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中文版 | 簡體中文版
夢想島中文
夢想島中文
首頁 奇幻玄幻 都市言情 仙俠武俠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小說 莽荒紀 不敗戰神
夢想島中文 >> 超品相師 >> 目錄 >> 第一千四百二十六章 挽歌樓
 

第一千四百二十六章 挽歌樓


更新時間:2015年07月22日  作者:九燈和善  分類: 都市 | 都市生活 | 超品相師 | 九燈和善 
 
超品相師 第一千四百二十六章 挽歌樓
十里長安街,因為這一次的今科進士們的出現而熱鬧非凡,而作為長安城內最大的青樓——挽歌樓,也是人來人往,絡繹不絕。+,

有考取上功名的讀書人,在完工大臣,還有那些世襲爵位的侯門子弟,甚至還有那落榜不得意的書生,全部匯聚在這挽歌樓,原因無他,只因挽歌樓花魁慕容婉婷曾經許下諾言,如今科狀元郎年不過三十,她愿以身侍候,而今科狀元郎尚飛年僅二十有五。

才子佳人,一直是多少年來,人們熱議不止的話題,在長安街內,沒有人不知道挽歌樓花魁慕容婉婷之名,甚至就連那些販夫走卒都聽說過慕容婉婷之芳名。

長安城內,無數王公貴族一擲千金想要一親慕容婉婷之芳澤,然而都不可得,一般的愛錢,有姿色一點的愛俏,但是慕容婉婷這樣的青樓藝妓,已經不是靠錢和樣貌可以打動的。

在這大唐年代,比錢和容貌給高一層的,那只有才華,到了慕容婉婷這樣的青樓女子,已經不是單靠錢和容貌可以打動她們的,古來多少青樓花魁,與那才子上演一出出的才子佳人的風流戲碼。

瓊林宴結束的第三天,狀元郎尚飛,帶著書童青幕山,來到了挽歌樓,因為,一位王爺在挽歌樓宴請今科進士,作為進士之首的尚飛自然不會不來。

狀元郎,在民間已經是等同于文曲星下凡,但是狀元郎,每一次開科取考都會有一位,但是王爺,尤其是掌握實權的王爺,在那個朝代,只有這一位。

考取功名,入朝為官。造福一方百姓社稷,這是讀書人最大的心愿,而現在,尚飛已經踏出了第一步,但如果得罪了王爺,恐怕他這個狀元郎,也只能一輩子落在翰林院內修那經文書籍。

對此,尚飛自然是不甘心的,二十出頭的年紀,正是一展宏圖的大好時光。十年的寒窗苦讀,豈能就束縛在那翰林院中,平生所學,不能用之于造福江山社稷,那還有何用。

青幕山看著自家少爺走進了挽歌樓,而他,在其他進士門的書童的羨慕眼神中,也跟著走了進去。

這一次,王爺宴請今科進士們。本來仆人和書童是不得入內的,但是自家少爺特意和王府的管家言明,要帶著書童一起,最后。那王府管家也是同意了。

“幕山,你看這長安盛況,這就是我大唐的繁華之地,相比咱們家鄉。真是一個天一個地。”

王爺在挽歌樓的最高一層,第五層宴客,而尚飛。卻走到第四層的時候,臨桿眺望,眺望著那下方的長安城,說道。

“少爺,咱們家鄉當然不能和長安城比啊,長安城那是什么地方,這可是天子腳下啊。”青幕山看著自己少爺臉上的意氣風發,答道。

“是啊,長安城是天子腳下,是繁華之都,可是你看那邊。”

尚飛的手指突然一指城中的一個方向,青幕山目光順著自己少爺手指的方向看去,那是長安城的一條貧困街道,兩旁的屋舍十分的破爛,而此刻,在這屋舍之下,不少面黃肌瘦的百姓,手持著碗,這些百姓,臉上是麻木的表情,在他們的眼中,看不到希望。

“興,百姓苦,亡,百姓苦,我大唐太宗皇帝是何等英明偉岸,貞觀之治,八方小國臣服,國泰民安,雖有天災之威,但朝臣齊心協力,挽救百姓于水深火熱之中,再看看現在,王公大臣流連于花柳之地,朱門酒肉臭,路有凍死骨。”

說完這話,尚飛便以拂袖,朝著挽歌樓第五層走去,而青幕山,看著自己少爺的身影,他知道,少爺是不想來這里的,也不屑與上面的那些人為伍,只是縱有千秋計,卻無報國門,少爺想要一施胸中報復,不得不與這些人虛與委蛇。

挽歌樓的花魁自是極美的。

青幕山站在少爺的身后,看著那樓臺之中,走出來的紅衣輕紗女子,朝著少爺緩緩走來,那裊裊搖曳的妙曼身姿,還有那獨特的幽香,讓得青幕山的眼瞳急驟收縮。

她就是挽歌樓的花魁,慕容婉婷。

“婉婷敬尚公子一杯。”

那一晚,尚飛是最耀眼的,與王爺同桌,花魁侍候在旁,這位長安城多少達官貴人想要一親芳澤的美人,此刻卻甘如下人,侍候在狀元郎的身側,倒酒添菜,不知道羨慕死了樓上多少人。

然而,酒宴結束之后,尚飛出乎所有人的意料,并沒有留宿這挽歌樓,與那慕容婉婷成那周公之好,而是直接是醉倒在了酒桌之上,最后,由書童青幕山送回了住處。

是的,原本王爺是打算直接讓尚飛在挽歌樓休息的,然而青幕山卻是一再拒絕了,甚至面對著王爺,依然是不卑不吭,表示少爺交代過,如果喝醉了,一定要回客棧。

酒宴過后,所有的長安民眾都知道,狀元郎是一杯就醉的酒量,而同樣的,青幕山也出名了,狀元郎書童頂撞王爺,王爺不但沒有責怪,反而因為他忠心護主,而賞賜了白銀百兩,這也成了市井之中的美談,所有人都在贊賞王爺的大肚。

這次酒宴中,沒有輸家,狀元郎喝了好酒,也享受了美人的服務,書童青幕山博得一個忠心護主的稱號,而王爺也成了大肚之人,但如果真要說有輸家,那輸的就是那位花魁慕容婉婷。

縱使是青樓女子,誰不想博一個未來,更何況,慕容婉婷這種花魁級別的女子,那更是清清白白之身,這一身只托付一人,不少好事之人玩笑說道:“小小書童,不解風情,狀元郎錯失一段良緣,也不知道等狀元郎醒來之后,會不會一氣之下將書童給趕走。”

外人的猜測,終歸只是猜測,第二天,青幕山將昨晚少爺酒醉后的事情告訴了少爺,不過少爺只是笑了笑,什么都沒有說。

一個月后,上面對尚飛的任命終于是下來了,然而,這個任命卻讓整個市井嘩然,更讓這一批的進士們不解,堂堂狀元郎竟然只謀得了洪州下屬區縣的一個上縣丞,從八品。同期的榜眼和探花都是直接任命的五品給事中職位。

洪州,那是什么地方,那是窮山惡水之地,民風彪悍,且沒有什么油水,在那里當官,和流放有什么區別?

青幕山替自家少爺感到不服,自家少爺是狀元郎,卻只是八品,憑什么。

然而,自己少爺接到任命后,只是笑了笑,第二天便收拾行李出了長安城,在長安城外的護城河橋上,少爺對自己說了這么一番話。

“如果那天,你不扶我回去,也許現在咱們主仆兩人就留在了京城,不過這樣也好啊,離開京城,從此天高任鳥飛。”

兩批駿馬,載著這一科的狀元郎和書童,離開了繁華的長安城,挽歌樓依然是夜夜笙歌,沒有人在關注狀元郎是何時離去的。

王府。

穿著錦袍的王爺高坐正堂,在下方,一位女子跪在地上,渾身簌簌發抖,這女子不是別人,正是挽歌樓的花魁慕容婉婷。

而在女子的身旁,還跪著一位男子,這男子一身青衣,抬起頭來之時,卻露出了一張熟悉的臉,狀元郎尚飛的書童,青幕山。

“王爺,我家少爺當年在挽歌樓與慕容小姐一面傾心,雖身在洪州,卻依然思念慕容小姐,懇求王爺做主,將慕容小姐贈與我家少爺,我家少爺感激不盡。”

高坐之上,那王爺目光玩味的看著青幕山,又看看跪在地上簌簌發抖的慕容婉婷,如果不是今天這位狀元郎的書童找上門來,他都忘記了,三年前的那位狀元郎。

“佳人配才子,你家少爺的請求我答應了,婉婷,你現在就去收拾細軟,明日就與這書童前往洪州,以后安心服侍狀元郎。”

王爺這話一出,青幕山微微的松了一口氣,而一旁的慕容婉婷,臉上卻是露出了悲哀之色,她想拒絕,但是想到王爺的手段,想到那些違背王爺命令的姐妹的下場,最后只能是不甘的點頭答應。

大唐朝廷之中,王爺權傾朝野,當朝皇帝年幼,沉迷于美色于玩樂,無心朝政,王爺一手握權,甚至在士林之中,隱隱有流傳,“當今科舉,唯王爺定奪,得罪了王爺,就算是狀元郎,還不得面對著被發配的下場。”

然而,青幕山帶著慕容婉婷回到了洪州之后,卻并沒有將慕容婉婷給帶回府上,而是另外買一府邸,暗中藏嬌。

半個月后,狀元郎尚飛因治理轄區有功,從上縣丞升為縣令,三年來,未得一次升遷的狀元郎尚飛,在他的書童,接回那位挽歌樓的花魁慕容婉婷之后不到半個月,便升了官職。

接下去的幾年,狀元郎更是平步青云,從縣令到司馬,從司馬到都尉,從都尉到下督府,再到最后的洪州都督府總督,真正的成為了手握一方兵馬大權的封疆大吏。(

超品相師 第一千四百二十六章 挽歌樓

推薦小說: 超品相師 | 修羅武神 | 無敵升級王 | 武煉巔峰 | 擇天記 | 絕世唐門 | 殺手房東俏房客 | 重生小地主 | 龍血戰神 | 老兵傳奇 | 最強狂兵 | 黃金瞳 | 掌御星辰 | 帝尊 | 新唐遺玉 | 異世邪君 | 特種神醫 | 大陰陽真經 | 大荒蠻神 | 帶著農場混異界 
上一章  |  超品相師目錄  |  下一章
新書推薦:
 我只有兩千五百歲 | 黑霧之下 | 妖尾的文字魔法 | 休閑林樂 | 日月風華 | 沒想到吧我又又又穿越了 | 當我在末世成為天網 | 騎士征程 | 仙道九絕 | 都市之絕品老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