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中文版 | 簡體中文版
夢想島中文
夢想島中文
首頁 奇幻玄幻 都市言情 仙俠武俠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小說 莽荒紀 不敗戰神
夢想島中文 >> 超品相師 >> 目錄 >> 第兩百零七章 事情有轉機?
 

第兩百零七章 事情有轉機?


更新時間:2014年08月02日  作者:九燈和善  分類: 都市 | 都市生活 | 超品相師 | 九燈和善 
 
超品相師 第兩百零七章 事情有轉機?
先前走到二樓的時候,秦宇運起念力,雙眸望向那房門的時候,就感覺到了一股冤氣,而他在門上畫的那個特殊圖案,是諸葛內經中記載的一種溝通手法,叫做問冤印。

問冤印可以知道這房間里的東西是什么性質,是惡鬼作祟還是冤鬼報仇,而要是后者的話,秦宇的手指頭就會出現一滴紅色的血液,如果是前者的話,那么手指頭出現的就是一滴黑色的血液了。

一看到這紅色血液,秦宇就明白,房間里的那位存在是來報仇的,很明顯肖漢全的兒子做出了什么害人之事,對于這種冤鬼尋仇的事情,秦宇是絕不可能插手的。

如果秦宇要是插手了,那就屬于助紂為虐了,也許作為醫生還有可能會救治那些該死之人,但是在風水行當中,冤鬼尋仇的話,正派的風水師是有多遠就離的多遠的,天道輪回,報應不爽,既然犯下了孽,就該有承受報復的覺悟。

現在的情況很清楚了,樓上的那位應該就是那女生了,那女生自殺后,估計是受不了冤屈,

來找肖漢全的兒子索命來了。

秦宇沉默不語,孟家兄妹也不好開口,肖漢全沉著臉,坐在沙發上,只有張麗梅在苦苦哀求著。

“這事情我也確實是無能為力,抱歉了,我還是先走了。”

秦宇起身,張麗梅雖然一把淚的哀求,但秦宇對她沒有多少同情心,如果不是她想著把事情給遮掩下去,事情也不會鬧到這一步,那女生也許也不會自殺,這一切都是她咎由自取的。

“小秦,我知道你是有本事的人,小兵犯下了這種事情,現在人家來索命,殺人償命。欠賬還錢是天經地義的事情,我也不會要求你什么,但是我希望你能不能幫幫忙,讓小兵清醒一下,讓我最后和他說一些話。”

肖漢全最后還是開口了,此刻的他沒有什么市_委書_記的威嚴,就只是一個普通的父親角色,秦宇抬眼看了下肖漢全,肖漢全一臉懇求的看向他。

“秦宇,你就幫下肖叔叔吧。”孟瑤也在一旁開口勸道。

“你只有一刻鐘的時間,我可以讓他恢復一刻鐘的清醒。”沉默了半響。最后。秦宇終于點了下頭。答應了肖漢全的請求。

“謝謝小秦了。”

看到秦宇答應了,肖漢全的臉上并沒有什么興奮的表情,一行人再次來到二樓,這回秦宇直接推開了房門。目光一下子就落在了房子床上躺著的一位男孩身上。

躺在床上的男孩,雙眼呆滯的望著天花板,對于秦宇等人的進來,絲毫沒有理會,眼神很怪異,空洞的找不到一絲神采。

“小兵他這是?”孟瑤看到男孩的樣子,小聲了問了下哥哥孟方。

“三天前,小兵就這么一副呆滯的樣子,誰喊他都沒反應。連飯也不吃,肖叔叔他們想要把小兵拉出這房間,可一離開這房間,小兵就口吐白沫,昏迷不醒。最后,肖叔叔請了醫生上門,不過醫生檢查了小兵的身體,沒有發現任何的問題,身體沒有一點病狀。”

秦宇聽著孟方的話,眼睛盯著小兵的臉,嘴角揚起一道本該如此的弧度,他走到小兵的身前,說道:

“我知道你有冤,他該死,但是看在雙親的份上,給他一刻鐘的清醒,好不好。”

秦宇的聲音不輕,其他人全都聽得到,秦宇的這話明顯不是對小兵說的,這房間里真的有那女生的魂魄存在。

“謝謝你了,你是一個好的女孩,下輩子一定可以投胎到好人家的。”

小兵第一次有了反應,不再看向天花板,空洞的眼神望著秦宇的臉,秦宇笑了笑,伸出手,從小兵的額頭處開始撫下去,手掌在小兵的眼前劃過,輕打了一個響指。

“一分鐘后,他就會醒來,會有一刻鐘的清醒,有什么事情想說的,就趁著這個時間說了吧。”

秦宇收回手,回頭朝著門外走去,孟方和孟瑤看了看肖叔叔夫妻一眼,最后也默不作聲的跟著出了房門,只留肖家一家人在房間里面。

“啪!”

孟方有些煩躁的掏出煙,用打火機點燃,看了眼秦宇,又把煙拋向了他,秦宇接住煙,也掏出了一支給點上。

孟瑤看著自家老哥和秦宇在吞云吐霧,往后退了幾步,一個人靠在樓道的圍欄上,小臉蛋時不時的皺起來,不知道想著什么。

“真的沒有辦法,還是你不愿意出手?”抽了幾口煙,緩解了下情緒后,孟方開口朝秦宇問道。

“有什么區別嗎?”秦宇抬頭看了眼孟方,反問道。

不管是他有沒有辦法,還是不愿意出手,這結果不都是一樣嗎,有什么區別嗎?

“肖叔是我家老頭重點培養的對象,對于我家老頭在jx省的布局很關鍵,如果你能幫助肖家把這事情解決了的話,我相信我家老頭,肯定會對你有一份好感的,這樣的話,你和我妹妹的事……”

孟方最后的話沒有明說,不過秦宇明白他話里的意思,肖漢全應該孟家在jx省重點培養的代言人,如果秦宇幫助肖漢全解決了這事情,肖漢全肯定會對秦宇感激有加,而隨著肖漢全的職位上升,在孟家也會有越多的話語權,到時候在他和孟瑤的問題上,可以給予聲援。

說實話,想要解決肖漢全兒子的問題,對秦宇來說不難,但如果為了自己和孟瑤,他今天出手了,他這一輩子都不會放下這個心結,甚至以后在相師上再也不會有進步。

秦宇帶著愧疚的眼神看向孟瑤,剛好孟瑤也正聽到她哥哥的話看向秦宇,兩人的眼神交叉,孟瑤可以感覺到秦宇傳遞出來的愧疚。

“沒關系的,有些原則是該要堅持的。”孟瑤來到秦宇的身邊,善解人意的對秦宇說道。

“啪!”

“你這孽子,你都做的什么事,我肖家歷代雖然沒出什么大人物,但從你太爺爺到我這一代一直都是奉公守法,從來不做邪門歪道之事。你這孽子,是要把我肖家的名聲給丟盡啊。”

房門內出來了響動,先是一個巴掌聲,緊接著就是肖漢全憤怒的聲音傳來,秦宇聽著這聲音抿了抿嘴唇,什么也沒說。

“漢全,小兵他都知道錯了,你就想辦法救救他吧,咱們可就這一個兒子啊。”

“爸!我知道錯了。”

肖漢全看著抱成一團痛哭的老婆孩子,臉上的神情也是一變在變。他何嘗不知道小兵是他們肖家的獨苗。要是小兵出了事情。肖家這一脈就算是斷在他手上了。

“我怎么幫他,沒聽到人家小秦說嘛,這是那女生的鬼魂來索命了,他自己造下的孽。這果得由他自己嘗。”

肖漢全長嘆一口氣,眼眶也變得紅潤,最后看了眼老婆和兒子,一咬牙,轉身出了房門。

“漢全,漢全!”

狠心沒有回頭理會老婆的呼喚,肖漢全深吸了一口氣,徑直打開房門,看到肖漢全從房間里出來。孟家姐弟望著他,不知道該說什么好了。

“我打算去那女生的家里看看,不管怎么樣,那女生都是因為小兵才會自殺,至于小兵。就讓他……”

肖漢全說到后面聲音有些哽咽,說出這話,就等于他已經放棄了兒子了。想他二十四歲大學畢業,就進的省機關,二十七歲成為老領導的秘書,三十二歲的時候下調成為一個縣的一把手,這么多年來,從不以權謀私,行得正,所作所為都是為了一方百姓,自認對得起屁股下的位置。

沒想到,到最后,竟然是自己的兒子出了問題,而且還是犯下了這樣的罪行,自己的老婆護犢心切,跟著包庇隱瞞,這讓他以后有什么臉面去見老領導。

“肖叔,我陪你一起去吧。”孟方看的出來肖漢全現在的精神也不是很穩定,而且要去看那女生,自然是不好大張旗鼓,這事情就連秘書都不能通知,孟方決定還是他陪同肖漢全走一趟。

“秦宇,我們也去看看吧。”

“行。”

孟瑤輕聲對秦宇說道,秦宇想了想,去看看那女生也好。

要找到那女生的家庭地址不難,張麗梅很早就暗中打探好了,知道了地址后,孟方看著一輛越野車朝著目的地開去。

那女生的家庭在舊城區,那里都是城市一些低收入人群居住的地方,車子看到一個巷子口停了下來,里面車子進不去了,而那女生的家剛好就在巷子里,眾人只得下車步行。

還沒走到女孩家,秦宇就聽到嗩吶和鐵缽敲打的樂器聲,其中還夾雜著幾道婦女的哭聲。

“一會咱們就當成董媛媛學校的老師來祭拜學生。”在走進董家之前,孟方開口對眾人說道。

眾人點了點頭,董媛媛的父母還不知道她女兒其實是自殺,自然不好把事情的實情告訴他們,裝作成學校的老師倒也說的過去。

“你們是媛媛的老師啊,媛媛現在就在靈堂里,明天就要下葬了,你說媛媛平時活潑的一孩子,怎么就突然會這樣啊……”

接待秦宇幾人的,是董媛媛的父親,一位老實巴交的中年男子,生活的壓力已經讓他的脊背略顯駝背,而一張飽經風霜的老臉更是因為喪女的痛苦滿是皺紋,看上去就像五十多歲的人了。

肖漢全聽到董媛媛父親的話,有些尷尬,不知道該怎么回應,孟方隨口應付了幾句,幾人就走進了靈堂。

按照當地的風俗,人死后,前面三天是收斂在棺材里,放在靈堂讓親朋好友前來吊唁的,過了第三天才會抬去埋葬,當然,現在是抬去火葬。

現在董媛媛就被收斂在棺材里,秦宇幾人走進靈堂,在靈堂的一邊有幾位婦女正拿著一堆衣物一邊哭泣,一邊把這些衣物丟進火盆里燒掉。

“媛媛她媽,這幾位是媛媛學校的老師,是來祭拜媛媛的。”董媛媛的父親對著其中哭的最輕的一位婦女說道。

哭的輕,不代表不傷心,而是已經哭的沒聲音了,抬起頭看著秦宇等人,疑惑的問道:“媛媛的老師昨天不是已經來過了嗎?”

“昨天是媛媛的班級老師,我們是代表學校來的。”孟方眼珠一轉,反應很快,回答道。

“哦,感謝各位老師了。”董媛媛的母親不疑有他,給秦宇幾人拿來了幾柱香,肖漢全本來想說話,卻被孟方用眼神示意阻止了。

孟方知道肖漢全可能覺得對不起人家,想要開口對人家進行些補償,不過他們現在是的身份是學校老師,要是表現的太過了,難免引起董家人的懷疑,到時候知道了她女兒是自殺,肯定會調查女兒自殺的原因,這恐怕對肖漢全來說不是一件好事。

孟方的第一立場是要讓肖漢全不出事,這也是符合他孟家的利益的,作為孟家的繼承人,他首先要做的,就是維持孟家的利益不受損失。

至于這女生的家人,大不了到時候通過其他的方法進行一些補償,總之,事情既然已經發生了,那么就盡量可以做到讓各位的利益都不受損吧。

接過董媛媛母親遞過來的香,秦宇正要躬身只要祭拜,目光望向棺材處,突然輕“咦”了一聲,面色變得古怪起來。

“秦宇,怎么了?”孟瑤拿著香拜祭了幾下后,發現身邊秦宇躬著身子,眼睛一直盯著那棺材,保持著這動作,也不祭拜。

“這棺材有古怪?”秦宇輕聲說了句,人又朝前走了兩步,來到棺材邊,將手放在棺材上,似乎在感受著什么。

“秦宇怎么了?”孟方看到秦宇的動作,朝自家妹妹問道。

“不知道,秦宇只說了句這棺材有古怪,然后人就走過去了。”孟瑤搖了搖頭,回答道。

“有古怪?棺材還能有什么古怪?”孟方疑惑的看向秦宇,不明白秦宇走上前是想干什么?

秦宇的動作也被董媛媛的母親還有另外幾位婦女看到了,董媛媛的母親急著喊道:“這位老師,你要干什么?”

根據當地習俗,死者的棺材除了至親之人,還有特意請來的抬棺之人外,其他人是不能觸摸的,這一是怕摸了的人沾染上晦氣,二來,這樣會對死者不敬,秦宇的這動作刺激到了董媛媛母親的神經,急著朝秦宇吼道。

超品相師 第兩百零七章 事情有轉機?

推薦小說: 我的全能修煉空間 | 文騷 | 我修的可能是假仙 | 北上伐清 | 庶子奪唐 | 我要做港島豪門 | 戀上仙之永生淚 | 重生武大郎 | 召喚星海 | 抗戰之無雙戰將 | 超級戰兵 | 我就想當個普通老師啊 | 劍神在星際 | 將血 | 青王妃 | 史上最牛細作 | 那一劍的風情 | 仙鵬 | 重任 | 元末最強山賊 
上一章  |  超品相師目錄  |  下一章
新書推薦:
 動漫女主并不討厭我 | 縱橫宋末 | 這個靈修太強了 | 從入住愛情公寓開始 | 道茫記 | 這個世界很危險 | 仙道九絕 | 重生之最強財務 | 明匪 | 我是都市陰陽先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