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中文版 | 簡體中文版
夢想島中文
夢想島中文
首頁 奇幻玄幻 都市言情 仙俠武俠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小說 莽荒紀 不敗戰神
夢想島中文 >> 大奉打更人 >> 目錄 >> 第三十四章 許玲月:這輩子要好好報答大哥
 

第三十四章 許玲月:這輩子要好好報答大哥


更新時間:2020年06月20日  作者:賣報小郎君  分類: 仙俠 | 幻想修仙 | 大奉打更人 | 賣報小郎君 
 
大奉打更人 第三十四章 許玲月:這輩子要好好報答大哥
PS:我其實有點慌,因為存稿到今天徹底用完。以后每天都要現碼。雖然我閑了半年,但我一直在寫番外。后來番外停了,爆肝做世界觀,做人物設定。開頭寫廢了好幾萬字。

到時候上架了,盟主的加更我會一天天的還,至于上架爆更就別指望了。

不騙人的,畢竟多更就意味著多訂閱,不是沒辦法,誰不想多恰錢,對吧。


......

嬸嬸正瘋狂diss侄子,聽見管家的喊聲,揚聲回應:“回來便回來了,還要我去迎接?”

管家急的跺腳:“夫人,鈴音姐兒身上有血跡,玲月小姐好像剛哭過,老爺和二郎臉色也難看,還有,大郎沒有回來,定是出什么事了。”

屋里“乒乓”作響,似乎撞翻了什么東西,繼而是丫鬟婆子們關切的聲音:“夫人...”

“走開!”嬸嬸提著裙擺,急奔而出,臉色焦慮的跑向前廳。

嬸嬸火急火燎的跑回前廳,眼里蓄滿了淚水,見到丈夫臉色凝重的抱著幼女,后者昏迷不醒,差點就要哭出來了。

“沒事,只是睡著了。”許平志提前說了一嘴,穩住她情緒,順帶把幼女遞給妻子:

“你送她回房間睡覺。”

嬸嬸緊緊抱著女兒,又審視了大女兒幾眼,確定沒事兒,松了口氣,但是沒走,帶著哭腔:“怎么回事,出去一趟,怎么就這樣了。”

許玲月頓時又哭了。

許平志吐出一口氣,把今早發生的事一五一十的說給妻子聽。

嬸嬸聽到許玲月被惡少調戲時,柳眉倒豎,憤怒難耐。聽到徐鈴音差點被馬蹄踐踏,臉色煞白,緊緊抱住小女兒,生怕她沒了。

當她得知是許七安救了兩個女兒,還因此受傷,呆住了。

再一聽侄兒被帶去了刑部,她死死拽住丈夫的手,花容失色:“寧宴...他,他....”

“沒事,他已經出來了。這件事暫時算解決了。”許平志拍了拍妻子的手,安慰道。

“你看,這回要不是寧宴,玲月和鈴音就危險了。他脾氣是倔了些,可對待家人也沒差過,換成一般人,能為咱們女兒這么拼命?”

“你老是瞅他不順眼,覺得他習武花的銀子多,覺得把他拉扯長大,說他幾句又怎么樣了,覺得他說話不中聽,老是和你作對。”

“可你有為他想過嗎?寄人籬下二十年,就真的那么好過的?他心里就不敏感?”

“女人就是眼皮子淺,喜歡中聽的話,卻不看人家怎么做。玲月被人欺負,他能沖上去跟人拼命。還好這次有驚無險,寧宴要真的回不來了,你就真的不心疼?”

許玲月聽著聽著,淚水又嘩啦啦流下來,泣不成聲。覺得這輩子都要好好報答大哥。

“我....”嬸嬸抽了抽鼻子,低頭催淚。

許新年瞅著向來強勢的母親,如今眼里卻滿是后怕和懊悔,心里一動。

雖然總是一口一個“吞金獸”、“倒霉貨”的稱呼那家伙,其實母親總歸還是把大哥放心上的。

畢竟養了近二十年,也養出感情來了。

許平志瞅了眼兒子,又哼一聲:“換成是你兒子陪著,這次說不得連他也一起被擄走欺負了。”

許二郎:“???”

....

把幼女交給府里專門照料的丫鬟,又安撫了長女后,嬸嬸心事重重的回了屋子。

她掃了眼正在趕制冬衣的丫鬟婆子們,忽然說:“綠娥,把老爺和二郎的冬衣各縮減一件,等大郎回來后,量一量他的尺寸。”

綠娥詫異的抬頭,難以置信:“夫人改變主意啦?”

嬸嬸哼了一聲:“在你眼里,我是那種刻薄的嬸嬸嗎?”

你是啊....一屋子的丫鬟婆子心里同時這么想。

......

許七安離開觀星樓,在街上租了一輛馬車,用了一個時辰才返回許府。

燒熱水洗澡時,發現腰上的傷已經接近愈合。

自己涂抹了點金瘡藥,返回房間,磨墨,寫了幾百字的化學知識,按照習慣,又開始寫日記。

“11月16日,這是值得銘記的一天,因為我終于決定,放棄有錢人樸實無華又枯燥的生活,我需要權力,需要武力,對此,我有兩個想法:

一,改變修行路線,走儒道。只要把兩位大儒舔舒服了,相信他們會鼎力支持我。比我自己在武夫道路摸爬滾打要好很多。

哎,別人穿越了,都是用詩詞裝逼,而我是用詩詞做交易。可能這就是歐皇的與眾不同吧。

二,努力一把,把司天監的采薇姑娘勾搭著滾床單,有了監正大人撐腰,我就算不努力,也能過的有滋有潤。

三,把司天監得到的法器賣出去一件,換取開天門的機會。

第一種想法,缺點是又要回憶起被高三生活所支配的恐懼,而我未必是讀書的料。我馬上二十歲了,轉換修行路線有點晚。

第二種想法,缺點是我可能會告別三妻四妾的生活,告別勾欄聽曲的愜意生活,犧牲有點大。

第三種想法,缺點是練氣境依舊斗不過戶部侍郎。而且,沒有靠山的話,很難繼續在武道之路勇猛精進,二叔卡在練氣巔峰近十年,就是最好的例子。

目前先抱緊司天監和云鹿書院的大腿,再謀劃后續,我有預感,稅銀案的風波不會就此結束。”

.....

許府,前廳。

黃昏,許七安翻墻去了隔壁的二叔家吃完飯,在前廳的院子里,看見許鈴音扎著搖搖晃晃的馬步,小拳頭左打一下,右打一下,嘿嘿吼吼的給自己配音。

她穿著荷色的小衣,裹的像個粽子,頭上扎著幼童專屬的螺髻。

“你抽什么風?”許七安輕輕一腳踢在她小屁股蛋上。

小不點啪嘰一聲摔倒。

“我在練武呀。”許鈴音爬起來,插著腰,挺著圓滾滾的小肚皮,很不滿大哥的偷襲,小眉頭倒豎:“大哥你是在挑釁我嗎。”

可能是早上經歷的事,在她幼小的心靈產生了陰影,這個五歲的孩子覺得自己應該學武。

“我是啊。”許七安說。

“爹爹說,人爭一口氣,武夫也是的。這叫做...尊....尊....”

“尊嚴?”

“嗯!”許鈴音先用力點頭,接著怒視大哥:“我要跟你戰斗。”

她邁著兩條小短腿跑過來,嗷嗷嗷的揮舞著拳頭。

許七安單手按在她腦門,小豆丁大急,一邊嗷嗷的叫,一邊亂打王八拳。

但怎么都打不到大哥。

她急的小臉都扭成了一團。

許七安嫌她煩,商量道:“給你一根雞腿,算你輸了。”

“好的呀。”許鈴音果然不打王八拳了,一臉欣喜。

“你的尊嚴呢?”

“大哥,尊嚴是什么呀。”

“....有前途。”

牽著小豆丁進了廳,不多時開宴,晚餐非常豐盛,像過節日似的。

丫鬟婆子們有意無意的把最好的菜擺在許七安面前,他忍不住看了眼嬸嬸,嬸嬸穿繡暗沉花紋的衣裙,臉蛋精致,一雙水盈盈的美眸搭配濃密的睫毛,內蘊婦人獨有的風情,宛如一朵豐腴的海棠花。

一如既往的高冷姿態,好像許七安今天做的只是微不足道的小事。

但如果沒有她授意,婆子們可不敢這么優待許大郎。

許玲月小筷小筷的吃飯,終于鼓足勇氣,說:“哥哥,娘再給家里人做冬衣,稍后我給你量一量身段,我,我想親手給哥哥做。”

哥哥....我的媽誒....許七安感覺骨頭酥了半邊,妹妹換了一身頗為華麗的裝扮,衣裙上繡滿灼灼的荷花,鵝黃色的披帛云紋繁復,她年紀不過十六七歲,這般艷麗的打扮,襯著精致嬌俏的臉龐,反而透出一股不解世事的爛漫。

“好,好不好嘛...”許玲月臉皮薄,見他不說話,便紅著臉低下頭。

換成渣男寶玉,這個時候該怎么回答....許七安可恨上輩子看的紅樓夢不多,點了點頭:“謝謝。”

許玲月嫣然一笑,與身邊的嬸嬸交相輝映。

許七安收回目光,說道:“二叔,二郎,吃飯完去書房,我有事要與你們說。”

......

書房!

綠娥奉上三杯熱茶后,告退離開。

許七安端起茶杯潤了潤喉嚨,再次感慨著沒有味精的食物,總覺得缺了點什么。

“對于今天下午的事,你們怎么看?”許七安開門見山,征求二叔和堂弟的意見。

事情不是已經過去了嗎....許二叔臉色有些茫然。

許新年皺了皺眉:“你想說,那個周公子可能還會報復?”

堂堂戶部侍郎的公子,在一個小小胥吏手里栽跟頭,肯定不會善罷甘休。

許二叔擺擺手:“不會不會,若是平常也就罷了,但今天有云鹿書院的大儒,以及司天監的白衣出面,我料那個姓周的不敢在攪風攪雨。”

這么想沒錯,合情合理。

衙內魚肉百姓屢見不鮮,但涉及到官場或大勢力時,會變的頗為謹慎。

一半是自幼耳濡目染,再混不吝的衙內也知道京城水深。另一半則來自于父輩的警告。

許新年搖了搖頭:“爹,大哥既然這么說,肯定有理由的。”

他看向許七安。

許七安沉聲道:“我今天剛在司天監得到一個消息,稅銀案的幕后黑手,是周侍郎。”大奉打更人 第三十四章 許玲月:這輩子要好好報答大哥

推薦小說: 超品相師 | 武煉巔峰 | 修羅武神 | 無敵升級王 | 崛起之華夏 | 傲世丹神 | 掌御星辰 | 絕世唐門 | 帶著農場混異界 | 最強狂兵 | 殺手房東俏房客 | 擇天記 | 神話版三國 | 重生小地主 | 黃金瞳 | 大陰陽真經 | 龍血戰神 | 異世邪君 | 老兵傳奇 | 特種神醫 
上一章  |  大奉打更人目錄  |  下一章
新書推薦:
 全球進入大洪水時代 | 這個明星在種田賣菜 | 仙帝的自我修養 | 從天后演唱會出道 | 我有一個武道世界 | 視死如歸魏君子 | 從司藤開始的諸天 | 我的電影火爆全球 | 重生金融危機橫掃全球 | 地球簽到一百年,舉世無敵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