,國子監奉為百年來詩詞魁首,力壓云鹿書院的送行詩。

而且,相比送行詩,這首“百年來詩詞魁首”出自教坊司,才子佳人,故事更有趣味,更廣為流傳....

末尾,長公主附上了這首短短幾日內在京城讀書人圈子里爆紅的詩。

老夫閉關數日,京城出了首驚世佳作?張慎凝眸鑒賞附贈的詩。

影梅小閣贈浮香

眾芳搖落獨暄妍,占盡風情向小園。

疏影橫斜水清淺,暗香浮動月黃昏。

張慎宛如一尊雕塑,靜默許久,他輕輕放下手中的紙,看向喝茶聊天的李慕白和陳泰。

“純靖,幼平,你們看看這個。”張慎道。

他突然表現出來的嚴肅神色,讓兩位大儒愣了愣,李慕白接過紙張,飛快掃了一眼,繼而眸光沉凝,褪去了輕松寫意姿態。

“我看看。”陳泰見兩人這般神色,伸手抽過紙張,看完一遍后,又細細品味了許久。

陳大儒長長嘆息一聲:“疏影、暗香,兩句將便梅的風姿絕倫寫盡,當真是心思玲瓏啊。”

李慕白隨后點評:“寧宴那首天下誰人不識君,固然叫人胸生豪氣,但論意境之深遠;遣詞之優美;神韻之卓然....的確相去甚遠。”

張慎撫須而嘆:“此詩一出,便是無法超越的詠梅絕唱。這楊凌是誰,有此才華,竟從未耳聞。”

陳泰重新看了遍手書,道:“似乎是長樂縣的一位秀才,于教坊司中,寫此詩贈予花魁浮香....”

說到這里,茶室安靜下來,三位大儒誰都沒有開口說話。

一股酸味在空氣中發酵、彌漫。

張慎沉思許久,道:“我覺得,應該立刻通知院長,將這位秀才招入書院。這樣的人才,絕對不能埋沒了。”

陳泰與李慕白欣然同意:“有理。”

......

這趟來接嬸嬸和妹妹們,作為學生的許辭舊和許寧宴,首先去拜訪了老師。

三位大儒恰好講課結束,知道“看重”的學生拜訪,索性就聚在堂舍里喝茶。

張慎首先瞄了眼氣質有所變化的弟子,滿意道:“辭舊,看來抄寫圣人語錄對你裨益甚深啊。”

許辭舊一陣汗顏,點點頭。

李慕白詫異道:“抄寫圣人語錄,有助于踏入修身境?老夫怎么沒有發現。”

許二郎張了張嘴,最后選擇沉默。

他確實觸摸到修身境的門檻,但那是在見到大哥寫在石碑上的四句。

這是一個潛移默化的過程。

不過這事兒不好當眾說出來,哪怕大家對那四句話的出處心知肚明。

閑聊幾句后,陳泰掃了眼李慕白和張慎,笑呵呵的說:“你二人住在京城,可知最近京城出了首絕世佳作。.....疏影橫斜水清淺,暗香浮動月黃昏。絕妙,絕妙啊。

“寧宴,雖有詩才,但也不要自傲,須知天下讀書人藏龍臥虎啊。”

這老匹夫就是嫉妒我們收了個好學生....但這等老成之言,也無法反駁。張慎只好說:“此詩的確驚才絕艷,寧宴不需與它較真,詠梅千古絕唱,較真也沒用。”

李慕白點點頭:“雖說現在的讀書人缺了些靈氣,但終歸是有個例的,那個楊凌未必還能再作出第二首。而以寧宴的詩,將來有第三首,第四首也是極有可能的。”

許新年看了堂哥一眼,道:“這首詩也是我大哥作的。”

Ps:推薦票還有沒有呀,送一些給人家唄。大奉打更人 第五十九章 這個孩子太難了,我不會教

推薦小說: 超品相師 | 武煉巔峰 | 修羅武神 | 無敵升級王 | 崛起之華夏 | 傲世丹神 | 掌御星辰 | 絕世唐門 | 帶著農場混異界 | 殺手房東俏房客 | 最強狂兵 | 擇天記 | 神話版三國 | 重生小地主 | 黃金瞳 | 大陰陽真經 | 龍血戰神 | 異世邪君 | 老兵傳奇 | 特種神醫 
上一章  |  大奉打更人目錄  |  下一章
新書推薦:
 全球進入大洪水時代 | 這個明星在種田賣菜 | 我有一個武道世界 | 仙帝的自我修養 | 視死如歸魏君子 | 從天后演唱會出道 | 從司藤開始的諸天 | 我的電影火爆全球 | 重生金融危機橫掃全球 | 地球簽到一百年,舉世無敵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