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中文版 | 簡體中文版
夢想島中文
夢想島中文
首頁 奇幻玄幻 都市言情 仙俠武俠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小說 莽荒紀 不敗戰神
夢想島中文 >> 藏鋒 >> 目錄 >> 第九十九章 吞龍
 

第九十九章 吞龍


更新時間:2018年01月14日  作者:他曾是少年  分類: 奇幻玄幻 | 書劍長安 | 他曾是少年 | 仙俠 | 熱血 | 東方玄幻 | 藏鋒 | 他曾是少年 
 
藏鋒 第九十九章 吞龍
隨著徐寒選擇離開策府,風云詭誕的長安城,暫時的安靜了下來。水印廣告測試

水印廣告測試

但這樣的風平浪靜也只是持續了幾日光景,更大的波瀾必然展露在諸人的面前。

而掀起波瀾的不再是,素來行事狠辣的策府,而是之前一味龜縮的長夜司。

自從牧王府逆案之后便幾乎銷聲匿跡的公孫明,再次以長夜司貪狼部御使的身份出現在了長安城諸人的視野中。

他保持著之前那一貫斬草除根的狠辣作風,開始大肆清剿之前參與彈劾顧趙二家的皇族宗親。

于是在百姓心中高高在上的皇親貴胄們,一個接著一個的倒在了公孫明的刀戟下,而所用的借口卻可笑至極,譬如什么散布謠言,禮樂不敬。這些借口當然瞞不住任何人的眼睛,但公孫明不以為意,他不是找不到好的由頭,只是懶得去找。

他已經無所顧忌,顯然也不打算將這些皇室宗親放在眼里,因為他很清楚,下一步要做什么。

長安城中的諸人人人自危,沒有任何人跳出來為這些被屠殺皇族宗親們上半句話,當然也包括策府。

至于那位曾經在長安城中飛揚跋扈的策府府主早已被諸人拋諸腦后。

雖然已經淡出了諸人的視線,但徐寒不會真地以為自己便可以逃開這場即將到來的風起云涌。

他很明白,眼前正發生的一切,只是大戲開場前的帷幕。

徐寒獨自一人坐在桂花齋的包廂中。

那是一個極好的位置,透過窗戶他可以真切的看見長安城街道上往來的人群。

百姓們忙忙碌碌,為了腰包里能鼓起的錢包,為了明日醒來之后不會為了一頓飯、一杯酒而感到窘迫。

徐寒看著他們,怔怔的有些出神。

他覺得他們有些可笑,亦有些可憐。

家底殷實如顧趙二家,那富可敵國的財富,位列九卿的權勢,到頭來卻還不是被碾碎在兩股龐然大物的博弈間。

而此刻,作為曾經那龐然大物之一的掌權者的徐寒,卻也似乎要落到如顧趙二家一般的境地。

地間,冥冥之中似乎存在一雙眼睛,他注視亦把玩著眾生。

當你自以為可以超脫凡事,謀奪他人生死的時候,卻發現自己也只是某位大能曾經按下的棋子。

上至仙人,下至流民,身在局中,皆是棋子?

吱呀。

徐寒想著這些的時候,包廂的房門卻忽的被人推開,一位面容俊朗的中年男子忽的邁步而入。

他并無多言,直直的便走到了徐寒對面的矮榻前坐了下來。

然后男人自顧自的給自己倒上一杯茶水,饒有興趣的上下打量了一番眼前的少年,這才出聲言道:“想不到你會主動找我。”

這話時,無論是臉上的神情還是話里的語氣,都極為輕松,顯然男人此刻的心情想來應當是相當不錯。

徐寒自然想不通到了這個時候,這男人為何還能如此冷靜,但他卻也沒有去揣摩男人想法的心思。他于那時沉著臉色便開門見山的便問道:“你從一開始就知道,對嗎?”

男人端起茶杯的手微微一頓,隨即他便輕輕的點了點頭,這才飲下了杯中的茶水。

“為什么?”徐寒再次問道,目光卻直勾勾的看著男人,瞳孔的深處好似有什么東西燃起。

男人的態度卻依然悠哉悠哉,他放下了手中的茶杯,淡淡的道:“你忘了那司空白手中的箴言了嗎?帝君弒父”

男人著,嘴角微微上揚,眼睛以緩緩瞇起來,分明是在笑。

徐寒聞言一愣,而忽的他便像是想到了什么,臉色一變。

帝君弒父,弒的是當時的大周皇帝,一位有下龍氣加身的皇帝。

若是沒有刑劍,他如何能做到這一點?

想到這里的徐寒看向男人的目光頓時變得驚詫了起來,“你早就認識滄海流前輩?”

“嗯。”男人似乎很享受此刻徐寒的目光,他再次點了點頭,眼角的笑意又重了幾分。

“所以這些謀劃,從那時起就開始了嗎?”徐寒的臉色卻愈發的陰沉。

這并不是一件值得高興的事。

因為若真是如此,從徐寒出身那一刻起,這些陰謀算計便已然落在了他的頭上。

那如果他遇見的人與事從一開始便是一個局,那現在的他存在的意義又是什么?否定了這一切,那是否連他自己也要一同被否定呢?

徐寒心在那時冷到極致,他不喜歡這樣的感覺。

就好像一只羔羊,你被人圈養,他們給你吃穿,教你生存,你將人視為父母、兄長、親人,而他們這么做的目的卻只是在你膘肥肉美之時,將你分而食之。

或許,這世上不會再有比這個更讓人絕望的事情了。

“并非如此。”而就在徐寒想著這些的時候,對面的男人卻搖了搖頭。

徐寒一愣,抬頭看向男人。

“我想明白你并非皇子不是因為他們告訴了我什么,或者參與了這場謀劃,準確的,我和你一樣都是他們的棋子,卻猶不自知而已。”

“我太了解他們了。”

“他們為了他們的目標,自以為高尚的目標,可以算計任何人,當然這也包括他們自己。”

“這樣聰明的他們,怎么可能將真正的皇子與可以殺死這皇子的刑劍一同送到祝賢的面前?很明顯,你只是他們擺在面上的棄子罷了。”男人如此道。

語氣里沒有幸災樂禍的笑意,亦沒有感同身受的悲戚。

有的只是平靜的陳述,與近乎冰冷的事實。

無論是之前宗正遞上的奏折所提到的磅礴龍氣與葉紅箋偷偷傳來的消息都讓徐寒隱隱意識到這一點,但他不愿去想,也不敢去想。

他低著頭,于那時沉默了下來。

男人也并沒有在這時打破這份沉默,他知道少年需要足夠時間去消化這樣的真相。

他低頭看向窗外。

一如少年一般,他看見了那些忙忙碌碌穿梭于大街巷的人群。

他嘴角忽的浮出一抹冷笑,然后喃喃自語道。

“我以順之法欲行逆之事,荒唐可笑。”

“而你們呢?以戮民之法而行救民之事,豈不與我一般”

“都是庸人啊”

男人罷這話,忽的像是失去某些興致,他看向少年,終于是在那時打破二人之間良久的沉默。

“下一步,你準備如何?”

他的聲音,在房門中來回作響,卻又在片刻之后消失無影。

少年依然低著頭,沒有回答。

“祝賢可不會等你想明白這些事情,嗯,策府也不會你想坐以待斃嗎?”男人卻也并焦急,而是繼續緩緩言道。

徐寒在那時終于抬起了頭,他的臉色冷峻,眸子中不含半點的情感波動,他直直的看著男人,沉聲問道:“你想什么?”

“沒什么,只是想要幫你而已。”

“幫我?我憑什么相信你?”徐寒問道。

男人當然明白現在的徐寒無法再輕易相信任何人,他對于少年此刻眸子中的狐疑視而不見,反倒是淡淡的言道:“如你所見,我是將死之人,祝賢不可能會放過,一個死人的話,往往是最值得信任。”

“就像滄海流與夫子那樣嗎?”徐寒卻反問道。

男人聽聞此言臉上的神色一滯,沉默了數息之后方才再次言道:“至少聽一聽我的辦法,于你無礙,你覺得呢?”

徐寒這一次沒有再回答男人,他只是淡淡的看著男人,而這自然便是最好的回答。

男人見狀,臉上再次浮現出笑意。

“其實擺在你面前的不過三條路,這其一投降長夜司,交出你手中的刑劍,再向他們表明你并非皇子的身份。只是你與祝賢那老狐貍有殺子之仇,況且以他的性格,即使你能夠服他讓他相信你不是王子,他也不可能放過這千分之一,甚至萬分之一的差池。”

“這其二嘛那便是再次回到你的策府”到這里的男人頓了頓,在看向徐寒眸子忽的瞇了起來。“你聽過雙生之法嗎?”

現在心頭已經亂做一團的徐寒并不喜歡男人這故作高深的姿態,他皺了皺眉頭,言道:“沒有。”

男人對于徐涵寫在臉上的不耐煩,卻視若無睹,他繼續笑著言道:“那這么來這噬主之法想來你也沒聽過咯?”

“你究竟想什么?”徐寒的眉頭皺得更深了。

男人卻依然我行我素,他慢悠悠的從懷里掏出一樣事物,遞到了徐寒跟前。

那是一張老舊得已經發黃的書卷。

徐寒將之接過,帶著疑惑于眼前展開,然后斑駁的文字與一些奇怪的圖案便映入了他的眼簾。

他細細看去,他的瞳孔與那時漸漸放大,駭然、恐懼、甚至驚悚這樣的神色便不斷涌現在他的眸中。

而對于這些男人似乎早有預料。

他臉上的笑意在那一刻陡然散去,眸子中浮現出一抹猶如惡鬼一般的陰冷。

他死死的看著眼前的少年,像在看現在的徐寒,又像在看曾經的自己。

“所以,你的第二條路早就被他們堵死!”

“你能走的只有這第三條”

“吞龍之路!”

藏鋒 第九十九章 吞龍

推薦小說: 無敵天下 | 神箓 | 權力巔峰 | 無敵藥尊 | 帝霸 | 最強狂兵 | 重生之溫婉 | 新風領地 | 風流醫圣 | 武煉巔峰 | 唐磚 | 修神外傳 | 移動藏經閣 | 完美世界 | 異世藥王 | 超級兵王 | 重生之神級敗家子 | 莽荒紀 | 從仙俠世界歸來 | 特種教師 
上一章  |  藏鋒目錄  |  下一章
新書推薦:
 華錦里 | 科技煉器師 | 末世之溫瑤 | 嫁冠天下 | 重生家中寶 | 縱橫諸天的武者 | 瘋狂的手游 | 顫抖吧,渣爹 | 穿越從斗破開始 | 我家總裁美如仙