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中文版 | 簡體中文版
夢想島中文
夢想島中文
首頁 奇幻玄幻 都市言情 仙俠武俠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小說 莽荒紀 不敗戰神
夢想島中文 >> 超品相師 >> 目錄 >> 第五十六章 一宿覺
 

第五十六章 一宿覺


更新時間:2020年07月04日  作者:九燈和善  分類: 都市 | 都市生活 | 超品相師 | 九燈和善 
 
超品相師 第五十六章 一宿覺
光孝寺香火鼎盛,游客絡繹不絕,到了光孝寺有一個景點不得不去,那就是光孝菩提,羊城八景之一。

光孝寺內栽種著一顆菩提樹,為天竺高深智藥三藏移栽而來,是中國有歷史記載的第一顆移植過來的菩提樹苗。

智藥三藏曾有預言:吾過后一百七十年,當有肉身菩薩于此樹下開演上乘法門,度無量眾。一百七十四年后,六祖慧能果然于此樹下受戒說法,應證了智藥三藏所言。

只是當秦宇幾人來到菩提樹處,才發現菩提樹下已經圍滿了人,擠成了一個圈,不過和國人看熱鬧不同,這群人只是默默的盯著圈內,不出聲議論。

“過去看看。”

莫詠星是最喜歡湊熱鬧的,第一個沖進了人群之中,占著身體的優勢,硬是擠出了一條路,站在圈子最前面,根本不理會周圍人投來的憤怒眼神。

有了莫詠星的開路,秦宇三人倒就方便多了,也跟著走到人群前面,幾人朝圈內望去,才發現,圈子內竟然是兩個上了年紀的和尚。

兩位老和尚相對而坐,底下各自放著一個蒲團,兩人的身上都披著袈裟,熟悉佛教的人就知道袈裟只有一寺的方丈或者德高望眾的法師才有資格穿戴,這兩位老和尚的身份來頭定當不簡單。

“秦宇,這兩個和尚是在干嘛,坐在這里半天不動。”莫詠星瞧了一會,發現這兩個老和尚一動不動,加上人群也是屏息無聲,不免感到無趣,朝秦宇問道。

“應該是在禪定吧。”秦宇也不確定,看樣子這兩位像是在禪定,但是佛家的禪定是很有講究的,一般都是選擇在幽靜的禪室內,再點上一支禪香,這菩提樹下人來人往的,難免嘈雜。

“兩位大師是要進行機鋒辯禪,左邊這位是光孝寺的智仁大師,右邊那位是南華寺的見空大師,兩位大師每天都要在菩提樹下進行一次機鋒辯禪,已經持續了好幾天了。”身邊的一位中年男子聽到秦宇和莫詠星的對話小聲的解釋了一句。

“機鋒辯禪,是辯的什么?和尚不是講究無欲無求,四大皆空的嗎,怎么還辯論起來了。”莫詠星繼續追問。

“機鋒辨禪就是辯論的人通過一些機鋒互相印證對方的修行禪法的深厚程度。”這回倒是秦宇給莫詠星解釋了一句。

不過他發現效果不大,不但莫詠星還是一頭霧水,就連表哥張華和童敏也是一臉疑惑的看向他,當下只得清理下思路給他們詳細解釋。

機鋒本義是弓上的機壓和鋒箭,在禪宗中則被引為無跡可尋蘊含深刻佛理的詞句,意謂禪師與他人對機常以寄意深刻、無跡象可尋,乃至非邏輯性之言語來表現一己之境界或考驗對方。

六祖慧能的風幡論就是一次機鋒,機鋒有幾個特點,一是快捷迅論,不容思考,二是利如鋒箭,直如箭行,六祖一句:“不是風動,亦不是幡動,而是仁者心動”,直指人心,如石破天驚。

“其實也不止是禪師會進行機鋒,古代文人也多喜歡參禪斗機鋒,在紅樓夢中雙玉就經常會參禪斗機鋒,其中第二十二回上半部講的“聽曲文寶玉悟禪機”里面就有一出機鋒悟禪的對話。”

“小兄弟年紀輕輕的,沒想到還知道的這么多,現在的年輕人整天就知道追捧一些國外的偶像劇,咱們的一些傳統文化都不去了解。”

中年男子聽到秦宇的話后翹起大拇指,顯然是在夸獎秦宇,只是他這話讓莫詠星和張華頗不好意思,貌似他們就是那種對傳統文化沒了解多少的年輕人。

“咱們的六祖就是一位著名的機鋒辯論高手,他所傳下來的三十六對法是南禪機鋒的主要對法,小兄弟既然了解機鋒,想必也應該聽過一宿覺的典故吧。”

“嗯,在書上曾經看過,講的是六祖慧能和他的五大弟子之一玄覺大師的一場機鋒。”

一宿覺的典故,秦宇曾經在永嘉地方志書籍上看過,玄覺大師在未成為六祖弟子前就已經是一位有道高僧,在瑞an縣的仙巖山參悟佛禪。

一日玄覺在讀維摩詰經時,忽然覺得內外明徹,經文之中所說的境界與他自己的內心世界無二無別,自性宛然,于是玄覺大師便決定去山外云游,參學天下,找人印證。

恰是因緣,玄覺與六祖的弟子玄策相遇,兩人一見如故,相談也很是投機,于是決定聯袂去參謁六祖。

到了六祖的寺廟,六祖正坐在蒲團上,玄覺不待玄策介紹,就走到六祖的身前,將錫杖搖動的嘩嘩作響,圍著六組轉動三圈,然后持丈而立,既不禮拜,也不作聲。

六祖看了他一眼,徐徐說道:“作為僧人,應當具備三千威儀、八萬細行,請問你從哪里來,竟然如此傲慢無禮。”

玄覺不在乎,說:“了生脫死,是人生最大的事情,而且,各種因緣的變化又迅速無常,其它的事情在我看來都不重要,因此,我也就顧不上什么威儀不威儀、禮節不禮節了”

六祖再問:“既然如此,為何你不去領悟不生不滅,無快無慢的道理呢。”

玄覺回答:“根據我的體會,世界上的萬事萬物根本就沒有什么生死、有無,因此,領會不領會本來就不存在,也就更談不上什么快與慢了。”

六祖聽后,高興的說道:“正是如此,你悟得禪之真意。”

聽到六祖的贊揚,兩旁的僧人都很不可思議,六組平時極少贊揚他人,眼前的這位云游僧人很不一般啊。

得到了六祖的印可,玄覺才按照禪宗拜山的禮儀,規矩,整理好自己的袈裟,恭恭敬敬的給六祖磕了三個頭。

玄覺先倨后恭很是出乎眾人意料,但更令僧人們沒有想到的是,在行完禮儀后,玄覺就起身告辭,馬上要下山離去。

六組問道:“你這就要走,太快了吧?”

誰知玄覺竟然又無風起浪,挑起與老師的機鋒。

“本非自動,體有速焉?”本來就沒有動,哪里有什么快與不快呢。

六祖不動聲色,說道:“你說本自非動,那么究竟是誰在知道非動呢。”

“仁者自生分別”玄覺回答。

這就是一次機鋒的交機,六祖一笑:“汝深得無生之意。”

六祖的這話看似是對玄覺得肯定,其實內里暗藏機鋒,既然無生在于心,又怎么能得到。

玄覺悟得六祖話里的機鋒,又轉拋出一句:“無生豈有意?”

六祖:“無意誰當分別?”

玄覺:“分別亦非意。”

兩人電光火石間的機鋒對論讓周圍的僧人一片迷茫,只有玄策在一旁略有所思,六祖見玄覺見悟透徹,不留痕跡,很是高興,拉著他倒禪房留宿了一晚,師徒共同參禪。

第二天,玄覺就拜別了六祖,離開了寺廟,后來玄覺著證道歌于盛世,號無相大師,后人們把他和六祖夜談禪道的事情稱為一宿覺。

禪宗的機鋒對論不是有一定佛法的人是無法理解的,尤其是這種電光火石之間不容思考的對論更是考驗悟性和機智。

“聽得迷迷糊糊的,和尚就是喜歡打啞謎。”

秦宇給幾人小聲講了一遍一宿覺得典故,聽完秦宇的話,莫詠星三人臉上的迷惑非但沒少,反而又增添了幾許。

“佛家講究佛度有緣人,講求慧根,大概就是說的這種吧。”童敏倒是若有所思。

“小兄弟不錯,還知道典故里六祖的機鋒所在,不錯,不錯。”中年男子沒想到秦宇竟然對這個典故如此熟悉,連六祖和玄覺大師的機鋒都記得住,出乎他的意料。

“這些都是前人總結的,我只不過是照搬念書而已。”秦宇謙虛的回答。

“照搬念書怎么了啊,在大街上隨便找些年輕人問問,恐怕連一宿覺這個典故的名字都不知道。”

“有這時間看這個,還不如看本花花公子。”莫詠星撇嘴,小聲的咕嚕了一句。

“阿彌陀佛!”

“阿彌陀佛!”

就在莫詠星咕嚕完,圈內的兩位大師同時睜開眼睛,右邊的見空大師雙手合十,徐徐問道:

“達摩祖師,面壁九年,請問達摩面壁,背向何處?”

PS:八點鐘到家開始碼,碼這章真累,一直想寫出那種禪的味道,可惜九燈筆力不足,改了幾次只能到這一地步,關于一宿覺,有興趣的可以去看看。收藏終于破千了,各位道友很給力,能否給九燈再來幾張推薦票鼓勵下。超品相師 第五十六章 一宿覺

推薦小說: 無盡劍裝 | 重生銀蛟修成真龍 | 混沌之世界 | 光靈行傳 | 神骸騎士 | 天武逍游 | 團寵萌寶一歲半 | 我,萬界主宰者 | 我在東京畫符 | 1950香江大亨 | 神級劍魂系統 | 無限之喪尸 | 校園全能高手 | 七世悟道 | 煌煌天道無上劍宗 | 庶女攻略(《錦心似玉》原著) | 開局一座玉門關 | 超凡霸主 | 港綜之功夫皇帝 | 超級大學校長 
上一章  |  超品相師目錄  |  下一章
新書推薦:
 動漫女主并不討厭我 | 縱橫宋末 | 這個靈修太強了 | 從入住愛情公寓開始 | 道茫記 | 這個世界很危險 | 仙道九絕 | 重生之最強財務 | 明匪 | 我是都市陰陽先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