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中文版 | 簡體中文版
夢想島中文
夢想島中文
首頁 奇幻玄幻 都市言情 仙俠武俠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小說 莽荒紀 不敗戰神
夢想島中文 >> 超品相師 >> 目錄 >> 第一千一百四十六章 國師秦宇
 

第一千一百四十六章 國師秦宇


更新時間:2015年09月12日  作者:九燈和善  分類: 都市 | 都市生活 | 超品相師 | 九燈和善 
 
超品相師 第一千一百四十六章 國師秦宇
翌日!

蒼穹上空一片蔚藍,蘇子城門上,蘇嫣然帶著琴盤坐在了城門上,而蘇絕等一批大將,則是站在城門口處觀望。

“將軍,公主帶著琴上城門干什么,雖然李氏大軍對咱們圍而不攻,但偶爾還是會派小股騎射手向城頭射箭的,恐怕會傷及到公主。”

“這是公主的決定,我也勸說不了。”蘇絕搖了搖頭,實際上,今日一早,他便勸過蘇嫣然,只是蘇嫣然心意已決,他也無法阻攔。

“小姐,這樣是不是太危險了點?這弓箭可不長眼啊,要不,

小說ww.zhu.咱們還是坐里面一點。”小梅看著下方就是十幾米高的城墻,不禁有些擔憂的建議道。

“不了。”蘇嫣然搖了搖頭,目光看向城內方向,那里,有著一道身影正緩緩朝著城門走來,兩人四目相對,互相露出了一個笑容。

“秦公子。”再次和相對而坐,蘇嫣然臉上卻是有些微紅,顯然,這是想起了自己昨天的大膽舉動,有些不好意思。

“都準備好了嗎?”

“嗯,已經按照秦公子的吩咐,都準備好了。”

“開城門吧。”秦宇淡淡的說道。

“什么,開城門,這怎么行,城門一開,李廣的那三十萬大軍直接就可以長驅直入了。”

“將軍,開不得啊。”

看著自己手下副將的阻攔,蘇絕神色也是有些猶豫不定,然而,這是公主親自下達的命令,并且還是死命令,誰也不能違抗。

“開城門!”手一揮,最終蘇絕還是決定聽令。

蘇絕很清楚,面對著李廣的三十萬大軍,就算躲在城內。也不過是茍延殘喘罷了,而他也沒有任何破敵之計,既然如此,那不如就索性賭上一賭,就看那位神秘的秦先生,能有什么破敵之法?

就算是賭輸了,那也不過是早點這一場戰爭而已!

城門大開,一群軍士抬著十六個大火盆出現在城門外,按照上面的交代,將這十六個大火盆放在固定的方位之后。點燃!

城門之上,出現了一排小童,手里舉著白色的旗幟,站立在城墻的各個角落,舉旗搖晃!

“蘇姑娘,請吧。”

“嗯。”

琴弦撥動,琴聲從蘇嫣然的指尖中流淌,在這城墻處徘徊,每一位聽到這琴聲的將士。渾身全都一震,這琴聲讓得他們的思緒開始飄飛。

蘇子城外,遙遙對峙的李氏大軍帥營內,一位年過花甲。卻炯炯有神的老者,正聽著先鋒官的匯報。

“你是說,叛軍將城門給打開,還在城門上彈琴作曲?”

“嗯。這一切都是屬下親眼所見。”

“開城門,彈琴作曲,這是要弄什么?”老者眉頭緊鎖。陷入了深思。

“元帥,不管叛軍想要干什么,我覺得這是一個好機會,叛軍只有五萬左右的兵力,就算是有埋伏也不用怕,只要沖進城門,叛軍插翅難逃。”

“楊將軍說的對,元帥,這么好的機會,可不能放棄了。”

聽著手下的建議,老者眼神一閃,流露出一道精光,拿起手中的帥旗,“傳令,三軍齊頭并進,兵臨蘇子城下,我倒要看看,這些叛軍搞什么名堂。”

“,李廣的大軍來了,蘇將軍,快點關城門吧。”

“是啊,再不關,等對方的先鋒騎兵沖進城,就來不及了。”

看著滾滾而來的三十萬大軍,蘇絕的臉色陰晦不明,心中有一萬個聲音,此刻最好的選擇就是關閉城門,但另外一頭,卻是公主下的死命令,兩難。

“別怕,繼續彈。”

感覺到蘇嫣然的琴聲有些亂了,秦宇開口輕聲安慰了一句,站在城頭,可以清晰的看到,蘇子城的三面,無數士兵蜂擁而至,盔甲拖地的摩擦聲,還有那戰馬的嘶鳴聲,以及,那行軍的鼓聲都清楚的傳入了城墻上的每一個人的耳中。

守城的士兵臉色變得蒼白,因為他們清楚,下方的城門是開著的,一旦這三十萬敵軍發起攻擊,以騎兵的速度,恐怕是一個眨眼間就可以沖到城門口處。

“元帥,叛軍除了在城門口處擺了十六個火盆之外,沒有發現任何的埋伏。”

“確認嗎?”李廣皺眉問道。

“斥候已經確認了三遍,確認沒有埋伏。”

“虛而實之,實而虛之嗎?”李廣目光看向城頭之處,隱約可以看到一女子在那撫琴低吟,“那位就是前朝余孽蘇嫣然?”

“正是。”

“傳我命令,全軍準備,一刻鐘后,鳴鼓攻城。”李廣臉上露出堅毅之色,叛軍只有五萬兵馬,而他手握三十萬精兵,實力如此懸殊,既然對方敢把城門打開,那他就敢進攻。

“虛而實之這樣的兵法,早在二十年前,老夫便已經用過,豈會上當。”

咚咚咚!

戰鼓響起,李氏王朝的三十萬大軍開始朝著蘇子城沖來,秦宇看了眼臉色蒼白的蘇嫣然,燦爛一笑,“放心,他們進不了城。”

“我相信秦公子。”蘇嫣然抬頭,臉上也跟著露出笑容,只是這笑容卻是有些勉強,她畢竟只是一個女子,如何能做到在三十萬大軍的鐵騎之下心境還平靜如水。

幾萬騎兵率先沖到了城下,他們要趕在城門關閉之前進城,只要沖進城,將城門給守住,后面大軍便會源源不斷涌進來。

十六個火盆被這些騎兵給撞的七零八落,星星火源落在地上,根本沒法阻擋這些騎兵的腳步,眼看著這些騎兵即將沖入城內,蘇絕終于有了。

“弓弩手準備,射擊對方的馬腳,關城門!”

不過就在蘇絕下命令后,異變突起,那散落在地上的火苗,猛地竄起。十六處火苗猶如遼源之勢,一瞬間就將整個城門給埋葬在火海當中,至于那幾萬騎兵,瞬間變被火海淹沒。

這一幕,將蘇絕等人鎮住了,也讓李氏王朝的那些士兵給愣住了,紛紛停下了前進的步伐。

三萬多騎兵,在火海之中,只能隱約看到一些掙扎的聲音,哀嚎聲成了主旋律。騎兵的痛苦,馬的悲哀,在短短的幾分鐘內,三萬騎兵,全部化作了黑骨。

站在城墻上的那些士兵不少蹲下身子,一個勁的嘔吐出來,那一根根被燒黑的斷臂殘腿,不忍直視。

一股燒焦肉味沖天,明明帶著一股肉香。但聞到的人卻一個個臉色變得難看起來,這可是人啊,是活生生的人,三萬騎兵。就這么燒沒了。

李廣的臉色陰沉的滴的下水來,身邊的那些將軍,一個個臉上露出憤怒之色,三萬騎兵。就當著他們的面被燒沒了,而他們,卻還不能救援。只能眼睜睜看著。

“攻下蘇子城,我要屠城十日,祭奠我三萬將士英靈。”李廣咬牙切齒,冷冷的蹦出這一句話。

“步兵前進,攻城器械準備,不惜一切代價,一個時辰內,要給我奪下蘇子城。”李廣這回是真的怒了,下了死命令。

二十多萬大軍,這一次開始按照陣列向蘇子城而去,攻城部隊全部退后,因為城門大開的情況下,根本就不需要攻城器械。

這些步兵,跨過那些騎兵的燒焦的尸體,一步步朝著城門而來,表情悲憤,如果說哀兵必勝的話,那此刻,這二十多萬大軍就是真正的哀兵。

“將軍,怎么辦?”

“不要輕舉妄動。”這一回,蘇絕臉上卻是沒有了猶豫,先前那一幕,讓他對公主的決定有了信心,一切就按照公主的吩咐來辦吧。

秦宇從位置上站起,走到了城墻口處,看著下方的二十多萬大軍,雙手,飛快的結著手印,整個人凌空飄起。

“秦公子這是要干什么?”小梅看到秦宇的舉動,好奇的問道。

“我也不知道,但是,我可以肯定,秦先生出手,這二十萬大軍可能要倒霉了。”冷雨意味深長的說道。

先天高手,那已經不是靠人數可以抗衡的了。

飄然在城墻上的秦宇,也吸引了李廣一行人的注意,“這人是誰?”

“不知道,沒聽過叛軍里面有這么一個黑人?”眾將士一起搖頭,他們收集到的叛軍將領資料里面,并沒有秦宇的。

“我不想多殺人,可以的話,你們還是退去吧。”秦宇一人從城墻一步跨出,竟然凌空站在了空中,遙望下方的二十多萬大軍,悠悠說道。

聲音雖輕,卻傳進了每一位士兵和將領的耳中,這些士兵和將領想笑,笑這人的狂傲,只是,看著對方凌空而立,那臉上的平靜表情,卻怎么也笑不出來。

甚至,這些士兵和將領心里隱約有一種感覺,這位男子,說的并不是狂傲的話。

“肯定是錯覺,他才一個人,我二十多萬大軍怎么可能還怕他一人,什么憑空而立,不過是某種騙人的小把戲而已。”

李廣目光凝視著站在城墻前的秦宇,半響,卻是手一揮,三軍暫停,而他的身后四位黑袍人走到了他的跟前。

“四位護法,請你們出手將那人給斬落城墻之下。”

“是。”

四位黑袍男子恭聲應道,從軍隊中走出,沒一會便到了城墻之下,與秦宇遙相對望。

“是李廣身邊的四大護法,據說四人的實力可以在從萬人大軍中突破重圍,非常恐怖。”城門下,蘇絕的一位副將看清這四位黑袍人后,朝著蘇絕說道。

秦宇看著城下的四位黑袍人,神色不變,這四位黑袍人不過是武者,再厲害,也只是厲害的武者而已。

秦宇雙手結一手印,整個人緩緩落下,站在四位黑袍男子的身前,一步,兩步,三步,當走到第四步的時候,四位黑袍男子臉色大變,如驚弓之鳥一樣,迅速朝后倉惶退去

“你……你是先天高手?”四位黑袍男子足足幾十米才停下。其中一位眼神驚懼的看向秦宇,問道。

秦宇沒有回答他,只是這么淡然的笑著看向這四人,四位黑袍男子互相交換了一個眼神,還是那位男子,朝著秦宇恭敬的一鞠躬,說道:“我等四不知道閣下是先天高手,還請閣下恕罪。”

男子說完,四位黑袍男子整齊劃一的拔出一柄彎刀,對準自己的左臂劃下。手起刀落,四條手臂掉落在地上,四位黑袍男子忍著疼痛,“我四兄弟這就退出戰場。”

說完這話,四位黑袍男子也不顧掉落在地上的左手臂,直接是幾個輕點,朝著戰場外而去,三軍紛紛給讓開位置,沒一會。就消失的無影無蹤。

這就是先天高手在江湖的地位,所有人都不明白這四位黑袍人為何要斷臂自殘,但是冷雨卻是明白,這已經算是輕的了。

“怎么回事。四大護法怎么走了?”李廣身邊的那些將領看到這一幕,紛紛疑惑出聲,對于這四位護法,他們平日里也接觸過。很是冷傲,就連元帥平日里都是禮貌待之,卻沒想。今日竟然不戰而逃。

這黑的跟木炭的男子,到底是什么來歷?

這一刻,這個疑問縈繞在了李氏大軍所有人的心頭上!

“我就不信,他一人還能抗衡二十多萬大軍,給我全力推進,傳令下去,誰能殺死這黑男子,賞萬戶侯。”

重賞之下,必有勇夫,三軍再次朝著城門進發,不少士兵更是磨刀霍霍的看向秦宇,萬戶侯啊,那可是他們這些普通士兵這輩子能拿到的最高爵位了。

“哎,今日之后,卻是不知道蘇子城外的荒山得埋多少白骨。”

看著朝著自己而來的大軍,秦宇嘆了一口氣,不過手上的動作卻是不慢,一個手印打出,狂風再起,只是,這一次的狂風卻是刮向城內,卷起漫天黃沙,遮擋住了蘇嫣然,遮擋住了蘇絕他們的視線。

“出來吧。”秦宇從懷內掏出一面三角令旗,凌空拋下大軍上方,一聲震天怒吼響起,一道魁梧丑陋的怪物從天而降,落在地上,直接是將十幾位士兵給壓成了肉泥。

這突然出現的怪物,自然就是餓鬼帥了,只一出現,便嚇得附近的兵士紛紛撤退,因為實在是丑的太嚇人了。

不過,餓鬼帥可是不管這些,猶如一個人肉推土機,直接是朝著三軍碾壓而去,每走一步,腳下便有十幾位士兵喪命。

慌亂,在三軍中蔓延,靠近餓鬼帥的士兵想要撤退,可如此密集的軍隊,又能退到哪去,這些士兵只能按捺住內心的恐懼,提著手中的長槍朝著餓鬼帥刺去。

然而,讓他們絕望的是,無論他們怎么刺,長槍都無法刺破這恐怖怪物的皮膚,甚至因為用力過猛,長槍都斷了,但都沒能在這怪物的表層皮膚留下印痕。

這些士兵就好像是田里的稻草,而餓鬼帥就是收割機,一波波的收割著這些士兵的性命,二十多萬大軍全部陷入了絕望當中。

“這沒法打,對方是怪物,根本就殺不死,大家逃吧。”

站在后面的士兵有人跑了,先是一小撮,接著是一大批的潰逃,李廣見到這一幕,連忙命令手下將領制止,誰逃跑就斬了誰。

只是,面對無敵的餓鬼帥,就連那些將領也都絕望了,不逃,就只有死路一條。

“元帥,咱們也撤吧,這怪物太恐怖了,根本不是咱們可以抗衡的。”

“是啊,元帥,那怪物朝著這邊來了,再不撤就來不及了。”

“元帥,留得青山在,不怕沒柴燒,撤吧。”

“撤,那什么撤,這可是我王朝三十萬精銳大軍,現在剩下多少了,你讓我怎么向陛下交代?”

李廣的表情變得很悲憤,看著自己手下的士兵一波波的倒下,他何嘗不想撤,但是他不能撤,這一撤,意味著這一次平定叛軍失敗,加上叛軍在各地的余孽,只怕這消息一傳出去,整個天下都將大亂,李氏王朝危矣。

李廣不能撤,但是這些將領卻是不想白白送死,紛紛離開了,然而,這些士兵將領奔逃的速度怎么可能趕得上餓鬼帥的速度,沒一會。整個戰場,尸橫遍野。

有被餓鬼帥給生生撕裂的,也有被餓鬼帥給踩死的,然而更多的,卻還是倒在了自己人的腳下。

大軍潰逃,最容易出現的就是踩踏事件,前面的人拼命的逃,后面的人跟著逃,只要是倒下了,那就沒可能再站起來。因為,會有幾千雙腳,從他的身上踏過。

二十多萬大軍,到最后,僅僅逃掉了幾萬人馬,其他的,全部都永遠的留在了這蘇子城下。

李廣的下場也和這些士兵沒有區別,被餓鬼帥一腳給踩成了肉泥,在餓鬼帥的眼中。可不管什么元帥和小兵。

一代名將,就此!

城墻之上,漫天的黃沙阻隔了所有人的視線,但是。這不代表著他們聽不到聲音,餓鬼帥那一聲聲恐怖的嚎叫,也讓城墻上的士兵聽得心里發寒。

而接著,他們就聽到了各種痛苦的哀嚎聲。還有那大地的震動聲,以及潰逃聲。

到底這黃沙后面,發生了什么事情?所有人迫切的想要知道。

呼嘯的狂風終于開始減弱。漫天的黃沙也落下帷幕,然而,當所有人看清蘇子城下的場景時,所有人都震驚了。

無數的歷史王朝大軍的尸體橫倒在地上,一眼望不到盡頭,甚至許多都變成了肉泥,陷入泥土之中。

“李廣的三十萬大軍,就這么覆滅了?”

城門下,一位副將不可置信的低聲說道,眼前的一幕實在是讓他不敢相信,那是近三十萬大軍啊,就是站在那里讓他殺,殺軟都殺不盡。

而現在,這些大軍全部倒在了地上,橫尸遍野,血流漂杵,只這么一會,近三十萬條生命,就永遠的留在了蘇子城外。

“他是怎么做到的?”蘇絕的目光望向站在城門外的秦宇,眼神之中除了震驚還有驚懼。

“這些士兵都是被秦公子給殺死的?”小梅渾身發抖,看著城墻下的秦宇,想到自己曾經好幾次還對下面這位橫眉豎眼的,現在卻還能活的好好的,不禁暗自慶幸。

蘇嫣然的臉色也有些蒼白,但在冷雨的攙扶下,還是從城墻走下去,和城門口處的蘇絕等人匯合。

“公主,我們勝利了。”蘇絕不愧是軍人,雖然震驚,但很快就恢復過來,不管怎么樣,這一戰,他們勝了。

而且,李廣死了,李氏王朝失去一位名將和三十萬精兵,不管是實力還是士氣都是巨大的打擊。

蘇絕相信,那些前朝的臣子,這一回絕對不會再猶豫不決了,復國指日可待!

“是啊,我們勝了。”蘇嫣然接了一句,妙目看向一直站在原地的秦宇,“而這一切,都是因為秦公子的出手。”

“公主,您還記得,當初我蘇氏開國太祖皇帝的馬嶺一戰嗎?”一位上了年紀的,站在一邊開口說道,他是新上任的蘇子城城主。

“記得,那一戰,太祖皇帝以區區三萬軍隊,大破秦朝十五萬精銳部隊,讓得秦朝元氣大傷,一蹶不振。”

馬嶺一戰,蘇嫣然自然不會忘記,那是李氏王朝有史以來最輝煌的一戰,然而,這一戰的具體情況,卻少有人知。

“先皇在世之時,老臣奉命編寫太祖傳紀,所以,對于馬嶺一戰了解的很多,那一戰能以少勝多,除了太祖皇帝的英明神武,還有一位很關鍵的人物。”

老人鋝了一把胡須,繼續說道:“那就是國師蕭先生。”

“國師蕭先生?”蘇嫣然和其他人臉上都露出疑惑之色,等待老人的下文。

“太祖皇帝登基之后,封蕭先生為國師,然而,除了太祖皇帝之外,很少有人見到這位蕭先生,而蕭先生正是在馬嶺一戰才出現在太祖皇帝身側的。”

馬嶺一戰,面對著敵人的十五萬精銳部隊包圍,太祖皇帝帶領兵士在后面伏擊,而蕭先生,一人在馬嶺關前,獨擋十五萬精銳大軍足足三天三夜,這才給太祖皇帝爭取了時間,繞到對方的后面,來了一個反殺。

這是一段秘史,如果蘇氏王朝沒有覆滅的話,以蘇嫣然現在的年紀也該知道了,只是,蘇嫣然出生沒多久,蘇氏王朝便覆滅,所以,這些秘辛卻是未曾接觸道。

“王城主的意思是?”蘇絕看向老人,知道老人不會無緣無故說這些。

“當年太祖皇帝從馬嶺一戰后快速崛起,短短三年便打下江山,如今,公主從蘇子城出,滅李氏三十萬精銳部隊。”

“當年太祖皇帝有蕭國師相助,今日公主同樣有秦先生相助,如果可以,我覺得公主可以委以秦先生國師封號,一人之上,萬人之下。”

“秦國師嗎?”蘇嫣然妙目閃過一道亮光,心里有了決定。

這章是六千字,你們以為今天就結束了嗎,錯,最起碼還有一更,九燈繼續碼字去!(

超品相師 第一千一百四十六章 國師秦宇

推薦小說: 超品相師 | 修羅武神 | 無敵升級王 | 武煉巔峰 | 擇天記 | 絕世唐門 | 殺手房東俏房客 | 重生小地主 | 龍血戰神 | 最強狂兵 | 老兵傳奇 | 黃金瞳 | 掌御星辰 | 特種神醫 | 帝尊 | 新唐遺玉 | 異世邪君 | 大陰陽真經 | 帝霸 | 帶著農場混異界 
上一章  |  超品相師目錄  |  下一章
新書推薦:
 沙盒末日 | 我只有兩千五百歲 | 黑霧之下 | 妖尾的文字魔法 | 休閑林樂 | 當我在末世成為天網 | 日月風華 | 沒想到吧我又又又穿越了 | 騎士征程 | 無限之諸天橫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