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中文版 | 簡體中文版
夢想島中文
夢想島中文
首頁 奇幻玄幻 都市言情 仙俠武俠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小說 莽荒紀 不敗戰神
夢想島中文 >> 大奉打更人 >> 目錄 >> 第十八章 帶著妹子逛街去
 

第十八章 帶著妹子逛街去


更新時間:2020年06月20日  作者:賣報小郎君  分類: 仙俠 | 幻想修仙 | 大奉打更人 | 賣報小郎君 
 
大奉打更人 第十八章 帶著妹子逛街去
詩詞這東西,核心規律是平仄的運用。

只要這一點不變,即使在異世界,許七安九年義務教育存下來的詩詞就還有用武之地。

許新年看了他一眼,下巴一揚:“天上有只鳥,地上一條蟲。鳥兒撲下來,蟲兒輪回去。”

“噗....”許玲月掩嘴輕笑。但被許七安用力瞪了一眼,便臉蛋微紅的低下了頭。

....太毒舌了吧,我好想打他。許七安嘴角一抽,這是原主十歲時寫的詩,當年為許家三兄妹啟蒙的,就是嬸嬸的父親,那位秀才外祖父。

有一次,秀才外祖父考校他們的詩詞,于是這首鬼斧神工的詩就應運而生了。

嬸嬸嘲諷道;“寧宴,不是嬸嬸瞧不上你,老許家也就出了年兒一個讀書種子。你們叔侄倆的字就跟蟲爬一樣。”

“字都寫不好,還做詩呢。”嬸嬸撇嘴,翻白眼的姿態都顯得風韻十足。

二叔有些尷尬,咳嗽一聲:“寧宴啊,讀書人的事,咱們就別摻和了,今天休沐,咱們爺倆在院里搭把手?”

言下之意,就是你小子別瞎湊熱鬧,讀書人的事你不懂,自己丟臉還連累老子被媳婦嘲諷。

“千里黃云白日曛。”許七安淡淡道。

嬸嬸翻了個白眼,低頭喝粥。

許二叔則給幼女擦了擦嘴角的油漬。

許新年卻皺了皺眉,單是一句,聽不出什么,但許七安能寫出如此工整的七言絕句,已經很讓人意外了。

“北風吹雁雪紛紛。”

許新年愣了一下,腦海里,畫面感油然而生。

許鈴月抬起頭,靈動的美眸詫異的望著堂兄。

許七安低頭喝粥,不說了。

“后面呢?后面呢?”許新年急迫追問,這感覺就像在茶館聽說書先生講故事。講到精彩的地方,忽然一拍驚堂木:預知后事如何,請聽下回分解。

讓人氣的想打人。

“我不會寫詩。”許七安輕描淡寫的看了嬸嬸一眼,他只是覺得嬸嬸今天特別端莊美艷,絕對沒有要她道歉的暗示在里面。

嬸嬸瞪大她的卡姿蘭大眼睛,扭頭問兒子:“這詩很好嗎?”

許玲月柔聲道:“很有意境!”

她讀書有限,但也能聽出開頭兩句是極好的七言。

見女兒和兒子這樣的態度,許平志驚了,一眨不眨的盯著許七安,眼里既有愕然,又有期待。

“莫愁前路無知己,天下誰人不識君!”許七安嚼著油條,拋出后面兩句。

啪嗒...許二郎手里的筷子跌在桌上。

“莫愁前路無知己,天下誰人不識君....”他喃喃自語,沉浸在意境中無法自拔。

許鈴月嬌軀一抖,手背起了層雞皮疙瘩。

許平志咧了咧嘴:“他娘的,怎么聽著有種毛骨悚然的感覺。”

嬸嬸心里不服氣,卻認同丈夫的話。

詩詞的力量就在于此,是一種心靈上的震撼,即使不會寫詩的人,不懂平仄規律,但讀到傳世名作,仍舊會不受控制的頭皮發麻。

這種感覺,許七安以前念書時,經常被語文課本上一首首傳世名作所震撼。

“千里黃云白日曛,北風吹雁雪紛紛,莫愁前路無知己,天下誰人不識君。”

許新年情不自禁的站了起來,臉上涌起了兩抹激動的紅暈,這讓本就清秀絕倫的他顯得愈發的....嬌媚。

竟是如此佳作!

他雖不擅詩詞之道,可作為讀書人,誰不向往斗酒詩百篇,聽到好詩好詞,也會忍不住擊節而歌,熱血沸騰。

“你....何時會做詩?”許新年目光死盯著許七安,眼神是明亮的,震撼的,疑惑的。

“我何時說過我不會寫詩?”許七安笑了一聲:“啟蒙時做的詩,能代表現在?我向來是頗有詩才的,只是不表現出來而已。”

“原來寧宴才是我們許家的讀書種子啊,”許二叔高興壞了,眉開眼笑:“早知道當初就讓你讀書,辭舊習武。”

嬸嬸不服,張了張嘴,卻說不出有力的反駁。

不,那樣的話,我文不成,老二武不就....許七安深知原主是個學渣,讀書純粹是浪費時間,不如輟學工地搬磚那種。

許新年也不是練武的料,指望一個細皮嫩肉的奶油小生擼鐵?錘煉體魄?

“不過啊,這是寧宴寫的詩,聽過就算了,辭舊,你不可據為己有,非讀書人所為。”許二叔說。

許新年‘呵’了一聲,不屑回應父親,他是那樣的人?轉頭對許七安說:“這首詩借我用用,我會說明作詩之人是你。”

作死之人是我....許七安微微點頭:“去吧,拿著它去裝....人前顯圣。”

讀書人的事,當然是人前顯圣。

這首詩本來就打算送許新年用來結交人脈的,署名是誰,他倒不是很在意。

又不是混儒林的,詩詞對他的作用其實不大,這也是他一個月里沒有用詩詞來人前顯圣的原因。

環境不允許啊。

成天與一群舞刀弄槍的捕快待一起,吟詩給他們聽,不如教他們唱套馬桿的漢子。

“詩名呢?”許新年問道。

.....我忘記了。許七安臉色一僵,“這首詩是我有感而發,沒有名字,你將就著想吧。”

......

早飯吃完,許新年從后院牽走了父親的愛馬,匆匆而去。叔侄倆在院子切磋,點到即止。

“不錯,身手又有進步了,想再進一步,只有踏入練氣境,只是氣機需要天地交感才能誕生。”許二叔接過仆人遞來的汗巾,擦了擦臉頰:“除了藥浴之外,還得有煉神境的高手為你開天門。否則,終其一生你也無法踏入練氣境。”

煉神境是武夫途徑里的七品。

“二叔你想說什么?”許七安擦著汗。

“我在山海之役中出生入死,這才積累了戰功,才換來軍中高手為我開天門,踏入練氣境。”許二叔嘆口氣:“回家第二年,便有了新年。”

“如今世道還算太平,你連積累戰功的機會都沒有,如何練氣?不練氣,難道就不成家了嗎?”

“寧宴啊,二叔年紀大了,唯一的心愿就是看你娶妻生子,我才對得起你死去的父親。”

“走一步看一步吧。”許七安敷衍道。

除了積攢功勞之外,還有其他的晉升方法,那就是砸錢。

藥方和高手,都可以用銀子解決。

俠以武犯禁,因此朝廷對武夫數量嚴格管控,明文規定煉神境的高手不得私底下為任何人開天門,如果要為家中子嗣開天門,則需要向官府報備。

然而,如今的大奉官僚風氣極差,貪官污吏橫行,朝廷威嚴日漸衰弱,即使不敢光明正大的違抗律法,仍有不少煉神境高手會在黑市上尋找交易對象。

許七安努力賺錢,便是存了用銀子代替功勛的想法。

否則,一直卡在煉精境,我要這鐵棒有何用?

嬸嬸領著一雙女兒走過來,站在回廊檐下,喊道:“老爺,暖日融融,你帶鈴音和鈴月出去逛逛吧。”

許二叔皺眉:“我有事。”

“今兒不是休沐嗎。”

“我約了同僚吃酒,待會兒就要走了。不然,讓寧宴帶她們出去玩吧。”

書香門第的姑娘,通常是養在深閨,不能隨意出門逛街的。

許家是武將世家,沒這么多苛刻的家教。

許七安回頭看去,正好撞上二八少女澄澈明亮的目光,顏值上青出于藍而勝于藍的少女抿了抿嘴,有些內向的羞怯,微微低頭。

“正好閑來無事。”許七安點點頭。

回想起來,我上輩子帶著十六歲妹子出去逛街,還是十八歲的“流金歲月”,當然,那時的妹子根本無法和許玲月相提并論。

PS:感謝“隕落·星辰”大佬的盟主,上架后加更。大奉打更人 第十八章 帶著妹子逛街去

推薦小說: 超品相師 | 武煉巔峰 | 修羅武神 | 無敵升級王 | 崛起之華夏 | 傲世丹神 | 掌御星辰 | 絕世唐門 | 帶著農場混異界 | 殺手房東俏房客 | 最強狂兵 | 擇天記 | 神話版三國 | 重生小地主 | 黃金瞳 | 大陰陽真經 | 龍血戰神 | 異世邪君 | 老兵傳奇 | 特種神醫 
上一章  |  大奉打更人目錄  |  下一章
新書推薦:
 全球進入大洪水時代 | 這個明星在種田賣菜 | 我有一個武道世界 | 仙帝的自我修養 | 視死如歸魏君子 | 從天后演唱會出道 | 從司藤開始的諸天 | 我的電影火爆全球 | 重生金融危機橫掃全球 | 地球簽到一百年,舉世無敵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