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中文版 | 簡體中文版
夢想島中文
夢想島中文
首頁 奇幻玄幻 都市言情 仙俠武俠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小說 莽荒紀 不敗戰神
夢想島中文 >> 大奉打更人 >> 目錄 >> 第十章 縣衙命案
 

第十章 縣衙命案


更新時間:2020年06月20日  作者:賣報小郎君  分類: 仙俠 | 幻想修仙 | 大奉打更人 | 賣報小郎君 
 
大奉打更人 第十章 縣衙命案
夜空如洗,繁星點綴。

大奉京城最高建筑,觀星樓,司天監的辦公地點。

黃裙少女步履輕盈的攀登而上,經過第七層時,聽見丹室傳來一陣嘈雜的喧嘩。

一群穿白衣的煉金術師,爭吵的面紅耳赤。

“為什么又失敗了?明明是這么簡單的步驟。”

“我說過了,肯定是鹽的劑量不對。”

“不,我覺得是水。”

“是火吧?剛才我看到萬師兄把鹽給燃沸了。”

“太難了,鹽變銀子的煉金法術太難了,我不會啊。”

名叫采薇的黃裙少女嘴角抽了抽,嘀咕道:“這群人竟然還在煉假銀子。”

兩天前,她把鹽變銀子的事跡帶回司天監,師兄們開始不信。

鹽能變成銀子?

三歲稚童都不信。

但很快,稅銀案告破,陛下覺得假銀子威力極大,頗為神異,責令欽天監煉制假銀。

于是,欽天監的煉金術師們開始了爆肝的工作,沒日沒夜的投入到996的福報中。

從兩天前,一直肝到現在,屢敗屢戰,屢戰屢敗。

“采薇,是采薇師妹。”有人興奮的喊了一聲。

瞬間,一張張憔悴的臉轉過來,一雙雙眼睛驟放精光。

“采薇師妹,這假銀子到底是如何煉出來的。”

“采薇師妹,快過來幫我看看,是不是步驟出了問題?你是唯一一個成功煉制出假銀的人。”

把黃裙少女團團圍住。

褚采薇只好進入丹室,觀看師兄們煉制假銀的過程。

“又失敗了!”一位現場操作的白衣煉金術師哀嘆。

“采薇師妹,是哪里出問題了?”眾白衣擺出虛心求教的姿態。

沒有問題啊,我當初也是這么煉制的....褚采薇沉吟道:“此乃上古流傳的煉金術,深奧晦澀,不是說學會就學會的,需深入淺出的授業,方能根深蒂固。我傳授諸位師兄一句口訣,切記切記。”

師兄們擺出傾聽姿態。

“氫氦鋰鈹硼碳氮氧氟氖鈉鎂鋁硅磷!”褚采薇氣運丹田,一字一句,吐出了這個了不起的口訣。

“此訣和解呀?”師兄們不明覺厲,每個字都聽懂了,組合在一起就懵了。

我也不知道這是什么東西....褚采薇故作高深的微笑不語。

“奇才,奇才,寫出此口訣的人,真乃煉金術的奇才。”一位白衣師兄感慨道。

奇才在哪里啊,師兄你別胡思亂想!褚采薇笑容不變。

“采薇師妹,這口訣是何人告訴你的。師妹是不是遇到了煉金術的高人,得其指點?”

褚采薇心說,問得好!把鍋輕飄飄的甩了出去。

“那人叫許七安,御刀營七品綠袍許平志的侄子,你們找他便是了。”

一聽是個武夫,白衣們不高興了。

“笑話,我堂堂司天監,人才濟濟,煉制假銀還要找外人?”

“而且還是個武夫。”

“傳出去豈不成了笑話。”

根據修行體系不同,形成了幾條非常有意思的鄙視鏈。

道門看不起佛門,佛門反鄙之。

術士看不起巫師,巫師看不起蠱師,蠱師又看不起術士。

然后,道佛術士巫師和蠱師,一起看不起武夫。

至于儒家,對不起,恕我直言,在座的各位都是垃圾。

不過近代儒家已經衰弱了。

“采薇師妹,你來指導我們吧。”

采薇‘呵’了一聲:“下次一定!”

她從白衣師兄群里硬擠出去,繼續拾階而上。

其實,她也不懂。

上次在府衙,一氣呵成的煉成假銀,事后采薇私底下又嘗試了一次,失敗了。

完全復制了之前的過程,但就是失敗了,她也不知道為什么。

觀星樓的樓頂,不是正常的檐頂,而是一個八角形的平臺,暗合八卦。

因此被稱為八卦臺。

八卦臺的邊緣,一個白衣老者,伏在案前,手里捏著酒杯,另一手拄著腦袋,似醉非醉,望著下方的京城。

黃裙少女識趣的沒有打擾,師尊平日里不做正事,就喜歡坐在八卦臺喝酒,看風景。

還不喜有人打擾。

拈杯酒瞇著眼,說專心看人間。

“采薇來了?”白衣老者笑道。

“師父。”黃裙少女綻放笑容,小跑著過來,站在八卦邊緣,裙裾飛揚。

“皇帝老兒有什么獎賞?”

“幾百兩銀子,幾匹綢緞。”黃裙少女說:“師父,假銀子到底是什么東西?”

“為師不知呀。”

“世上還有師父不知道的東西?”

“太多太多。”白衣老者笑呵呵道:“師父不知道十九年前那幾個小偷去了哪里。”

“您總說十九年前的小賊可恨,可也不告訴我,他們是誰,偷走了什么。”

白衣老者起身,站在八角臺邊緣,唉聲嘆氣:“偷走的東西了不得啊。”

“那您知道假銀子是誰煉制的嗎。”司天監是術士體系的發源地,天底下的煉金術師,即使不是出身司天監,也必定和司天監有淵源。

稅銀案背后,有一個煉金術師參與其中,且煉出了這種奇物,絕非泛泛之輩。

“為師自然是知道的。”

.......

小院,正屋。

許七安躺在床上,借著窗外透進來的皓月,直愣愣的盯著縱橫交錯的房梁。

他在為自己的前程擔憂,有些惶恐茫然,又有些熱血沸騰。

憑我身為九年制義務教育出產的優質品,腦子里的知識全是掛。

輕易就能在落后的君主制社會里脫穎而出,成為最秀的一枝花。

然而,皇權至上的社會,往往意味著人權無法保障,今天會所嫩模,明天充軍流放。

這是讓任何一個現代人都會倍感憂愁的現象。

想著想著,許七安便睡著了,醒來時天光大亮,他穿好玄色公差服,系好腰帶,束好長發,再把樸刀掛在腰間。

身姿筆挺,陽剛俊朗。

不得不承認,古代的服裝對顏值和氣質都有加成,就是上廁所時太麻煩了。

翻墻到二叔家蹭了頓早餐,叔侄倆一起出門上班,許平志官復原職,一切照舊。

長樂縣衙是京城的附郭縣,衙門就在城里,距離許宅有六七里的路程,許七安沒有馬,也沒馬車,只好乘著11號公交車,兩刻鐘就到了縣衙。

長樂縣衙坐北朝南,門口兩尊與人等高的石獅子,紅棕漆的大門兩側,擺著油漆剝落的大鼓。

縣衙的結構很值得說道,最大的當然是知縣,叫做主官,他有兩個副手,一個是縣丞,一個是主簿。

這三位是有品級的朝廷命官,擱在許七安那個年代,就是有編制的。

三位朝廷命官之下,是典史,又稱首領官。

但沒有品級,不入流。

接著是三班六房:三班是皂班、快班、壯班,負責儀仗、治安、緝捕之類;而六房對應朝廷六部。

許七安就是快班里的差役,明間稱為捕快。

進了衙門,恰好典吏在點卯,站在堂前的李典史看見了腰胯樸刀的許七安,愣了愣。

那表情,仿佛青天白日見了鬼。

衙役們察覺到領導神色不對,紛紛轉頭看來,然后,也是同款的見鬼表情。

“許,許七安,你是人是鬼?!”有人顫聲道。

李典史注意到許七安投在地面的影子,心里微松,語氣鎮定:“公堂之上說什么胡話,鬼有影子嗎?”

眾人聞言,齊齊松了口氣。

許七安想了想,接茬:“說不得是行尸走肉。”

李典史大驚,眾衙役心里一緊。

許七安連忙抱拳:“開個玩笑,見過典史大人,諸位同僚,我出獄了。”

李典史問道:“怎么回事?”

許家因為稅銀案入獄,他們是聽說了的。

“自然是將功贖罪,戴罪立功,圣上寬容,赦免了許家的罪責。”許七安當即把事兒又復述了一遍,但把功勞推給了二叔,并取出京兆府衙門給的憑證。

同時心里也有數了,雖說稅銀已經找到,但判決還沒下來,也就是說稅銀失蹤案還沒有塵埃落定,畢竟得走流程,沒那么快。

因此,長樂縣衙的這伙衙役還不知道此事。

點卯結束,幾個相熟的捕快立刻湊上來,道賀恭喜。

“寧宴,你可得請客喝酒。”

在這個時代,稱呼友人,用字不用名。自我介紹時,用名不用字。

“對,大難不死必有后福,得請客。”

“我聽說臨水街那家勾欄,新買了一批清倌人,寧宴,今晚與咱們一起去?”

請客喝酒倒是可以,睡女人還要我請,過分了....許七安剛想推脫說沒錢,忽然腳下踩到了硬疙瘩,低頭一看,竟是一粒碎銀。

還真是大難不死必有后福?他立刻踩住,不動聲色,假裝看四處的風景。

等眾人走前幾步,許七安快速低頭撿起,面不改色的收入錢囊。

走過長廊,在西側的偏廳坐了幾分鐘后,李典史臉色陰沉的進來了,望向王捕頭:“老王,縣令老爺讓我們去一趟內堂。”

王捕頭臉色一苦,悶不吭聲的出去了。

許七安目送王捕頭的背影消失,問道:“怎么回事,頭兒的臉色不太好看。”

“你蹲大獄這幾天,康平街出了一起命案,死的是一個頗有錢勢的商賈,縣令老爺大發雷霆,每天都要逮著王捕頭痛罵。”

“只是死了個商賈,縣令老爺沒必要大發雷霆吧。”許七安嗑著瓜子。

自古人命皆是大案,但身為京城附郭縣的縣令,從五品,不至于這般。

“呵,那商賈和給事中的某位大人沾親帶故的關系,想來是那邊給了壓力。”那衙役說:“而且,今年是庚子年啊。”

“庚子年?”許七安沒反應過來。

“京察!”衙役點明。大奉打更人 第十章 縣衙命案

推薦小說: 超品相師 | 武煉巔峰 | 修羅武神 | 無敵升級王 | 崛起之華夏 | 傲世丹神 | 掌御星辰 | 絕世唐門 | 帶著農場混異界 | 殺手房東俏房客 | 最強狂兵 | 擇天記 | 神話版三國 | 重生小地主 | 黃金瞳 | 大陰陽真經 | 龍血戰神 | 異世邪君 | 老兵傳奇 | 特種神醫 
上一章  |  大奉打更人目錄  |  下一章
新書推薦:
 全球進入大洪水時代 | 這個明星在種田賣菜 | 我有一個武道世界 | 仙帝的自我修養 | 視死如歸魏君子 | 從天后演唱會出道 | 從司藤開始的諸天 | 我的電影火爆全球 | 重生金融危機橫掃全球 | 地球簽到一百年,舉世無敵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