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中文版 | 簡體中文版
夢想島中文
夢想島中文
首頁 奇幻玄幻 都市言情 仙俠武俠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小說 莽荒紀 不敗戰神
夢想島中文 >> 大奉打更人 >> 目錄 >> 第五十三章 我抄詩是為了交易,才不是低俗的裝逼
 

第五十三章 我抄詩是為了交易,才不是低俗的裝逼


更新時間:2020年06月20日  作者:賣報小郎君  分類: 仙俠 | 幻想修仙 | 大奉打更人 | 賣報小郎君 
 
大奉打更人 第五十三章 我抄詩是為了交易,才不是低俗的裝逼
“怎么辦,咱們仨打茶圍三十兩銀子沒了,哪怕是找這個院子的丫鬟陪睡,三人也得好幾兩。”許二叔急了,感覺一朝回到解放前,眉頭緊鎖,看向兒子:

“辭舊,快想想辦法。”

這是錢的問題嗎,這是什么消息都沒套出來的問題....兄弟倆心里瘋狂吐槽。

許新年看著父親:“我能有什么辦法,本來就是碰運氣的,我和大哥來便來了,父親難道沒有自知之明嗎。”

他語氣有些重了,說明心里也急。

這波真是血虧了....銀子倒是其次,關鍵是消息沒有打探出來....看了眼被婢子領走的趙公子,許七安突然想起了浮香花魁的稱號:琴詩雙絕。

他當即朝伺候客人吃酒的婢女要了筆墨和宣紙。

在桌案上清掃出一片空間,一把扯過許新年:“辭舊,你替我代寫。”

許新年沒有猶豫,默契的端正坐姿,握著筆。

許七安語速飛快,念道:“眾芳搖落獨暄妍,占盡風情向小園。”

許新年運筆如飛,寫出風骨清奇的草書。

許七安繼續念:“疏影橫斜水清淺,暗香浮動月黃昏。”

許新年沒有動筆,他愣住了,宛如石化,嘴里喃喃自語的重復后面兩句。

“快寫!”許七安推了他一下。

許二郎如夢初醒,繃著臉迅速寫完。

許七安扯走宣紙,招來女婢,道:“你將此詩交給浮香娘子,即可去辦,說楊某在此地等候。”

女婢不太樂意,但許七安塞了她一把碎銀后,她立刻小跑著離開了。

......

主臥里,四疊屏風擋住了浴桶,裊裊蒸汽縈繞在屋頂梁木上。

浮香泡在漂滿玫瑰花瓣的熱水中,青絲高挽,脖頸瑩白修長,香肩和胸脯掛著水珠,在燭光里反射著魅人心魄的光芒。

肌膚凝如滑脂的她,像極了一尊玉人。

一位貼身的婢女在浴桶邊服侍著,一邊稱贊浮香的肌膚,一邊說:“趙公子已經在隔壁茶室候著了,停外頭的客人說,他是國子監的秀才。”

“秀才有何稀奇的,”浮香笑了笑,輕輕撥動水花,道:“不過以趙公子的才氣,考取舉人也不在話下。”

丫鬟低聲笑道:“我就知道娘子喜歡這種有才華的公子,像那煩人的周立,還不是憑著父親的官位,便耀武揚威。

“那趙公子才華橫溢,望娘子好好招待,說不定將來能成一段佳話。女子也能名留青史。”

“連我也取笑....”浮香指頭戳了戳丫鬟的腦袋,嘆口氣:“女子想名垂青史,何其困難。多少讀書人可望不可求之事。”

主臥的門被推開,一名婢子進來,站在廳里,脆聲道:“娘子,外面那位姓楊的客人讓奴婢送了首詩過來。”

浮香皺了皺眉,大丫鬟斥責道:“沒規矩的東西,娘子已經選了趙公子,豈可更改,是不是收了人家的好處?”

小婢女垂頭,不敢頂嘴。

浮香淡淡道:“放桌上吧,出去告訴客人,浮香心領了。”

小婢女如釋重負,“哎”了一聲,把宣紙擱在桌上,便出門了。

沐浴完,浮香披上輕薄的紗裙,曼妙身姿若隱若現,赤著雪白的腳丫,來到桌邊坐下。

“你去請趙公子進來吧。”她說著,目光落在桌上的宣紙,隨手拿起。

她目光倏然凝固,癡癡的望著宣紙。

影梅小閣贈浮香

眾芳搖落獨暄妍,占盡風情向小園。

疏影橫斜水清淺,暗香浮動月黃昏。

丫鬟走到門邊,正要開門去請趙公子,忽然聽見身后傳來娘子尖銳的喊聲:“慢著!”

回身看去,娘子手里死死抓著宣紙,微微發抖,臉色從未有過的古怪。

那是丫鬟從來沒有在她臉上看見過的情緒。

花魁娘子的聲音急迫而尖銳:“誰,誰送來的詩,哪位公子,你快說!!”

丫鬟嚇了一跳,囁嚅道:“好像姓楊....”

花魁娘子竟不顧一切的沖向了房門。

“娘子,娘子....你這般模樣怎可出門,使不得...”丫鬟死死抱住。

“你放開我,快放開我。”浮香急的面紅耳赤,“莫要讓那公子走了,快追回來。”

丫鬟怎么都想不明白,一首詩而已,竟讓娘子前所未有的失態,往日里的知書達理溫文爾雅,全然不顧了。

“娘子稍安勿躁,奴婢立刻去....去請那位寫詩的公子。”

丫鬟離開后,花魁娘子衣衫不整的呆坐在桌邊,恍惚的看著手里的紙張。

“疏影橫斜水清淺,暗香浮動月黃昏....贈浮香,贈浮香....”

她俏臉滾落豆大淚珠,趴在桌上嚶嚶嚶的哭起來。

......

前廳,一部分客人離開了,另一部分沒有走。

打茶圍結束后,落選的客人有兩個選擇:一,去別的院子繼續下一場。二,倘若不勝酒力,疲了,可以挑選這里的丫鬟侍寢。

“這浮香姑娘不買你的賬啊。”許平志看著侄兒,眉宇間有著焦慮。

詩是送過去了,但換來的是輕飄飄的一句話。

顯然,許七安的詩沒有打動花魁。

許新年譏笑一聲:“區區一個女人,如何懂詩詞精髓。”

許平志盯著兒子,問道:“寧宴方才那首詩是極好的?”

心高氣傲的許二郎在詩詞之道,對大哥已是心服口服,喟嘆道:“極好極好。”

許大郎同樣迷惑不解,他對這首詩有絕對的信心。

這首七律的名氣很大,非常大。尤其是最后兩句,被譽為詠梅的極致。

當時寂寞冰霜下,兩句詩成萬古名——說的就是這兩句詩。

兩句詩成萬古名,何其高的評價。

暗香和疏影甚至成了詞牌名,可見這首詩在古代文人中的地位。

歐陽修、司馬光等名人都對這兩句詩給出過高分評價。

而這首七律的作者,也因此詩千古留名....嗯,作者是誰許七安忘記了。

這不可能啊,她沒道理會拒絕我....這首詩要是贈予云鹿書院的兩位大儒,他們能把我當親兒子養.....許七安想到了一個可能,這位號稱詩琴雙絕的花魁,其實是花架子。

炒名氣,賣人設而已,本質上是個沒什么文化的人。

但這里有個悖論,倘若浮香花魁是個賣人設的花瓶,她是不可能被文人認可的。

相比起前世藝人的炒作賣人設,這個時代的花魁也有類似操作,但后者是有真本事。

理由很簡單,古代的讀書人可不像后世的小年輕那樣好忽悠。

愁眉不展間,那位在浮香身邊伺候的大丫鬟,邁著小碎步疾走而來,目光略顯焦慮的在人群中搜索,瞧見許七安后,神色一松,蓮步款款而來,福了福身子,嬌滴滴道:

“楊公子,是您作的詩?”

許家爺仨面面相覷,如釋重負。

“是我。”許七安點點頭。

丫鬟展顏一笑,愈發恭敬,低眉順眼,柔聲道:“我家娘子有請。”

許七安鎮定的頷首,跟在丫鬟身后,朝著閣樓另一側的主臥走去。

這一幕也引起了打算留宿“影梅小閣”的客人主意,交頭接耳。

“咦,他怎么也跟著進去了。”

“這,這...不合規矩啊,怎么進去兩人?”

“剛才那丫鬟好像說到詩了,而我恰好看見他與那位俊俏小哥寫了什么。”

一位富家翁打扮的中年人走到許新年和許平志面前,拱手道:“兩位,不知道浮香姑娘這是何意?方才那位兄臺怎么進去了,你們寫了什么詩?”

PS:大老爺們,臉好癢,需要推薦票狠狠的扇︿( ̄︶ ̄)︿大奉打更人 第五十三章 我抄詩是為了交易,才不是低俗的裝逼

推薦小說: 超品相師 | 武煉巔峰 | 修羅武神 | 無敵升級王 | 崛起之華夏 | 傲世丹神 | 掌御星辰 | 絕世唐門 | 帶著農場混異界 | 最強狂兵 | 殺手房東俏房客 | 擇天記 | 神話版三國 | 重生小地主 | 黃金瞳 | 大陰陽真經 | 龍血戰神 | 老兵傳奇 | 異世邪君 | 特種神醫 
上一章  |  大奉打更人目錄  |  下一章
新書推薦:
 全球進入大洪水時代 | 這個明星在種田賣菜 | 仙帝的自我修養 | 從天后演唱會出道 | 我有一個武道世界 | 視死如歸魏君子 | 從司藤開始的諸天 | 我的電影火爆全球 | 重生金融危機橫掃全球 | 地球簽到一百年,舉世無敵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