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中文版 | 簡體中文版
夢想島中文
夢想島中文
首頁 奇幻玄幻 都市言情 仙俠武俠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小說 莽荒紀 不敗戰神
夢想島中文 >> 超品相師 >> 目錄 >> 第九百六十八章 黑手
 

第九百六十八章 黑手


更新時間:2015年09月12日  作者:九燈和善  分類: 都市 | 都市生活 | 超品相師 | 九燈和善 
 
超品相師 第九百六十八章 黑手
“小宇,你有辦法?”秦父神情也變得有些激動,畢竟是自己二十多年的同事和朋友,看著自己的好友一臉的憔悴,他這心里也不是滋味,此刻聽到自己兒子有辦法解決,情緒自然也挺激動。

“我要先試試看,其實現在最大的問題,并不是這一魂一魄離開身體多久了,而是到底還在不在,如果已經不存在了的話,那就是神仙再世,也無能為力。”秦宇攤了攤雙手,答道。

“不可能的,我爺爺說過,魂魄一旦離體三天,就沒有可能回到身體去。”一直沉默的夏天,卻是突然開口了,直接質疑起秦宇。

而夏天的話,也讓剛剛臉上露出一絲希望之色的李燁和他老婆兩人,表情又變得忐忑起來,李燁更是期盼的看向秦宇,說道:“小宇,如果你是為了安慰叔叔的話,那就不必了。”

“李叔叔,我可不是為了安慰你。”秦宇笑了笑,轉身看向夏天,再看了看被他扶住的老者,雖然感覺有些不厚道,但還是開口說道:“所以你爺爺此刻才會陷入昏迷,而我還完好的站在這里。”

秦宇這話一出,夏天想反駁,但最后卻是無言以對,他當然明白對方話里的意思,對方的意思是說,自己爺爺的本領不行,所以沒法解決,但是換了對方,就有辦法。

如果沒有剛剛這一幕,夏天肯定是會反駁的,甚至跟對方翻臉,但是現在他卻不知道該說什么。

沉吟了一會之后,夏天才開口說道:“這位先生,能不能先幫我爺爺弄醒?”

“你爺爺沒什么大礙。”秦宇聽了夏天的話,說道:“你把那沉香灰給倒出來,抹一把你爺爺的鼻子中。”

夏天聽了秦宇的話后,將自己爺爺扶回椅子上坐好。然后將放在一旁的沉香香爐給拿起,手伸進去抓了一把沉香的香灰,放在了自己爺爺的鼻子中。

沒過多久,一聲咳嗽聲便從自己爺爺口中傳出,看到自己爺爺的嘴唇張開,夏天的臉上露出喜色,他沒有想到,這沉香灰竟然還有這作用。

看著夏天臉上的喜色,秦宇心里卻是有些感慨,其實這都是一些常識。如果是在建國之前,只要是行內的人,哪怕是新手都會知道。

秦宇第一眼看到這老者的時候,就知道這老者,不過是被一股陰氣迷住了心竅,不過人的五竅都是相通的,而沉香灰其實比起沉香的煙味更加具有驅邪的作用,用沉香灰放在老者的鼻子中,這老者體內的那股陰氣便會被驅走。

隨著建國后經歷了的那個年代。一些沒有根基的玄學中人幾乎都被打倒了,山野民間的獨行者就更少了,而那些大門大派卻從不對外傳授,這才導致了現在社會上。大部分都是半桶水不滿便出來晃蕩了,甚至,那些晃蕩的人自己都不知道自己是半桶水,這才是最可悲的。

“咳咳……”

夏言睜開眼。看到面前自己熟悉的臉龐,有些疑惑的問道:“小天,你怎么會在這里?不是讓你守著家嗎?”

“爺爺。你都昏睡過去好幾天了。”夏天知道,自己爺爺是還沒有反應過來,當下連忙將自己爺爺扶起來,把事情的經過簡單的說了一遍。

“夏老師傅,真是不好意思,連累到你了。”李燁走到夏言的身邊,抱歉的說道,雖然對方沒有能解決他兒子的問題,但于情于理,自己都應該表示一下歉意。

“哎,老朽沒能解決問題,才是慚愧。”夏言擺了擺手,之后卻是將目光看向一旁的秦宇,問道:“不知道這位師傅怎么稱呼?要多謝師傅出手相助之恩”

“秦宇。”

“秦宇?”夏言愣了一下,隨即又覺得,這名字有些熟悉,但自己肯定不認識眼前這位年輕人,想了一會后,夏言確定,應該是聽行內的人說過這個名字。

可是,行內的人不會無緣無故的聊其他人的,夏言皺了皺眉,目光在秦宇身上又來回打量了幾次,突然,他的眼瞳收縮,因為他想到了自己是什么時候聽說過“秦宇”這個名字的了。

“如此年紀,又叫秦宇,而且本事還在我之上……肯定就是那位,不會有錯的……”夏言的表情變得有些激動起來,喃喃自語道。

“爺爺,你說什么呢?”夏天聽著自己爺爺的自言自語,疑惑的問道,什么如此年紀,什么不會有錯,怎么聽著他一頭的霧水。

不過讓夏天郁悶的是,自己爺爺并沒有理會自己,而是直接朝著那位年輕人走去,態度竟然很恭敬,還朝著對方行了一禮,說道:“您是秦大師吧?見過秦大師。”

“大師不過是虛名,叫我秦宇便行了。”一聽夏言的話,秦宇便明白,對方是聽說過自己的名字。

“那怎么行,秦大師是通過大師宴的,而且還是史無前例的全過大師階,華蓋灌頂,堪稱千年不世出的天才,這大師二字當之無愧,如果老朽不稱呼您為大師,那才會被同行笑話。”夏言嚴肅的答道。

“那就隨老師傅您吧。”

“李先生,沒有想到你竟然能請到秦大師,有秦大師在,這一次你兒子的事情肯定是沒問題的。”夏言又轉頭朝著李燁說道。

“秦……秦大師?”李燁表情有些古怪的看著秦宇,自己同事的兒子,竟然被一位七十多歲的老者稱為大師,這想著就覺得有些別扭,可偏偏人家雙方都一副理所當然的樣子,一個喊的心甘情愿,一個也是心安理得的接受著。

“夏師傅,李叔叔是我爸的同事,我也是本地人。”秦宇解釋了一句。

“秦大師也是本地人?”夏言這回是真的震驚了,他只聽說過秦宇的名字和事跡,但還真的不知道,這位在玄學界一枝獨秀的天才級別的大師,竟然和自己是老鄉。

“哈哈,沒想到啊,咱們這地方竟然也有秦大師這樣的天才。以后走出去,老朽和別人說起,也是臉上有光。”夏言笑著說道。

“夏師傅,關于我是本地人的事情,還希望夏師傅能保密,因為我不想被人多打擾。”秦宇卻是打斷了夏言的話,他可不想所有人都知道自己的家鄉在哪,雖然,對于一些別有用心,或者大勢力來說。只要想調查,還是可以很容易的查到,但是秦宇還是希望能盡量對外保密,這樣,自己家人也少一分被打擾的可能。

“我明白秦大師的事情了,這事情我一定保密,只是可惜……咱們這地方好不容易出了秦大師這樣的天才……”夏言雖然不明白秦宇為何要這樣做,但還是依言答應道,不過語氣之中卻是有些遺憾。

夏言很清楚。如果秦大師肯愿意把他的家鄉給對外公布,他也能沾到一點光,至少和其他地方的同行聊天的時候,也可以挺起胸膛。而不像以前,每次人家聊起他們那里出過什么大師,自己只能默默的聽著,有時候爭論起來。人家來一句,這是我們這里的某位大師曾經說過的,自己便無法反駁。

所以。秦宇自己都不知道,任何一位大師的誕生,當真可以說是一人得道雞犬升天,只不過現階段秦宇沒有感覺到而已。

結束了和夏言的交談,秦宇又走到了棒棒的面前,仔細盯著棒棒的額頭,眉宇輕微的皺起。

“秦大師,我先前檢查過,這小孩應該是被邪物入侵了,只是,這邪物很邪門,我一不小心便著了道,被陰氣給堵住了心竅。”夏言看到秦宇認真的觀察棒棒,在后面開口說道。

“夏師傅,你有沒有察覺出這陰物的來歷?”秦宇沒有回頭,直接開口問道。

“沒有,不過我從李先生那里了解到,應該是和小孩去了一趟鄉下有關,本來我是打算看看能不能直接驅散小孩體內的邪物的,要是這樣不行的話,再去一趟鄉下。”

“還好夏師傅你不要去鄉下。”秦宇卻是開口說了這么一句讓夏言困惑不解的話。

“秦大師,您這話的意思是?”

“這陰物可不一般啊。”秦宇搖了搖頭,說道:“一會再和夏師傅你解釋,我先把這東西給逼出來。”

秦宇臉色一轉,變得嚴肅起來,雙手結了一個手印,兩手拇指食指對應按在一起,中間呈一個菱形的空間,最后是雙手印在了棒棒的額頭之上。

在秦宇的手碰觸到棒棒的額頭上的剎那,棒棒的身軀突然一震,變得筆直,半響之后,卻又好像觸電了一樣,全身開始不停的抖動起來。

起始,這抖動的幅度很很小,但隨著時間的推移,抖動的幅度是越來越大,但最后,就好像一個抖篩一樣,連帶著椅子都跟著搖晃起來。

“小宇?”李燁見到自己兒子的這一幕,不禁有些擔心的喊道。

“李先生,噓!”夏言立刻做了一個禁言的手勢,輕聲解釋道:“秦大師此刻在施法驅除你兒子體內的陰物,不能被打擾。”

聽了夏言的解釋,李燁立刻閉上了嘴巴,不敢再開口說話了,只是這臉上卻還是掛滿了擔憂。

盞茶時間過去,秦宇突然一聲輕喝,把房間內的所有人都嚇了一跳,接著,秦宇的手印飛快的變化起來,而隨著秦宇的手印變化,棒棒的身軀卻也是不再抖動,取而代之的是,在棒棒的頭頂處一縷黑煙冒出,轉瞬之間便朝著臥室的窗戶飄去。

“秦大師,這陰物想要逃了。”看到這一幕,夏言連忙喊道。

“逃,他能逃到哪里去?”秦宇冷哼了一聲,手勢繼續一變,一股微風便從窗外吹進來,剛好是阻止住了那縷黑煙的逃逸,黑煙被迫重新回到了房內,飄向了一個角落。

黑煙飄到角落之后,卻是緩緩擴散起來,到最后竟然變成了一個人影,而且還是一個五官十分清楚的人影。

這是一個男人,面色蒼白,嘴巴里的血跡一直是到胸襟處,胸前的衣服被染紅了一大片,但這血跡都已經干涸了。

男人的表情不但蒼白,而且顯得無力,嘴唇微張,神情顯得疲憊不堪,就好像一個在沙漠中行走了好幾天卻滴水未進的行人。

男人的手指指甲發黑,此刻手指微微朝著前面伸出,身軀半躬著,眼神帶著一縷防備之色,目光卻是落在了秦宇身上。

“這……這不是我老家的葛大海嗎?他在幾年前就因為妻子跟人跑了,而喝農藥自殺了,怎么會出現在這里?”

李燁的老婆看清男人的長相后,突然驚叫了出來,她和葛大海很熟悉,因為她娘家和葛大海家就隔著不遠,而且她和葛大海年紀相仿,小時候卻是經常在一起玩耍,對于葛大海的樣貌,自然還是記得的。

“原來是這樣,我明白了,肯定是這葛大海因為自殺死亡,但卻心有怨氣,不甘心就此離去,因此魂魄就留在鄉下,估計小孩就是不小心招惹上了葛大海的鬼魂。”夏言聽了李燁老婆的話,沉吟了片刻,說出了自己的看法。

聽到夏言的話,秦宇卻是微微搖了搖頭,看向葛大海的目光閃過一縷精芒,雙手卻是動了起來,結起了一個手印。

秦宇這手印一成,葛大海的身軀開始微微顫抖起來,顯然是受到了壓力,一旁的夏言看到葛大海的神情變化,心里暗襯道:“不愧是大師,這輕描淡寫的結一個手印,就可以讓鬼魂害怕。”

不過,就在夏言以為這葛大海的鬼魂會被秦宇給壓制住的時候,那葛大海的身后,突然出現了一顆杏子樹。

而就在這時,那杏子樹下,出現了一雙全黑的手,這雙手一下子抓住了葛大海的腳,就這么一點點的將葛大海往下面拽,葛大海不停的掙扎,但始終無法逃脫那雙黑色的手,最后,葛大海的臉上露出了絕望之色,在頭部即將被黑手給拽下去的時候,卻是張開了口,極其凄慘的喊了一句,“求求你,救救我……”

現場所有人的在那雙黑色的手出現時,便全部都愣住了,直到葛大海最后的聲音發出,眾人才打了一個激靈清醒過來。

超品相師 第九百六十八章 黑手

推薦小說: 斗羅之召喚天使 | 科技巨頭 | 爭霸天下 | 重生錦繡田園 | 大唐明月 | 莽穿艾澤拉斯 | 神級狩魔人 | 從東京開始當女神 | 你的靈獸看起來很好吃 | 修仙長生路 | 我真是個演員啊 | 大齡剩女之顧氏長媳 | 靈氣復蘇時代的虎 | 神豪從學霸開始 | 重生九八:全能女王在校園 | 武即為道 | 食物鏈頂端的猛獸 | 斗羅開始的輔助 | 無限升級科技 | 奶爸圣騎士 
上一章  |  超品相師目錄  |  下一章
新書推薦:
 數據廢土 | 神亡禁曲 | 騎士征程 | 地幔世界 | 兇靈秘聞錄 | 太平客棧 | 模擬修仙傳 | 道茫記 | 陰陽石 | 金幣即是正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