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中文版 | 簡體中文版
夢想島中文
夢想島中文
首頁 奇幻玄幻 都市言情 仙俠武俠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小說 莽荒紀 不敗戰神
夢想島中文 >> 超品相師 >> 目錄 >> 第九十章 井歸何家
 

第九十章 井歸何家


更新時間:2020年07月04日  作者:九燈和善  分類: 都市 | 都市生活 | 超品相師 | 九燈和善 
 
超品相師 第九十章 井歸何家
經過了林秋生的這一番話,對于這一棟陽宅的風水問題,嘉賓們也都明白了,緩緩點頭,這尖鋒煞倒是很容易看出來。

“下面咱們就來說說這第二份案例,這第二棟陽宅的風水問題,判斷準了的有四十六人。”

好家伙,這一下子減少了接近兩百人,不少風水師開始交頭接耳,議論起來。

“我這有在座的一位同行剛寫的一首打油詩,是形容這棟陽宅,很有趣,點出了這棟陽宅的風水問題,我就把這首詩給大家念念。”

林秋生拿出一張答案表格,朗朗開口:“老漢建房為分家,一棟房子分兩娃,兩兒分房笑哈哈,卻不知井歸誰家。”

念完這詩,林秋生抬頭,目光落在了秦宇的身上,說道:“秦宇你給大家說說這打油詩的含義吧。”

刷!無數道目光因為林秋生的話匯聚在秦宇身上,秦宇臉上露出一抹苦笑,無奈的搖搖頭,站起身,他之所以寫那首打油詩也是看到這處陽宅有感而發,眼下倒因為這詩成了大家關注的焦點。

“這首詩字面的意思我想就不用我解釋了吧,就是大白話,林會長說是打油詩真是令我汗顏啊,順口溜還差不多。”秦宇先是謙虛了一番,他可是知道自己因為年紀的緣故,出風頭本就會容易受到別人的嫉妒,當下還是謙虛一些。

秦宇的話引得眾人一陣善意的笑聲,秦宇所做的這個要嚴格來說還確實不算是打油詩,尤其是最后一句還多出來了一個字,不過也確實是押韻,說順口溜也可以。

“其實我之所以會寫這么幾句話,是心有感觸,在小城鎮或者農村呆過的就知道,這類的造型的房子很多,尤其是有好幾個兒子的人家建的房子,就像是幾間一模一樣的小房子組合成的。農村人這樣建房也是有講究的,兒子大了自然是要分家的,分家分房難免會有一些矛盾存在,所以農村人索性就把房子建成對稱的,要是有兩個兒子一人一半,省的兄弟因為分房的事情變得不合,反目成仇。”

有的人會說,現在不是有計劃生育嗎,怎么一家還會有那么多子女呢?如果是這樣想的人,那么恭喜你,你是一個不擇不扣的城市長大的孩子,算是標準的城里人了。

計劃生育這項國策在小地方根本就沒有實施的那么嚴格,加上農村人封建思想較嚴重,必須要有兒子繼承香火,而且最好是多幾個,人多力量大嘛,就不會在村里被其他姓氏的欺負。

可能有人會問,超生難道村里的干部不管嗎,鎮上的干部不管嗎?

怎么不管,也管啊,罰錢,只是錢和后代香火來比,在農村人的眼中肯定是后代香火更重要,有些窮苦的人家沒能生得兒子的,寧愿砸鍋賣鐵背上一屁股的債也要去交罰款繼續生。

秦宇到現在還記得小時候貼在村里人家墻上的宣傳標語:想致富,少生孩子多種樹。

農村人為了傳宗接代,為了香火旺盛,不惜生上好幾胎,這女人懷胎是要十個月的時間,做丈夫的也肯定要花出心思陪媳婦,這一來而去,哪還有什么時間去考慮如何賺錢。

再就是一點,生下來那么多孩子,撫養孩子的成本也是幾倍的增加,有些家庭艱辛的人家,往往小孩九年義務教育都沒結束就出去打工賺錢,孩子的教育上又跟不上來,文化素質低,只能從事一些體力活,賺一些血汗錢。所以當時有這么一句話來形容農村的這種生孩子現象:

越生越窮,越窮越生。

扯這些有些遠了,秦宇收回思緒,開口說道:“這棟房屋的設計是標準的兩廳四房格局,從中間畫出一條線,可以看出兩邊都是對稱的一模一樣。”

“房主的出發點是好的,但是他忽略了一個問題,那就是房屋后面的一口水井。”

“這井怎么了?”

“井的方位沒有錯,我先前計算過,正好是在庚位吉位上啊。”

不少風水師聽到秦宇說這口井有問題,又都出聲詢問,只是語氣相比昨天就要好的多了,沒有嘲諷和不屑的口吻出現。

“四庫全書之明宅八鏡中對于井的方位有過描述:“子上穿井出顛人,丑上兄弟不相稱,寅卯辰巳皆不吉,不利午戍地求津。大兇未亥方開井,申酉先兇無吉論。惟有乾宮應壞腿,甲庚壬位透泉深。并灶相看**精,兌方有井家無金””

“從明宅八鏡中的描述我們可以知道,明宅二十四方位,唯有甲庚壬這三個方位才是打井的吉位。”

“秦師傅也說了這庚位是吉位,而我先前經過了測量這井正是在陽宅的庚位上,按照秦師傅你所說,這井應該沒問題吧。”

一位風水師終于忍不住站起來朝秦宇問道,按照秦宇自己說的,這井的位置是沒有問題的。

“這位師傅貴姓?”秦宇沒有直接回答,先禮貌的問了一句。

“我姓朱。”

“朱師傅好!”秦宇先是朝對方一抱拳,隨即才繼續開口說道:

“我并沒有說這井的位置不好,其實重點不在于這口井,而在于分家這件事情上,我那順口溜的最后一句話說的是:卻不知這井歸誰家。大家可以看到這陽宅案例的文字注釋:公元2008年,劉岸泉分房于兩子,這才是這棟房子風水出現問題的重點。”

“這能有什么問題?分房不是很正常的事情嗎?”朱師傅看了眼這句話,還是迷惑,朝秦宇問道。

“這房子主人的兩個兒子既然已經分家,必然會各自接香火,開灶,原本是一個整體的房子就會變成有兩道氣場,分別是大兒子一家的,和二兒子一家的。咱們再來看這井,正處于這房子中間對稱線上,兩家人的氣場各占一邊,將這井給劈成了兩份。”

南方農村一帶地區,不論是分家還是喬遷進新屋,都會另外再開香火,這香火是用來告訴祖宗和各路土地神佛,我已經搬到這里來了,以后祖宗和福神們要保佑我這一家人。

秦宇的二舅當初喬遷新屋的時候,就是在深夜接的香火,在老宅的香爐上點燃三支香,然后二舅念禱告文一篇,內容也就是告訴祖宗,你們的后人已經要搬家了,今天來把香火接走,以后你們好認得路,知道后人新屋在哪。

禱告完之后,接著把這三支香拔出來,插在用紅紙蓋住的新香爐中,把這香爐帶到新居去,期間香不能滅,這樣才算順利的接過香火。

“我懂了,井屬水,水主財,這房主兩個兒子各自接了香火,形成了兩個不同的香火氣場,等于是把這井給劈成了兩半,這井水再也沒有了聚財的作用,反而因為被切成兩半,不再完整,變成了漏財之水。”

朱師傅沉吟了半響,突然激動的說道,秦宇最后的話算是點開了他的迷惑,能成為玄學會的會員,自然不是那些江湖騙子能比的,風水上的本領也是有的,是以,秦宇說到這里,朱師傅略一思考便明白了問題出在哪。

“朱師傅這么快就能明白,在風水一道上的研究不淺啊。”秦宇夸了一句。

“秦師傅嘲笑我呢,這還是秦師傅點的透我才明白過來,老朱我以前一直以為沒有一定的年齡的人是不可能真的了解風水的,但看到秦師傅,我才知道不是所有人都可以用年紀來衡量的,秦師傅你雖然年紀輕,但是在風水上的造詣,我老朱是真的服了。”朱師傅朝秦宇一抱拳,臉上露出欽佩的神色。

“朱師傅客氣了。”秦宇看了眼林秋生,繼續說道:“如果我猜的不錯,這房主的兩個兒子在近三年來發生過好幾次破財之事,而且老大比老二要破財的多。”

“哈哈,秦宇你真是出乎我的預料,能看出這房子的風水問題是在這井上就很讓我吃驚了,你竟然還能看出老大比老二破財破的多,說說你是怎么看出的吧。”

林秋生的話等于從正面肯定了秦宇剛才的話語,這棟陽宅的問題真如秦宇所言是出在那井上,而且聽語氣,似乎秦宇連哪位兒子破財的多都說中了,這一刻眾人望向秦宇的眼神就有點不同了。

若說之前還只是認可,現在則已經是有點欽佩了,如此年紀就能看的這么準,對方的未來不可限量。

“其實這個不難,一般人分家,老大歸左,老二歸右,左西右東,咱們有一句歌是這么唱的:“大河向東流啊”。

這水普遍的流向是東面,這井水看似平靜,其實也是往東傾斜的,自然是老大所漏的財會有一些跑到老二家去,而老二雖然漏財,但因為有老大所漏的財氣補充進來,相比之下,這財氣漏的速度就要慢于老大。”

“不錯,這房主把房屋分給兩個兒子后的第一年,大兒子就開車撞到了人,陪了一大筆錢,第二年做生意又虧的血本無歸,而二兒子第一年死了兩頭黃牛,第二年又不小心從樓梯上摔下,骨折住院療養了幾個月,花了萬把塊錢。”

啪,啪!

也知道是哪位在林秋生話音落下鼓的掌,帶動起了全場,眾人都對秦宇剛才的表現報以掌聲。

“嘿嘿,秦宇這家伙是不是要感謝我,讓他享受了鮮花和掌聲。”莫詠星對一旁的張華咧嘴笑道。

“是哪個家伙帶的頭鼓掌,搞的哥們還得維持笑容。”秦宇可算體會到名人的不容易了,面對著全場的掌聲,他還不能坐下,還得面帶微笑,保持著謙虛的神態,這簡直比讓他判斷這陽宅風水還累。

好不容易等掌聲停止,秦宇正要坐下,林秋生的聲音又再次響起:“秦宇,你繼續說下去吧。”

PS:九燈先前在書友群里,夸下海口,說明天四更,碼完這一章就想反悔了,可這說出去的話,潑出去的水啊,一個吐沫一個釘,某些人還有聊天記錄的。

好吧,明天拼了,保底三更,沖刺四更,各位道友給九燈加把勁,推薦,收藏有的都投給九燈吧,什么都求!

超品相師 第九十章 井歸何家

推薦小說: 超品相師 | 修羅武神 | 無敵升級王 | 武煉巔峰 | 擇天記 | 絕世唐門 | 殺手房東俏房客 | 重生小地主 | 龍血戰神 | 老兵傳奇 | 最強狂兵 | 黃金瞳 | 掌御星辰 | 帝尊 | 新唐遺玉 | 特種神醫 | 大荒蠻神 | 異世邪君 | 帶著農場混異界 | 校園全能高手 
上一章  |  超品相師目錄  |  下一章
新書推薦:
 從追老婆開始走向巔峰 | 人族鎮守使 | 我的生物黑科技 | 從拔出石中劍開始 | 我的穿越者大軍 | 人類縮小100倍 | 我又是個律師 | 諸天逆元 | 末世宅在家最穩健 | 全球異能我有百倍增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