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中文版 | 簡體中文版
夢想島中文
夢想島中文
首頁 奇幻玄幻 都市言情 仙俠武俠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小說 莽荒紀 不敗戰神
夢想島中文 >> 大奉打更人 >> 目錄 >> 第二十三章 刑部緝拿人犯
 

第二十三章 刑部緝拿人犯


更新時間:2020年06月20日  作者:賣報小郎君  分類: 仙俠 | 幻想修仙 | 大奉打更人 | 賣報小郎君 
 
大奉打更人 第二十三章 刑部緝拿人犯
許七安剛踏入縣衙,便聽一聲帶著哭腔的聲音:“大哥....”

正是穿淺碧羅衣,亭亭玉立的許玲月,她秀美白皙的臉龐殘留著淚痕,眼圈紅腫,宛如一朵惹人憐愛的小花。

身邊不見許鈴音,大概在偏廳沒讓過來。

許七安微微頷首,給她一個鎮定的眼神。

早已收到消息的朱縣令高坐桌案前,見到眾衙役押著一群人進來,看清那位滿面怒火的錦衣公子。

老朱嚇了一跳,急匆匆的起身迎來。

“哎呦,這不是周公子嗎,周侍郎可好?”

錦衣公子猛的揮袖,把朱縣令逼開,指著許七安,惡狠狠道:“此人當街行兇,欲殺我,速速將他拿下。”

“言重了,言重了....”朱縣令陪著笑臉,扭頭,滿臉怒容的喝道:“快手許七安,還不滾過來。”

許七安硬著頭皮迎上去。

“混賬東西,連戶部侍郎周大人的公子也敢打,你有幾個腦子啊你。”朱縣令飛起一腳踢在許七安身上,一轉頭,又是一臉舔狗笑容:

“周公子,這是大水沖了龍王廟,都是自家人,您大人不計小人過,別跟他一個小人物計較。”

人群外,許玲月望著堂兄因為自己被責難,淚珠滾滾,比尋常女子更挺更精致的瓊鼻哭的通紅。

戶部侍郎的公子....許七安心里一沉。

在大奉王朝官場,一位官員的能量有多大,看的不是品級,而是背景和權力。

一二品官員有很多,但真正站在權力巔峰的其實就一小撮人。

六部的尚書和侍郎就在此列。

打了戶部侍郎的兒子,這事兒鬧大了。

“少特么給我來這套,你不抓人是吧,我自己動手。”周公子大手一揮,命令扈從:“把這小子給我抓了。”

他就不信,在縣衙里,這小子還敢反抗行兇。

朱縣令喝道:“誰敢在縣衙內施暴,格殺勿論。”

三班衙役沖了出來,抽出樸刀,架在剛要動手的扈從脖子上。

白役則持棍戒備。

“姓朱的,你敢動我的人?”周公子指著朱縣令的鼻子破口大罵。

“周公子不要誤會,本官是朝廷命官,按規矩辦事而已。”朱縣令依舊是舔狗笑容,摸了把臉上的唾沫星子:

“本官這里有一份訟書,狀告公子您縱馬行兇,霸凌良家女子。狀告人是許玲月。”

這是朱縣令早就準備好的手段,倘若對方只是尋常衙內,朱縣令就想辦法大事化小,小事化了。

只是怎么都沒想到,事主是戶部侍郎的公子。

周公子“呵”了一聲,“縱馬行兇,傷到誰了?霸凌良家女子,姓朱的你上街問問,我有動這個女人一根手指頭?”

“那許是這女人認錯了人。”朱縣令笑呵呵的把訟書收回袖中。

糟糕,朱縣令搞不定,我得想辦法自救,實在不行就跑路了....但肯定會連累二叔一家。許七安有些急,在這年代,只有官二代能對付官二代,他的段位和人家差太多了。

別說是他,就算是二叔,一個御刀衛的百戶,在戶部侍郎面前算什么?

什么都不是。

至于后悔,沒有,刀架在脖子上,難道任人宰割?

念頭急轉間,他看見周公子的一名扈從離開了縣衙,而朱縣令沒有阻止。

許七安心又涼了幾分,走到王捕頭身邊,低聲道:“頭兒,兄弟我今天在劫難逃了,有件事想拜托你。”

王捕頭沉默了一下,低聲說:“你說。”

這一個月來,他和許七安的關系突飛猛進,天天去勾欄耍,一起喝花酒,結下了深厚的友誼。

“你先借我一兩銀子。”

王捕頭在懷里摸了摸,摸出一把碎銀,不到一兩。

許七安接過碎銀揣兜里,這才說道:“頭兒你騎馬速去我家,到我床邊的柜子里取一本書,一本藍皮書,記住不要拿錯了。”

日記是淺黃色的封皮。

“你拿了書之后,立刻去司天監,找一位叫采薇的姑娘,幫我捎一句話:許七安有難,速救。”

司天監?!王捕頭一臉躊躇,“那地方豈是我這種人能去。”

讓他進司天監,就相當于讓普通人進皇宮,連靠近的膽兒都沒有。

許七安就知道是這樣,低聲道:“我要出了事,這些銀子可就沒人還你了。”

王捕頭瞪大眼睛。

“幫我辦成這件事,下個月的俸祿全歸頭兒你。”

“許七安你大爺的。”王捕頭罵罵咧咧的沖出了縣衙。

......

許平志收到通知,從同僚那里借了馬匹,快馬加鞭的趕到長樂縣衙門。

踏入門檻,進入公堂,首先看見哭的不停顫抖的女兒,緊接著是劍拔弩張的衙役和扈從。

許平志收回目光,來到女兒面前,臉色嚴肅的問:“怎么回事?”

許玲月就像看到了救星,哭的更兇了,抽抽噎噎的把發生的事告訴父親。

當聽到周侍郎的公子揚起馬蹄踐踏幼女時,他的眼角跳了跳,臉色愈發陰沉。

“要不是大哥,鈴音就沒了,嗚嗚...”

寧宴....許平志望著侄兒的身影,閉上平靜了幾秒,低聲道:“你去偏廳看好鈴音,不要出來。”

看著女兒小跑的背影消失,許平志沉默的上前,盯著錦衣公子:“周公子,此事能了嗎?”

錦衣公子對上他的眼睛,仿佛感受到了宛如實質的殺意,想起許七安在街上說過的話。

喉嚨里的狂言怎么都擠不出來。

“許百戶好大的官威,怎么,我家公子要是不罷休,你還想血濺五步?”

一名穿著藍色長褂,袖口和領口有著金色滾邊,腰懸玉佩的老者從縣衙大門進來。

他頭發白多黑少,臉龐清瘦,目光銳利的像是藏著針。

剛出聲時還在門口,說完時,人已經到了公堂。

“陳叔。”錦衣公子大喜過望。

“少爺怎么傷成這樣,是哪個該死的畜生動的手。老奴看著少爺長大,那是一丁點的傷就心疼的緊的。”

老者看見錦衣公子凝固著血痂的耳垂,又心疼又憤怒。

“我幾次三番與老爺說了,給你配一名練氣境的高手,他總是以你喜歡惹是生非為由拒絕。”

“惹是生非又如何?別人吃虧,總好過少爺你吃虧。”

感覺自己被一股氣機鎖定,許平志如墜冰窖,脊背像是有蛇爬過,他有種徘徊在生死邊緣的感覺。

類似的感受,在戰場廝殺時常常會有,這讓他不敢動彈一下。

這個老者是煉神境的高手。

朱縣令咳嗽一聲:“您是....”

“不敢!”老者不咸不淡的打斷,“老夫只是周府一個老奴罷了,當不起朱大人這一聲“您”。”

“老前輩這話說的客氣了。”宰相門前七品官,這個道理官場老油條最清楚了,朱縣令賠笑著:

“看這事兒鬧的,都是誤會,都是誤會。京察在即,大家以和為貴,老前輩,您覺得呢?”

老者冷笑道:“幾個微不足道的小人物,還影響不到老爺的京察。周府向來以德服人,一切以朝廷規章制度辦事。”

眾人一開始沒明白他的話,直到片刻后,雜亂又響亮的腳步聲從衙門外傳來。

繼而涌進來一批披堅執銳的甲士,為首的是一位穿青袍,繡白鷴的官員,目光環視,朗聲道:

“刑部緝拿人犯,閑雜人等退避,如若干涉,同罪處置。”

頓了頓,這位青袍五品官朝周公子擠出笑臉:“這位公子,本官問你,人犯在何處啊。”

周公子戟指許七安:“把這狗東西給我鎖了。”

青袍五品官大手一揮:“拿下。”

甲士們沖了上去,取出枷鎖,把許七安給鎖住。

“大人,我侄兒何罪之有!”許平志大急。

“有沒有罪,本官自有定奪。”青袍五品官淡淡道:“本官身為刑部郎中,想來秉公執法,一絲不茍。”

許平志還想說話,但被朱縣令死死拉住。

“帶走!”

PS:2700字數,感覺太長了,我總是這么良心,一個不慎就會寫多,得檢討一下。大奉打更人 第二十三章 刑部緝拿人犯

推薦小說: 超品相師 | 武煉巔峰 | 修羅武神 | 無敵升級王 | 崛起之華夏 | 傲世丹神 | 掌御星辰 | 絕世唐門 | 帶著農場混異界 | 殺手房東俏房客 | 最強狂兵 | 擇天記 | 神話版三國 | 重生小地主 | 黃金瞳 | 大陰陽真經 | 龍血戰神 | 異世邪君 | 特種神醫 | 老兵傳奇 
上一章  |  大奉打更人目錄  |  下一章
新書推薦:
 全球進入大洪水時代 | 這個明星在種田賣菜 | 我有一個武道世界 | 仙帝的自我修養 | 從天后演唱會出道 | 視死如歸魏君子 | 從司藤開始的諸天 | 我的電影火爆全球 | 重生金融危機橫掃全球 | 地球簽到一百年,舉世無敵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